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七章:胆包身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2027  |  更新时间:2020-07-28 08:44:37 全文阅读

昨晚才跟官兵打了一仗,农人对官家也在气头上,看到府丞给刘善花摆谱,马上和着刘善花的语气怼了府丞一句:“你又算老几?”

府丞大怒。

要知道,不管哪一个州府,除了知府,就算府丞官大。一般来说,知府是朝廷命官,府丞是地方长官,算起来还是同一品级的,就是知府权大,府丞权小罢了。

但不管哪一个州府,府丞无一例外都是地头蛇,在宜山地界,就连宜州知府都不敢对府丞说这样的话,现在刘善花这些土民对府丞说这样的话,着实让府丞扎心。

但那又怎样?人家刘善花连当今皇帝李隆基都骂,又怎么会把区区一个府丞放在眼里?

牛画藤有心升级农人跟官家之间的矛盾,马上站出来呵斥农人:“大胆刁民,竟敢对府丞大人出言不逊,真是无法无天!”

农人一个个神情鄙夷,非常不齿牛画藤行径。施行羁縻政策的地方,土司并不归州府管辖,州府与土司之间并不存在统属关系。

羁縻州府的设置,只是皇帝一为方便找土司收税、收贡,二为提防土司造反,三为确保过往的外地人不受当地土司的欺负,此外,没有皇帝的命令,羁縻州府是不可以介入土人内部事务的。

即使有皇帝的命令,羁縻州府介入土人内部事务,那也是一事一议,州府的官员依旧算不得是土司的上级,土司府的二老爷去维护府丞的面皮,丢的可不止是土司的脸,更是丢了全体土人的脸。

刘善花马上唱到:“天高本是民意撑,没有民心哪有天?劝你莫拿天来比,比来比去不是天。”昨晚官兵一来,足以说明唐天子李隆基已经失去天下民心,这样的官家,不要也罢。

当然,这也是刘善花还不知道,在那些没有施行羁縻政策的地方,财主下去收租税,是严格按照李隆基的减租政策办事的,严格来说,李隆基在别处还是得民心的,只是在施行羁縻政策的地方失民心。

不过这也不能怪刘善花,因为这是李隆基出 台减租政策以后,第一次收租税的时候,别处收租税的账是怎样算的,消息还没有那么快传过来,刘善花以为全唐除了晋地,别处财主收租税全都跟这里土司来收租税一个样,才会作出这样的误判。

人群里,老农攥紧拳头,做一个壮士屈臂的动作大声叫好:“好!唱得好!”

老农这一叫好,大伙也都跟着叫好:“好!唱得好!”全都认同刘善花的看法,这样的官家,就让他去死好了。反正赤脚的不怕穿鞋的,李隆基要让农人饿死,农人也敢抗交租税,让李隆基饿死。

府丞大惧,怒斥刘善花:“刘三姐,你这个大胆包天的毛丫头,竟敢唱反歌煽动乡民造反。”就算皇帝真的有失民心,你也不能拿来当曲唱啊!

由于羁縻政策,府丞也不敢把事闹大,一旦被李隆基知道官兵介入土民内部事务,造成土民闹民变,别说乌纱帽保不住,弄不好连命都保不住。

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把刘善花跟别的土民撇开关系。一州的府丞针对个把土民,就算李隆基知道也不会深究,哪怕闹大了,也不过是训斥一顿了事。

刘善花可不是吃斋的善男信女,马上就唱山歌怼了回去:“大胆包天算什么?那还是个身包胆。我的胆大比它大,大胆起来胆包身。”人拿棍子去打蛇,蛇也是可以随着棍子绕上来的嘛!

“额……”

府丞已经吓出汗来了。从来没有听说过过有人敢把煽动他人造反的罪名揽上身的,现在却活生生碰到一个,这得是胆子有多大的人,才敢做出来的事情?

不过这天气热,府丞本来就在出汗,谁也看不出来府丞现在出的汗是吓出来的。

大伙看穿府丞的心思,马上跟刘善花和歌怒怼府丞:“如今世界真荒唐,官 逼 民 反我造反,好笑官家没眼色,说人煽动我造反。”官家都把农人逼上白劳还要打倒贴的死路上面来了,农人还用得着谁来煽动才去造反?绝不能让府丞单独针对刘善花,更不能让刘善花独自去扛这件事情。

府丞怒说:“好!那就把话说明白,既然不是有人煽动造反,那就是你们自己要造反。你们可要想清楚了,一旦朝廷降罪下来,你们统统都是死罪。识相的话,趁早配合土司把租税给交了,从此安心过日子,本官还可以念你们这些草芥之民无知无识,不予追究,否则本官必定上报朝廷,你们一个都别想逃。”

在场有四百多官兵,府丞却不敢跟农人开战,只敢拿话来打压农人。

老农不屑地说:“你去,你去,你尽管报上去就是,我们等着。”

大伙都附和说:“对!我们等着,你尽管报上去就是。”

农人吃定府丞不敢上报。

府丞气了个半死,这种事还真不敢上报,否则不管上头要不要追究这些土民,首先就得把自己这个府丞给追究掉。府丞气呼呼地说:“回去。”又坐轿回了牛府。

牛画藤问:“府丞大人,难道就这么算了?”

府丞说:“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但是我的权限,只能调来五百官兵,对上这种大寨子的刁民,也讨不到什么便宜。不过牛老弟你放心,给我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我一定想办法让府台大人多调一些官兵过来,一举把这帮刁民打压下去。”

牛画藤眉开眼笑地说:“那就有劳府丞大人了。”

府丞走后,刘善花无奈地说:“欸!这些当官的真烦,三天两头来找茬,弄得我们连割个禾晒个谷都不自在。”

老农拍拍刘善花的肩膀开导说:“孩子,他们比我们更不自在。”

刘善花这才舒眉,笑着说:“也是。”

接下来几天,没人来找农人,割禾、晒谷也算顺利。收割完头季稻,歇个七八上十天,就该种二季稻了。立秋前就得种,要不然下半年别想有收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