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四十六章:对峙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51  |  更新时间:2020-09-02 08:00:01 全文阅读

牛画树不敢说不听啊,都承认皇帝英明了,还不听皇帝的,那不就是实打实的造反吗?

牛画树赶紧说:“当然听啊。他都说了不强逼我们土司执行减租政策,你们就别总想着减租了。”

刘善花马上接嘴说:“我们早就不想减租了,我们现在只是不交租税。反正李隆基他也说了,不强逼我们土民交租税,你们就别总想着找我们收租税了。”

刘善花生性聪明,早就看穿了李隆基的心思。李隆基也不是什么好人,只是借此挑起土人内斗,以求削弱土司的自治权。

甚至所谓的减租政策,也不是李隆基有多么仁政爱民,无非是李隆基唯恐步了前朝北齐、北周的后尘,沦为亡 国 之 君,留下千古骂名,才弄出来的无奈之举,根本谈不上什么黄恩浩荡。

只有那些拍马屁的人,才会愚民,鼓吹这是李隆基仁政爱民,要求平民百姓对李隆基感恩戴德。

刘善花这一说,跟来的十几个农人也都说:“对!李隆基这一碗水端得平。”

牛画树知道,这天又快要聊死了,马上说:“他还说,由土司跟土民自行解决呢。”目前只能打着李隆基的旗号,逼着刘三姐和谈。

刘善花知道牛画树想干什么,就是不肯如他意,又唱山歌骂皇帝:“骂皇帝,脱担子,虎头蛇尾没样子,该管的事他不管,如何能把天下治?”

李隆基那诏书,摆明了就是推卸责任,还把难题推回来,推给刘三姐,要刘三姐负责解决,却不考虑刘三姐一介平民百姓,手里没权,也没有职责和义务解决这个问题。典型的昏君嘛!

刘善花只是为自己也为土民争一条活路,才会挑头闹民变。

当然,现在没有人指责刘三姐骂皇帝了,毕竟李隆基自己都说理应由她继续骂去了,谁还敢来管这事?

在场的人除了土司,其他人倒也有同感。要是李隆基硬一把,财主不敢这么嚣张,十万大山也不会到现在一直物价居高不下,日子也不会这么难过。

牛画树又发懵了,想找刘善花正正经经谈个事,她又骂皇帝,扯到皇帝推卸责任头上去了。

牛画树十分苦恼地说:“刘三姐,反正你骂归你骂,他就是不管,你又能怎么样?要我说,你还是别指望他会管,跟我安安心心坐下来,谈出一个好办法来是正经。”

刘善花继续用歌回应:“说你笨,你就笨几分,不交租税多高兴?为何非要跟你谈,徒自招惹不开心?”

这人活一世,短短几十年,当然开心最重要。试问那个农人可以不交租税了,还会愿意去跟财主谈一下怎么交租税的?那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又或是被门给夹了?但凡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都不会作出这样子的蠢事来。

刘善花这一唱,现场除了那几个财主及其家人,其他人全都笑了。

牛画树当场语塞,被人当众骂笨,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一旁的牛画藤看到场面尴尬,马上过来叫牛画树说:“哥哥,你忘了,你答应过我的,永不收他们刘、阮两家的租税,你怎么又跟她谈起收租税的事情来了?”

牛画树忙说:“对对对,你看我这脑子,真是健忘。”

牛画藤又对刘善花说:“刘三姐,我哥哥刚才忘了这事,还请你不要介意啊。”

在场的人都不笨,当然知道牛画藤的意思。别的财主也纷纷帮腔:“这样说来,刘三姐跟牛员外根本就没有矛盾嘛!”

“就是,就是。”

“刘三姐做得也太过分了一点。”

……

刘善花又唱歌了:“金口玉牙赛神仙,说到做到理当然,大暑早就说过他,收不上去租税钱。”

金口玉牙,那是跟古圣先贤一样的特征,释迦牟尼就是金口玉牙,此外还有一些具有类似特征的古圣仙,譬如黄帝四面,舜有双瞳,文王四乳,老子鸟喙等等。

但凡长有这些特征的人,哪一个都是能够说到做到的。刘善花当然也要说到做到,否则名气就败了。

牛画藤又说:“刘三姐,我看佛经里面说,佛祖也是金口玉牙,但也不能全都说到做到,曾经有一回,佛祖授记某人七年后当转轮王,某人得到授记,一高兴吃多了,把自己给撑死了,终究没有等到七年后当转轮王。你的金口玉牙,难道还能比佛祖的厉害吗?”

佛经里的这个故事,刘善花是知道的。释迦牟尼不惜以说到做不到的实例,来契入大数五十,天衍四九的若缺大道,用来破除世人对佛的迷信,告诫世人不要因为是佛说的就去迷信,而要自己有分辨能力。这种自污成道的方式,在佛法密术里面,称作不净金刚。

牛画藤显然是读死书、死读书的秀才,连释迦牟尼的自污成道都不懂,还用这个典故来破刘善花的金口玉牙,这怎么可能成功?

就连火光在一旁听到牛画藤这样说,都是暗暗摇头的。古德说:“依文解字,三世佛冤。”绝非虚言啊。

但在不懂佛理的人听来,牛画藤这话很有道理,毕竟典故记载的事迹如此。

刘善花继续唱歌:“你莫拿话把我堵,苍天有缺女娲补,佛祖不敢言通达,我今正好将他补。”

原来佛经里还有一个典故,释迦牟尼对人说:“我所说法,内外已讫,终不自言,完全通达。”这是谦虚,也是实事求是,释迦牟尼以此来契合人道,彰显人无完人。

那个不净金刚术,恰是此道的法术。

女娲造人,造就了这个人道;女娲补天,完善并升华了这个人道。女娲留下的传承也跟菩提祖师一样多而杂,其中有一个极小的分支,里面就包含着佛法,称作阿无罗汉。

这天下各种传承,其数无边,根本算不过来到底有多少,但是每一家的传承都不是完美的,都需要取长补短。释迦牟尼办不到的事情,未必别人就办不到。

东土出过百家宗师姜太公,西天也出过百家宗师南无龙种上尊王佛,然而纵然是百家宗师,也依旧不敢说自己全知。反倒是贝美炯涅的传人,一个个眼高于顶,到处吹嘘自己全知。

而贝美炯涅的传承,刘善花也是知道一点的,才敢放言给佛祖做补充。

这倒把在场的人给镇住了,这个刘善花(刘三姐),真是好大的口气,这是数落佛祖的本事不行吗?

牛画藤直接让刘善花的霸气给吓到了,这种话不是没人敢说,而是一般人就算要说,也不敢在佛寺里说。在佛寺里说这种话,还不把佛门给得罪得干干净净?

试问哪个佛门弟子肯接受别人说佛祖本事不行?在佛门弟子眼里,佛祖那就是天上天下惟我独尊,古往今来所向无敌的存在,谁要敢在佛寺里说佛祖的本事不行,那肯定是要惹祸上身的。

果不其然,火光当场就怒了,斥责说:“刘三姐,你太放肆了,你一个凡夫俗子,竟敢编排佛祖?”

其他的和尚、沙弥,还有在场的优婆塞、优婆夷也一个个怒目圆睁,瞪着刘善花。

别的土民看到了,有点担心。那些当官的却有点幸灾乐祸。

刘善花依旧用山歌来回应:“笑死人哎,世上哪里有完人?哪人背后无人说?谁人人前不说人?”

但凡是个人,那就不可避免会遭到别人的评价,说好说坏的都有。谁还能堵着别人的嘴,不许别人说自己吗?

周厉王就尝试过去堵别人的嘴,不许别人说自己,结果就悲剧了,不但失国,差点连小命都送掉。

释迦牟尼屡屡告诫佛门弟子,别人要说佛祖好,你们也别高兴,要说佛祖坏,你们也别不高兴,就当没有人说佛祖好,也没有人说佛祖坏,这样就不会被情绪所左右,以免一时冲动做出什么祸事来。

在场的火光等佛门僧俗两序弟子,显然是早就把佛祖的教导全都抛到脑后去了。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这类人不懂理趣般若,不会如理作意,只会强调什么宗教感情,却不知道实际上是他们自己违背了释迦牟尼的教诲。

跟着刘善花一起来的农人,以及那些不是佛门弟子的匠人、小生意人等土民,一个个全都站起身,走到刘善花身旁,一起跟火光等人对峙起来。卫举人赶紧出来劝架:“众位众位,我们今天是来过腊八节的,不是来斗殴的,千万不能坏了彩头啊。”

他这一说,那些不是佛门弟子的正封官、举人也都出来劝架了:“众位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这里的佛门净地,大家都消消气,消消火。”

“大家都别动气,别动气,动气伤肝,对身体不好。”

……

火光说:“诸位大人,小僧绝不能容忍有人在我多吉寺辱佛。今天非要向刘三姐讨个说法不可。”

马上就有人来劝刘善花说:“刘三姐,你也真是的,你们土民内部闹矛盾,怎么跟人家佛寺又对上了?快点去道个歉,免得节外生枝,对大家都不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