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二十四章:皇帝都不管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116  |  更新时间:2020-08-13 08:00:01 全文阅读

文官班末,站着一个小官,听得直打哈欠。李隆基从金銮殿外收回视线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这个打哈欠的小官,叫他一句:“冯子安。”

冯子安是这个小官的名字,听到李隆基叫,马上也不打哈欠了,赶紧出班答应:“小臣在。”朝堂上才安静下来。

作为李隆基的御用文人,冯子安上朝只是添个数的,根本没有发言权,只能听别人怎么说,然后如果李隆基要写诏书什么的,冯子安就负责去起草文稿。

今天这么大的事情,又还没有讨论出结果,就被李隆基点了名,冯子安也是一脸发懵,不知道李隆基又在搞什么。

李隆基说:“你一向深得朕心,今天你也来说说,这事要怎么办才好。”李隆基得闲的时候,经常跟冯子安一起喝酒吟诗,也算是朋友。

冯子安说:“陛下,小臣虽有想法,但没权说,陛下不要坏了朝会的规矩。”有点不想介入这一场是非恩怨。

李隆基却非要他说:“朕叫你说你就说,朝会要怎么开,规矩都是朕定的。”

冯子安看推脱不掉,就说:“那小臣就说几句。依小臣看来,只要陛下无为而治,全都不管就行。”

李隆基问:“怎么个无为而治?”

冯子安说:“陛下只要昭告天下,说清楚别处都把减租政策执行下去了,只有土人这里没有得到执行,虽然土民欢迎陛下的减租政策,陛下也很欣慰,期盼减租政策能够得到执行,但是因为土人事土人管,所以官家不强逼土司执行减租政策,也不强逼土民交租税,对土人内部事务一概不过问,只要土司别欠官家的税和贡就行,至于土司能不能从土民手里收上租税,那是土司自己的事情,属地官府和驻军一律不得介入,就算当官的要去给人家说和,也不能带兵去。”说完,看向李隆基,用目光询问李隆基答应不答应。

李隆基有点想答应,又有人出班打断:“陛下,那刘三姐骂皇帝,煽动土民造反杀官兵,陛下要是不严惩刘三姐,官家的威严何在?陛下还须派兵镇压民变,拿刘三姐问罪才是。”

李隆基微微点头说:“刘三姐骂朕,也就算了,但她杀官兵,实属不该,的确需要问罪。”李世民、李治说过不能追究骂皇帝的人,李隆基不好违背。

冯子安翻了个白眼,马上喊:“陛下万万不可!”这事要是没有参与进来也就算了,既然参与进来了,那就得管到底。

李隆基有些不悦地问:“为何不可?”

冯子安说:“那个刘三姐的后台太硬,陛下得罪不起。”

这一下,不但李隆基乐了,整个金銮殿全都乐了,这天底下,还有李隆基得罪不起的人?

如果一定要说有,恐怕也只有太上皇李旦一个人了。

李隆基饶有趣味地问:“那你倒是说一下,她有什么地方是朕得罪不起的?”

冯子安说:“她是仙家苗裔。”

这一下,李隆基和百官更乐了。

李隆基说:“不说两班文武当中,就有仙家苗裔,单说朕自己,就是仙家苗裔,她一个仙家苗裔,在我泱泱大唐又算得了什么?”

李唐皇帝自认是老子李耳的后裔,自然也自称仙家苗裔。

百官也跟李隆基一起看着冯子安,看他怎么说。

冯子安说:“她那仙家苗裔,跟陛下等仙家苗裔大不相同。”

李隆基又来了兴趣问:“怎么个不同法?”

冯子安说:“陛下的老祖公,升仙一去不返,从未脚踏凡地回家看望过后代。但她家的老祖公不同,升仙以后还脚踏凡地回家看望后代的。倘若有朝一日,那刘晨、阮肇二位仙人再回家看望后代,知道陛下动了刘三姐,来给后代出气,陛下怎么办?”

这一问,不但李隆基愣了,甚至整个朝堂都愣了。

仙家苗裔也是凡夫俗子,只不过是掌握着几样超乎常人的自保本事,根本不能与仙相提并论。

朝堂上也有几个仙家苗裔,全都如此,祖上从没有脚踏凡地回家看望过后代,留给后代的遗言都说:“仙不染红尘。”给后代留下几样传承也就是了。

就连那还没有成仙的樊梨花,最后离开的时候都这样交代薛家后代,别指望她再来帮什么忙,她要远离红尘才能终成正果。

但是刘晨、阮肇不一样啊,人家是实打实脚踏凡地回到家,来看望后代的。像刘晨、阮肇这样的仙,少之又少,大概也就只有烂柯仙王质那几个了。

也就是说,别的仙没有掌握到染红尘还能自保的手段,不管后代遭了什么难,都只能袖手旁观,但是刘晨、阮肇、王质他们几个不一样,是能抵御红尘侵蚀,实际上出手帮助后代的仙。

李隆基要是敢动刘晨、阮肇的后代,除非老天爷保佑,在世期间别碰上刘晨、阮肇回来,否则足够李隆基喝上一壶的。就算刘晨、阮肇不足以颠覆李唐王朝,但是专门针对李隆基一个人,李隆基也在劫难逃。

但谁敢担保李隆基在世期间,刘晨、阮肇不会回来呢?冯子安说的,还真的没错,刘三姐后台实在太硬,李隆基还真是得罪不起的。

冯子安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李隆基和满朝大臣全都无话可说。天大地大,皇帝的安全最大,不能因为这点事就让李隆基去冒险。

李隆基又问:“那你说怎么办?”

冯子安说:“陛下宜昭告天下,说刘三姐骂皇帝骂得好,支持她继续骂。”

“荒谬!”马上有大臣说:“她一介山野女子,仗着祖上福荫骂陛下,陛下不追究已经是宽宏大量了,怎么还说她骂得好,支持她继续骂?”

李隆基也是皱起了眉头,这个冯子安到底想搞什么?

冯子安说:“臣民骂天子,本是国之祥瑞。前朝周天子年幼,周公代王摄政,有臣民骂之,周公躬身自省,而有成康盛世。本朝贞观天子,施政有过失时,丞相魏征骂之,太宗皇帝躬身自省,而有贞观盛世。如今吾皇开元天子减租政策难以执行到位,有刘三姐骂之,吾皇又一向遇事就能躬身自省,因此必将有开元盛世,这是吾皇之福,是大唐千万子民之幸,刘三姐如何骂得不好?如何不该继续骂下去?小臣恭喜吾皇将再次开辟大唐盛世!”

这一段话,把李隆基和一众朝官,一个个都说出汗来。拍马屁的人见多了,从来没有见过冯子安这样子拍马屁的。

李隆基心里对刘三姐骂皇帝一事,终归还是存有芥蒂的,又问:“那她杀官兵,就白杀了?”

冯子安知道李隆基有点心胸狭窄,但是既然开口保了刘三姐,就要把好人做到底,就说:“那些官兵看似死在刘三姐等土民手上,实则是死在宜州知府手上,是宜州知府受贿以后,违法出兵介入土人内斗,帮土司逼租,导致十万大山民变,致使多地官兵与农人械斗,才有官兵死在刘三姐等土民手里,也有土民死在官兵手里。陛下理应把宜州知府正法,给那些冤死的官兵和土民一个公道,而不是把那些官兵冤死的账算到刘三姐头上。”

李隆基其实不情愿,但是一方面受到刘晨、阮肇的隐性威胁,另一方面冯子安又给自己找好了借口,这个台阶必须得下,要不然没有办法收场了,只好说:“就依你所言,由你拟旨,朕昭告天下。”这样做起码可以卖刘晨、阮肇一个好,也给自家求个平安。

冯子安大喜,马上说:“圣上英明!小臣遵旨!”退下去起草文稿。

不一时,起草好文稿呈上来,李隆基看完,又叫各大臣传阅,都觉得没有问题,才盖了玉玺,叫人八百里加急昭告天下,以免十万大山的官民冲突加剧。

退朝以后,李隆基专门把冯子安叫到御花园问:“你在朝会上,为什么不把话说完?”

冯子安有点尴尬:“陛下都看出来了?”

李隆基说:“说吧。”

冯子安说:“高祖皇帝在十万大山设置土司,实乃权宜之计,只是陛下不能违抗高祖皇帝的旨意去废土司,但却早有让土司名存实亡之心。小臣的所作所为,无非是在陛下身后加了一把力气而已。”

李隆基点点头,冯子安说的不无道理。

昭告天下不强逼土民交租税,还支持刘三姐继续骂皇帝,摆明了就是站在土民这一边,给民变撑腰。又禁止官府和驻军介入,则能让土司找不到外援。

杀掉宜州知府,正好给那些当官的做个榜样,免得他们阳奉阴违,又学宜州知府的样子去帮土司逼土民。这么一来,土司再无能力收上租税。

那边又要逼着土司不许欠税、欠贡,凭土司的家底,吃老底吃不了几年,到时候必然求着李隆基去管事,肯定要把自治权交出一部分来。那时节不说让土司名存实亡,起码也能让土司半死不活。

这个冯子安,还真是个狠人,狠起来不比那些老奸巨猾的政客差。

不过李隆基终究心里不痛快,被人骂了还要说人家骂得好,支持人家继续骂,这换了谁心里都不可能痛快。李隆基问:“刘三姐真能成气候,斗败那些土司?”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