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五十章:与牛福通对歌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59  |  更新时间:2020-09-06 08:00:01 全文阅读

刘善花身旁的余中说:“哎,我说姓牛的,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

牛画藤心里十分恼火,脸上却依旧笑容满面,问余中:“你这话要从何说起呀?”

余中说:“你们牛家太忘本了。”

牛画藤问:“哪里忘本了?”还真没有想到有什么地方是不妥的。

余中说:“今天在场的,十有八九都是土人,谁都知道我们土民结亲,从提亲开始就要摆歌台,对歌连请,你牛家也是土人,忘了我们土人的规矩,上次请媒婆来找刘三姐提亲,乡亲们也没有追究,只是让媒婆回去告诉你们,要找我们刘三姐提亲,先摆歌台,你牛家倒好,这次又不摆歌台就找我们刘三姐提亲,你们眼里还有我们土人的规矩吗?”

在场的人,终究是土人居多,外来的基本上都是从外地调来的官,对这里的风俗也是有所耳闻。余中这一说,其他人大多点点头,表示认可。甚至有些外地来的官还对这事发生了强烈的兴趣,想现场看下对歌连请到底是怎么样的。

只有那些财主不认可,他们当了土司,对接了朝廷教化,以儒术礼教为标杆,看不起这种活泼泼的民风,看不起山歌,说那是蛮歌獠语。先前说刘三姐是贤才,只不过是为了试图拉拢刘三姐的违心话。

经余中这么一说,牛画树、牛画藤、牛福通才想起来还真有这么一个规矩,面色都十分尴尬,一旦被扣上违反土人规矩这顶帽子,土司也是吃不消的。

牛画藤又厚着脸皮说:“欸!这不是我们牛府忘本,而是你们误会了。你们想下,我们十万大山,之所以施行羁縻政策,就是因为没有完全开化,而我们这些土司,是最先接受朝廷教化的,也要把朝廷教给我们的好东西在我们土人这里推广开来嘛。这提亲讲究三媒六证,也是朝廷教给我们的好东西,你们也要慢慢学着接受呀。”

那几位财主又里帮腔说:“是呀是呀,牛教习说的是。”尽管互相之间以前也是有些矛盾的,但是现如今大家得抱团取暖,其他的事情要等以后再说。

余中说:“你们土司接受了朝廷教化,那是你们的事,跟我们这些没有接受朝廷教化的土民有什么相关?再跟你们说一次,谁要找我们刘三姐提亲,先摆歌台对歌。”

卫举人插嘴说:“欸!这位大哥,刚才牛教习说了,择日不如撞日。依我看,反正他要提亲,不如现在就对歌,我们这么多人在场,也好给他们做个见证,让那只呆头鹅彻底死心,你们说怎么样?”

卫举人虽然也不怎么看得起山歌,但是术业有专攻,刘三姐是天下第一山歌手,那歌才肯定是顶好的,纵然自己这种饱读诗书的人,去跟她对歌也未必对得过她,而牛画藤与牛福通父子俩的才学,还在自己之下,叫牛福通跟刘善花对歌连请,自己敢打包票,那情是肯定连不上的。

余中看向刘善花,刘善花说:“我倒没什么,就怕他不敢。”

牛福通还真不敢,但是牛画藤却说:“这有什么不敢的?我们读书郎,诗词歌赋样样会,不就是对个歌吗?”叫牛福通:“儿子,人家答应跟你对歌连请了,你就唱吧。”

牛福通怕万一对歌对不过刘善花,又不敢表示出来,就说:“爹,我看还是算了吧,她刚才已经说过看不上我,我跟她对歌连请就不是连歌,而是斗歌了,伤了和气对谁都不好,还是算了,还是算了。”

牛画藤还想说什么,万土司走过来说:“我说贤侄呀,你就别担心这个了。你看你,家中有财有势,自己又是一表人才,才学虽然谈不上拔尖,但在我们十万大山也算不赖,品行又得老师和同学夸奖,跟刘三姐在一起,也算得上是郎才女貌。我听说刘三姐最爱山歌,只要你跟她对歌,让她知道你歌唱得好,她自然就会喜欢你了。”

反正这也是土司收买刘三姐的手段,不管哪家土司能把刘三姐变成自家人,对所有土司来说那都是有利的,现在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就要让牛福通跟刘三姐对歌才行,万一连情连上了呢?那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除了牛画树,在场的财主全都这样过来劝牛福通。以牛福通的聪明,当然知道这些财主的心思。他们就跟牛画树一样,想利用自己跟刘三姐联姻,来消弭打压民变的最大阻碍。

碰到这种场面,牛福通想不唱都不行了,谁让自己生在土司家里呢?就称谢说:“多谢各位叔伯开导,小侄知道应该怎么做了。”走上前几步,来找刘善花对歌,唱道:“叫我唱来我不推嘞,嘿嘹嘹罗,唱得燕子成双对嘞,嘿嘹嘹罗,唱得麻雀嘴对嘴嘞,唱得两人抱一堆嘞!嘿!唱得麻雀嘴对嘴嘞,唱得两人抱一堆嘞!”

在场除了那几个财主和牛画藤,别人听了全都摇头。有这样提亲的吗?这样唱,哪里是向别人提亲?分明就是调戏人家小姑娘嘛!

就这样的人,也算得上人品好?那牛画藤和几个财主说谎都不带打草稿的。

而那几个财主和牛画藤眼里,牛福通这叫名士风流。不过在场的其他读书郎看来,牛福通这叫低俗下流。

刘善花笑着唱山歌骂回去:“痴心妄想癞蛤蟆哎,嘿嘹嘹罗,牛屎也想插鲜花哎,嘿嘹嘹罗,唱歌先去河边唱哎,先对河水照一下哎!嘿!唱歌先去河边唱哎,先对河水照一下哎!”

全场除了笑还是笑,牛福通这种胡乱调戏人家小姑娘的人,就是欠骂,活该挨骂。

牛福通一开场,就挨了一顿骂,这彩头就不好了,感觉这次对歌恐怕凶多吉少,要沦为人家的笑柄,但是既然上了歌场,那就得硬着头皮把歌继续对下去,马上唱:“哎,桂花难看桂花香哎,看人不可用貌相哎,药苦才能治好病哎,人丑多半心善良哎。”

几个财主和牛画藤都点点头,这牛福通的反应真快。

刘善花马上又用山歌笑着骂回来了:“笑死人呐笑死人哎,不是菩萨也装神,不是船家别戏水,不会唱歌别丢人。”

哪有善良人对歌连情,一开口就直接调戏人家的道理?这什么狗屁善良,全都是装出来的。

在场的人又跟着刘善花一起,嘲笑牛福通。

牛福通本来有点接不下去了,但是一想到这里是多吉寺,又唱出来一首:“寺庙里,神对神,木雕弥陀恋观音,神仙也有思凡意,难怪人心不安分。”

多吉寺的佛像,都是木雕的。

牛福通这首歌一唱出口,当场就引起那些佛门弟子的众怒,这才是真的辱佛啊。不过经过先前那么一闹,这些佛门弟子也吸取了教训,暂时强忍着没有找牛福通发作,看他接下来还要怎么样。

佛经里,那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慈悲救苦难,度众生出爱河,哪有阿弥陀追求观世音菩萨结亲的道理?

不说在佛门弟子眼里,就是在社会人士眼里,那阿弥陀佛忙着接引众生,观世音菩萨忙着救苦救难,也没空谈恋爱结亲不是?这个牛福通也太不像样了。

只不过别人没有像佛门弟子那样愤怒,而是表露出对牛福通的不齿。这大概就是立场不同,态度也就不同。

刘善花听到牛福通这样唱,更加看不起他,唱山歌嘲笑他:“鸡和凤,不同林,打锣打鼓不同音,蛤蟆想吃天鹅肉,想是做梦还未醒,哦,还未醒。”

牛福通的脸皮比牛画藤还要厚,又把山歌唱回来了:“三姐真是好嗓音,骂起人来也好听,只要三姐肯嫁我,变成蛤蟆也甘心。”

校尉今天也在场,刚才看了那么久,现在有点渴了,又去喝先前没有喝完的腊八粥解渴,结果一口粥才喝到嘴里,还没有吞下肚,就听到牛福通这一首山歌,一下子没有忍住笑,直接把一口腊八粥喷出来,喷的身前到处都是,还喷到好几个当官的人身上。

其他人有都在各种嘲笑牛福通下贱,心理也跟这校尉差不多。有几个当官的正笑着,忽然被校尉喷了一身腊八粥,官袍上全都是粥,刚想发作,一看到是校尉弄的,又不敢发作了,连忙去找抹布,要把官袍擦干净。

新任的宜州知府也被喷到一些,官袍的一直袖子全是,对校尉说:“你小心一点嘛。”也去找抹布擦。

校尉忙说:“不好意思,末将一时没有忍住。”

火光看到这一幕,赶紧吩咐那些沙弥:“去给大人们拿几块干净的抹布过来擦一下。”

沙弥答应着去给当官的准备干净的抹布。

在众人的嘲笑声中,刘善花又唱山歌骂牛福通:“如今世界荒唐多,一表人才长得丑,白日做梦叫不醒,还学癫狗吠日头。”

先前万土司等财主都夸牛福通一表人才,后来牛福通在对歌的过程中又自己承认自己人丑,他们的话一搭配起来,刚才是说牛福通这一表人才长得丑,特别滑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