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四十七章:火净的诚意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20-09-03 08:00:01 全文阅读

李唐崇佛,从贞观年间开始,李世民以銮驾迎接人称观音娘娘的尼姑沈婺华进京,可谓轰动一时。

武则天掌权以来至今,佛门一直是李唐的一股大势力,李隆基也不敢小看了佛门。

多吉寺也是受过皇封的,一旦在这里闹出事来,在场的这些有功名的人,基本上前途就全都到头了。

但是刘善花才不管那么多,说:“今天这事,是多吉寺自己招惹的,别说释迦牟尼早已登仙,就算他还在凡世,谅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当火光帮着牛画树去劝刘善花的时候,多吉寺就已经不是中立的一方,而是站在了财主那一方,站到了刘善花的敌对面。多吉寺既然选择了站队,那就要承受因此带来的后果。

释迦牟尼自从在尼连河畔菩提树下最初成道的时候起,直到最后双林示寂,最终完成八相成道的时候,期间一直都是讲道理的,绝不会把讲道理的人怎么样。

和判官又过来劝:“刘三姐,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们现在人太少,弄不过他们那么多人的。”

刘善花他们只里了十几个人,别处来的土民也是多吉寺故意从各村寨叫来几个旁听的,总的来说也才几十人,但是多吉寺的和尚就有好几十,还有那些财主的家丁也来了不少,足有好几百。

在和判官看来,刘三姐会仙术不假,但是上次以后,他也专门了解过,所谓仙术,也是需要很多条件才能释放出来的,还以幻术居多,不是幻术的仙术并不多,对财主他们肯定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多吉寺离江又不近,刘三姐要叫那条龙出来也不可能。

所以和判官认定,刘三姐这点人,肯定不是财主他们的对手,就跑过来劝架了。

刘善花问:“和大人是不是还想再试试我的仙术?”

和判官连连摆手说:“不不不,本官不是那个意思。”又不做声了。

那边又有人去劝火光说:“火光大师,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你自己招惹出来的,你呀,还是忍了这口气吧。”

火光却说:“小僧有错,她问罪小僧就是了,但她却对佛祖不敬,小僧岂能忍气吞声,任由她编排佛祖?”也不敢说自己没错,还是直接承认自己有错的。

别看火光这话说得硬气,实际上却毫无道理。僧人一向自诩代理释迦牟尼宣布教化,要别人视僧如佛,那么岂能说僧人平常的时候就是释迦牟尼的代理人,犯错的时候就不是释迦牟尼的代理人呢?这分明就是一种十分无耻的论调。

这一碗水要是端平,则要么僧人就让别人视自己是一介凡人,别叫别人把僧人当佛来尊重,要么一旦僧人犯了错,那就得让别人怪罪到佛祖的头上去。否则,僧人自己这一碗水都端不平,却代理释迦牟尼去教化别人,岂不是误人子弟,毁人三观?

火光这说法,聂秀才听了直摇头说:“这天底下,哪有这样子的道理?你们僧人常说佛法僧一体,如今怎么可以区别对待?难怪大儒会辟佛,那完全是你们僧人咎由自取的。”

贞观年间,傅奕辟佛,就曾多次指出佛门的这种乱象。聂秀才读书读到这一段,原先还以为那只是长安城里的和尚会那样,不能说别处的和尚也会那样,今日一见,才知道并非如此。

况且聂秀才不是檀越,今天只是被叫来旁听,做一个见证人的,也不需要维护什么三宝的形象,直接就跟火光对上了。释迦牟尼的佛经哪怕再怎么好,人们面对火光这样的和尚那也伤不起啊。这东土的佛教就是病态的,而且还病得不轻,不知道有救没救。

马上就有人帮腔说:“对对对,聂先生说的是,这些和尚一向叫别人要把他们当做佛祖来看待,那么既然犯了错,怎么就不允许别人把他们犯错当做佛祖犯了错来对待?真是岂有此理!”

这说的人一多,火光马上就顶不住了。自己说的那些话,也就是给那些优婆塞、优婆夷洗脑的时候才有效,放在这些不信佛的人身上,那就得讲社会上普遍通行的道理,而自己说的那些话,与社会上普遍通行的道理的的确确是相抵触的,放到社会上去,根本就是站不住脚的。

就连跟火光一起的比丘、沙弥、优婆塞、优婆夷,也全都顶不住了。这种道理没人说也就罢了,一旦捅破这一层,很多人的内心也是信仰崩溃,难以接受的。

卫举人还过来补一刀说:“你们这些僧人,佛祖在经中千叮咛,万嘱咐,叫你们要和光同尘,恒顺众生,你们倒好,直接来了个倒悬,不思众生疾苦,只管蛮不讲理,还硬要把罪过推给别人,前朝灭佛恐怕也少不了这个原因,如若不改,恐怕将来还会灭佛。”

火光等僧人不敢说话。

前朝灭佛,固然原因是很多的,很复杂的,但是按照传承下来的典籍看,前朝的和尚,也的确跟自己现在这些和尚一样。

唯一敢说话的和尚是火净,他走到刘善花身前,双手合十行了个佛礼说:“刘三姐,我刚才听了一下大家的说法,看来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多吉寺错了,我给你赔个礼哈!”

这段时间,刘善花已经知道火净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了,问他:“就这么一句话赔个礼就算了?”

在场的人看到火净跟刘善花搭上了话,又都安静下来,看他们能沟通成什么样。

火净憨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光头壳说:“你知道,我这里有点不好使,但我是真心给你赔礼的。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但是不管你能不能接受,我都应该这么做。”

刘善花又问:“你就这么上下嘴皮子一碰,也太简单了一点,你的诚意呢?”

“这个……这个……”火净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迟疑了好一会才问:“我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诚意,你看这样好不好,我在多吉寺里,专门给你盖一座三姐歌殿可好?”

给活人盖庙,叫做生祠,李世民就做过这种事情。

贞观年间,李世民自称魂游地府,差点回不来,是开封相良夫妇在阴曹地府有寄库的存银,自己借了一箱银子买路,才能还阳,于是派尉迟恭送了一箱真金白银去开封,找相良夫妇,说是皇帝还钱。

相良夫妇是穷人,却好行善积德,倘若真有阴曹地府,或有寄库的银子也说不定。但是阴曹地府这种事情,对世人来说都是虚无缥缈的,无非是求个安心罢了,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谁都不敢打包票。相良夫妇听说是皇帝在阴曹地府借了自己的寄库银子,直言:“那世里的事情,这世里怎么说得清楚,断不敢承认有这回事。”

尉迟恭没办法,就上报李世民问怎么办,李世民也没办法,说相良夫妇真是实诚人,叫尉迟恭在开封,给相良夫妇盖了一座生祠。后来经过沿革发展,成了著名的大相国寺。

只不过李世民给相良夫妇盖生祠,是为了“报恩”,而火净提出在多吉寺里盖一座三姐歌殿,是代表多吉寺向刘三姐谢罪。

刘善花没有答应,而是问:“你出家念经,不事生产,拿什么给我盖三姐歌殿?”

火净说:“我专门为这事去化缘,相信总会有信施支持的。”

刘善花摇头说:“这么说来,我不能答应。”

火净忙问:“为什么?”

刘善花说:“前几个月,你我第一次见面,你就跟我说过,你们化缘,就是白要人家的东西。人家的东西那是人家的血汗,你去白要人家的东西来给我盖三姐歌殿,岂不是说我在喝人家的血汗吗? 你这是把我当做什么人了?”

火净一拍自家脑袋说:“是噢,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那这样,我也不化缘了,给你盖这座三姐歌殿,所要的一砖一瓦,一木一石,大工小工,我都不管要花多少钱,就凭这一双手去赚来,这样总可以了吧?”

刘善花还是没有答应,继续说:“你果真能做到,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个担心很有必要,防人之心不可无嘛。

火净说:“你就放心好了,今天在场的人这么多,肯定会有人说出去的,到时候人家都知道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就算想用盖三姐歌殿的名义找人家化缘,人家也知道我是骗子,不会给我钱了,更不会怪到你头上去的。”

刘善花还想看下火净的诚意到底真不真,再问:“那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找那些优婆塞、优婆夷,名义上是做工赚钱,实际上要他们开给你高出市面上的工钱,却让你闲着呢?”

火净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卫举人过来给他解围说:“这样吧,刘三姐,反正我不是优婆塞,家里也没有优婆夷,名下也有几样产业需要打理,就跟市面上请掌柜一样,就请他给我当几年掌柜吧,反正请谁都是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