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四十四章:腊八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110  |  更新时间:2020-08-31 08:00:01 全文阅读

刘善花本来是不想去的,但是余中已经答应了,不去也不好。

等火光他们离开,刘善花就对这十多户农人说:“乡亲们,人家请我们,是人家的心意,我们可不能白吃人家的腊八粥。”

余中说:“这有什么难的?我们都是做粗的,有的是力气,到时候每家白送他们一担柴禾过去就是了。”

大伙都说:“对!我们也不白吃人家的。”

作为多吉寺的檀越,牛画树自然也是收到请帖的。多吉寺是个小寺,年年只请信众去喝腊八粥,听说那大相国寺可是放开了,管他什么人都可以去喝腊八粥的。

其实大多数人家,都不缺那一餐粥,不管信佛不信佛,去喝腊八粥就是图个好彩头,吉利。

当然除了那种已经混到没饭吃的人,谁去喝腊八粥都不会去白吃的,多少都会布施供养一下。

今年这么烦,牛画树本来是不想去,叫牛画藤或者牛福通去给多吉寺送点钱就好的,但是火光来说:“上一次敝寺有负牛土司重托,说和不成,所以这一次腊八节,敝寺把刘三姐也请来了,到时候牛土司或许可以当面跟她谈一下。”牛画树才决定亲自去。

除了牛画树,还有好多家土司也是这样,听说多吉寺有心促成土司跟刘三姐再谈一次,本来不想去的,现在也都要去了。

还有附近城里城外的一些正封官,以及中举以后还没有当上官的举人,他们有些是多吉寺的檀越,有些不是多吉寺的檀越,听说多吉寺有心促成谈和,化解一下土人内部矛盾,他们也都要来旁听一下双方到底怎么谈。

总的来说,这些正封官跟举人都是希望土人不要闹内部矛盾的。毕竟这么一闹,物价一涨,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日常开支也大。

腊八节那天一大早,多吉寺早早看门迎客,卯时就不断有轿子到,不管是官员,还是举人,又或是土司,下轿跟和尚打过招呼,就问:“刘三姐还没有到吗?”仿佛今天来多吉寺不是为喝腊八粥来的,而是专门为了会刘三姐来的。

和尚们也知道这些人的心思,先把这些人请到斋堂去奉茶,等辰时一都,就开始施粥。

快到辰时的时候,刘善花等一行十几人挑着十几担柴禾来到多吉寺,还是火光出来迎客,毕竟大家都是老熟人了。火光看到农人挑着柴禾来,指着问:“乡亲们,你们真发狠,这是赶时间喝完粥还要去四把镇上卖柴禾吧?”

刘善花说:“不不不,火光大师你别误会。我们听说你们寺里每年腊八节,施腊八粥,都要烧好多柴的,那烧的也是别人家的血汗钱,我们都是靠流血汗过日子的,也不能白吃人家的血汗钱,所以这些柴禾是我们专门送给寺里熬粥用的,只是为了省跑一趟路,所以现在才送来,晚是晚了点,还请寺里别嫌弃。”

火光心说,这叫什么话?说的好像多吉寺跟那些财主一样压榨农人似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多吉寺只不过没有直接压榨农人,实际上财主檀越布施供养多吉寺的钱财,基本上都是从土民那里盘剥来的不义之财。这种钱财在佛经里面称作不净财,按照戒律是不应该接受的,多吉寺收了财主这样的不净施,要说是花了别人家的血汗钱也不为过。

但是火光得维护三宝的形象,皮笑肉不笑地说:“刘三姐,你说笑了,我们多吉寺既不经营生意,又不靠收租税过日子,日用全靠檀越们自愿布施供养,又不强逼别人给我们钱,更何况我们也不白消信施,也常年诵经礼佛,祈保天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怎么能说我们用的也是别人家的血汗钱呢?”

说完又招呼经常去挑柴禾的几个和尚说:“师弟们,来来来,把这些柴禾挑进去,别耽搁了乡亲们喝粥。”火净等人就过来,接下农人的十几担柴禾。

火光又说:“刘三姐,我佛门广大,普度众生,不问贫富,不问施主布施供养多寡,皆为施主做福田,普愿施主得广大福、无尽福。”

刘善花笑着说:“佛门有这样的愿力,倒也蛮好,只可惜寺里多为不净财玷污,恐怕是有心也无力。”

有些人是真心向佛,布施供养的是净财,有些人则是佞佛,布施供养的是不净财,这种现象基本上每座佛寺都会遇到。

火光听到“不净财”三个字,就知道刘三姐肯定也懂佛。

其实这一点都不奇怪,仙家苗裔就没有不懂佛的,释迦牟尼尚且把浮屠道称作古仙人道,自号大金仙,仙术与佛法本来就是相通的。

火光也不好再说什么,自己一个凡僧,修行也不甚得力,哪里好跟人家仙家苗裔论佛?继续论下去,弄不好就要出丑,还是到这里为止的好。能跟仙家苗裔论佛的,要诸如以前的玄奘三藏、三车法师、能者大师等那些被人誉为东土之佛的高僧大德才行。

火光就招呼农人说:“来来来,乡亲们,辰时马上就到,我们也要开桌了,乡亲们跟我来,斋堂请。”把刘善花等人带到斋堂去。

斋堂里的人听说刘三姐到了,全都看过来,今年多吉寺过的这个腊八节,注定了她才是主角。

刘善花没有看这些人,只是跟着火光来到斋堂比较中间的地方。这里有几张空桌,就是专门为刘善花等人准备的。

要是以往,这个位置可是为那些有钱人准备的,穷人来这里,只能坐那种靠墙旮旯的地方,但是今天不一样,多吉寺要促成土民跟土司谈和,可不能叫土民坐墙旮旯那样的地方。

斋堂很大,人很多,除了正封官、举人、土司,还有一些秀才、匠人、小生意人、戏子……

火光招呼刘善花等人落座,然后多吉寺的当家和尚出来说了几句话,就宣布上粥,然后留下火光等人在这里招待客人。

厨房在斋堂隔壁,一墙之隔,但是要绕个门才能过来,上粥也要点时间,火光就说:“众位居士,今日来敝寺过腊八节,沐浴佛光,定能得到佛祖保佑,远离忧愁烦恼。”

看到门那边,负责施粥的沙弥还没有过来,火光又说:“小僧法号火光,曾有居士问小僧,为什么叫火光,小僧告诉他,燧人取火暖人间,焰焰光明破夜暗,这就是火光。这世上只要有寒冷,有暗夜,就一定会有火光。”

说到这里,火光看了一下全场,又继续说下去:“就拿我们十万大山来说,自古以来,虽然比不上江南富庶,但是日子总是过得不差的。然而今年大暑以来,物价飞涨,这日子却是越来越难过了,着实叫人心里发寒,眼见一片黑暗。小僧有心取暖破暗,却无能为力,真是愧对了火光二字,更是愧对我们十万大山的众位信施,还盼众位信施见谅。”

说罢,还双手合十,给斋堂里的众人行了个佛礼。

这时负责施粥的沙弥们已经上来给众人摆碗筷,还抬来了粥桶,挨桌挨碗给众人舀腊八粥。

每一桌的人,都在小声议论着火光到底什么意思。

火光又说:“想当年,我佛释迦牟尼成道,为众生开辟解脱道,今日小僧与众位居士在此,缅怀我佛慈悲,共沐慈光,祈愿佛祖庇佑我们十万大山的人,每一家每一户都能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这时沙弥们已经给斋堂里每一个人都盛了一大碗腊八粥,火光说:“来,众位居士,让我们一起喝腊八粥,为我们十万大山祈福。”

众人全都端起碗,开始喝腊八粥。

刘善花尝了一口,这热乎乎的腊八粥,味道还挺不错的。

牛画树那一桌,与刘善花这一桌隔着好几桌。牛画树喝了一口腊八粥,就放下碗,站起身来说:“牛某今天很荣幸,受邀来缅怀佛祖。想我们十万大山,历来是土司自治土人内部事务,方才火光大师所言,似有责备我们土司之意,牛某愚钝,还请火光大师继续开示。”

其他几家土司也纷纷站起来开口:“火光大师,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火光大师,你既有慈悲,何不说说你的看法?若有可行之处,想必在坐的众位信施也会鼎力相助的。”

“是呀是呀,火光大师。”

……

火光是个老滑头,怎么可能说自己有什么办法?笑着说:“几位土司,小僧是个出家人,对这治世的学问,却是一窍不通,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的。只是既然你们问起,那小僧就不得不说几句。”

土司都说:“大师请讲。”

火光说:“几位土司,今天来缅怀佛祖的,有我们的父母官,有饱学的读书郎,有给我们添砖加瓦的匠人师傅,有种五谷杂粮养活我们的农人师傅,有给我们提供方便的店家师傅等等,这士农工商全都已经到齐,就连天下第一山歌手刘三姐也来了,几位土司与其问计于小僧这个方外之人,不如与今日在坐的众人都商谈一下,或许能够受到一点启发也说不定。”

上次去说和,遭到刘三姐的拒绝,这次就不能说叫土司找刘三姐谈,只能笼统地说叫土司找众人谈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