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歌仙 > 正文
第五十一章:不为官
作者:和你唱山歌  |  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20-09-07 08:00:01 全文阅读

众人嘲笑得越发厉害。

牛福通和万土司等几个财主的脸色却不自然起来。这可是活生生的打脸,而且还是牛福通打了这几个财主的脸。

牛福通也是恼了,这个刘三姐真会挖坑,跟她对个歌,都能把自己人给得罪了,这也是没谁了。

卫举人、聂秀才等以前不怎么看得起山歌的读书郎,现在也开始对刘三姐山歌重视起来了,照这样子对下去,牛福通今天可不止是要输,而且是会输得很惨。

牛画树和牛画藤也很急,这对牛府可不是什么好事,只要民变一得到化解,这几家土司肯定会联起手来打压牛家土司的。不过现在事情已经这样子了,急也没有用。

牛福通的本意是想跟刘善花连歌,而不是斗歌,但是刘善花这样,这歌显然是连不成了,只能转向斗歌。而要斗歌,最好的办法就是猜歌,毕竟那是猜谜,猜不出来或者猜错了,那就算输。牛福通就唱起了猜歌:“说怪哉,真怪哉,我说猜子你来猜:哪样下河睁开眼?哪样过河顺青苔?”

刘善花轻蔑一笑,就对出了这一首猜歌:“你会说,我会猜,这个猜子不难猜:鱼儿下河睁开眼,螺蛳过河顺青苔。”

这是生活常识,要是连这一首猜歌都对不上来,那就不叫会唱山歌了。

倒是牛福通这歌风突变,引起了在场人的关注,想必是他又有了什么“好”主意了。

牛福通又唱了一首刘善花绝对可以对出来的猜歌:“看你倒是好歌才,再拿猜子出来猜:哪样下河不脱鞋?哪样过河头抬抬?”

果然,刘善花马上就对回来了:“我还真是好歌才,你这猜子容易猜:水牛下河不脱鞋,水蛇过河头抬抬。”

紧接着,牛福通就唱了一首自以为是刘善花绝对对不出来的猜歌:“哪样小,穿绿衣,长大他就穿红衣,天热开开蒙裆裤,望见里面黑东西?”

这一首歌唱出来,除了那几个财主还有牛画藤,其他旁听的人全都骂起来:“呸!不要脸的东西。”

“无耻!”

“下流!”

“这种人也配读圣贤书?”

……

原来这是一首淫歌,说的是男孩子从小到大的穿着,人人都可以从他那开裆裤里面看到那个羞羞的东西。牛福通唱起这首歌,依旧是一副调戏刘善花的表情。那个羞羞的玩意,看刘善花怎么敢启齿回答?只要她不敢启齿回答,那就算输,这亲也就结定了。

刘善花心里对牛福通充满了鄙视,还好今天跟牛福通对歌的是自己,要是换个别的姑娘,不一定被他欺负成什么样。刘善花马上就嘲笑着把歌对回去:“花椒小,穿绿衣,长大它就穿红衣,天热开开蒙裆裤,望见里面黑东西。”

在场众人一听,对啊,这个对得好。

原来,在绥阳的辣椒传播出来以前,天下人吃辣,靠的是花椒等调料。刘善花唱的就是花椒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当花椒长大到一定时候裂开,里面的心就是黑的。

刘善花这样对歌,那就是一语双关,既答对了猜歌,又骂了牛福通心黑。

马上就有人大声叫好:“好!对得好!”

在场的那些读书郎,一个个都再不敢有丝毫轻视山歌了。

牛福通显然没有料到刘善花能这样子答出这首猜歌,可是猜歌这玩意,本来就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只要人家答出来的的确是那么回事就行。

就好比有人问:“什么圆圆街前卖?”这天下圆圆的东西,且在街上有得卖的,少说也有好几十样,人家说哪一样都是对的,你还能说人家答错了?

斗歌如果是猜歌,一连三首猜歌都难不倒对方,那就轮到对方问难了。刘善花就用半首山歌,把出题权接了过来:“唱歌莫让歌声停,你问完我我来问。”随后就唱猜歌:“问你天空有多大?问你天上多少星?问你海水有几深?问你地上几多人?”

牛福通当场就懵了,这是人能答上来的题吗?

不单是牛福通懵了,在场的人基本上全都懵了,刘善花(刘三姐)这题出得真刁钻。

牛福通答不上来,那就算输。

斗歌这种事,本来是一方唱完,对方就要紧跟着唱回来的,但是牛福通答不上来,一直期期艾艾了半刻钟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明显是输掉了。

刘善花等了牛福通半刻钟,看他还是答不上来,就唱歌宣布给没有对上,情没有连上:“对山歌,且莫让歌声断,歌声断了情也断,情也断,没有山歌哪有情?各奔西东不相干。”站在刘善花这边的人,全都跟着唱起来:“没有山歌哪有情?各奔西东不相干。”

牛福通有点失落,倒不是因为娶不到刘善花,他本来就不想对歌连情的,他失落的原因是,自己好歹也是举了茂才的,诗词歌赋等才学在社会上也能达到中上的层次,跟一个山野女子对歌居然对输了,而且还输得这样快,连对方第一个回合都没有接下来,将来肯定要被人家笑话。

牛画藤走过来,拍拍牛福通的肩膀说:“儿子,你果然没福,你喜欢人家,人家却看不上你,感情这种事情呢,那是不可以勉强的,你呀,还是回去另外找一个吧。”

这话当然也是装出来的,牛画藤早就知道牛福通的心思,与儿子一样是举过茂才的,也知道儿子现在的心情,但是在这场合不能说出来,只能换个说辞。

牛福通还能说什么呢?只能默默地退到一边。

牛画藤又厚着脸皮,笑着对刘善花说:“刘三姐果然高才,埋没在我们牛家土司治下这种穷乡僻壤,却是有些明珠蒙尘了,不如就由我们牛家土司举荐,保举你去当官,怎么样?”

李唐开国至今,当官可不是男人的专利,女人照样是可以当官的,前些年,那威名赫赫的女元帅樊梨花,名动天下的女巡按谢瑶环,官都还当得挺大。不过总的来说,当官的还是男人多,女人少。

土司也确实有权举荐,只要被举荐的人的确有才。牛画藤相信,只要刘善花自己愿意当官,李隆基肯定会卖刘晨、阮肇一个好,封她一个不错的官职。

到那时,牛家土司作为刘善花的举荐人,不求刘善花照应牛家土司,最起码刘善花也不能再来跟牛家土司作对。然后只要不收刘、阮两家的租税,去收别人家的租税就容易多了。

在场的人看向刘善花的眼神各不相同,毕竟一般人都盼当官。土民担心刘善花会接受,财主则盼着她接受,而那些当官的和举人们就看她到底怎么选择。

刘善花马上就唱山歌拒绝了牛画藤的提议:“一家富贵千家怨,半世功名九世愆,我家祖公早有言,刘郎后人不为官。”

这一条祖训,是在晋代,刘晨、阮肇脚踏凡地回家看望后代的时候留下来的。那时候,距离刘晨、阮肇在天台山遇仙结亲已经过去一百六七十年,凡间的家中都已经传到第七代子孙了。

这世上的财富总共就那么多,那么再怎么发展,它的总数都是有限的,也本应由世人共享,如果某一家人或者几家人占据过多,则必然侵损到大多数人家的份额,必定被人家在背地里戳脊梁骨骂。

世人才不管你这财富是正当手段得来的,还是不正当手段得来的,只会看到贫富差距,产生不公平的心理,从而形成积怨。

不论是否正当致富,积下的财富过多又不回报社会,就必定有损阴德。

当官的后果就更严重。

就拿那种八品、九品的小官来说,要管的事务也是很多的,而不管再怎么尽职尽责的官员,他都不是完人,总会有过失。

很多时候不经意间就会犯一些情有可原的小错,也不会触犯王法而受罚,但是恐怖的是,这种小错对官员来说不算什么,对当事人来说却是天大的伤害,会引发他们对官员产生天大的仇恨,一定会找机会报复当官的。

哪怕本人手里没办法报复,也会把账记到下一代甚至下几代人手里,对官员的后代进行报复,古人早有九世之仇尚可报的说法。

小官尚且如此,大官管的事更多,就更会如此,所以当官就必定有损阴德。

刘晨、阮肇就是说了这样的道理,才留下祖训,不许后人当官的。

对这条祖训,刘善花也是不赞同的。

在刘善花看来,只要是正当手段得来的财富,自然可以尽情享用,这是理所当然的,只要别挥霍浪费,就不会有损阴德。

当官则更是如此。尽管当官不可避免会犯那种小错,但是如果天下人人都怕被报复而不当官,则天下事没人管,只会天下大乱,因此当官的只要尽职尽责,不但不会有损阴德,反而还是行善积德。

当然,刘善花不赞同归不赞同,却也不会去违背祖训,毕竟老祖公给后人已经留下来很多好东西,远胜富贵功名,自己也没有必要去追求富贵功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