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四十二章:牛福通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89  |  更新时间:2020-08-30 08:00:01 全文阅读

但是媒婆既不能承认自己的骗子,更不能白跑一趟,连提亲人的哪个都被堵在嘴里说不出来,马上反驳说:“刘三姐,你不要出口伤人,这天底下说媒的人那么多,难道全都是骗子?不要因为别的媒婆骗过人,你就骂张冠李戴骂我是骗子,你这样做会损阴德,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的。”

诅咒人家刚刚达到婚龄的小姑娘一辈子嫁不出去,这媒婆也真够毒的。

有个来找刘三姐学歌来晚了点的土民认得媒婆,看到她跟刘三姐起这样的争执,过来打断她:“欸欸欸!我说方媒婆呐,你还没有骗过人?柳堡镇上钱土司家的女儿,不就是你做媒嫁给天河县丞家里那个拐子的?你上门去说媒,不告诉人家提亲人是个拐子,这不是坑骗人家姑娘家一辈子吗?你还敢说你不是骗子?叫我说呀,你想在这里学学唱山歌,或者口渴了讨个茶喝,乡亲们也不会说你什么,但你要给刘三姐说媒,还是免开尊口才好,别闹得大家都不痛快,那你的罪过可就大了。”

方媒婆被人揭穿,就顾左右而言他:“我说你这人呐,你们不是闹民变跟土司作对吗?怎么我坑骗了钱土司家的女儿,你就跑出来给她叫屈?哎,我问你,你是不是早就背叛了你的乡亲们,投靠了那个钱土司,准备着随时挑唆你的乡亲们内斗,好帮土司打压民变呀?”

这一下直接坐实了自己是骗子。在场的人十分不屑,这个方媒婆,人家给她脸她不要,以为这样说就可以挑唆土民内部关系了?简直了这是。

刘善花说:“你少来这一套。你以为乡亲们都跟你一样傻,看不出来财主的阴谋诡计吗?”走到这个来晚了点的土民身边指着他,骂方媒婆说:“这位大哥心肠好,出面给你解个围,你还栽赃陷害上他了,你还是人吗?连狗都知道有人给他吃块骨头就要摇尾巴,你这么反咬一口,连狗都不如,在这里狂吠个什么劲?”

骂完就撵方媒婆走:“走走走,你给我快点走,我家里不欢迎你这种人。”

来学歌或者听歌凑热闹的本寨子的土民也都说:“对对对,我们寨子不欢迎你这样的人,你快点走开,别留在这里碍眼。”

外地来的学歌人也说:“是呀,你还是快点走吧,别留在这里自讨没趣了。”

方媒婆其实也想走了,但是现在不能走啊。就这样回去,以后传出去,说自己去给人家说媒,却遭到被提亲人用话堵了嘴,连提亲人是哪个都没有说出来,这不得砸掉自家的饭碗吗?到时候没了收入,家里人也得埋怨死自己。

但是现在话说成这样,也没办法跟人家说到底是谁来提亲,得先把话给绕回去才行。就舔着脸说:“哎哟,我说刘三姐哎,你说的这叫什么话?连皇帝都说由你继续骂去,你这么大的面子,我就算敢骗别人,也不敢骗你呀,要是我骗了你,还不被你给骂死?你呀,还是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吧!”

张北的妻子走过来说:“哎!我说你这人,你今天非要替人家跟我们刘三姐提亲是不是?行,我告诉你,可以,不管你替哪一家来跟我们刘三姐提亲都可以,但是你给我听好了,我们土民有土民的规矩,结亲从一开始,就是先要摆歌台的。你今天来提亲,那就得用歌,你的山歌呢?唱啊!你唱啊!”

对歌连情,可不是壮民特有的风俗,而是岭南、剑南、云南土民共有的风俗,见面提亲就要用山歌,不会唱山歌,那就不叫提亲。

请人说媒,是那些财主老爷家的事情。他们当了土官,象征开始接受王化,要跟中原王朝的教化对接,作兴什么三媒六聘,说媒这一行才能在岭南、剑南、云南土民聚集的地区活下去,起码财主之间要联姻,得请人说媒。

外地人一听还有这样的风俗,也跟着起哄:“唱啊!你唱啊!”

方媒婆哪里会唱什么山歌?常年跟财主打交道,看不起山歌还来不及,更别提学唱山歌了。

张北的妻子这一说,倒把方媒婆闹了个大红脸。方媒婆问:“一定要、要用歌吗?”

张北的妻子反问:“你这不是废话吗?对歌连情对歌连情,连歌都没有,你这叫提亲吗?还是说你要破坏我们土民的规矩?”

这顶帽子,方媒婆可戴不动。破坏土民的规矩,那是要受重罚的,就连土司都不能例外。方媒婆只好告辞:“行,我知道了,我回去告诉牛府,叫他们另外请一个会唱山歌的媒婆来。”说完就走了。

方媒婆一走,大伙就议论开了:“刚才她说什么?牛府?”

“牛画树想要纳妾,不是一向靠抢的吗?怎么这次会请媒婆了?”

“欸!我听人家说,牛家那个牛福通,牛画藤给他说过好几门亲事,人家都嫌弃,不要他,你们说,牛家会不会是给牛福通来提亲的?”

……

经方媒婆这么一来,这传歌也传不成了,来学歌的人也就此散去。反正今天也算有收获,并没有白来一趟。

牛画树现在不是有点烦,而是很烦。

前几日多吉寺去找刘善花说和,结果被刘善花堵了嘴,连条件都没有开出去。今天叫方媒婆去提亲,结果还是被刘善花堵了嘴,连提亲人是哪一个都没办法说出口。

这想跟刘善花化干戈为玉帛,怎么就连个机会都没有了呢?

方媒婆带回来的话说,人家说了,要找刘三姐提亲,那就得摆歌台,对歌连情。

对歌连情,牛画树也是懂的,这是当地的风俗嘛。

这里面可是有讲究的。

要是双方有情有义,对歌连情就是走个过场,随便开口唱几句,那就连上了。要是有一方不愿意,另一方愿意,那么双方就得斗歌比唱,唱赢的那一方说了算。

以牛府跟刘善花的关系,摆歌台那就不可能是走过场,只能是斗歌比唱。但那刘善花是今年三月节赛出来的天下第一山歌手,牛府凭什么跟她斗歌比唱?就凭牛画藤跟牛福通是秀才?

这肯定不靠谱啊。

牛画树倒是问过方媒婆,附近有哪个说媒的人会唱山歌,可是方媒婆说,不知道。

李隆基说由刘三姐继续骂去的时间越久,从外地来找刘三姐学歌的书生就越多。不过快到冬至了,来学歌的人就少了。毕竟冬至是个很重要的节日,在某些地方,过冬至比过年还重要。

十万大山也不例外,这一天是要搞庆祝的。土民要搞庆祝,土司也要搞庆祝。

这一天,牛福通总算回到了牛府。

牛画树和牛画藤来找牛福通谈话,牛画树一开口就问:“侄儿,你可会唱歌?”

牛福通说:“当然会。读书嘛,学的就是诗词歌赋,我会,我爹也会。”

牛画树是不懂这些的,看向牛画藤。牛画藤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牛画树捋了捋胡须说:“那就好。”

牛福通问:“伯父问这个做什么?是不是要找人唱歌?”心里也是奇怪,不知道牛画树问这个做什么。

牛画树说:“是这样,伯父跟你爹商量,要给你说一房媳妇,上回找方媒婆去提亲,却被人家堵了嘴,连是谁要提亲都没能告诉人家,还带回来话说,结亲先要摆歌台,来个对歌连情。伯父想着,你要是不会唱歌,这件事情就算了,你要是会唱歌,不妨去找她对下歌。”

牛福通忙问:“是哪一个?”

十万大山会唱山歌的土民海了去了,牛福通总得弄清楚对方到底是谁才行。

牛画树问:“你听说过那个刘三姐吗?”

牛福通一愣,刘三姐怎么没听过?今年十万大山的民变,不就是刘三姐带头闹起来的吗?就说:“听说她是我们牛家土司治下的,本名叫刘善花,是今年三月节出名以后,大家才叫她刘三姐的。”

牛画树说:“对,正是她要跟你对歌连情。”

牛福通听了,忍不住都是笑,笑着说:“她要跟我对歌连情?伯父你不会搞错了吧?前几个月她还跟你打仗呢,她会跟我对歌连情?那不成笑话了吗?这到底是她傻,还是我们牛府傻呀?”

牛画藤怕牛画树发火,马上说:“哥哥,我看这事还是算了吧。”

牛画树说:“诶!我说侄儿呐,你该不会是在外面看上哪家姑娘了吧?”如果牛福通在外面有心上人了,牛画树也不会逼他的。

牛福通说:“这个倒是没有。这段时间跟同窗们在一起,尽顾着游山玩水,吟诗作对去了,心思根本就没有往那个方面去想过。”

牛福通是有上进心的,指望的可不是继任土司,而是中举当官,封侯拜相,除了跟同窗好友在一起逢场作戏,连教坊都很少去走动,更别提什么看上谁家姑娘了。

牛画树说:“那你不如去找刘三姐试试。这人与人要走到一起呀,那得讲缘分,缘分这个东西只能碰运气,没准你运气好,刘三姐一眼就相中你了呢?到时候你娶得一房媳妇,我们牛府也少掉几个敌人,那岂不是一举两得的美事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