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十八章:杀人放火不易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20-08-08 09:24:15 全文阅读

先前,农人看到牛画树撇下和知县,去找知府,然后知府把和知县叫过去商量什么。由于离得不是很近,他们谈话声音又轻,农人听不清楚他们说些什么,但是总的来说,都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现在听到知府下令捉拿刘三姐,丁大福一发狠起来,对府丞说:“反正留着你也没用,你还是给我去死吧。”挥动篾刀一砍,就把府丞给杀了。

然后,丁大福就跟着大伙一起去抵抗官兵。

刘善花看到官兵冲过来,仗着自身灵巧,在官兵的缝隙里穿来穿去,还时不时给官兵来一下。

对上五百官兵,正常打仗都要输的农人,又怎么打得过这一千三百官兵?没打几下,就已经被官兵打得四散逃走了。

刘善花也架不住人多,动作在灵敏也没有用。论打斗,能抵住一两个官兵也就不错了,只要对上三个官兵,那就只有逃跑的份。农人一四散逃跑,刘善花也跟着逃跑。

官兵的主要目标就是抓刘善花,刘善花不敢跟着大伙一起逃跑,唯恐连累了大伙,就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那个方向有一片竹林,刘善花一口气跑进竹林里,后面追进来一百多号官兵,一个个高声大喊:“站住!”

“你给我站住!”

“哪里走?”

……

进了竹林,刘善花就不怕这些官兵了,别说只追进来一百多个,就算一千三百官兵全都追进来,刘善花也不怕。

刘善花在竹林里窜了一会,等追自己的官兵差不多全都进了竹林,就放声唱起歌来:“马鞭烟袋细细通,两人相恋莫漏风。燕子衔泥口要紧,蚕儿挽丝在肚中。”

这是一首《竹枝词》,是刘家祖传下来的仙家秘术,有点类似于古时候诸葛亮的八阵图。

诸葛亮那八阵图,看起来就是一些乱石堆,不懂八阵图的人只要一进入其中,就会看到各种幻象,找不到出路。时而感觉冷,时而感觉热,时而看到阴风惨惨,时而遇到飞沙走石,时而仿佛进了荒漠,时而又像置身沼泽,时而只见昏天暗地,时而接触暴雨惊雷……任你再怎么英雄好汉,都要困死在里面。

这一首《竹枝词》就是如此,平常唱起来,听起来,那就是一首普通的山歌,但对刘家人来说,这可不是一首普通的山歌,只要能找到一片小竹林,那就是一座竹枝阵。一旦进入其中,不懂破阵的人就 别想活着出来。

刘善花这一唱,竹林中的竹子分明没有移动,但在追进来的一百多号官兵眼里,这些竹子仿佛长了脚似的,不管官兵走到哪,都会遇到竹子移动过来挡路,就是没路可走。

更要命的是,刘善花这歌声一起,竹林里竟就起了大雾。本来大日头的好天气,就算进入这样的竹林里,那也是看得清楚路的。但这大雾一起,林子里的路就看不见了,官兵只能凭感觉乱窜,就跟进了鬼打墙一样。

这烟雾与歌词有关。竹枝词有好多种歌词,这一首歌词唱的是烟——烟草。

烟草早在汉世就已经有了,诸葛亮征南蛮,就用烟草破除过瘴气。到了现在,最出名的就是湘西烟草,与绥阳县的朝天椒、儋州的红薯一样有名,是全唐的三大特产,人人都听说过,抽烟的人也不少。

刘善花唱出来的烟雾,也不是真正的烟雾,只是人人都知道抽烟会有烟雾,刘善花这一唱,就直接在听众的意识里把这个记忆无限放大出来,使得听到的人不管是在竹林里,还是在竹林外,全都看到竹林起了烟雾。

如果是聋子,或者离得太远,听不到刘善花这歌声的人,反到看不到烟雾。

一百多号官兵,就被刘善花用一首山歌给困在竹林里,无论怎么都出不来。竹林外的几十号官兵听到林子里传出来刘善花的歌声,同时就看到竹林里起了烟雾笼罩了整片竹林,也不敢贸然进去,只敢围在林外。

竹林里的官兵,各自遇到不同的幻景,有胆大的还能撑着,胆小的则吓得惊叫起来。

林子外的人又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听到那不同的惊叫声嘈杂着传出来,全都震惊了。

正在追击农人的官兵,还有边逃边抗击官兵的农人,有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吓得大叫:“那是什么?”其他没有注意到这一幕的农人和官兵纷纷看循着惊叫者的视线看向竹林,也跟着惊叫起来。

阮绍威边跑边喊:“乡亲们别怕,那是三妹在布阵呢!”

农人听了皆大欢喜,刘三姐还当真有办法。寨子里可不止刘三姐一个仙家苗裔,还有刘善云、阮绍威、阮蔚霞三个呢,这一仗有得打,打到最后不会输。

一念及此,农人打起来又厉害了几分。

官兵听到阮绍威喊话,士气一下子就衰落下来好多。

这些官兵里面,新兵并不是很多,老兵都是打过仗来的。有武周后期就反武的老兵,也有后来投军反李显的老兵,一个个不说身经百战,打仗也不下三五十次,其中就有不少是见识过樊梨花跟骡头太子斗法的老兵,看到今天这情景,就知道碰到硬茬了。

知府、和知县、牛画树从来没有见识过这样的场面,也是吓得够呛,惊问:“那是什么妖术?”

留在知府身边负责保卫工作的二三十个官兵里,有一个老兵说:“回大人,那不是妖术,是仙术。”

知府、和知县、牛画树,还有边上的官兵,全都看着这个老兵。知府问:“你怎么知道?”

老兵回答:“小人前几年被调去围西京,亲眼见识过樊梨花大元帅用过类似的仙术。”

樊梨花施法斗骡头太子,知府虽然没见过,但也听说过,又问:“你怎么知道刘三姐那就是仙术,而不是妖术呢?”

老兵又回答:“事后樊梨花大元帅给我们说过,仙术与妖术有不同,哪怕搅得天昏地黑,隐隐中也有祥光,妖术就不会有祥光。大人你看那。”说到这里,老兵伸手一指,指着竹林头顶的烟雾。

知府等人看向老兵手指的地方,果然看到那烟雾当中,隐隐闪烁着光芒,看起来就跟古书记载的祥瑞差不多。知府连说:“完了完了,招惹到这样的高人,看来我们今天只有死路一条了。”

牛画树说:“那也未必。”

知府问:“你有什么好办法?”

牛画树说:“我听人家说,不管是什么法术,都怕污秽。我们赶紧弄些污秽的东西来泼,一下子就能破掉她的法术。”

知府马上叫身边的官兵:“赶紧按照牛土司说的办。”

老兵马上叫:“别啊!”

知府问:“怎么了?”

老兵回答:“当年樊梨花大元帅说过,仙术百无禁忌,污秽破不了的。大人真要对付刘三姐,还是赶快想点别的办法吧。”

“啊?”知府、和知县、牛画树三个人面面相觑,一下子就措手无策起来。

林子里的官兵也听到林子外有人喊:“乡亲们别怕,那是三妹在布阵呢!”心里也是乱成一团麻。打仗最怕陷入敌人的阵法里,一旦困在里头,想要出去那可就是千难万难。

一般的官兵基本上都不懂阵法,进了敌人的阵法,就只能指望外面的救援。会破阵的官兵一向是很少的,基本上都是朝廷里边大元帅、上将军的学问,驻扎州府的校尉级武官和普通士兵基本上不懂这些的。除非很特殊的情况,比如曾经的火头军薛仁贵,但是那样特殊的情况可遇而不可求。

竹林里,刘善花看得清,看到官兵一个个跟瞎子一样胡乱转,到处碰到竹子挡路,刘善花就掰下来一根竹竿,过去打官兵,走到一个官兵身边,就是一棒打过去。

官兵是穿了盔甲的,但是脖子那里可没有盔甲保护,是露出来的。刘善花一棒子打在官兵脖子上,官兵吃痛,大叫一声:“哎呦!”闪身就躲,还用刀砍向竹竿打来的方向。

刘善花掰弯一棵竹子一挡,官兵一刀砍在竹子上,刘善花眼疾手快把手一松,竹子又弹回原位。这一弹,就把钢刀也反弹回去,刀背重重地砸在官兵的头盔上,先是“啪嗒”一声响,马上就是“啊呀!”一声惨叫。

原来这反弹力气太大,头盔没有完全挡住,把官兵震得脑壳发晕,一个站不稳,摔跤了,钢刀也掉在地上。

刘善花看到了,走过去丢掉竹竿捡起钢刀,对准官兵的脖子就是一刀砍下去。杀死一个官兵,刘善花又去砍另外一个官兵,这一次不用像上次那么麻烦,直接走过一刀了账,然后就是下一个……

老古话说:“杀人放火不易。”

刘善花一连杀了十几个官兵,就累得不行了,这才深切体会到什么叫做“杀人放火不易”,人家毫无反抗之力让自己杀,自己却连挥刀都越来越慢了。

刘善花杀官兵杀累了,就找个地方歇一下气,然后继续去杀。竹林里不断有官兵被杀,传出来一声接一声惨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