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四十九章:提亲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115  |  更新时间:2020-09-05 08:00:01 全文阅读

当家和尚气得要吐血,火净要还俗也不是不可以,但这理由也实在太扯淡了。当家和尚就说:“那你问下刘三姐,看她自己怎么说,是或不是。”

火净说:“她是或不是,都不重要。”

当家和尚问:“那什么重要?”

火净拿着才脱下来的袈裟打比方说:“重要的是,在谁眼里是,在谁眼里不是。就拿这袈裟来说,在佛门弟子眼里,它叫福田衣,尊它敬它可以得福,但在不信佛的人眼里,它跟别的衣裳也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用来遮蔽形躯的一块布匹罢了。同样的道理,在你眼里,刘三姐她是外道,在我眼里,刘三姐她是真佛。”

当家和尚继续呵斥:“好你个火净,你也是曾经穿过袈裟的人,今日还俗,就要跟她一起辱佛吗?”

火净把袈裟放到凳头上说:“你们那是自取其辱,怨不得别人。”说完,又对刘善花笑笑说:“刘三姐,我要谢谢你,把我从这烂泥塘里度出来。”

刘善花又笑着用歌回应:“好花开吔好花开,你今还俗真善来,他们都把佛来佞,独你真心把佛拜。”

“好花开吔好花开,你今解脱得自在,从此不被戒禁取,潇潇洒洒成佛来。”

“好花开吔好花开,和光同尘随顺来,选佛场中多风雨,有人欢喜有人哀。”

唱完歌又说:“火净大哥,你也不用给我盖什么三姐歌殿了,那玩意,我用不着,你徒自浪费钱,你呀,还是安安心心地娶一房媳妇,好好过日子好了。”

先前火净是代表多吉寺谢罪,刘善花才接受的。现在火净还俗,已经跟多吉寺没关系了,自然也就不用再盖三姐歌殿了。刘善花就算要继续找多吉寺要说法,也不需要找火净了。

火净却说:“刘三姐,你别拦我,这三姐歌殿,我是一定要盖的。你用不着,乡亲们可用得着,后人更用得着。不管你是不是南无满月,一切智人,单凭你为乡亲们做的这一切,也有资格享受乡亲们的世代供奉。”

刘善花也不再劝,说:“你高兴就好。”

火净说:“我还有一件事,想要求你。”

刘善花说:“有什么事你就直说,我这人最不喜欢人家来求我。”

火净说:“我终究是多吉寺出身,今天这事……”说到这里有些迟疑,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怕刘三姐不高兴。

刘善花知道,火净还是放不下多吉寺。

在东土,沙门还俗不容易,压力会很大,在很多佛门弟子看来,还俗就伤害了他们的宗教感情。社会上的人不知情,不知道他为什么还俗,也会给他很大的压力,各种猜测他是不是做了什么破戒的事情,才被寺里迁单的。

对火净,刘善花不会再给他压力,毕竟引导一个人破邪立正很难,刘善花就说:“行,我答应你,只要多吉寺以后别来侵犯我和乡亲们,先前的事情,就与多吉寺一笔勾销。”

火净连连称谢说:“谢谢,谢谢!”

多吉寺的人听了,才松了一口气。这要是刘三姐一直揪着不放,十万大山的土民是不会放过多吉寺的。

当家和尚说:“火净,你已经还俗,本来完全可以不管我们多吉寺跟刘三姐之间的事,但你还是帮助我们多吉寺化解了一场灾厄,我们多吉寺无以为谢。你既然发愿,要把三姐歌殿盖在多吉寺里,老僧也成人之美,答应你了。”

火净说:“那我就谢谢师父了。”叫习惯了,一下子也改不过来。

当家和尚说:“老僧惭愧,白修了这么多年,还不如你这晚辈。真是老了,不中用了。”说完又拄着拐离开斋堂,回禅房里去了。

当家和尚一走,火光就对牛画藤说:“牛教习,你们继续吧,我们多吉寺旁听一下就好。”

牛画藤当过教习,现在虽然不是教习了,但那是他迄今为止的最高成就,只能称呼他一句牛教习。

卫举人则把火净拉到一旁问他:“你还俗了,接下来打算做点什么?”

火净说:“我什么都不会,做什么都得从头学起。不过现在孤身一人,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还是要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再说。”

卫举人说:“不嫌弃的话,来帮我管理砖瓦窑吧,反正那地方有吃有住,而且还赚钱,我也不亏待你,你好好干上几年,到时候你要娶媳妇也好,要盖三姐歌殿也好,就都有钱了。”

先前给火净解围,只是不想把事闹大,现在不一样,是看中了火净的人品。能拉到火净这种人品的人去打理产业,绝对是赚的,哪怕一开始他什么都不会都不要紧,技术是可以学的,算不上金贵,只有好人品才是无价的。

火净说:“行,我等下跟你一起走。”

卫举人说:“好。”

火净就去收拾东西,做了这么些年的和尚,没钱归没钱,多少还有几样衣物的。

卫举人又去看牛画藤跟刘三姐要怎么继续谈下去。

牛画藤先头心里偷着乐,想看看刘三姐跟多吉寺起冲突以后,会是什么结果。没想到现在火净还俗,直接就把问题给解决了,这也是始料不及的。

牛画藤又笑眯眯地对刘善花说:“刘三姐你看,我们来喝个腊八粥,缅怀佛祖,结果弄成现在这样,这也太让人扫兴了。我看呐,我们这公事也聊不下去了,再聊下去指不定又要闹起来,搅扰人家佛门净地,岂不成了罪过?我们还是聊点私事吧。”

刘善花冷笑说:“呵!我跟你们牛府的没有什么私事好聊的。”

牛画藤忙说:“不不不。”一把将牛福通拽过来,对刘善花说:“这是我儿子福通。你看他这呆头呆脑的,在外面读书这么多年,同学们一个个都成家了,就他还单着,我这做爹的也急,一直想给他娶一房媳妇,物色来物色去,也没有物色到中意的。当然了,是我这个当爹的不中意,也从来没有问过他的意见,前些日子他问我:‘爹,你这么挑来挑去的,到底是你自己娶亲。还是给我娶亲?’我这才发现我错的离谱,既然是给儿子娶亲,那就应该依着儿子的心思,他中意了才好,我中不中意那都是胡思乱想,于是我就问他:‘你心里有人了?’他又不做声,我看到他那腼腆的模样,就知道他心里肯定是有中意的姑娘了,又问他:‘到底是谁啊?说出来,爹给你提亲去。’他扭捏了好久,才挤出来三个字说:‘刘三姐。’我当时就想,我们牛家跟你们刘家,上代人手上是结了仇的,我们两家怎么可以结亲呢?后来我哥哥知道了,他就说:‘欸,这是好事嘛。人都说冤家结亲人人喜,芝麻开花节节高。他们两个要是真能成,我们做长辈的,就应该祝福他们。我就怕人家刘三姐眼光高,看不上你儿子。’我一听,既然哥哥都这样说了,那我不管你能否看得上这呆头鹅,我都要找个机会,帮他向你提个亲。今天我们在这里遇上,那就择日不如撞日,替他向你提亲,你看我这儿子怎么样?能不能入得了你的眼?”

这段说辞,就是牛画藤杜撰出来的,他跟牛画树和牛福通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对话。不过在这个场合,牛画藤既然说出来了,牛画树和牛福通也不能让他丢脸,得认这个话。

刘善花想想就好笑,这姓牛的财主一家真会搞笑,两家既有私仇,又有公仇,这亲是断然结不成的。刘善花就说:“这结亲嘛,可是有讲究的,呆头鹅就该配呆头鹅,你不去给他找呆头鹅提亲,却来找我提亲,这不是变着法骂我是呆头鹅吗?你这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人。人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依我看呐,你家这只呆头鹅也不是什么好人,这辈子也娶不到什么好媳妇,你还是去教坊给你物色一个才是正经。”

教坊就是妓院,哪家的公子哥娶亲,都不可能娶一个妓 女回家做正室,只能娶回去做个妾室。哪个大户人家要是娶个妓 女回家做正室,那是要被人笑掉大牙,在地方上抬不起头来的。刘善花叫牛画藤给牛福通娶个妓 女回家做正室,这话说得也够狠的。

不过牛画藤脸皮厚,架得住,哈哈大笑说:“刘三姐,我这人的品行差,谈不上半点好,这是人尽皆知的,你说我不是什么好人,我也承认。但我这个当爹的,心疼儿子却不会假,他只看上你一个,我就算知道你要骂我,也只能厚着脸皮来替他向你提亲。至于那什么有其父必有其子,却是言过其实了,你看前隋文帝,是何等的雄才大略,可是他那两个儿子,长子无能,连大位都守不住,次子更无能,连江山都给弄丢了,他们两个加起来,人品也不及乃父之万一,怎么样都谈不上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说回我父子两个,福通的品行却不会像我一样差,那官办学馆里面的老师和同学可是交口称赞,说他虽然才学一般,又有点呆头呆脑的,但是为人顶好。这种事又骗不得人,只要一打听全都知道。你们姑娘家结亲,可不就是盼着嫁个人品好的男人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