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十章:劝不和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2079  |  更新时间:2020-08-03 09:57:46 全文阅读

农人这才放松下来,神情佩服地看着刘善花,这道理,真是绝了。

知府则是直接没了主意。这刘三姐说的,也真有道理。

李隆基不干预土人内部事务是没错,但是土司不管怎么说,名义上都是李隆基的臣子,对李隆基有尽忠的职责和义务。李隆基出 台了减租的政策,土司不管愿不愿意,都必须自觉地主动执行到位,维护好李隆基的面皮。

也就是说,按照李隆基的圣旨,土司只能收对半租,那可是土司必须要履行的职责和义务,只有这样做,那才叫尽职尽责和尽忠,符合君臣大义。否则,土司就是失职渎职,违背君臣大义,成了不忠之臣。

知府虽然没权介入土人内部事务,但是总归是有地位的人,一般土司和土民闹矛盾,知府以个人名义介入,去做一个第三方,充当一下和事佬,基本上也是行得通的。

但就今天这件事情,完全就是和不起来的好吗?

牛画树拿着李渊的圣旨,要求充分行使土司的权利;刘善花拿着李隆基的圣旨,要求土司充分履行作为李隆基臣子的义务。土司和土民双方都有理,关键是两家给出来的道理还都是过硬的那种,摆明了谁都不可能让步,知府这个和事佬也当不成。

承认牛画树有理,那就违抗了李隆基的圣旨;承认刘善花有理,那就违抗了李渊的圣旨。但是反过来也成立,敢说牛画树没理,那就违抗了李渊的圣旨;敢说刘善花没理,那就违抗了李隆基的圣旨。

这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是相生相克的理,就好比是水能把火浇灭,火也能把水烧干一样的道理。任谁充当第三方,碰到这样的事情,顾哪一方都不是,又都没有办法兼顾,脑瓜都要爆炸,绝不敢下论断。

知府无奈,府丞和牛画树、牛画藤也无奈。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土司和土民算是打了个平手,土司还是处在下风的那种,随时可能会输。

毕竟土司违背了君臣大义,那就是不忠。就拿牛画树来说,李隆基没权废土司,但有权给牛画树定一个不忠之罪,把牛画树抄家灭门,然后从牛氏家族另外选人继任牛家土司,也不算违抗李渊的圣旨。

土民明显是占了上风的,处在下风的土司都不肯让步,处在上风的土民又怎会让步?

知府来都来了,不劝几句也不行,就劝说:“你们两家各说各有理,本府也不好下论断。但天下万事,无不讲究以和为贵,不如你们两家和解怎么样?”

刘善花和牛画树同时发问:“那你说怎样和解?”

知府先劝牛画树说:“你是个官老爷,肚量要放大一点,就算不能完全按照皇帝的政策减租,多少也减一点,怎么样?”根据以往的经验,土司多少都要给知府一点面子的,只要牛画树稍微做一小点让步,这事都好办。

但牛画树却说:“府台大人,你说得轻巧。你可知道,以前收二担租,加五升税,全都是农人负担的。现在就算均田亩数充裕,皇帝从二担租减到对半租,单论租率一项,土司的收入就要减少三成出头。皇帝免除农人的五升税土司也没有意见,但要土司承担二成税,这么一来,收租税的时候,土司的收入起码减少六成出头。如果土司不减租,承担了二成税,收入也得减收三成。何况现在均田亩数严重短缺,土司减租以后,拿什么来给乡里修桥补路,开办学馆?”

李隆基除了减租政策,还出 台了减税政策,在施行羁縻政策的地区,免除农人的五升税,但要土司承担二成税。

减租政策和减税政策合并在一起,那就是土司收租税只能收农人实际收成的五成,再从收来的五成当中拿出二成来交税,土司实际上只能得三成。实际上由于均田亩数严重短缺,一旦执行到位,土司的实际收入只有以前的二成差一点。

乡里修桥补路、开办学馆等事业,全由土司负责出钱。土司要是把李隆基的政策执行到位,再承办了乡里的事业,净收益只能剩下一成出头,虽然还是很富有,但是比起以前来那可就差远了,土司自然不乐意,为了确保不减收,索性不减租,还把二成税也转嫁到了农人头上。

知府又劝刘善花说:“刘三姐,土司也有土司的难处,你和乡亲们也要体谅一下。你们种田人唱山歌,不是也经常唱什么‘手把秧禾插满田,低头看见水底天,心田清净方成稻,退后原来是向前’吗?你们就体谅体谅你们的土司老爷,退一步吧。”

刘善花自然是不同意让步的。别说刘善花不同意,就算刘善花同意了,别的农人也不会同意。刘善花笑着说:“我说知府大人呐,亏你也是个读书人,你莫非忘了圣贤的教诲?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乡亲们比金銮殿上的李隆基和他的江山社稷还要金贵。李隆基说要减租,土司来收租税时不减租反加收二成,让乡亲们白劳还要打倒贴,把乡亲们逼进死路。你打着劝和的旗号,就是这样助恶为虐,草菅人命的吗?”

现实社会当然是皇帝高高在上,土民没有地位,但在这种时候,必须扯虎皮做大旗,拿着鸡毛当令箭。李隆基还说以孔孟之道治天下呢。孟子说的话肯定份量不轻,一旦搬上台面来讲,官家明面上是要认可的。

农人一个个跟着说:“就是。”

“知府大人,你这是要拉偏架吗?”

“呸!不就是官官相护吗?”

“真不要脸。”

“读书郎,我劝你善良。”

……

知府一愣,刘三姐真会说话,自己劝个和,都能变成助恶为虐,草菅人命,这还怎么劝?

劝土司劝不了,劝土民又劝不了,这根本就劝不和嘛!

知府也只能两手一摊,最后劝说:“你们两家闹的矛盾,本府是管也管不了,劝又劝不和,没办法帮到你们。但是你们一定要克制,千万不要一时冲动,闹成打打杀杀的,毕竟拳脚无眼,伤到谁都不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