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思虑吃否
作者:软软茶  |  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20-09-01 23:52:52 全文阅读

  “那个是……”

  李辰洛望着那些植物发了会儿呆。

  路漫漫跟着李辰洛的视线看过去 她问:“什么?”

  她很想知道李辰洛说的是什么。

  李辰洛被路漫漫的话给拉回了神,他端正态度开口,“植物体内有水分的,证明这片区域不可能干燥,你看,这小灌木还有新长出来的叶子,太阳那么大,对着植物照就有水蒸气蒸发。”

  听完后,路漫漫望着那把剑道:“哦哦,那你的剑?你的剑不可能会生水呀!”

  “不会生水我知道呀!我的意思是放把长剑好让水蒸气蒸发时附着在剑上然后凝聚起来掉落在皮革里,这样我们就有水了呀!”

  说完他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路漫漫,眼中满是关怀。

  路漫漫张嘴想说些儿什么,却看见李辰洛迎来的眼神,她顿时又将嘴巴给合上了。

  不过她还是很给李辰洛面子的说:“哦哦,好神奇!”

  他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食物,直到吃完后他才开口说:“不过这么一点儿水也不够我们喝的。”

  李辰洛怕自己在吃饭的时候被路漫漫笑噎死。

  路漫漫挠挠头,不知所措,“那我们该怎么办呀?”

  他提议,道:“你渴着。”

  路漫漫听到李辰洛这话,她不自觉的就咽了咽口口水。

  半天才吐出一个字来,“那……”

  李辰洛撇了她一眼,噘着嘴道:“行了,蝎子肉,爱吃不吃!”

  边说他还边摆了摆手,示意她就这样了,他也不想跟路漫漫多墨迹,不吃也好,他还能攒起来当干粮呢!

  现如今,李辰洛直打饱嗝,而路漫漫的肚子却还是一直在饿肚子。

  她耐不住自己的肚子一直在叫,直接撅起嘴巴,喋喋不休道:“好死不如赖活着!”

  他敷衍道:“嗯嗯,对对对,你这小孩有时候一点就通,有时候却跟个榆木脑袋一样。”

  路漫漫闻言这李辰洛语气明显不对,她怒道:“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李辰洛见着这小家伙心情又不好了,便连忙转移话题,“快吃,不说这些了,吃饱了再说。”

  路漫漫看着火堆边插满了蝎子,都已经烤好了,她明白这些都是李辰洛今天辛勤劳动的成果,她不想让他伤心,而且这些是现在唯一能吃的东西了,她不能再拒绝,她的肚子也受不了。

  这回路漫漫便决定咬咬牙接受,她便想再次确定一下,问:“这个真的不会有毒吗?”

  李辰洛微迷着眼,他看着这个小家伙,他可不信这小家伙不会被自己烤的肉给诱惑到,那么焦香里嫩,再不济,这东西现在是这鬼地方唯一的食物了呀!

  她能不吃嘛?

  不能的吧!

  李辰洛一副看惯世俗的模样,找了处可以靠背的地方靠着,然后半躺着同路漫漫讲话,“不会的,你放心,这蝎子的肉有息风止痉、通经活络、消肿止痛、攻毒散结等功效,其实你就当成是吃鸡鸭鱼肉一样,只是这个很腥,有一股蛋腥味。”

  路漫漫听着李辰洛讲得口水直流,她顿时胃口大开,也不管眼前是何物,她现在已经将一大只烤熟的蝎子抓在手上,正研究准备从哪儿下嘴才好。

  她两眼放光的看着李辰洛,连连点头,笑道:“嗯嗯,我闻出来了,我以为是我的鼻子出现了错觉。”

  她的嘴巴已经不听脑子的指挥开始在肉上啃食了,嘴角的汁水迸射而出。

  李辰洛看着她这小家伙那吃样,就跟饿了几天的恶豹一样狼吞虎咽。

  “吃吧吃吧,吃饱了再睡一会儿,等那些攒点儿水,然后晚上没太阳了我们再赶路。”

  李辰洛交代完之后他就闭眼歇息,他想以最快的方式调整好精神,好一口气走到临近的村庄里去。

  “好。”

  路漫漫点了点头后继续埋头去吃那些蝎子肉,直到自己吃饱为止。

  李辰洛也没说要自己留多少,反正他今天打的多,她也不想跟他客气,只要自己吃饱之后就能抗饿好久,这样李辰洛也没话说吧?

  暖冬的太阳依旧是灿烂的丝毫不逊夏日的午后,路漫漫不懂温度到底是靠什么而变化的,她只听过师傅说多穿点衣服肯定没错……

  现在她想脱掉几件衣服,她实在是熬不住着忽冷忽热的气温,可她又怕这儿会真的像李辰洛说的那样晚上会很冷。

  路漫漫吃完之后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嘴巴,油渍沾得她的厚袄都染上了淡黄。

  她站起身来跑到附近去观察地势,她想,既然李辰洛是在这附近抓的蝎子,那这附近肯定还有什么东西,她不是想抓它们,只是怕它们跑出来咬她。

  路漫漫是个胆小的人,蛇虫鼠蚁,只要是她没见过的动物她都怕,跟别说是这些看起来就那么恐怖的玩意儿了。

  等到她环顾四周之后没有再发现什么东西,她返回“营地”去,将蝎子肉一块块的用丝帕包裹好收了起来。

  她的心很细,细到考虑这些东西要怎么分配,能吃几日,她也怕这些东西被沙子沾到后影响口感。

  但照她估计,这几只也不够李辰洛塞牙缝的,他好歹是个男人,怎么可能胃口那么小,刚刚他也没有吃多少,明显就是想留给路漫漫的。

  路漫漫思来想去没有别的感想 可能李辰洛真想这样吧。

  她慢慢的走到李辰洛身前,悄悄的将他的斗篷取开。

  她望着李辰洛露出的小脸,半面土黄也掩盖不住他好看的脸庞,他的脸棱角分明,鼻梁高挺,小麦色的皮肤看起来很健康。

  路漫漫见过李辰洛,她在想,她肯定是见过这个人的,不过不是在这几天,她以前肯定有在京城见过他。

  她越看他越觉得熟悉,这个人简直就跟一个小哥哥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路漫漫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回忆对她来说只有心酸,因为如果是发生的比较好的事情的话,那路漫漫肯定会回想起自己与母亲的点点滴滴。

  她的美好回忆只有在与自己父母玩耍中。

  她现在不敢想,也不敢奢望。

  越想路漫漫越难过,泪水不禁打湿她的衣角,她哭得很小声,也很伤心。

  跟司徒修远来的一路上虽说也不算很苦,但她总是有种失落感,那种背井离乡,有家不能回的感觉令常人费解。

  路漫漫边哭边擦拭着自己的眼泪,渐渐的就睡了过去。

  李辰洛醒来后发现这个小家伙睡在这旁边,还靠得自己那么的近,他也不敢去动到她,生怕将她吵醒后她没有精神。

  不过,过了没多久,李辰洛依稀能听到路漫漫口中在喊着什么。

  路漫漫囔囔道:“师傅……”

  她的声音很小声,小声到李辰洛只能侧着耳朵轻靠在她嘴边去听。

  李辰洛靠过去的时候路漫漫好似发觉了什么,她警惕的向后一缩,身子直接失去了重心倒在沙地上。

  这下可把她给摔醒了。

  她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郁闷的问:“我怎么睡着了?”

  李辰洛摇摇头,他诧异道:“我怎么知道。”

  “好吧。”

  路漫漫以为这个话题就这样结束了,可她万万没想到李辰洛会以自己将他当成枕头睡觉来要求路漫漫补偿他……

  “好什么好,我可不好,你看看你把我压的,我的肩膀现在是酸痛难忍呀!”

  “对不起对不起。”

  路漫漫连忙道歉,她也很无奈,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了的呀,而且她刚刚醒来的时候自己是在沙地上的。

  眼前的李辰洛只是比她早醒,他这样诓骗自己真的好吗?

  “我真的不知道嘛,再说我醒来时自己是在沙地上的,你总不能这样占我便宜吧,你那样说你也没有理呀!”

  路漫漫据理力争了起来,不过到最后她还是有想自己到底有没有那么做。

  她只记得自己还有意识前就是在李辰洛身旁的,然后自己哭着哭着就没下文了,现在醒来还要和李辰洛争论这个问题,而李辰洛还真的是很无语,居然那么小气跟自己争论这个……

  好了,现在路漫漫也有错,自己不该理直气壮,不分青红皂白的去争论,反正是她无礼在先的,她现在没有理很正常。

  李辰洛见路漫漫也有意思悔悟,他也就没揪着那事继续,而是转头将问题抛向她说的梦话里,他开始挖掘着路漫漫的家室。

  只见李辰洛单手握拳放在嘴边然后轻咳后开始故装严肃道:“路慢,你小小年纪就有师傅了?”

  路漫漫点点头,她眼珠子一转,脑子飞快的在想自己要怎么填好这个谎,便参考顾初实来说。

  她道:“嗯,我爹希望我去科考当官,不然也不会给我找个师傅,教了我好多年。”

  他听完后点了点头,笑道:“你爹是希望你好。”

  看了这小家伙家底殷实得很呐,那他现如今这是……这是做了何事才落魄成这样呀?

  李辰洛反而是越想越好奇。

  “我知道呀,但是我一直都出错,现在还害得自己有家不能回。”

  路漫漫当然是知道自己爹爹疼爱自己的啦,不然她也不好这样说提高自己的身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