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四章:二老爷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2038  |  更新时间:2020-07-25 09:27:11 全文阅读

这季节,白日里干活,上午到巳时就得歇,下午得到申时才开工,要不然会中暑,弄不好就要出人命。就算不干活,只要人在户外,没有树荫的地方,后果也差不多,先前打群架的时候牛画树才会喊住手。

农人干活干到巳时收工,到山脚的树荫下歇气,又议论起减租的事来,阮绍威第一个开口:“哎!你们说,这减租减成这样,到底是牛画树的意思,还是李隆基的意思?”

刘善花接过话头说:“管他是谁的意思。”

阮绍威说:“三妹你先听我说。如果这是牛画树的意思,倒没有什么,我们就跟往年一样对付他就是了。如果这是李隆基的意思,我们这样做,肯定很快就会有官兵来抓我们的,那我们就危险了,得赶紧想对策才行。”

阮绍威的年龄比刘善花稍大,两家关系又好,从小就喊刘善花叫三妹,刘善花也是从小就喊阮绍威叫哥哥的。

大伙全都心里一沉。阮绍威说得没错,万一这是李隆基的意思,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刘善花问:“如果这是李隆基的意思,我们就要交这么没天理的租税吗?”

大伙全都摇摇头说:“怎么可能?”

刘善花说:“这不就是了?反正饿死是死,战死也是死,为什么要去做那饿死鬼呢?”

阮绍威摇头说:“理是这个理没错,可官兵有刀有枪,常剿匪征战,一旦闹到那一步,我们怎么打得过他们?”

刘善花叫阮绍威说:“哥哥,你我都是仙家苗裔,千万别再说这种给老祖公丢脸的话。”

仙是世人难以理解的存在,仙家苗裔虽然不是仙,但是哪一个没有几样超乎常人的自保手段?只是没到急难关头,没有谁肯用出来,以免惊世骇俗,真要到了生死关头,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阮绍威还是摇摇头说:“三妹,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你我自然不怕官兵,纵然打不过,起码自保有余,但是乡亲们怎么办?”

刘善花这才明白过来,阮绍威担心的一直都是众乡亲。这件事是刘、阮两家挑的头,不能到时候丢下众乡亲,独自逃跑。这还真是个令人头痛的事情。

但刘善花为人一向乐观,劝大伙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大伙都能理解,点点头说:“也只能这样了。”

上午巳时,家丁把牛画树抬回家以后,牛府上下乱作一团。

牛画树的大老婆,跟牛画树是那种十八新娘三岁郎的老妻少夫,对牛家一直怀恨在心,从来没有跟牛画树圆过房,巴不得牛画树早点死。

牛画树的几个小老婆,全部都是从治下各个寨子里抢来的村姑,一个个都对牛画树恨得咬牙切齿的。

她们一心想逃出牛府,但却连牛府的大门都出不去。但是她们也狠,宁肯拼着小产也不肯给牛画树生孩子,誓要让牛画树断子绝孙,断了牛家的香火。她们也跟牛画树的大老婆一样,巴不得牛画树早点死。

听说牛画树差点让刘善花给杀了,牛画树的大老婆和小老婆全都兴高采烈,手舞足蹈,聚在一起庆贺,谁也没有去看牛画树一眼。

她们这么一闹,把牛画树气得急火攻心,差点一命呜呼,临昏死过去以前,叫牛招宝:“快去城里叫二老爷回来!”

牛府的二老爷牛画藤,是牛画树的弟弟。牛画树是嫡出,牛画藤是庶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只大了时辰的那种。牛父那天刚买回一幅图,上面题着“树缠藤”三个字,就给他俩一个取名牛画树,一个取名牛画藤。

兄弟两个感情挺不错,牛画树继任土司以后,就到官府托关系找门路,给牛画藤举了茂才。可惜牛画藤考科举没有及第,要不然牛家在当地的地位肯定上升一大截。

牛画藤科举落第,就在城里的官办书馆里教书,跟官府的人关系也不错。

牛画树上没有父母,下没有儿女,家中的大小老婆又都那样,也只有牛画藤这个弟弟可以依靠了。

牛招宝不敢怠慢,现在唯一能救牛招宝的,也就只有牛画藤这个二老爷了。

这些年来,牛画树欺负大老婆,强抢民女来做小老婆,这些缺德事,牛招宝全都有份。要是牛画藤没回来,只要牛画树一死,那几房奶奶太太非得整死牛招宝这个恶奴不可。

牛招宝马上派家丁进城,去叫牛画藤回来。

这里离城不算远,家丁午时出的门,到了戌时,牛画藤就回来了。

牛画藤问过情况,吩咐牛招宝:“安排人手照顾好大老爷,明天一早跟我去会一会那个什么刘三姐。”

牛画树跟他大老婆、小老婆之间的恩怨,牛画藤可不好过问,还是得等牛画树醒来以后亲自处置。

但牛画树跟农人之间的恩怨,牛画藤必须过问。这事关系到牛家土司的威严,关系到牛画藤的切身利益。

当晚,牛画藤翻来覆去,一夜没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农人下田干活,到了辰时,牛画藤来了。农人一如昨日,聚到官道边上那块收割完的大田里,跟牛画藤对峙起来。

牛画藤自从进了城,一向不怎么跟农人打交道,也不认识刘善花是哪个,扫视了一下农人,就用眼神询问牛招宝。

牛招宝指着刘善花说:“二老爷,这个就是刘三姐,昨天杀伤大老爷的就是她。”

刘善花用嘲讽的眼神看着牛画藤,一言不发。

牛画藤示意牛招宝退下,独自走上前两步,来找刘善花说话:“听说你抗交租税,还杀伤土司,你可真是胆大呀。”

刘善花拿话呛牛画藤:“关你什么事?”

牛画藤说:“本来嘛,还真不关我什么事,但不巧的是,你杀伤的土司是我哥哥,所以就关我的事了。”

刘善花今天是第一次跟牛画藤见面,但刚才已经从年龄大的农人嘴里得知牛画藤是牛画树的弟弟,现在听到牛画藤自己说出来,刘善花又拿话呛过去:“那又怎么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