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三十三章:赵艮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20-08-21 08:00:01 全文阅读

消息传到宜州城里,躲在这里等候联名上书反馈消息的牛画树破口大骂:“这个夭寿的!”

这骂的是自己的大老婆。

牛招宝是个会办事的奴才,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让他管家,现在大老婆把他给打死了,以后要找这么会办事的奴才也不好找,最起码家丁里面就找不出来第二个。

以后牛府就靠自己跟弟弟牛画藤亲力亲为去管事,不说累,就说偌大的牛府,那么多琐事,烦都要把人烦死。

骂完大老婆,牛画树又恨恨地说:“该死的毛丫头够狠,竟然用开门见坟的手段来坏我牛家的风水!”马上去官办学馆找牛画藤。

牛画藤已经被知府停职,不教书了,现在只是在官办学馆避难。要等到联名上书的反馈消息下来,才知道能不能回牛府,安排下一步要怎么办。

牛画树则住在客栈里,去官办学馆也不远,不一会儿就到了,叫声:“弟弟。”

牛画藤在屋里头,听到屋外牛画树叫,赶紧出来应一句:“哥哥!”

牛画树说:“你知道哪里还有好的地仙?赶紧找一个来。”

牛画藤问:“怎么了?好好的怎么突然要找?”

牛画树就把刘善花给牛府弄了个开门见坟的消息告诉牛画藤,然后说:“这也太晦气了,得找个阴阳先生调整一下风水才好。”

牛画藤说:“哥哥别急,等联名上书的反馈消息下来再说,现在那些刁民围堵在牛府外面,我们就算找来地仙,也没法去调整。”

牛画树叹气说:“诶!也不知道联名上书会得个什么样的反馈。”心里其实有点打鼓的,毕竟土司全体违背君臣大义,相当于有实无名的造反,李隆基到底会怎么办,谁也猜不到。

牛画藤宽慰说:“哥哥别担心,当今皇帝还能无视高祖皇帝的圣旨,偏向土民不成?”

牛画树说:“我不怕他无视高祖皇帝的圣旨,偏向土民,要是他真的那样做,就会落下一个不孝的罪名,对他自己没好处。”

牛画藤问:“那你还担心什么?”

牛画树说:“我就怕他充分尊重高祖皇帝的圣旨,说什么土司要怎么收租税,土民要怎么交租税都是土人内部事务,官家一概不管,那就糟了,到时候他是孝顺了,我们还怎么叫土民交租税?怕是连叫土民交对半租都叫不到,更别说叫土民按照土司的增租政策来交租税。”

牛画藤说:“要真是那样,我们也没办法。这事都怪那个刘三姐,是她做头引脑,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不管皇帝会怎么裁决这事,我们都不能放过她,否则就算这次的事情解决了,以后也有的烦。”

牛画树说:“我本来打算找几个泼皮无赖,到她去四把镇卖柴的路上截杀她,但是现在她的名气大,十万大山谁都知道她会仙术,还养了一条龙,就没有泼皮无赖敢接这桩生意。”

牛画藤说:“仙道传人全是凡夫俗子,仙术只不过是各种技术,仙也只不过是掌握到某些厉害的养生术,活的足够长久,以及掌握到一些仙术的人罢了,并没有那些谈玄者说的那么神通广大,不可匹敌,要不然,以前我们岭南的能者大师,怎么会遭人追杀,躲在猎人群中藏身十五年?”

岭南的能者大师,就是禅门在东土的第六代祖师惠能,得传佛陀衣钵,人称东土之佛,是大金仙释迦牟尼的传人。他得传衣钵以后,就被人追杀,跟着猎人一起生活了十五年才躲过大难,出世度人。

这事在当时的佛教界和岭南,震动很大。

能者大师已经圆寂好几年了,那一年刘善花才六七岁,今年刘善花已经达到婚龄了。

牛画树问:“你怎么对仙道的事情知道得那么清楚?”

牛画藤说:“前年跟同窗还有出游,偶遇能者大师的弟子,听他说起一些有关仙道的事情。据他说,世人说把仙佛当神,其实说穿了仙佛根本不是神,只是跟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只是掌握着一些平常人不会的仙术,有些人自己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有些人则是故作神秘不肯说破,好装神弄鬼,借神牟利罢了,一旦说穿,那些仙术大多都是一文不值的,只有极少数才是真正的值钱货。他还说不但仙术是这样,其他的什么巫术、妖术等等,但凡法术,全都这样。”

牛画树说:“看来我们得请会法术的人对付她。”

牛画藤说:“不尽然。当初追杀能者大师的人,也不会法术,还不是把能者大师追的走投无路吗?关键是要找到胆大的人,敢拼死。只是这样的人不好找。”

牛画树说:“那你留心一下,我也去找找看。”

牛画藤说:“行,我们分头找。”

哥俩又谈了一点其他话,才各自去找敢对付刘善花的人。

刘善花这个寨子里,有一户姓赵的人家,户主赵艮是一个秀才。

初唐时期,秀才科是科举考试最难的一科,比进士科难多了,每一次科举考试,秀才郎都只有一两个,进士则有三十来个,秀才郎的名气和才学,都是状元郎所不及的。

永徽二年,李治停废了秀才科,从此秀才一词逐渐成了读书郎的广泛称呼,名气和才学是比不上初唐的秀才郎了。就算如此,也不是哪个读书郎都能称为秀才的,必须是那种才学达到可以举茂才的读书郎,才能称为秀才。

在刘善花家这个寨子里,有十八个读书郎,但是能够称得上秀才的,只有赵艮一个人。

赵艮科举不第,遭到一些人的奚落,去江南道北固楼散心。

北固楼是刘备招亲的地方。当年刘备与孙坚是同辈人,后来为了兴复汉室,联孙抗曹,刘备忍辱负重,自降辈分,与孙权的妹妹孙尚香结亲。

赵艮到北固楼散心,颇有几分自劝忍辱的意思。

从北固楼回来的路上,还没有到岭南,赵艮就收到消息,说家乡那边闹民变了。

赵艮当场就急了,急火急燎赶着回家,心里非常担心家里人的安危。消息里说,家乡人跟对抗官兵,跟官兵打了仗,双方互有死伤,也不知道自己家人有没有事。

回到家的时候,还差几天就秋分了。赵艮看到家里人都没什么事,最严重的就是种田的弟弟赵木打仗时挨了一枪棒,受了点伤,寨子里的郎中给他用过药,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赵艮才放心下来,问赵木:“为什么闹民变?”

赵木说:“没法活了。”就把情况告诉赵艮,又说:“这换了谁不造反?”

赵艮沉默。虽然兄弟分了家,但是赵木参与闹民变,是会影响自己前程的。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自己虽然举了茂才,但是终究是个白身,没权没势的,也没给兄弟造过福,自然没权指责赵木不为自己着想。

安慰了赵木几句,从赵木家里出来,赵艮心里很矛盾,来刘家找刘善花,站在门口问:“刘三姐在家吗?”

刘善花在屋里头做针线活,听到屋外有人叫自己,放下手头的活出来,看到是赵艮,问:“赵先生找我有事?”

赵艮说:“是。我才从外地回来,弟弟已经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我了……”

刘善花看赵艮欲言又止的样子,问:“就这?”

赵艮说:“说实话,我弟弟已经参与闹民变了,我的前程也算到头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只能跟着他一起干了。只是听说那么多当官的联名上书,走的是八百里加急,算算日子,反馈的消息也应该到了,所以心里有点聒焦,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专门过来问问你。”

刘善花说:“欸,我说赵先生,你是读圣贤书的,这种事还用得着问吗?当然是且把心放宽,看李官家怎么反馈呗!你把那圣贤书多读读,养足胸中一腔浩然正气,不管接下来的事态怎么变,你都能应对自如,又何必杞人忧天?”

儒术里面的浩然正气术,一旦使出来,足以让天地变色,山河换颜,只要练到家,很少有应对不了的问题。

赵艮摇摇头说:“像我这个年纪,功名这条路已经断了,家里面又上有老,下有小,要烦一家人过日子的问题,哪还有心思读书养志?”

刘善花说:“那也得等李隆基反馈的消息下来再说,到时候看李隆基到底怎么说,才好进一步应对,你现在烦也没有用。”

赵艮点点头说:“没用归没用,但是心里终究不踏实。”

屋后,刘善云转过来说:“赵先生说得对,任谁碰上这样的事情,心里都不会踏实的。”

赵艮就跟刘善云打招呼,叫一声:“刘二哥!”

刘善云说:“赵先生,你才从外地回来吧?这几天还是好好歇着,万一过几天,李隆基反馈下来的消息不好,又要打仗,官兵才不管你秀才不秀才,你可得养足精力,别到时候打不过还跑不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