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四十五章:没得谈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20-09-01 08:48:01 全文阅读

土司互相看看,互相点点头,都说:“火光大师言之有理啊!”说完,土司就开始离桌走动,先去找那些正封官问:“大人们可有指教?”毕竟还是要讲个尊卑有序的。

那些正封官一个个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说:“没有,没有。”反正以前劝过土司,没人听,现在索性不说话了。更何况自己本身就没权介入土人内部事务,今天只是来旁听的。

土司又去问那些读书郎:“请各位先生指教。”

柳堡镇来的聂秀才说:“你们就别在这里装模作样了,谁不知道你们今天来,就是要找刘三姐谈一下。现在刘三姐就在这里,你们不去找正主,来找我们这些穷书生做什么?”

这话说得土司忒尴尬,偏偏在这个场合,还不能发作。

刘善花不认得聂秀才,但看他那模样,倒像是个秀才,马上就开口了:“哎,我说这位先生,我早就跟火光大师说过,我跟土司反正也是谈不和,也没有什么好谈的,省得浪费大家的时间。你呀,就别撺掇他们来找我了。”

聂秀才无语至极,心说这个多吉寺到底搞什么鬼名堂?人家都说了没得谈,他们还硬要撮合人家谈,这能谈得成吗?聂秀才连忙道歉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跟火光大师已经说过了。”看向火光的眼神都带有几分责备的意思。

火光连忙过来打圆场说:“对对对,上次牛土司请我去找刘三姐说和,刘三姐就说:‘我跟他反正也是谈不和,也没有什么好谈的,省得浪费大家的时间。’”说到这里还改了个取笑的语气说:“看来我们这位牛土司呀,他可是把人家刘三姐给得罪惨喽!”

牛画树边上,钱土司推了牛画树一把,说:“牛员外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这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人家刘三姐是天下第一山歌手,你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敬贤爱才,得罪了人家还不去道歉?”

边上另外几家土司都说:“就是啊,牛员外,你不要这样的贤才,我们可要,你干脆把她让给我们好了。”土民虽然不用上户入籍,但是要迁徙,也是没有什么自由的,不是说迁就迁的。

说完,也不等牛画树回应,就对刘善花喊开了:“刘三姐,你搬到我们柳堡镇来吧,只要钱某吩咐一声,绝不会亏待于你的。”

“刘三姐,你还是来我们正龙门吧,万某保证,只要你肯来我们正龙门,直接就是人上人。”

“刘三姐,你还是到我们归义岭来吧,只要你来,秦某一定与你共治归义岭。”

……

各家土司,在京城都是有眼线的,日前已经知道李隆基为什么会在得知刘三姐骂皇帝以后,下诏书说她骂得甚好,理应由她继续骂去。这样的刘三姐,自然还是拉拢为好。跟她为敌,那风险也太大了一点。

更何况,李唐这一朝,女性的地位本来就高,甚至是可以当皇帝的,要不然也不会接二连三有公主谋反,觊觎大位,更不会出女皇帝武则天,来个武周代唐。就算让刘三姐当土司,或者跟土司一起共治土人内部事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群土司,开出来的条件是一个比一个高。但若真能拉拢到刘三姐,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刘善花身边,十几个农人全都紧张地看着刘善花。余中心里无比后悔,早知道今天会这样,前几天就不应该代表刘善花也答应来。

在场的其他人,同样盯着刘善花,看她会怎么选择。

刘善花拍手说:“不错嘛,看来你们也挺舍得的。”

几个财主感觉有戏,看来姑娘家爱慕虚荣是天性,可以把刘三姐拉拢过来。

谁知刘善花马上话锋一转说:“不过呢,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这一下,就连牛画树都感觉有戏了,马上问:“那你想要什么?”

另外几个财主也跟着问:“对,那你说下你要什么?”

刘善花不屑地说:“别问,问了也没有用。我要的东西,就算把十万大山全部财主的所有家当全都加起来,也买不到的,你们就别白日做梦了。”

正龙门的万土司不信,说:“那你倒是说说,到底要什么呀?我就不信世上会有这么金贵的东西。”

刘善花手指西天,唱起歌来:“西天有颗长庚星。”

又比一个陨石落地的手势唱:“髓落人间太白精。”

然后伸手比了一个数字三,唱:“你若给我来三担。”

最后比一个就跟你的手势唱:“就跟你去正龙门。”

几个财主面面相觑,问:“太白精是什么东西?”

城里来的卫举人说:“别问,你们还真买不起。”

几个财主说:“你具体说下。”

卫举人说:“那是太白星的髓,被天外陨石撞掉下来,只要有指甲盖那么一丁点大,就可以价值连城,更要命的是只能碰运气才能得到,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她还要三担,我敢担保,这天底下没有人能够满足她这要求。”

“啊?”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那这算什么条件?这分明就是没得谈嘛。

农人这才放下心来。要是刘善花被财主拉拢过去,对土民抗交租税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打击。

财主又说:“卫举人,你给我们说个和吧。”

卫举人连连摆手拒绝说:“人家先前不是说了跟你们没得谈吗?叫我说和有什么用?”

财主们又都挤兑牛画树,对卫举人说:“刚才火光大师也说了,她是跟牛员外没得谈,又不是跟我们没得谈。”这个时候就得把牛画树甩开,才好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跟刘三姐谈一下。

卫举人说:“那好吧。”就叫刘善花:“刘三姐,我给你们说个和怎么样?”

刘善花说:“不怎么样。”

卫举人问:“当真没得谈?”

刘善花说:“当真没得谈。”

卫举人问:“可以说下为什么没得谈吗?”

刘善花说:“行啊。你想想,他们又不找我收租税,我跟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矛盾,你说的什么和?这不是笑话吗?”

卫举人这才反应过来,抱歉地说:“你说的也是。倒是我疏忽了这一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在场的其他人也点头说:“是啊。刘三姐跟他们又没有矛盾,用不着说和的嘛。”

这一下几个财主尴尬了,今天来就是为了个刘三姐谈一下,结果弄出来这样一出,这没法谈下去了啊。

全场的焦点,马上就转移到了牛画树身上。他才跟刘三姐有矛盾,刘三姐抗交租税,针对的只是他。至于别的财主,被别人抗交了租税,又不是刘三姐叫那些土民抗交租税的,只是那些土民自己跟风学习刘三姐抗交租税而已。

牛画树干笑着说:“刘三姐,人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牛某承认,以前是有得罪过你,在这里,牛某当着乡亲们还有父母官的面,给你赔个礼,道个歉,你也别这样揪着不放了。”

这一次倒是把礼数做得足,甚至还故意把“乡亲们”放在“父母官”前面,以显示诚意。

火光又凑过来劝说:“刘三姐,本来你跟牛土司的矛盾,小僧不应该介入,更不愿意介入,但是牛土司现在在敝寺向你赔礼道歉了,小僧还是忍不住劝你一下,得饶人处且饶人。”

牛画树感激地看了火光一眼。

那些正封官也开口了,劝刘善花说:“是啊,刘三姐,火光大师说得对,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就别再端着架子了。”

“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下呢?”

“牛土司已经赔礼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

刘善花心里觉得十分好笑,反问:“谁规定他赔礼道歉了,我就得接受?我问你们,要不是他仗着有钱,贿赂宜州府前任知府,会酿成十万大山多处官兵跟土民械斗,双方都死伤几千人?是不是他赔礼道歉了,那些冤死的官兵和土民就能活过来了?”

正封官一个个哑口无言。尤其是和知县,他可是知道实情的,当时实际上就是牛画树威胁宜州府前任知府受贿出兵的。和知县现在已经不是知县了,那一千两黄金被追缴进国库,自己被罚了三年俸禄,还被平调来宜州府当通判,本来七品知县调来当通判,应该是升个从六品的,但是由于李隆基要罚他,所以不许他从六品,依旧只是个七品,这比起当知县来,权也小了,油水也少了,更要命的是名气也败了,被人笑话无能。

这里人叫通判都是直呼判官。刘善花旧事重提,和判官苦笑起来说:“刘三姐,此一时,彼一时也!皇帝已经给那些械斗而死的人伸冤了。”

牛画树马上说:“对对对,当今皇帝英明,已经认定罪责全是宜州府前任知府的,把他正法了。乡亲们不能怪罪牛某啊。”他只想着撇清关系,却没想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刘善花问:“怎么,你现在承认李隆基英明了?”

牛画树说:“事实上他就是英明嘛。”

牛画树不敢说李隆基不英明,要不然就是一个欺君犯上的罪名,那可担不起,必须承认李隆基英明。

刘善花又问:“那你听他的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