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二十一章:闹民变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125  |  更新时间:2020-08-10 12:18:12 全文阅读

农人要去攻打牛府,就要路过别的寨子。这个小寨子的乡民都在赶季节种田,看到刘善花领着几百号人急匆匆赶路,有好事的上来问:“刘三姐,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呀?你身上怎么那么多血?”

刘善花说:“我们攻打牛府去。”

跟着刘善花的农人说:“先前姓牛的找了知府,调兵来跟我们寨子打了一仗,被刘三姐从江里面叫出来一条龙,官兵全都吓跑了。”

当地这个寨子的农人说:“啊?还有这回事?”

刘善花寨子的农人说:“嗨呀,你们哪里知道,那些狗官,讲道理讲不过刘三姐,就要动武,人少打不过我们,就去调兵,结果还是打不过刘三姐嘛。”就把知府来找刘三姐,一直到现在之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过当地这个寨子的农人听,说完还问:“我们去攻打牛府,你们一起去吗?”

当地这个寨子的农人也没有交租税,本来只是想逼着牛画树答应按照李隆基的政策减租,现在听完这情况,知道想叫牛画树减租是不可能的,马上说:“走!我们攻打牛府去!”

田里人问:“都去攻打牛府了,那田怎么办?还要不要种了?”

那个好事的人说:“不去攻打牛府,你种也是白种,到时候姓牛的来收租税,你白劳还得打倒贴,不如现在先不种,打完牛府再说。”

田里有些人马上响应:“对!我们不能种田还白种,还是先打完牛府再说。”一个个放下手头的活,赤脚走上田埂,要跟着刘善花一起去攻打牛府。

田里另外一些人稍微迟疑了一下,也一个个全都不种田,跟着刘善花一起去攻打牛府。

路过几个寨子,有大有小,全都是牛府管辖的。也全都是一样的情况,大家一起跟着刘善花去攻打牛府。

终于来到牛府所在的寨子,这个寨子里的乡民并不因为与牛画树同宗同族,就不恨牛画树,相反比别处在寨子里的乡民更恨牛画树。牛画树是一个不顾宗族的人,今年对同一宗族的乡民也是不减租,还要增租二成,还拿族规来压迫同一宗族的乡民,逼着他们带头交那种白劳还要打倒贴的租税,他们也是坚决不肯,一直在反抗。

现在听说有人来攻打牛府,这些姓牛的乡民很高兴,也跟了一起来。

牛府大门顶上,悬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积善人家!”

今天一大早,知府、府丞、和知县就来了牛府,叫上牛画树、牛画藤一起出的门。当官的嫌弃衙役和家丁走得慢,连抬轿都是叫官兵干的,牛招宝自然没有资格跟去。

后来,有十来个官兵来过一趟,说是知府和和知县找牛画树,牛招宝莫名其妙,却又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现在,刘善花带着好几个寨子的农人打上门,牛招宝就知道坏事了。这是闹民变了啊。

“顶住!一定要顶住!”

牛画树出门以前,交代牛招宝一定要看好家。

现在,牛府的大门口,农人不断喊“开门!开门呐!快开门!”不断用东西敲打门板。牛招宝马上指挥家丁把大门顶住,不要把农人放进来。

牛府后宅,牛画树的大老婆和小老婆全都乐了。人家能打到这里来,弄不好姓牛的可能已经死了。

牛画树的大老婆就带着小老婆一起出来,问牛招宝:“管家,什么事这么闹哄哄的?”

对牛画树那几个小老婆,牛招宝还敢不理会。但牛画树的大老婆,怎么说都是个正牌主子,牛招宝也不敢不理会,只有硬着头皮说:“有人上门闹事。”

牛画树的大老婆说:“那你还不赶快开门,出去把他们撵走?”

牛招宝哪里敢开门出去?哭丧着脸说:“夫人,他们人多势众,堵在门口,小人出不去啊。”

牛画树的大老婆说:“那我不管。我不管你用什么,赶快把他们全都撵走,别让他们吵到我们后宅,连睡个觉都不安宁。”

牛招宝知道对方这是在整自己,但是牛画树和牛画藤都不在家,现在还不知道活着没有。对方又是名正言顺的主子,自己可不敢顶撞,只能说:“小人一定尽力!一定尽力!奶奶和几位太太还请先回后宅安歇。”

牛画树的大老婆说:“哼!要是再让他们吵到我们,小心我扒了你的皮。”带着牛画树的几个小老婆又回后宅去了。

牛府大门结实,里面又顶得牢,门口位置又不是很宽,能打门的人也就只有几个,其他人只能在后面呐喊助威。农人一连打了好久,都没有把牛府的大门打开。

有个农人说:“干脆我们拆他的墙。”

在十万大山,有钱人盖房子,一般都用糯米来做墙,里面全是实心的糯米粉结成块,只有最外面一层包着砖。

这样做出来的墙,比单纯用砖做的墙不知道要牢几多倍。

官兵的火龙炮轻易就能炸毁砖墙,但要炸毁这样用糯米做的墙,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样做墙,也是为了应急,预防万一有事出不去,家里粮食短缺,还可以从里面拆墙来充饥。

要拆这样的墙,难度可想而知。

但是牛府一直不开门,也就只有拆墙进去了。爬墙那是不可能的,这种高宅大院,一般人家的楼梯都没有它的外墙那么高,除非用那种很长很长的毛竹来爬杆,才能上那墙头。农人急着攻打牛府,才没有那个闲心去弄长毛竹过来爬杆。

农人开始砸墙,外面这一层砖倒不难砸,那么多人,没几下就把砖给砸烂了。倒是里面的糯米粉块实在太牢,整堵墙就仿佛是糯米粉浇筑起来的一块,比砖硬多了。

牛画藤掉队后,索性不追了,打算回牛府。但走路太慢,等到赶回牛府,大老远就看到数不清的农人在打牛府的大门,砸牛府的围墙。牛画藤不敢过来,又悄无声息地向宜州府赶去。

农人砸墙砸不穿,打门又打不开,刘善花说:“乡亲们听我说,他们不开门,那我们就让他们开不了门。”

有农人说:“对!我们把牛府的门堵起来。”一个个去搬沙运土,紧贴着牛府的大门板上倒,不一会就把牛府的大门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刘善花说:“我们再看看它还有没有其他的门,也全都给它堵上。”大家绕着牛府走了一圈,发现还有一个后门和侧门,也按照刘善花的建议全都堵上,连下水道和狗洞都没有放过,也一起堵死了。

牛府大门口,堆了那么高一堆土,刘善花又叫上两个力气大农人:“你们上去,把它那块匾给摘下来。”

两个农人点点头,上去摘下那块“积善人家”的牌匾,下来丢在土堆上,刘善花又说:“砸了吧。”就有农人过来,几下子把牌匾砸了个稀巴烂。

做完这些,刘善花说:“乡亲们,我们得轮流守着,别让姓牛的回来。”

另外几个寨子的人都说:“刘三姐,你们先回去歇着吧,这里交给我们就可以了。”他们都知道刘善花那个寨子里的人,今天跟官兵打了一仗,又赶过来打牛府,现在是应该休息了。

一夜之间,知府带兵帮土司逼租,被刘三姐打败的消息,就传遍了宜山所有的村村寨寨。

与此同时传出去的,还有另外两个消息。

一个消息是牛画树提到,收租不肯减租反加收二成是全体土司的意思,目的是为了确保土司不减收。

一个消息是刘三姐主张,反正土司怎么收租税、土民怎么交租税,都是土人内部事务,凭什么土司单方面说了算?土民说不交就不交,看土司能怎样?

天还没亮,消息就传到宜州府以外的一些州府,还在不停地向十万大山扩散。

听到消息的农人都纷纷起来,攻打自己所属的土司府。

很多以前互相之间有仇隙的村寨,现在全都放下恩怨,联合起来去攻打土司府了。

三伏齐秋,十万大山到处土民闹民变抗交租税,如火如荼。各家土司没有一家顶得住民变,甚至有个别土司府被土民攻破,把土司给杀了。土司纷纷向官府求助,各州、县的衙门里,当官的书案上,堆满了各家土司告急的文书。

州官、县官顶着炎炎烈日下乡,去跟土司与土民说和,没有一次成功的。

每一家土司都跟牛画树一样,拿着李渊的圣旨,要求充分行使土司的权利,想怎么收租税就怎么收租税。

这关系到土司的自治权,是土司的底线,土司坚决不让步。

每一个寨子的土民都学着刘三姐的样,拿着李隆基的圣旨,要求土司履行好作为李隆基臣子的职责和义务,否则就抗交租税。

在十万大山,最早说出这个道理的,就是刘三姐。

这关系到土民的生计,是土民的底线,土民坚决不让步。

每一家土司,每一寨土民,全都是铜刷帚刷铁锅,家家挺硬。每一个州官、县官全都头大,今年注定是收不上税和贡的年成。

大多数州官、县官都能克制着不出兵,以免把事情闹得越来越大。但有几个自诩不信邪的州官、县官出兵,帮土司逼租,结果尽数败北,严重的就跟宜州府丞和那两三百官兵一样,被土民给杀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