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美文 > 脑洞短篇故事集 > 正文
张起灵之深夜迷案(上)
作者:www情深深  |  字数:3905  |  更新时间:2020-07-22 20:33:32 全文阅读

1

“夜黑风高,切勿出门,夜黑风高,切勿出门。“只见一位看起来年老的老人,拿着自家用来做饭的铁盆,在这黑夜中,不停的用手中擀面的擀面杖,使劲的敲打着。

在这四周无一人的小镇,仿佛只有老人一人的身影,夜晚的月光把老人孤独的影子拉的老长。

伴随着阵阵声音,仿佛预示了接下来的死讯。

清晨,太阳刚泛起红润的日头,小镇也被照的有些通红一片。

这时,一位手里拿着拨浪鼓,脚踩两双早已残破不堪的草鞋,身穿一件布衣的孩童,一边哼着儿歌,边蹦边跳的在原地转圈,走了几步,停一下,又再次原地转圈。

口中唱着:“张起灵,一死神,他到哪里,哪里就会多个睡觉的人,奇怪,好奇怪,哈哈哈!“在原地停留时,冲着天空大笑几声,又再次重复的念着歌谣,边念边原地转圈。

再动听的歌谣,也总有它结束的时候,伴随着一阵尖叫声,彻底打乱了歌谣的节奏,孩童顿时停了下来,手里拿着的拨浪鼓也险些掉落,头也跟着那个突然而来的尖叫声,快速的转向了那边。

顺着尖叫声,就能看到一座房子的篱笆墙外,一位年轻女子,一边喘着粗气,用双手使劲的捂着嘴,瞪着双眼,泣不成声的看着眼前早已奄奄一息的老人。

惊恐之余,此时的老人正安详的靠在墙面上,而手里依旧拿着那根早已染满了血迹的擀面杖,盆子也在一旁扣在了地面上。

周围的人也都随着声音,闻声而来,周围静的可怕,每个人都不敢大声呼气,目光全都直盯盯的看着面前的人。

只听一位靠前一点的大叔,是人群中表情最为夸张的,见他一脸惊恐的喊道:“死神,死神降临了,凡是遇到他,必死无疑,完了,完了,这个镇要遭殃了,完了,完了。“一边跌跌撞撞的往人群后面跑去,期间还撞到了许多的人。

他怪异举动,仿佛早已打破了这所有的寂静,周围人一下子变得喧闹起来。

那些被撞到的人,都纷纷不耐烦的看着这个半傻半疯的人,是的,这个刚刚跑开的人,就是这个镇子出了名的吴道士,只不过因一次作法,给一户人家的孩子驱鬼后,就变得精神兮兮的,只要谁家死人了,就说是死神来了。

大家也早已经把这个疯癫的人的话和举动都习以为常了,这群人就像凑热闹一般,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同情。

此时后方来了一群身穿棉服的人,从车上下来,他们好像在说什么,很开心似的。

一个个正从车上下来,其中有一个人,注意到了前方的不对劲,便上前查看,看他的装扮,好像是这些人的头。

像这种天气,一帮穿棉服的人,让这一群人觉得,他们可能脑子有病,又不是大冬天,为啥穿的这么厚。

那个人,看走路的姿势和动作,仿佛身份不简单,那气势,超级威风霸气,其中还蕴藏着一丝丝,寻常人都没有的沉着和冷静。

只见他刚要走进人群,后方的一位戴着眼镜,身穿很斯文的人,从车上下来,仿佛要叫住前方的人,急促的说道:“佛爷,佛爷,等下,您这是要干什么去,不是说好了,去哪里都要带上我嘛,这关键时刻,您可别又开始多管闲事啊!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东西要找。“边说着,边冲着佛爷的方向跑去。

他跑过去后,刚要对那个叫佛爷的人说什么,眼光一下子瞄到了前方,突然感觉不妙,和身边的人对视了一下后,戴眼镜的人一看到佛爷的眼神,就知道肯定又要管闲事了。

只好无奈的跟了过去,佛爷要是想做什么,还真不是他能拦不住的,两人越过了人群,来到了前方。

而后面车上的人,都像是互相感应一般,也想要上前,可被佛爷一个摆手,让他们停了下来,好像再说:“不用过来!你们都先回去吧。“

戴眼镜的人微微弯下腰,半跪在那具尸体面前,看了看,思考了一下,抬起头看了一眼佛爷,漏出一脸纠结的神情。

此时后方的那群人,按耐不住了,从他们出现开始,就一直嘀咕着他们的来历,却都不敢声张,也不敢招惹。

可却偏偏有那么一个胆子大的,只见一位从人群中走出来的一个壮汉,手里正拿着一张面饼,一边吃,一边使劲的冲着他们喊道:“你们是谁啊?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许你们动他,他可是我们镇里出了名的大好人,我不会允许你们就这样如此冒犯他。“

说这些话的是一位看起来,脸部很粗糙,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好像好久没有洗了,眼镜也很没精打采,就像许久没有睡了,眼镜下面有两个很深的黑眼圈,从远处看,就像只熊猫,即使不仔细看,也知道他肯定是一个不讲卫生的人。

戴眼镜的人,听到这番话,起身慢慢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佛爷,又看了看后边的人群,这才注意到,顿时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一旁的佛爷依旧一句话也不说,转头继续看着那具尸体。

那位戴眼镜的人,看到佛爷这般举动,看来这是要全都交给他办的意思啊,这不是为难他嘛,算了谁让您是爷呢,便一反常态的冲着他们笑了起来,边笑边走到那个壮汉不远处的地方。

笑嘻嘻的说道:“其实吧,我们是初到宝地,是有事要办来着。“刚继续要说什么,就突然被那个人给打断。

“你们来办事?骗人吧,我看你们就是杀害他的凶手,假装路过,又假装当这些没有发生过,如此自然的来到他的面前,你们有鬼,他们肯定有鬼。“边说着,边向后方的群众们大吼着。

戴眼镜的人立刻就不高兴了,却依旧淡定的笑了笑,问道:“请问你是有什么依据,说是我们干的呢,凭什么就说是我们干的呢?再说了我们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我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边说着,边有点恶意的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壮汉被他的神情吓到了一般,紧张的看着他说道:“你,你要干嘛?“

“呵呵,不是我要干嘛!我是想问问你要干嘛,请问,你如此鼓弄大家,让我不得不怀疑,你就是杀人凶手了。“戴眼镜的人依旧保持着和蔼可亲的笑容看着他。

只见他眼神中有点飘忽不定,浑身紧张,仿佛知道些什么一样,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住口,我哪是什么杀人凶手,你没证据,不许随便。“说到一半,被突然打断了话茬。

“不许随便冤枉人,对吧,那你刚才凭什么说我们是杀人凶手,你没凭没据的,是吧。“在他的注视下,壮汉使劲的挣脱了他的手,慌张的从后方跑开了。

众人纷纷开始为他鼓掌,戴眼镜的人也一脸洋洋得意的接受着众人的欣赏,大家都纷纷给他竖起大拇指,就这样在一群人的热闹之下,都转身像没有热闹可看一样的离开了。

而这边的佛爷依旧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低头研究着尸体,

戴眼镜的人还正洋洋得意的觉得,这回总算帮了佛爷的忙,接下来肯定受到奖赏了吧,随后回头,乐滋滋的走向了佛爷。

他刚要说些什么,本想着等着被夸奖,却看到佛爷一脸的窘态,便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佛爷。“

佛爷一脸纠结的,蹲了下来,随手从怀里的口袋,掏出了随身携带的一次性手套,轻轻的扒开尸体的脖颈,仔细看着,脱口而出道:“看来,这事情不简单,这样的伤口,我从来没见过,肯定不是一般利器所伤,我们把尸体照片拍回去,研究研究。“

说着,就要管戴眼镜的人要相机。

戴眼镜的人笑了笑,一脸无奈的看着佛爷说:“佛爷,我们真要管这个闲事啊!我们可是还有更重要的事,耽误不得啊!“犹豫着,不想把身上的相机递给佛爷,死死的用手攥着。

佛爷有点生气了,伸出了一只手,一脸都是惹我生气,后果很严重的表情看着他。

“好吧,我懂了。“他看着此时已经发怒的佛爷,快速的把手中的相机递给了佛爷。

这佛爷要是生起气来,可是很恐怖的,便在一旁有点委屈的,在那里低着头鼓秋着自己的口袋。

佛爷没有理会他的小情绪,把自己所看到的,觉得可疑的都拍了下来。

2

这时一位妇女,带着两个壮丁,从远处走来。

“让让让让,别挡路。“在后面叫喊的是一位上身灰色上衣,下身黑色裤子,脚穿一双凉鞋的妇人,命令着后面推着三轮车的一个壮丁。

佛爷停了下来,看来已经拍好了,转过身子,便把相机递给了身边的人,戴眼镜的人轻声说道:“佛爷,他们可能认识这个人吧,说不定我们能问出什么嘞!“

佛爷便觉得很有道理的点了点头,便上前询问那妇女,“请问,你认识后面的这个人吗?“。边说着,边看向了后方的人。

妇女抬头看了看他,满脑子全是,这人是外地的吧,看举止和口音,就如此与众不同,然后便张口说道:“他啊,他是我们镇里每天晚上,巡逻的老人,就是打更的,我是来给他收尸的。“说着,指挥两个壮丁,让他们把他抬过来。

佛爷也不好再继续多问下去,只能在原地静观其变。

此时戴眼镜的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便上前,小声跟佛爷说:“佛爷,我感觉这个镇子里的人都好奇怪啊!你看,这一般镇子里死了个人,而且还在这么明显的地方,肯定会害怕呀,可他们却像看热闹一样,并没有觉得稀奇,就连我们这从外地来的,都吓了一跳呢。“

边疑神疑鬼的看着那个妇人和那两个正在抬着尸体的壮丁,他们居然没有丝毫的害怕,好像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做了,面无表情。

此时的那个妇人,在一旁悠哉悠哉的拿起了手中的烟头,悠然自得的抽着烟。

佛爷被他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便又再次向前,像日常聊天一样的说道:“他可有什么家人,亲友,朋友?,都还在这里住吗?能否告知我们一下。“

妇人见他一表人才,口气也柔和了一些,说道:“他老婆撒手人寰了,只留下一个儿子,跟他相依为命,从他父亲那辈,就开始做夜更人了,每晚为了每家每户,能够放心入睡,他也挺辛苦的,这也是解脱了吧。“

正当佛爷要继续问下去的时候,便看到那两个壮丁,把尸体抬了过来,戴眼镜的人也怕碍事,来到了佛爷的身旁。

妇人看没抬好,恶狠狠的上前冲他们喊道:“你们就这点力气啊,抬个死人,你们也给我偷懒,真是的,赶紧走。“他们就这样,连一句再见的话都没说,就走了。

戴眼镜的人刚想要说什么,佛爷的目光依旧注视着,走过去的那些人,便张口说道:“我们也走吧。“也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戴眼镜的人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快步跟上,喊道:“佛爷,我们去哪里呀,是不是找住宿的地方?“边跟着,边开心的说着。

佛爷淡淡的说了一句:“去镇里看看。“一脸凝重的看着前方。

而后面却传来一阵阵抱怨的声音,“佛爷,我们都坐了一天的车了,好想找个地方躺下啊!“看佛爷丝毫不理会他,知道反抗是无效的,只能无可奈何的继续跟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