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三十二章:牛招宝死了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60  |  更新时间:2020-08-20 09:19:30 全文阅读

火净看这里人多,不敢继续争下去,唯恐一言不合打起来,自己肯定吃亏,马上就转身离去。

在场众人的火气才消掉。还有人在小声说着火净的不是。

店老板认得刘善花,看她耽搁了不少时间,就叫她:“刘三姐,你这柴禾我买了。”

反正自己店里也要烧柴的,买谁的都是买,刘善花的柴禾又不卖得比别人的贵。

刘善花说:“好嘞!”把柴禾挑进店里去,歇在柴火间里解下来,拿着竹扁担出来。

店老板付了钱,轻声对刘善花说:“刘三姐,你最近小心一点,我听到风声说,牛画树说要去外地请高手来对付你。”

刘善花给店老板一个感谢的笑容说:“谢谢店家,我会小心的。”

店老板说:“那就好。那些土司太过分,欺负的也不止你们这些种田人,也经常欺负我们这些小生意人,还有那些匠人。这一次你们闹民变,可给我们出了一口恶气,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大帮,就盼着你们能把土司的嚣张气焰给打下去。”

这些受惯了土司欺负的人,一个个都盼着农人斗败土司,大家的日子都会过得好一点。

刘善花笑笑说:“店家,我们种田人最拿手的,就是斗财主。”

这话说的真实。自从有了“地主——农民”这种生产力关系,农人斗 地主就没有停过。尤其是神龙元年以来,又是一次“地主——农民”矛盾大爆发。

卖完柴,刘善花去街上买了点针线,从四把镇回来,半路上又碰到火净了。

火净跟着另外一个和尚在一起,看到刘善花,又过来拦路问:“小姑娘,你的柴禾呢?”

刘善花反问:“关你什么事?”

火净看向另外那个和尚叫一句:“火光师兄。”

火光来跟刘善花说话:“小姑娘,火气别这么大,我这师弟念经念迂了,不通人情世故,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我刚才已经骂过他了,现在是来找你买柴禾的。”

先前碰到火净,听火净说了化缘的情况,火光就把火净骂了一顿:“火净师弟,你也太不会办事了,人家又不信佛,看到你那态度,谁会白给你东西?就是换了我,我都宁愿给讨饭的,也不愿意给你,找别人白要东西还给人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人家又不是犯贱,偏要来巴结你。你回去以后要到菩萨面前好好忏悔。”

骂完以后看到火净不敢做声,火光又说:“带我去找那个砍樵,找她买点柴禾回去。”

火净就带着火光来四把镇,在半路上碰到了刘善花。

刘善花说:“你们来晚了,我已经把柴禾卖掉了。”

火光问:“你今天还砍柴吗?”

刘善花指了指天说:“不了。都这个时辰了,回到家天都要黑了,今天来不及再去砍柴了。”

火光只能退而求其次问:“小姑娘,你们寨子里有没有人家储着柴禾的?带我们去买一点,要不然我们寺里明早就该没有熟饭吃了。”

多吉寺有米,有油,有水,有钱,眼下紧缺柴禾,派个火净出来化缘,几天都没有化到柴禾,还把事情给办砸了,早知道就不派他来,换个人来老早就把柴禾买回去了。

刘善花说:“要说柴禾,我们寨子里家家户户都有备着的,但是人家卖不卖你,我可说不好。”

火光说:“那麻烦你带个路,我们去找他们说说看。”

刘善花说:“那行,你们跟我来。”把火光和火净带回寨子里。

农人看到刘善花带回来两个和尚,问:“刘三姐,他们是?”

刘善花说:“多吉寺的和尚,找我买柴禾的,不巧的是我的柴禾卖完了,他们又急着要买柴禾,央求我带个路,来看看乡亲们谁家里备着的柴禾比较多,卖一点给他们。”

农人早就听说了多吉寺火净和尚找人白要柴禾的事情,对这两个和尚有点反感,加上家里备的柴禾并不多,都是留着防下雨的,就没人开口。

火光一听农人叫刘善花“刘三姐”,知道她就是最近十万大山闹民变的领军人物,说:“原来你就是刘三姐,失敬!失敬!”

刘善花说:“行了,别说这些了,你们要买柴禾,就自己问乡亲们吧。”

火光连说:“对对对。”去问农人:“乡亲们,你们谁家柴禾备地比较多的,卖我们两担行吗?”

一连问了几遍,余中看这气氛怪尴尬的,就说:“我家备得不多,只能匀出来一担,你要吗?”

火光一听,有一担算一担,总比没有的好,马上说:“要要要。”

余中说:“那就跟我来吧。”

火光说:“好。”叫上火净跟着余中去买了柴禾,还跟余中买了一条竹扁担,指使火净把柴禾挑回多吉寺去。

这边火光和火净才跟着余中走开,那边卢峰就过来了:“乡亲们!乡亲们!”

大伙看到卢峰跑的气喘吁吁的,问他:“什么事这么急?”

卢峰说:“今天我们去看牛府的情况,才知道牛画树的大老婆不知道发什么脾气,把牛招宝给打死了。”

大伙一听牛招宝死了,纷纷拍手叫好说:“死得好!”

“太好了!”

“这个害人精总算死了。”

“他那是活该!”

……

等大伙说了一会,卢峰又说:“刚才牛画树的大老婆派人爬墙头喊话,叫我们给牛府让一条路,好让他们把死人给抬出来。那些牛家寨子的乡亲们不敢做主,说是怕其他乡亲说他们跟牛府有什么牵扯,现在向各个寨子问一下,看看大家都有些什么意见。”

老农第一个开口:“要我说,现在不能给他们让路。上次牛画树叫官兵来跟我们打仗,我们还死了人呢,这笔账还没有跟他算,现在牛府要抬死人出来,关我们什么事?叫他们自己想办法去。”

丁大福说:“对,牛府要抬死人,那是牛府的事,关我们什么事?以前我们抬死人的时候,牛府连他所谓的风水山都不让我们过,非要我们绕路走,现在我们干么要犯贱,去给牛府让路?”

叶清说:“就是,我们凭什么给牛府让路,就凭他姓牛的要把我们逼上死路吗?”

……

大伙各抒己见,只有刘善花没有说话。卢峰说:“牛家寨子的乡亲们说,主要还是听听刘三姐怎么说。”

大伙想想也是,现在刘善花说话才是最管用的,都看向刘善花。

刘善花说:“牛府平日里不与我们方便,现在我们就不与牛府方便,让他们也知道知道什么叫报应。”

卢峰说:“那行,我这就去告诉牛家寨子的乡亲们。”说完一溜烟跑了。

刘善花看到卢峰跑了,也叫大伙:“乡亲们,我们一起去看看。”

大伙都说好,跟着刘善花一起去牛府。

牛府。

牛画树的大老婆听说刘三姐不答应给牛府让路抬死人,气得大发脾气:“这个野丫头,真以为她是个人物了?哼!”

牛画树的小老婆里面,有人认识刘善花的,却是暗暗叫好。虽然牛画树的小老婆们跟牛画树的大老婆一样,都巴不得牛画树早死,但是牛画树的小老婆们是穷人家出身,牛画树的大老婆是大户人家出身,看待事情的立场还是不一样的。

牛画树的大老婆马上吩咐家丁:“把那个死人从墙头上扔出去,看那些乡民怎么办?”

家丁就去把牛招宝的尸体从墙头扔出来。

围堵牛府的农人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看到刘善花来了,马上说:“刘三姐,你来得正好,你看现在怎么办?”

刘善花说:“我们给他们来个开门见坟。”

有农人会意,指着封死牛府大门的沙土堆说:“你是说在那里挖个坑,把他埋进去?”

刘善花点头说:“没错。我们不帮他们抬死人,但总不能让死人在这里发臭烂掉,那会让乡亲们染病的,我们就近处理,把他埋在牛府大门口就好,以后等牛府自己处理。”

农人说:“好!我们听你的。”招呼其他人一起:“乡亲们,我们把这死人埋过去。”

很多农人都答应:“好。”拿着家伙去牛府大门口,把沙土堆挖出来一个大坑,将牛招宝的尸体丢进去,又用沙土掩埋起来。

牛府的家丁赶紧去找牛画树的大老婆报告,牛画树的大老婆气得直喊:“晦气!真是晦气!”又骂围堵牛府的农人:“果然是一群刁民。”

没有牛招宝的牛府,现在完全由牛画树的大老婆掌控着,她要报复牛画树,就开始各种折腾,尽可能毁掉牛府的财产,以发泄心中的怒火。

当初牛府去下聘,只报牛画树的属相,不报牛画树的八字,她家里以为是女大三,抱金砖,结果后来知道是十八新娘三岁郎,她家里想退婚又退不掉,她这一辈子的幸福就毁在牛画树手里,不想尽一切办法报复牛画树,她都对不起自己。

知道牛画树的小老婆也恨死牛画树,她就利用她们一起对付牛画树,先把牛招宝给收拾了,接下来就好趁牛画树不在家,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尽可能多毁掉一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