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四十八章:火净还俗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70  |  更新时间:2020-09-04 08:00:01 全文阅读

刘善花这才答应下来:“那可以。”

卫举人是个公平正直的人,景隆年间中举,由于不肯投靠吴武三思一党,就没有当成官。回乡以后就添置了几样产业,有砖瓦窑,有布庄,有染料坊……最近还拿到一张批文,代理官家经营一座铁矿。

这种为人正直,又对社会有贡献的读书郎,刘善花是尊敬的,也会给他们面子。

本来到这里为止,刘善花跟多吉寺的恩怨就算化解掉了,但是偏偏有人不肯。

先前有个沙弥看到土民与火光他们对峙,就溜出去报告当家和尚,当家和尚过来,还没有进斋堂就听到里面好多人在针对多吉寺,停在外面听了一会,听到卫举人给火净解围以后,刘善花答应说可以,当家和尚还没有进斋堂就喊起来:“不可以!”

斋堂里的人全都向门外看去,看到当家和尚带着两个沙弥走进来,火光、火净等佛门弟子全都过来行礼说:“拜见师父(大师)。”

当家和尚示意众人免礼,随后开口说:“火净,我们多吉寺是佛门道场,你怎么能在寺里给外道盖生祠?况且你是佛门比丘,又怎么能去给世俗人家打工?那是俗家弟子做的事,不是僧家弟子可以做的。”

火净当场就急了:“师父,这、这、这……”一连说了七八个“这”,才急出来几句:“你和师叔一向教导弟子要言而有信,不可诳语骗人,弟子这话已经说出去了啊!”

当家和尚说:“你先别急,戒律中也有开缘,只要不是刻意骗人就好,我听人家说起过,刘三姐也不是那种不讲情理的人,就算你说到做不到,只要的确情有可原,她也不会怪你的。”又问刘善花:“刘三姐,老僧没有说错吧?”

刘善花还没有回答,身旁那个从归义岭来的王虎就说:“那也得看你到底站不站理。”

刘善花回给王虎一个微笑,点头表示认可。

当家和尚说:“你们先听老僧说几句。借今天这个机会,撮合刘三姐跟牛土司再谈个和,是老僧的主意,我们多吉寺上下,也都盼着大家都能和和气气地把问题解决掉。但据老僧所知,刘三姐与牛土司两家本有私仇,又结下公仇,想要讲和,谈何容易?所以老僧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原本就不抱什么希望。现在由于火光的鲁莽,把我们多吉寺也卷入进来,火净他可做不了多吉寺的主,多吉寺还是老僧做主,要怎么处置这件事情,老僧说了算。”

在场的人点点头,等当家和尚继续说下去。

当家和尚继续说:“在场的各位,不乏饱学之士,应该都知道,我们佛门弟子是不能供奉外道的。刘三姐冒着被单打的风险,甘当出头人,也要为乡亲们争一个公道,老僧好生佩服。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们佛门弟子就应该供奉她,给她盖生祠。”

卫举人说:“那你们多吉寺总得给人家一个说法才是。我们这么多人在场,谁是谁非,谁也糊弄不了谁。”

当家和尚说:“卫举人言之有理。我们多吉寺是应该给刘三姐一个说法,但也请刘三姐体谅一下,我们这些出家人本就穷,靠的是檀越信施过日子,这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有些时候说出来的一些话,做出来的一些事情,的确有失偏颇,得罪人也是在所难免的。现在得罪了刘三姐,也只能给她赔个礼,道个歉,帮她诵经祈福,别的还真是做不了。”

卫举人嘲讽说:“难怪先前火光‘大师’会说出那样子的话来,看来这不要脸才是多吉寺的主要传承呐!”本想说佛门的,但是终究还是不愿意把打击面扩大到那么宽,只说多吉寺。

这一说,把在场除了佛门弟子的人全都说得笑起来。

那些优婆塞、优婆夷巴不得僧人给自己念经祈福,说出去倍有面子,但是不信佛的人,谁会稀罕这个?

况且刘三姐是仙家苗裔,会不知道怎么修福?她只要愿意,根本就不会缺少福德。

刘善花也笑着唱了一首歌:“厚脸皮,笑话多,讲起歪来真啰嗦,哪个要你念经文?哪个贪你祈福德?”

这一唱,众人的笑声更响了。

给人家拉偏架,出事了就想要全身而退,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更何况,受过皇封的佛寺,在崇佛的时代会穷?说出去鬼都不信。只有那种没有受过皇封的佛寺才会穷。

以刘善花的性情,自然不会要那种不义之财,但是多吉寺却以穷为理由来说事,这样的所谓赔礼道歉,哪有什么诚意可言?这样的僧人,十足就是佛祖定义的狮子虫,别指望他会诚心向佛。

念经祈福这种事情,到底靠谱不靠谱暂且不论。就算靠谱,由这种不会诚心向佛的僧人去念经祈福,那也肯定是不靠谱的。

当家和尚这职位,是师徒传承世袭下来的皇封僧纲,一向高傲,满以为刘三姐会给个面子,没想到被她给骂了,面子当场就挂不住了,抬起蟠龙拐指着刘三姐说:“你这个天杀的黄毛丫头,老僧是当今皇帝亲封的僧纲,多少达官贵人见了老僧都要客客气气的,你竟敢骂老僧,真是没大没小。”

僧纲是僧官的职位名称。受过皇封的佛寺,接任僧官是要皇帝御批的,这个过场少不了,所以说起来就是当今皇帝亲封的僧纲了。在崇佛的社会,基本上进佛寺的达官贵人都会跟僧纲搞好关系。

卫举人说:“你这和尚自己招骂,怪得了谁?她骂皇帝,皇帝还说她骂得好,由她继续骂去,她骂你一个皇封的僧纲怎么了?你的官还能大过皇帝吗?还有,我问你,你的不恶口戒呢?你的忍辱波罗蜜呢?你这修行到底都修的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呀?”

当家和尚被卫举人几句话堵了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皇帝不会给自己面子,但会给刘三姐面子,刘三姐凭什么要给自己面子呀?

火净急忙开声说:“好了好了,你们都别吵了。”一转身跪在当家和尚面前说:“师父,这三姐歌殿,弟子盖定了。”

当家和尚沉下脸问:“你连师父的话都不听了吗?”

火净说:“弟子不敢。师父说,我们多吉寺是佛门道场,不能给外道盖生祠,弟子就把三姐歌殿盖到寺外去;师父说,弟子是佛门比丘,不能去给世俗人家打工,弟子就还俗去。”回头问:“刘三姐,我可能要食言,不能把三姐歌殿盖在寺里面了,但愿你不要介意。”

刘善花说:“难得你有这份心,我当然不会介意。”

当家和尚却不乐意了,又问火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火净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弟子斗胆问师父,我佛世尊有数不尽的菩萨大士围绕,其中胆敢放言补佛的是哪一个?”

在佛经里,补佛的菩萨大士,又称作一生补处菩萨、次补佛、未来佛、当来佛,这样的菩萨大士很多,基本上都是由佛陀授记的。但是惟独有一个特例,那就是弥勒。

弥勒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菩萨大士,虽然佛陀也曾经给他授记,但是在佛陀给他授记以前,弥勒菩萨就自己先给自己授记说,将来人寿八万四千岁的时代,我在众生当中做佛,佛号弥勒。从此世人就称呼弥勒菩萨为弥勒佛。

曾经有一次,佛陀叫菩萨大士们报告一下自己的修行经验,启发一下新入门的人,轮到弥勒菩萨作报告时,弥勒菩萨直接放言补佛,还说就连佛陀也是自己的心里变出来的。佛陀也认可弥勒菩萨说得对。

在场的人,只要不是很愚钝的人,都知道火净说的是谁。哪怕不信佛的人都知道,毕竟武周以来,佛经里的很多故事都被人写成剧本,搬上戏台了。

当家和尚一愣,反问火净:“你说她是?”

火净点点头说:“弟子不知道师父作何等观,但是弟子作如是观。在弟子眼里,她便是南无满月,一切智人。”

在与弥勒成佛有关经文里,就把弥勒菩萨称作南无满月,一切智人。一切智人就是佛陀万德洪名之一,南无满月,一切智人,就是南无满月佛。满月佛这个名字也出现在地藏经中,是地藏菩萨盛赞的过去佛之一。

当家和尚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不说他一个人接受不了,在场的佛门弟子也接受不了。当家和尚斥责火净说:“荒谬!诸佛皆是大丈夫,哪有女人相的?”

火净忍不住站起身顶了回去:“你才荒谬,当初你教我念经,经文里面就有,过去无欲如来的火焰世界,那里的人民全都是女人,其中有很多女人不舍女身,就直接成佛了,那些佛不都是女人相的?你不会告诉我说,你当初教我念的那部经是假的吧?”一边说,一边脱掉身上的僧衣。

经过今天这件事,火净已经看明白了,多吉寺里就是一群名利僧,只要名利不求正果的,自己诚心向佛,可不能跟他们同流合污,还是趁早还俗的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