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备受崇拜
作者:软软茶  |  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20-08-23 23:32:52 全文阅读

  司徒修远眼见着两个黄衣侍卫随即而来,他不由得有些儿后怕,连忙喊道:“皇上,您不能这样做呀!”

  正当他喊出口时,那两黄衣侍卫已然将司徒修远拿下,一人抓着他一直手臂,压着司徒修远,恭恭敬敬地问皇帝,“参见皇上,皇上有何吩咐?”

  皇帝冷笑道:“把这两人给朕打晕关进马车,给朕送到柱州去!”

  两位侍卫异口同声,“是,奴才遵旨!”

  路漫漫稍微后退了两步,紧张的叫唤,“师傅……”

  皇帝见路漫漫怕成这样,他不忍,便开口说道:“女的就别打晕了,准备好粮食即刻启程!”

  “喳!”

  话毕,两名黄衣侍卫分别打晕了司徒修远,还架着晕倒的他。

  “路漫漫。”

  皇帝轻声唤她。

  “臣女在。”

  皇帝见她颤颤巍巍的样子,心平气和的同她讲,“你莫要害怕,这一路朕会派人去保护你们的,直到你们抵达柱州。”

  路漫漫原本还以为皇帝很凶,现在只当他是个慈祥的老爷爷,她赶忙就地跪下,垂头谢恩道:“臣女谢皇上圣恩!臣女无以回报,只能跟随师傅学好本事,以后救济百姓、普度众生。”

  皇帝捋了捋自己那白花花的胡子,慈祥的说:“这样已经很好了,话不多说,早点儿出发早点儿到。”

  “臣女告退。”

  边说,路漫漫还慢慢站起身缓缓退下。

  她跟着两个黄衣侍卫,他们抬着司徒修远走出偏殿,随即不远处就能看见有一辆黑色的马车向他们缓缓驶来。

  路漫漫盯着那辆马车,心里不由得感叹,这宫里的办事效率果真是快,果然皇上的命令没人敢不听的!

  路漫漫很礼貌得对侍卫说:“谢谢侍卫大哥,你们将我师傅扶上去就好,我可以自己来的。”

  一个黄衣侍卫侍卫面容姣好,他讪笑道:“路小姐金枝玉叶,怎能自己来呢?奴才扶您上去。”

  路漫漫连忙道谢,“谢谢。”

  面容姣好的侍卫将路漫漫扶上马车,然后自己坐在边上。

  另一个侍卫已经坐上了马车,手里拿着长条的细鞭子,变看着马儿边说:“我俩是赶车的,等出了皇宫后就不需要那么拘谨了!”

  路漫漫笑了笑到座位上坐好,她点点头,“好的,那就希望侍卫大哥好好赶路了,辛苦你们了!”

  她看着司徒修远就躺在最里边的床上纹丝不动,顿时心里有些儿安心,不管要去哪里,只要有师傅在身边,那什么都好说。

  马车外边坐着的面容姣好的侍卫感叹道:“当侍卫的也就站在宫里把守而已,其实也不辛苦的,哪有丞相大人和李将军辛苦,你看丞相大人又要管理朝政,还得上战杀敌,大小姐应该也许久没见过丞相大人了吧?”

  车内的路漫漫面上带有微红,她见自己的父亲受到了夸奖,心里美不胜收,她谦虚道:“爹爹能者多劳,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虽然我在府里极少看见爹爹有休闲的时候,但是我有这样的爹真的很自豪,我以后也会向我爹爹学习的。”

  拿着细鞭子的侍卫连声夸赞她,“路小姐可真是有追求呀!”

  说完那个侍卫手里捏着细鞭子狠狠地朝着那棕色的马儿身上打去,路漫漫隔着帘子都能从缝隙看到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

  那马儿的嘶鸣声和那挨着鞭子的声音相交在一起,路漫漫听着都觉得很痛。

  但是她的嘴巴还是说出了讨好的话来,她道:“侍卫大哥们也好厉害,镇守皇宫、保卫皇上,皇上不能没有你们呢!”

  面容姣好的侍卫缓慢开口道:“这话也不好说的,其实皇上才是最辛苦的,我不是在拍马屁哦,皇上是个贤明的君主,这天下缺的不是文人墨客,也不缺侠肝义胆的能人异士,能管理国家的在官员中没几位!”

  “哦哦!”

  另一个侍卫像是在拍司徒修远的马屁一样,直接就当着路漫漫的面夸赞司徒修远,他道:“路小姐可能不知道吧,你师傅很厉害!”

  路漫漫闻言,嘴角不停抽搐,她看了还在睡的司徒修远,然后满脸疑问,不敢相信的问:“我师傅?我师傅除了动嘴皮子厉害些儿其他的我还真不知道呢!”

  路漫漫才不管那司徒修远在不在自己身边呢,反正他在不在自己都是这样说他的。

  面容姣好的侍卫连忙为司徒修远做出解释,他在试图拉回司徒修远的面子,“皇上想将司徒大人调走怕的就是司徒大人被拉拢,他那么聪明,很有可能是下一个路丞相也说不定呢!”

  路漫漫眨着眼睛再次扭头去看司徒修远,她还是觉得这侍卫是收了司徒修远的钱财才替他说话的,她反驳道:“话虽如此,我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我都不知道呢!”

  赶马车的侍卫连忙劝住路漫漫,他道:“坏话谁都可以说,但是路小姐你可是司徒大人的徒弟,这样说司徒大人的坏话不好哦!”

  路漫漫被侍卫这么一说,幡然醒悟,对呀,自己怎么会变得这么无礼呢?真是枉费了爹爹和娘亲的教导。

  她愧疚的说:“现在想来,我可真是对不起爹爹对我的教诲,谢谢侍卫大哥,侍卫大哥教训的是!”

  “不管怎样他都是你师傅,你们师徒两是怎么相处的这个没人知道,但是在外边必须得尊师重道,不然会被别人看不起的!”

  路漫漫见那两侍卫还在替司徒修远说好话,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师傅何德何能能够受到这样的崇拜。

  她笑着说:“嘻嘻,我知道啦,侍卫大哥好像很崇拜我师傅。”

  “嗯,你师父当年可是很多文人墨客所崇拜的对象。”

  边说,那两侍卫还露出了特忘我的样子,越说越崇拜司徒修远来着。

  路漫漫看得眼睛都酸了,她还是很不敢相信,就再问一遍,“师傅备受崇拜?”

  赶马车的侍卫爽朗道:“嗯嗯,他的才华真的是无人能及,恐怕现在也没有人能超越!”

  “侍卫大哥,你越是这样说我越是不相信哦!”

  面容姣好的侍卫补充说:“你不相信没关系,以后你就知道了!”

  “如果师傅他真的很厉害的话为什么皇上不重用他呢?”

  路漫漫问了个几乎成为禁忌的话题,可是他们现在已经出皇宫了,那两侍卫肆无忌惮的吹嘘着。

  一人说:“是你师傅自己不肯,又不是皇上怠慢他,皇上当时可是对他求贤若渴,都快把公主下嫁给他了,结果司徒大人都不顾及皇上的脸面,直接拒绝了,这让皇上怎能不记仇?”

  路漫漫听完后看着满脸平淡还在熟睡的司徒修远,笑了。

  “这么说来师傅说自己不喜欢朝野纷争是真的喽!”

  另一个侍卫崇拜的说:“应该是吧,当时都在传言司徒大人隐居山林,不为五斗米折腰,可他现在却为了路小姐恳求皇上赐官,他真的很疼爱你呢!”

  他们真的很羡慕路漫漫有这样一个有勇有谋的师傅,他们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样的人,还能气气身为九五之尊的皇上也不用怕被皇上砍脑袋!

  路漫漫双手抱胸,不屑的说:“谁知道他是不是没了我府上的职位就吃不起饭要来恳求皇上高抬贵手了。”

  她见他们这样越是崇拜司徒修远,她就越是不相信,这就跟听故事一样,那么的扑朔迷离,什么不被皇帝砍脑袋第一人,什么元丰第一大才子……

  怎么说路漫漫都是不相信的。

  一侍卫又开始像老奶奶一样叨叨叨的跟路漫漫讲要尊重司徒修远,“路小姐,男人最重要的是面子和尊严,虽然司徒大人看着很不讨喜,但是他真的很厉害!”

  她调皮的笑着 试图改变那两人的想法,边说:“好吧,我要是知道你是收了我师傅什么好处才这样夸他的话,以后别让我看见!”

  另一个侍卫惊讶的说:“路小姐很偏激,跟传闻中的不一样呢!”

  路漫漫听见这是在说自己的坏话呀!

  她赶忙解释,“人都会改变,再说了,现在的我除了师傅和爹爹,无依无靠。”

  结果三人说着说着讲话题扯到路漫漫身上了。

  那个赶马车的侍卫调侃道:“今年不是路小姐同大理寺少卿——顾大人成亲之年么?怎么?顾家少爷不护着路小姐?”

  不提这件事路漫漫还不来气,一提她就想发火,自从那天自己被赶出府,整个京城都在传自己被土匪毁去了清白,那叫骂声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路漫漫翻了翻白眼,语气很不愉快,“原来皇宫里的人也喜欢嚼舌根呀?”

  面容姣好的侍卫看了那个赶车的侍卫一眼,连忙插话解释,“并不是,这不是几年前的事情么?”

  路漫漫听完心里算是好受了点儿,心想,原来宫里消息不灵通呀!

  她叹了口气道:“前几日我同顾少爷解除婚约了。”

  赶车的侍卫拍手,笑着说:“那也不可惜,毕竟现在皇子众多,路小姐选一个也无妨!”

  路漫漫闻言,这人怕不是想给自己跟那些儿个皇子牵线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