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十二章:当人质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15  |  更新时间:2020-08-02 08:51:41 全文阅读

李官家说什么以孔孟之道治天下,结果平头百姓援引孟子的话讲道理,官家势力又不认账,说平头百姓这叫强词夺理。这种披着羊皮的狼,直接用一句“真是强词夺理”撕下了自己的遮羞布。

刘善花才唱完一句,人就换了一个地方,又接着唱下一句。不断有官兵指着刘善花喊同伴:“抓住她!抓住她!”

刘善花唱完一首,又唱一首:“百鸟飞,种田哪怕蝼蛄追?弄权说上几句话,怎能堵住百姓嘴?”

皇帝的政策下来,在地方上得不到执行,平头百姓对皇帝自然有怨言,骂皇帝也是人之常情。代表皇帝牧守一方的朝廷命官不想办法 把皇帝的政策执行到位,反倒玩弄权术,不许平头百姓发牢骚骂皇帝,以为这样就能堵得住悠悠众口了?

知府看农人多,官兵少,打起来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就凭这三百官兵,想要抓到刘善花简直是痴人说梦,马上大声喊话传令:“快去多调些兵过来。”其中多少也有些威慑农人的意思。

边上府丞问:“调多少?”

知府其实不愿意搭理府丞,就叫知县说:“天河县,速传本府之令,先调个一千兵马过来。”

知县说:“是。”神情复杂地看了府丞一眼,转身去传令调兵。

田里,刘善花还在人群中游走,唱歌挑衅。有农人相助,三百官兵还真拿刘善花没办法,只能苦苦拖延着,等知府把援兵调过来。

这里是宜山和罗城交界的地方。宜山就是宜州府的土名,罗城就是天河县的土名。从版图上来说,天河县只是宜州府下面的一个县,但由于羁縻政策的缘故,宜州府对天河县的管辖权也是少得可怜。

天河县城也是有兵的,而且离这里比宜府城更近,天河知县马上传令,先把驻天河县的一千官兵调过来。

调兵再快,那也是需要时间的,不可能这里说调兵,兵就能马上到这里。

农人听到知府大声传令调兵,知道这一仗跟上次不一样,出手越发的狠,直打得三百官兵狼狈而逃。农人离了田,来到官道上,冲知府而去,还有人指着知府高喊:“抓住他!抓住他!”

不就是抓人吗?官家会抓人,农人就不会抓人了?

知府一看,吓得抱头就跑。府丞则跟着知府一起逃跑,一边跑还一边高喊:“来人呐!快来人呐!快来保护府台大人!”

知县则是往另外一个方向逃走的。

严格说起来,这里虽然是天河县的地界,但是牛家土司辖区大,交税、交贡等事务都归宜州府直管,天河县根本不需要过问这里的任何事情,知县今天被知府叫过来,摊上这么一摊子烂事,对知府也是怀恨在心的。

但是没办法,这笔账只能留着以后慢慢算,现在得先逃命要紧。

牛画树和牛画藤哥俩也逃向另外一个方向。这事本就是牛画树引发的,现在农人发起狠来,要是遇上这哥俩,没准就要下杀手。

农人看到那五个人分三个方向逃走,有人提议:“分头追!”刘善花马上否决:“别,还是先把知府抓起来。”向知府逃跑的方向追去。

别的农人看到刘善花一个小姑娘直奔知府而去,放心不下,丢下知县还有牛画树与牛画藤哥俩不追,全都来追知府。

知府吓得屁滚尿流。农人来势汹汹,眼看就要追上了。知府眼疾手快,把府丞往后用力一推,自己又加快脚步向前跑去。

府丞冷不防被知府往后一推,撞在追来的农人身上。农人的追势暂停,把府丞抓起来。府丞连尿都吓出来了,尿了一裤子,全是尿骚 味。

农人忍着尿骚 味,弄过来一根藤条,把府丞五花大绑,捆了个结结实实。任由府丞怎么挣扎,就是挣不脱。

抓住府丞以后,刘善花笑着对大伙说:“我要抓知府,却误抓了府丞。”

府丞一听自己是被错抓的,马上说:“既然是错抓的,那留着也没有用,还要浪费地方关,不如干脆放了吧。”

刘善花一脸认真地问府丞:“你就没有听人家说过,只可错抓,不可错放吗?”那认真的模样,惹得大伙哄然大笑。

府丞厚着脸皮直摇头说:“没听过,没听过。”惹得农人又是一阵大笑。

刘善花也不再去追知府,招呼大伙:“乡亲们,我们把他押回去当人质,回头好跟州府和土司谈条件。”

府丞作为地头蛇,是由一州土司共同推举出来的总代表,涉及到土司利益的事情,府丞说话还是蛮有份量的。拿府丞当人质,跟土司谈条件,逼土司让步的可能性很大,完全可以试一试。

只要土司肯让步,这事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在刘善花的提议下,农人也不再去追知府,直接把府丞绑回了寨子里关起来。

两个小伙子押着府丞,关到一间柴火间里,然后把门锁上。

寨子里的人家,家家户户都有柴火间,存放柴火防雨天的。这种柴火间比住人的屋层要低得多,大热天里面很闷热,比坐厢式大轿还要热。府丞受热不过,在里面大喊大叫:“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我要快热死了!”

刘善花赶紧叫那两个小伙子:“别把他热死了,换个地方关。”

两个小伙子不肯,说:“他这种人,热死了正好,反正死有余辜。”

本来按照李唐的制度,知府由朝廷委派,代朝廷知州府政事,府丞由当地人推选,协助知府打理好当地的政事。这样设置官制,意在有个熟悉当地事务的地方长官,好为一方百姓谋福祉。

宜州府丞却是个不称职的府丞,与土司勾结欺负土民,去给土人当和事佬的时候基本上是每一次都要拉偏架偏袒土司,激化矛盾。土民都抱怨说:“我们宜山,要这样的府丞干嘛?还不如不要府丞。”

府丞能把官当到这样的地步,哪有土民会在意府丞是死是活?

两个小伙子就丝毫不在于府丞的死活。

刘善花挺理解两个小伙子的想法。讲真,刘善花自己也不会在意府丞的死活。但是现在府丞不能死,要是死了,拿什么当人质去跟州府和土司谈条件?刘善花就问:“你们也不想想,到时候去跟人家谈条件,是死人值钱,还是活人值钱?”

两个小伙子一听,刘善花的语气有点开玩笑,说的却还真是那么个理,马上装出没办法的样子说:“诶!看在钱的份上,我们就勉为其难,先便宜他一下。”去把府丞从柴火间里押出来,关到其他屋层高的房屋去。

刘善花看两个小伙子那副模样,也忍不住笑出来说:“还是钱的面子大。”

大伙全都笑起来,目送两个小伙子把府丞押进别的房间,才坐下来商量接下来的事情。丁大福一脸担心说:“我刚才仔细看了知府那脸色,他对府丞明显有敌意,那样子巴不得府丞快死,大概不会为了救府丞来跟我们谈条件的。”

不少农人也有这样的担忧,要是知府不肯救府丞,那这所谓的人质可就一文不值了。

老农说:“欸,别乱说,官场有官场的玩法,知府要是敢不来救府丞,那是要丢乌纱帽的,他一定会来。”

丁大福说:“老哥哥,你的意思我懂。我是说,万一他只是来做做样子,实际上不救人呢?”

阮绍威说:“丁叔说的的确不无可能,我们得先做好准备。”

刘善花说:“我就是要他不救人。”

大伙全都看着刘善花,满脸都是疑问。

刘善花说:“府丞说是说当地人共选,但是谁当府丞还不是土司们说了算?哪有我们土民说话的份?他是跟土司绑在一起的。知府却是朝廷命官,只要不肯救府丞,土司就会跟官家闹矛盾,对我们抗交租税来说大有好处。”

老农笑起来说:“你这个机灵鬼,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刘善花也笑起来说:“是。”

老农说:“这个主意不错,我看行。”

卢峰又问:“那如果他出于别的原因,要来救人,我们怎么提条件?”

这也是农人普遍关心的问题。毕竟抓府丞来就是为了谈条件的。

刘善花说:“李隆基说收对半租,对我们来说虽然可以负担轻点,但是也轻不了太多,毕竟均田亩数严重短缺,总收成就不高,交完对半租,过日子还是很艰难,所以我们的目标是不交租税,把日子过好起来。”

“什么?”大伙全都惊呆了。没想到刘善花的目标根本不是要逼财主执行李隆基的减租政策,而是直接奔着零租税去的。

丁大福问:“这可能吗?”

刘善花说:“怎么不可能?土司不是拿着李渊的圣旨说,土司要怎么收租税是我们土人内部事务吗?我们土民要怎么交租税,同样是土人内部事务,李隆基管不到土司,也就管不到我们这些土民。这就叫不交白不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