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十五章:给面子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0-08-05 09:09:14 全文阅读

有权处置的道台不来,那就只能任由土人内部处置,皇帝都不会管。就是把官司打上金銮殿,那也是农人有理。

农人又齐声重复唱起刘善花先前唱给和知县的山歌,这一次是唱给知府的:“土人自家事,自家来决定,皇帝都不管,我劝你少费心。”

和知县一看,知府这是摆明了不想救府丞,要不然刚才别说什么“本府无权处置他,只能据实报请道台大人,由道台衙门决断怎样处置”,只要说“本府会把他移交给道台衙门依法处置”,结果都比现在好。

但现在还真不能就这样让农人把府丞给处置了,要不然官家的脸可就丢大发了。和知县马上说:“刘三姐,土人也不是只有你们这些土民,还有土司呢。你们稍微等一下,我马上派人去把土司叫过来,跟你们一起处置这件事情。”

刘善花等的就是土司,要拿府丞的命跟土司谈条件,逼着土司答应从今往后别收租税。和知县这一说,正中刘善花的下怀,刘善花就说:“好好好,知县大人,乡亲们可以给你这个面子,但你可要快点,别让乡亲们久等。”

和知县连说:“一定,一定。”对着农人抱拳,做一个称谢的手势说:“多谢乡亲们给本县这个面子,本县一定不会让乡亲们久等的。”马上叫官兵:“快去把牛土司叫来。”

天河县来的官兵马上就有一百多号人分头去找牛画树。毕竟不知道牛画树到底是朝哪个方向逃的,有没有回到牛府,只能分头去找。

知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要是就这样让农人把府丞给处置了,自己也没办法向道台衙门交差。和知县最起码给官家争取到一个谈条件营救府丞的机会。

府丞名义上代表土人的利益,实际上只是代表土司群体的利益,只要牛画树一到,不管怎么说,都会付出一些代价,把府丞先救出来再说的。

牛画树和牛画藤一路逃出老远,发现身后没人追,才停下来,坐在树荫底下歇了一会气,然后辨认一下方向,慢慢顶着大太阳朝牛府走去。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晒不惯大太阳,只能这样子赶路。

十来个官兵去牛府叫牛画树,结果扑了个空,回来的路上,看到一棵大树,枝繁叶茂,像一个大华盖,足有半亩田那么大,树荫底下坐着两个有钱人歇凉。官兵也不认识是不是牛画树和牛画藤,就上前问:“二位员外,可曾看到牛画树牛土司路过?”

牛画树和牛画藤不认识这官兵的从哪里来的,对看一眼,问官兵:“你们是?”

官兵说:“我们是奉知府大人和知县大人的命令,来找牛土司的。”

牛画树问:“噢?两位大人找牛某做什么?”

官兵说:“噢,原来你就是牛土司啊!快跟我们走吧,两位大人还在等着你呢。”也不告诉牛画树到底什么事,直接就把牛画树架起来就走。

牛画藤不敢拦,只能跟着一起去见知府和和知县。但牛画藤走路哪里走得过这些官兵?还没有跟几步,就掉队了,还越离越远。

寨子外面,农人还在跟官兵对峙,有农人已经开始有点不耐烦了,抱怨说:“怎么那么久还不来?”

“是啊,真慢!”

“是不是故意拖延时间啊?”

……

和知县赶快过来安抚农人的情绪说:“乡亲们,乡亲们,再耐心等一下。”

有农人问:“要等到什么时候呀?”

和知县也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忽然听到有个宜州府来的官兵说:“大人,牛土司他们来了。”

在场众人都看过去,看了一圈也没有看到牛画树在哪里,和知县问:“你不是说牛土司来了吗?他人呢?”

那个官兵指着远方的山脚下:“大人你看,那不是?”

众人全都看过去,认识牛画树的人一看,果然牛画树在那里,被官兵架着往这边赶路。

有个农人说:“还有那么远,没有一刻钟都到不了。”

和知县又说:“乡亲们,我们多的时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刻多钟,还是耐心点,再等一下吧。”

又过了一刻多钟,官兵总算把牛画树带过来了,牛画树气喘吁吁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和知县问官兵:“怎么去了这么久?”

官兵回答:“兄弟们分头寻找,我们几个兄弟去了牛府,牛土司不在家,这是在回来的路上找来的,我们怕牛土司走路步子慢,耽搁了两位大人的要事,才把他架过来的。”

和知县吩咐:“快帮牛土司擦下汗,弄点水喝,好开始办事。”

官兵连说:“是是。”去给牛画树擦汗的擦汗,喂水的喂水。一罐凉水灌下去,牛画树总算不怎么喘气了,来问知府、和知县:“二位大人,你们找牛某来,还这样急,到底是什么事啊?”

和知县就把牛画树拉到一旁,把先前的情况告诉牛画树,然后交代说:“府丞大人一向与令弟交好,对你们这些土司也是多有照应,你可一定要把他给救出来,千万不能让那些乡民把他给处置了。”

牛画树点点头说:“县爷放心,牛某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和知县点点头,来找刘善花说:“刘三姐,你们这里的牛土司到了。你们要按照土人内部的规矩处置府丞大人,不介意本县和知府大人旁观吧?”

刘善花说:“乡亲们光明磊落,自然是事无不可对人言,你们爱留下来看热闹,那就留下来看呗。”

和知县又称谢一句:“多谢!”丢给牛画树一个眼色,才退到知府身旁,看牛画树到底能不能救出府丞。

牛画树一上场,就叫农人放人:“快给府丞大人松绑。快点。”

丁大福忍不住问:“姓牛的,凭什么呀?”

这一下,农人纷纷问:“就是,凭什么呀?”

“你说松绑就松绑呀?我呸!”

“你以为你是老几?”

……

牛画树看到这情形,心里又有点怕起来,想想还是找刘善花:“刘三姐,你我两家闹矛盾,何必连累人家来说和的人?快点把人放了。”

刘善花嗤之以鼻:“他那也叫来说和?他那就是来给你拉偏架的。废话少说,现在他在我们手里,我们爱怎么处置,那就怎么处置,怎么样?你能阻止得了吗?”

牛画树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

这样的话,以前都是土司对农人说的,现在倒好,农人也敢对土司说这样的话了,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但就目前这情形,形势比人强,牛画树不得不忍下来。牛画树强压着怒火问:“那你想怎么样?”

农人也好,官兵也好,全都眼睛一亮,看向刘善花,看她怎么说。

刘善花说:“那就看你给得起什么样的诚意了。”

牛画树明白了,这不就是拿府丞当人质,来跟自己谈条件吗?又问:“你想要我给什么样的诚意?”

刘善花嘻嘻一笑说:“你猜。”

这让知府和和知县大跌眼镜,谈条件还有这样谈的?牛画树也是直接发懵,别说从没见过这样谈条件的,就连听都没听过。牛画树倒也反应快,直接丢回去一句:“猜不到,不猜。”

刘善花笑着说:“不猜拉倒。”对府丞说:“看到没,他连为你猜一下都不肯,这样的人,你还拉偏架偏袒他,你这脑瓜子里面到底装的都是一些什么呀?”

府丞马上叫牛画树:“牛老弟!牛老弟!你还是赶紧猜一下吧,算老哥哥我求你了。”

牛画树说:“府丞大人,不是我不猜,而是我实在是猜不到嘛!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猜得到她要我给出什么样的诚意?”

府丞又喊:“那你就随便瞎猜一下吧,万一蒙对了呢?”

牛画树说:“好吧,府丞大人,容我想一想。”

说完,牛画树做出一个想事情的样子,在农人与官兵之间的空地上走来走去,一连绕了好几个圈子。

农人想要什么,牛画树心里清楚得很,不就是要逼土司执行李隆基的减租政策吗?这一条,不管哪个土司,都是不会答应的。一旦答应下来,土司手里的自治权就会减弱。

而且有了这一次,就会有下一次,一旦李隆基多来几个这样的政策,土司基本上就没有自治权了,只剩下一个土司的虚名就是了。

救府丞是必须的,要不然会让人寒心,以后当府丞的人恐怕也不会对土司群体多加照应,会更倾向于土民。尽管府丞不参与土人内部事务,但是来当和事佬,尽量偏向土民,只要不是利益牵扯很大的事情,土司没有理由不给面子吧?

牛画树决定破财消灾,冲刘善花说:“刘三姐,牛某免除你们寨子里众位乡邻今年的租税,你看怎么样?”

刘善花说:“不怎么样。这怎样交租税,本来就是我们土人内部事务,乡亲们说不交就不交,用不着你来免除。有本事你来收收看,我敢打包票,保管你一文钱也收不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