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漫天黄沙
作者:软软茶  |  字数:3093  |  更新时间:2020-08-30 23:51:54 全文阅读

  烈日灼心,黄沙满天,这本该是个暖冬的时候,温度却跟原本想象的不一样。

  积雪和黄沙交杂在一起,望后边的路,一层黄沙一层积雪,黄白相见,脚印也是参差不齐的。

  路漫漫同李辰洛磨磨蹭蹭走了一夜,她还是看不到有人烟,要不是师傅有教过她看着太阳分东南西北的话,那她都会觉得李辰洛是想把自己往敌国带。

  黑色的斗篷在太阳的照耀下异常的吸热,路漫漫都不想去搀扶他了。

  她一身淡紫色的衣袍,只有薄薄棉而已,还好寒冬已过,即将春暖花开。

  她的白色靴子被黄沙给磨得坑坑洼洼的,光泽早已不在。

  她都认为这鞋是别人穿不要的然后她再捡来用……

  经过一夜不停的行走,李辰洛的身体逐渐虚弱,他苍白的脸上还有几道划痕。

  他一直不肯路漫漫去碰自己的腹部,她以为他怕疼,其实不是。

  李辰洛见着不远处有块比他都高的巨大岩石,他就道:“等一下,等一下,我们去那块大石头后边歇息一下吧。”

  边说他还边捂着自己腹部的伤口。

  他气喘吁吁的模样让路漫漫看在眼里很是心疼和无奈。

  昨日只是帮他去到了脓血,他们并没有多余的纱布可以包扎,所以,可想而知的是李辰洛身上的伤口可能又感染了。

  “你慢点儿,我们慢慢走过去。”

  路漫漫喋喋不休的说,她可不希望李辰洛被自己的动作给搞得难受起来,所以她就尽量不去惹他生气。

  她将他搀扶到岩石边坐下后,她漫无目的的看着一望无际的黄土,纳闷道:“我们这是在哪片地区呀?”

  李辰洛一屁股坐下来,还没歇到什么呢就跟路漫漫给说上话了,他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和这岩石的影子,笑道:“差不多还是柱州吧,一个晚上跑不了的。”

  她看着暖冬的太阳如此明媚,心中不免温暖了起来,她别过脸,好奇的问:“那我们要怎么去福州呀?”

  李辰洛伸出自己几个手指头在那儿掰了掰,然后思考了很久才开口,“我们得从柱州经过湟中和陇右等城市的路线才能到达福州。”

  路漫漫见他说的那么玄,心里还是有些儿不相信的,就问:“是不是还有别的路可以走?”

  明明要通往南方地区都得经过京城的呀,怎么就被他给说漏了呢?

  李辰洛见路漫漫那小表情藏不住事,脸上的表情知己就把她的想法给出卖了,他温然道:“有的,其中一条是经过京城,可是你说京城有人要追杀你,那我们就舍远求安。”

  路漫漫知道他们还在柱州便说:“那会有多远?其实你可以把我送回柱州的,我有朋友在柱州。”

  她觉得如果要有落脚的地方的话根本就不需要跑那么远,她师傅在柱州呀,他们完完全全就可以去投奔他呀。

  再说了,师傅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会不出手相助一下呢?

  路漫漫对于李辰洛想往南方跑很是不解,他想回家的话也不至于把她带上,他其实可以到柱州的衙门那儿寻求司徒修远的帮助,然后等伤好了之后再准备回家呀,这样不是更好吗?

  路漫漫在担心李辰洛的身体能不能撑到他们抵达福州……

  李辰洛继续掰着手指解释道:“其实都差不多远,都是八千多里路,不眠不休要走上四个月。”

  路漫漫闻言,直接给傻了眼,四个月,说给鬼听的吧?鬼信呐!

  四个月,莫不是这要把她给逼傻了?

  路漫漫后脊一凉,缩了缩脖子,说话都没气了,“这……只怕是我们还没走到你家我们就先给饿死在半路上了呀!”

  李辰洛倒是觉得无所谓,反正照他的意思就是怎样都能活,他笑道:“怎么会呢,找座城镇,只要有活人,那我们就能落脚歇息了呀!”

  “你这说的倒是很轻巧,可我还是不信。”

  路漫漫摇摇头,她表示自己只要能活下来,他想怎样规划都可以。

  “行行行,你安静,我自有安排。”

  李辰洛说完后闭上嘴巴打算好好休息,可路漫漫下一个动作却让他有些儿警惕了。

  路漫漫靠近他,她想伸手去碰他的腹部,这可让李辰洛吓得呀!

  她那下手没轻没重的,他好怕自己被她给按到呀!

  他肃然,眉头紧蹙,脸色一沉,问道:“你想做什么?”

  路漫漫见李辰洛一把拉开了自己的手,她双手都在颤抖着,生怕李辰洛以为自己要对他做什么然后起来防卫自己,然后再把自己给伤了……

  路漫漫摇摇头连忙解释道:“没,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口而已。”

  李辰洛闻言后,下意识的瞥了她一眼,不屑道:“哦,我知道你没有恶意,你现在别碰我就对了。”

  李辰洛的态度很反常,跟昨天晚上一比,简直不像同一个人……

  路漫漫心中一颤,她有些儿慌乱,她小心翼翼的蹲下身来注视着他的眼睛,然后关心的问他,“你怎么了,怎么跟昨天晚上不一样了呀?”

  路漫漫的声音很软糯,她的温言温语软化了李辰洛的心,他解释道:“没事,我只是想说……”

  李辰洛含糊到后边就说不清楚了,接着路漫漫就很着急,以为他伤口难受,就问:“什么?你想说什么?”

  “没有,休息一下继续赶路吧,今天只能要是没走出这片黄沙的话可能我们就会饿死在这里。”

  李辰洛摇摇头,说完话后抿嘴一笑。

  路漫漫觉得李辰洛说的话不对,她就搬出司徒修远来说:“我师傅说饿一天没事的。”

  李辰洛见路漫漫说的确实是很有道理,可是她还是没有考虑到很多因素,比如环境呀,或者是天气等,这些都是要考虑的,在这漫天黄沙飞舞的地方,连点儿植物都没有,水一下子一下子就能被蒸发没了,他并不是怕挨饿,他怕的是自己体表的水分被这太阳抽干呀!

  他开始解释道:“不是饿一天两天的问题,是太阳太大,水分蒸发得太快,今天要是没有补充水分的话,那我们就会虚脱在这儿,就走不出去了!”

  路漫漫似懂非懂,但是她还是很有礼貌的在倾听 这些知识对她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她连忙夸赞他说:“哦,你懂的可真多。”

  李辰洛不以为然,他只是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随口一说而已,根本就没有特别厉害,而且这些都只是生活常识,像她那么聪明的孩子,以后一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她的师傅可真是幸运。

  李辰洛这样一想来,不知道到底是她幸运还是她师傅幸运,种种因果循环,可能是他们两都幸运吧!

  李辰洛点点头,笑着说:“行军打仗要的就是这样,得对地形有足够的了解,我只是在这儿走熟悉了而已。”

  路漫漫眨着眼睛,她还是很怀疑这个人是在忽悠她,她就问:“所以你真的知道该怎么走出去?”

  话说出口,李辰洛听着就很是不爽,这个小家伙怎么就是那么难相信别人呢?还有,自己就真的就那么不可信嘛?他看着像是个坏人嘛?

  李辰洛继续强调,他的语气急促了起来,他道:“有点儿野外生存常识的都知道,就是得看有没有那个运气出去,你放心,我肯定靠得住!”

  “我不信!”

  “那就闭嘴,别说那么多话,浪费口水,等下你晕倒了我可背不动你!”

  “整的没事跟个姑娘一样话那么多!你是不是上辈子投错胎了啊?”

  李辰洛一脸无语,他真的不想再跟路漫漫说些儿什么了,不相信就算了,等他带她出去,他就能用行动证明了!

  路漫漫见他在怀疑自己是女儿身份了,她就慌忙摇头说:“没有!”

  “好了!启程!”

  李辰洛喊完后就自己站起身来,背对着太阳前行。

  路漫漫屁颠屁颠的跟在李辰洛后边,现在的李辰洛硬是不让路漫漫碰着自己,他不是怀疑她,而是怕她摸着自己身上的血感到害怕,毕竟她还小,见不得这些。

  软糯的小娃娃怎么可以见着这种晦气的事情呢?

  李辰洛很喜欢这个勇敢又有胆识的小娃娃,他也下了决心一定要把这孩子给送出去,不然的话他可真不知道该说自己是一名合格的战士!

  路漫漫指着不远处的地方,拽着李辰洛的衣角问他,“嘿,你看前边是不是有几缕黑烟呀?”

  “什么几缕黑烟?我连点儿黑色的东西都没看见。”

  经李辰洛这么一说,路漫漫都觉得自己是眼花了,她挠了挠头,继续不依不饶的在争辩。

  她道:“我真的看见了,刚刚就是那个方向有黑烟的,我真的没看错也没骗你呀!”

  李辰洛大声道:“安静,慢慢走就对了,走这个方向肯定能找到栖身的地方!”

  他现在是真的不想说话,话说的越多他就越口渴,这个小家伙叽叽喳喳的,他就不信他不口渴……

  其实路漫漫自从昨晚就口渴难耐、饥肠辘辘的了,她只是不敢说而已,生怕自己给李辰洛惹麻烦。

  路漫漫无奈,她只能相信他,不然她自己一个人也走不出去呀!

  她投降道:“好吧好吧,反正跟着你走就对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