第三十章 解除婚约
作者:软软茶  |  字数:3373  |  更新时间:2020-08-12 21:15:33 全文阅读

 正经在床边看着的莫初晴见事情没达到自己的预期。

  她脸色勃然大怒,气道:“顾初实!你毁我女儿清白,这责任你能推脱得了么?” 

  顾初实见着如此泼辣的妇人,一开口就跟是要生吞自己一般,他强装镇定看着眼前的路漫漫浑身伤痕,心里暗骂,这个毒妇!

  他揪着心看着心爱的女孩落得这副模样,他多想早日将她接走,让她摆脱牢笼。

  可十多年的教养可不是要他给顾氏丢人的,他虽然说得头头是道,可却没有要强烈反抗的意思。

  他面无表情的开口:“夫人所言不假,但非我所愿。” 

  莫初晴不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是他这说话的口气好似在嘲讽自己,在打自己的脸!

  这口气她怎么能咽下!

  她抱紧了锦被中的路夕颜,将她的脸转过去给他看,尖酸刻薄的模样要强迫顾初实,她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不想对颜儿负责了么?你给我好好看看我女儿被你祸害成什么模样了!”

  说祸害过于夸张,不过顾初实确实有对她动手动脚过,也险些儿毁掉路夕颜的清白。

  这过失他认,不过就这样就要他娶她的话,门都没有!

  他装傻的问:“那夫人要在下如何处理此事?”

  现在他只想着拉下脸来耍赖脱困,压根就没有去想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若说是顾初实考虑不周的话,那这个莫初晴就真的是阴谋诡计拿捏得令人佩服。

  “娶她!明媒正娶!”

  说出这话来的莫初晴得意的看着他,不过脸色的怒意依旧是有的。

  顾初实看着她那奇怪的脸色和她硬要把自己女儿嫁给自己的那个态度就看不惯,他不甘示弱,拉起路漫漫的手就高举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已有漫漫,不会再娶别人。”

  莫初晴低估了自己对他的看法,原来他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怯懦,不过她可不信这顾初实有傲骨,她施压道:“那你这是要我的女儿嫁不出去么?”

  他搪塞道:“先是路夕颜的清白未毁,后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初实不敢不从。”

  顾初实在司徒修远那儿学到的东西可不止是用在诗词歌赋上,夫子身上的厚脸皮精神可是会潜移默化的。

  她见顾初实无动于衷的样子,心想是自己闹得不够大,但仔细想来,这件事要是闹大的话对她对丞相府都没有什么好处,只不过是令顾府这百年士家蒙羞而已。

  有利有弊吧,也不是说真没好处,能让路夕颜嫁进门当户对的世家,使她地位提高也不是不好……只是会让人觉得她们好欺负……可老爷不在,被欺负也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思来想去,莫初晴决定再次施压,她怒得直指顾初实的脸,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将此事闹大?闹到你们府上去?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顾家公子是个纨绔浪徒?”

  “夫人是想让在下与您撕破脸皮?我顾某人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对路夕颜心怀不轨!天地为证、日月可鉴!”

  顾初实是什么样的人?他最厌恶的就是庶女,就算路夕颜凭借自己母亲上位转正,他一样是看不起的,这个女儿他早就见过她丑恶的一面了,那能把他恶心死。

  现如今还要自己娶她?想都别想!

  虽然发誓是夸张了,但他真的没有那个念头对她想入非非的。

  路夕颜见两人为了自己的婚事争来争去,可她并没有因为自己母亲想为她铺路而高兴,而是觉得很丢脸。

  她不想将自己那么糟糕的一面被顾初实看见。

  她伸出双手抓着母亲的胳膊,摇了摇头紧张道:“娘,女儿真的没有事情,娘你就不要说了!”

  她的衣裙凌乱不堪,手腕上也都是青紫的压痕,嘴角微颤,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希望可以得到她的成全。

  莫初晴才不管那么多呢,毫无温度的朝着她说了一句,“你给我闭嘴!”

  她在想,怎么自己会生出这样一个孩子的?自己可是在为她出谋划策呀?怎么她还不领情,反倒劝阻自己?

  她将路夕颜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颤动着眼角,扭头转向顾初实,然后起身,怒目而视,语气强烈,“说得倒是振振有词!以为这里是集市么?还能让你讨价还价?你要让我的颜儿出多大的丑才满意?”

  “这……”

  顾初实确实是无话可说,他把能说的都说了,唯独还是没能让莫初晴善罢甘休。

  在莫初晴的威逼下,路漫漫不想让无辜的路夕颜因为自己的事情被她亲生母亲利用。

  她便拉着顾初实的衣袍,满面忧愁,淡淡道:“我不嫁于你,我们的婚约解除吧。”

  这话一出口,莫初晴就跟看戏的模样,面容欢喜,而顾初实可不觉得自己能接受。

  只见顾初实不禁脸色一变,顿时双目瞪圆,他还在想是不是自己听错的缘故,就问:“你说什么呢漫漫?”

  不过路漫漫语气倒是很坚定,她面不改色道:“我说,我不嫁于你。”

  顾初实闻言,立马露出了一副可怜的模样,语气哀愁又恼怒,“你这是要逼我娶她?”

  她知道如果自己不放手的话,那顾初实肯定是不会低头的,索性她点了点头,一把撒开顾初实牵着的手,冰冷的吐出一个字,“对。”

  顾初实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能让他们两那么多年的竹马情意被这件事阻碍中断。

  他低头叹气,怒得眼都红了,他道:“呵,连你都希望我娶她?漫漫,我跟她真的是清白的……”

  顾初实话都还没解释完就被路漫漫迎上来的一个耳光给打得头昏目眩的。

  他捂着自己的左脸,瞬间被打懵了,满脸无辜,不知是发生了何事。

  她用自己无神的双眼瞥视他,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嘲讽道:“我并不是不喜欢你,只是你让我觉得嫁给你这样没有当担的人会没有安全感。”

  说完她莫名其妙地笑出声来,那声音凄凉又婉转,让人听着心里一阵哀凉。

  “漫漫……”

  顾初实轻轻的喊她,试图想动摇她,可路漫漫压根就没打算想在理他。

  她扭头环着她们,面无表情的说:“戏,我也看够了,你们想怎么收场就怎么收场吧,既然你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我也不必在这个府里待下去了,倒不如我自己收拾好行囊四处流浪还比较自由。”

  就当她刚想走动时,莫初晴双手抱胸依依不饶,大叫道:“我允许你走了吗?给我站住。”

  边说她的眉毛边往中间湊去,那两搓眉毛都快拧在一起了。

  即使现在她让路漫漫对顾初实不再有妄想,但她依旧是自己心里的那根刺,只要她不死,她依旧会恨她恨得牙痒痒。

  莫初晴开始清算先昨天那件事,她明显就是要让路漫漫将罪名背的死死的。

  她笑道:“路漫漫,罪名落不落实在你身上,你都不能走!”

  路漫漫闻言无奈道:“哦?我已经对你没有威胁了,你还不肯放过我?”

  她都已经没有自保的能力了,现在被她吃得死死的,都这样了她还不肯放过自己?

  路漫漫莫名有点儿害怕了。

  莫初晴走到她面前,用素手轻轻的落在她的肩膀上,言语中没有一丝情面,她道:“放过你?说得轻巧,你自己的罪名要我整个丞相府给你擦干净?”

  “你想对她做什么?”

  来插句话的顾初实一把拉开莫初晴的手推开,然后盛开自己的双手挡在路漫漫身前,不让莫初晴靠近。

  可莫初晴怎么会让这个毛头小子阻碍自己想做的事情呢?

  突然她脸色变得盛怒起来,推开顾初实,将手再次放在路漫漫身上。

  放在路漫漫肩膀上白皙的手开始抓狂地摁着她的肩,路漫漫感觉到痛意,她想将莫初晴推开,可是没有机会。

  莫初晴将眼睛看向那两个壮汉,道:“你们两个,将她拖回柴房严加看管,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靠近!”

  “是!”

  两位壮汉不再看戏,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去将路漫漫带走。

  路漫漫不语,这回她是自愿被带走的,她知道自己斗不过莫初晴的,现在都不如回去休养生息等待机会!

  她就不相信了,自己卑微苟活就不能等到莫初晴死去的那一天!

  自己斗不过她还不能熬死她么?

  就算爹爹不在府上,那自己也还是会被忌惮的,她还就不信了莫初晴能不顾及爹爹的感受弄死自己!

  顾初实被莫初晴拦住在后边怒喊:“你给我放开漫漫!”

  他只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在自己面前被人带走而无济于事。

  莫初晴不禁开始说酸话,“她都不要你了,你还这么在意她干嘛?莫不是真想在她这棵树上吊死?”

  顾初实也不管什么男女有别,他直接气得抓着莫初晴的衣角就对着她怒吼:“我不准你这样说!漫漫她是喜欢我的!”

  莫初晴见顾初实如此无礼,她也很是害怕的,她怕这个这么老实的人一旦发威,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比大声谁不会?莫初晴不仅要开嗓,还将他推开扇了他一耳光,怒道:“住嘴!喜欢能当饭吃吗?你今天已经做出天理不容的事情了,我没有立刻将你逐出府送到衙门里就不错了!”

  顾初实今天第二次被女人打了,暂且不说路漫漫打他他会不会生气,不过这次是莫初晴。

  顾初实也不顾自己脸上到底疼不疼的,想也不想的就对她发话,“要我娶你女儿?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话毕,他大步流星离开。

  他真的气不过,今天真是倒大霉了!暂且不说婚事,他连自己心爱的姑娘都保护不了,那以后更别提能否撑起一个家了。

  蹲在屋后的司徒修远还想看看莫初晴会不会硬逼顾初实娶自己女儿呢,结果好戏也就那么一点点,他怎么能够看?

  他不得不心疼路漫漫,她实在是太天真了,这个毒妇怎么可能会放过她,莫初晴是想要她的命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