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美文 > 脑洞短篇故事集 > 正文
张起灵之深夜迷案(下)
作者:www情深深  |  字数:4783  |  更新时间:2020-07-25 01:32:55 全文阅读

壮汉一听,有点惧怕眼前的佛爷,他的那种眼神,像是看出来也什么一样,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眼神有点飘忽不定,想说点啥,却说不出来,手里紧紧的抓着面饼。

戴眼镜的人看到他这番举动,顿时想起来,他是谁了,便趴在佛爷的耳朵上,小声说了几句话,佛爷顿时明白了,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但这种眼神足以让此时的壮汉的心更为心虚。

他可不像佛爷那般淡定,只见他上前,抓住那个壮汉的衣领,说道:“吼,我当是谁呢,你不就是那个早上诬陷我们是杀人凶手的那个邋遢鬼吗?怎么?这是你家啊!还真看不出来嘿。“

那个壮汉突然一脸愤怒的挣脱了他,然后有点行为慌张的说道:“你们快走吧,我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这是我家。“说着,就二话不说就要进去,可却被二人完全挡在了外面。

壮汉彻底崩溃了,实在扛不住的一下子跪地求饶,“大哥,大爷,你们饶了我吧,行吗,我只是一时冲昏了头脑,我真的没想那么做啊!求你们了,放过我吧。“边跪着,边向他们磕头,眼睛全是不安和惊恐。

佛爷缓缓来到了他的面前,蹲了下来,说道:“看来,你已经不打自招了,那个老人的死看来跟你有很大的关系。“佛爷用很沉稳的语气,像聊天一样的跟他谈话,怕是会哪个行为会吓到他。

壮汉胆怯的还是不肯说,眼珠子滴溜滴溜的转,像是在想什么一样。

而站在旁边的戴眼镜的人,一着急,立刻拿起了地上的某个砖头,朝着他笔画了一下,一般的时候,这真不像他所做出的事,可现在,他也就敢假装吓唬他,边吓唬着他,边说道:“居然敢在佛爷面前动歪脑筋,好大的胆。“

却没想到这个方法居然管用,由于壮汉太过心虚,担心这担心那,顾虑太多,才导致他现在畏首畏尾。

他一看这是遇到了佛爷,怪不得气场这么大,直接吓得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鬼迷心窍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就突然。“

他由于太过紧张,说话都费劲了,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脑子都是乱的,嘴也开始语无伦次了。

那个戴眼镜的人正要故技重施时,却被佛爷挡住了,他也不得已当下了手中的砖头,因此,壮汉的情绪才平复了一些。

而暗地里的张起灵,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那个壮汉,仿佛在思考些什么。

佛爷用手拍了拍壮汉的肩膀,轻声说道:“别紧张,把你想说的都说出来,我知道这并不是你的本意,你的心底还是善良的,我们只是想知道一个答案,麻烦请告诉我们,这个答案跟我们正在找的东西有很大的关系,把你所看到的,所听到的都跟我们讲,好吗!“

佛爷用一种愿意相信他的神情,又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壮汉凭着仅剩的良心说出了当晚所发生的事情。

“其实,我的父亲就是那个夜间巡逻的老人,他那天晚上,还像平时那样,准备好铁盆,还有擀面杖,去外面打更,当时的我因为在外面赌钱赌输了,只能回来管父亲要钱。“说到这里,他的手在不停的嘚瑟,仿佛接下来的事,让他不敢再说下去。

正在一旁戴眼镜的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没想到他居然是那个老人的儿子,这世间的事太让人难以理解了,一边摇着头,一边继续听着。

佛爷也在一旁,一边安慰着他,一边询问着:“那后来呢?“壮汉的手动了动继续说道。

“后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点点钱,而那个钱是他买药的钱,因为他患有很严重的心肌梗死,如果不用药维持,会会。“壮汉一下子哭了出来,死死的瞪着两双大眼睛,嘴张的老大。

佛爷看出不对劲,便管一旁站着的他要水,而此时的他正看着入迷,完全没从壮汉所说的事情里走出来,眼睛瞪得跟两个水晶球一样大,这就是俗称眼睛放光啊!就像发现了某个新大陆一般。

佛爷这可是在管他要水,看他没反应,有点生气了,大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齐铁嘴,水!“他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快速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水。

按照他的脾气秉性,看到壮汉这一番言论,还有怪异的举动,恐怕又是要开始犯给人算卦的毛病了,开始浮想联翩。

佛爷无奈的叹了口气,接过了水,转身便把水递给了壮汉。

只见壮汉狼吞虎咽的喝了几口后,佛爷接过了水,头也没回的用手递给了后面的齐铁嘴手中。

壮汉看了看眼前的佛爷,在他现在的认知里,已经把佛爷当成一个唯一可以诉说的人了,这个秘密已经折磨他都快要崩溃了。

人也是有七情六欲的,所以当一个人处在崩溃边缘的时候,最希望的就是能有个人来听自己的声音,有人诉说,有人听,那这些人就不会活的那么痛苦了。

只见他一下子双手握住了佛爷的手,满脸愧疚的说道:“我,接下来说的,是我一直不敢面对的,我说的时候,一定要认真的听我说,这件事,一直在我心中,就像一个大石头一样压着我,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事,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真的,你要相信我,我真不是,不是。“边说着,边流着鼻涕和眼泪,像是在乞求怜悯一般的看着他。

仿佛正在祈求自己的原谅,还有父亲的原谅,佛爷也把手放在了壮汉的手背上,拍了两下,点了点头,壮汉一脸欣慰的看着他。

而另一边,站在暗处,身体倚靠在墙壁上的张起灵,双手交叉的抱在胸前,脑袋斜侧,距离墙壁有一些距离。

仿佛正在认真的听着那个壮汉口中说的每个字,表情微微有些怒气,但对于他的性格来讲,想在他的面部上找出生气,也是很困难。

只见他一只脚斜立在墙角,侧着的脸也慢慢的转到了正面,表情有些复杂的仰起头看向这上方的天空。

而这一边的三人的气氛,完全属于一个人在那里仔细的听着,可脑子里全都是天马行空的想法,另一个人则在不停的安慰着他,之间的氛围像随时要爆发,控制不住一样。

佛爷想要从中找出他想要找的那一点上,它是有一种生物,喜欢控制人的心智,这种东西,跑到了墓的外面,佛爷等人怕它会跑到人群中去,操控人的心智,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们一伙人都吃过这个东西的憋,险些出现人命,而他此行目的,还有另一个目的,除了消灭这个控制人心智的东西之外,就是找回小哥,张起灵。

因为只有小哥可以助他们彻底消灭它,小哥算他们中间能力比较强的,心智也比一般人强。小哥如果在,肯定有办法。

所以佛爷的目的并不是那个老人,而是它。

此时壮汉的手依旧时时刻刻的抓着他的手,丝毫不肯放开,仿佛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继续说道。

“那天,管父亲要完钱后,就去了赌场,拿着父亲的钱赌博,却不知道,那些钱已经是家里最后一点钱了,所有的钱都被我败光了。“

“之后就拿着父亲的钱去赌场赌,可还是输了,把家里最后一笔钱也输在了赌桌上,没钱的我,又想着回家,再管父亲要点,他肯定还有。“所以我就抱着这个想法,去了他经常打更的地方,去那里找他。

当时的我走了好几条街都没有看到父亲,正当我返回去,打算回家去看看,就听到前面路口不远处有一个人低声喘气的声音。

我随着声音,向前方一点点的走去,越走,声音越大,这种声音仿佛是要窒息了一般,我借着月光,靠近了那个声音来源,当时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只不过好奇心还是胜过了胆怯。

当时天也不是太亮,只能借着微弱的月光,却看到父亲虚弱的躺在地上,依靠在后面的篱笆墙上。

此时的他,在猛然间看到了自己的儿子站在面前,用一种很虚弱而又急促的声音说道:“儿子,快快给我回家拿药,我感觉我要快不行了,快快!“只见他一边催促着儿子快去,一边虚弱的举起了左手,伸出了他的一根手指头,指着他的儿子。

此时的壮汉看到虚弱的父亲,早已忘记了赌博管父亲要钱的事,着急的赶忙快步跑回了家里,双手双脚,手足无措的到处翻找着那瓶药,眼里全都是焦急的泪水。

当壮汉焦急的跑到了父亲的面前时,刚要立马准备把药倒出来给父亲吃上,可药都已经放在了他的手心里,却突然停住了。

此时的他脑子里回想起了那天在赌桌上,那里的老大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你居然还有脸来啊,欠我的钱呢?你啥时候还,要不要我派几个兄弟,去你家拜访拜访?我听说你的父亲,可是每天晚上是不是都在你家里等你呢!要不!“

壮汉满脑子全都是那个人给他留的话,颤抖的手不停的嘚瑟着,导致手里的药瓶都已经拿不稳了,面部有些抽搐的嘟嘟着:“不行,不可以,不可以,他早晚会找来的,这样我就活不成了,不可以,不可以。“

此时的他就已经像中魔了一般,看着眼前正向自己苦苦哀求的父亲。

“把药给我,给我!快,儿子,快,儿子!“父亲的一声声呐喊,仿佛每一句都像是在撕裂着他的灵魂,让他在生与死之间挣扎。

在这样艰难的选择之间,在生与死之间,他该如何做出选择,“生,还是死“。

壮汉口中反复的念着这句话,神经也有些不正常了,甚至开始大笑了起来,瞳孔张的老大,开始渐渐无神。而睁着的眼珠子也逐渐消失,泛白的眼瞳却依旧迟迟不离开父亲的身上。

手开始不停的发抖,所有的药都随着手的抖动,纷纷掉落在了地上,那掉落的声音,传遍了整条小巷。

虚弱的父亲看着已经掉落的药丸,像是抱住了最后一个救命稻草一般,拼了命的想要伸手去捡,他费力的支撑着身体,慢慢的向前探去,正当他要够到的时候,却被一脚给狠狠的碾碎了。

父亲艰难的抬起头,看着眼前完全已经不认识的儿子,双眼忍不住掉下了眼泪,口中一大口献血喷涌而出,正正好好的喷到了手中的擀面杖上。

那鲜红的血迹,像活着一般,慢慢的流动着,直到侵满了擀面杖的整个面积。

此时的儿子就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边笑着,一边不停的用脚使劲的碾压着鞋底下的药丸,嘴里边说着:“你还是去s吧,这样我就可以活下来了,哈哈哈哈“。

直到碾成了药粉一般,狠狠的用脚蹭了一下地面,便看也不看的转身离去。

父亲看着已经远走的儿子,绝望的他只求一死解脱。

他笑着,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回想着从儿子出生,到现在长大,陪伴儿子的这一生,他们的点点滴滴就像过马车一样,在眼前一闪而过,仿佛那个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叫爸爸的孩子,就在眼前一般,正要向着他本来,从未离开,而嘴里却依旧喊着:“爸爸,爸爸!哈哈哈。“

夜幕下,一处高地上,站着一身黑衣,头戴帽衫的男人,仿佛就在刚才,早已经在一旁静静的观察着这一切。

而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也都已经在一旁看的一清二楚,他的眼神一直都在直盯盯的看着那个壮汉,猛然察觉到了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非常的不对劲,仿佛如行走的活尸。

张起灵一瞬间,用瞬移的能力挡住了他的去路,伸出了左手,快速按住了他,眉头紧蹙的看着已经被控制心智的壮汉,缓缓地闭上双眼,而嘴里也在不停的念叨着什么。

此时的壮汉看到自己的身子被他按住,动弹不得,突然开始面目狰狞的看着张起灵。

不一会儿,已经面目狰狞的壮汉停止了癫狂,瞳孔和面部也都变回了正常,可脸的肌肉却已经木纳,脑子也像不好使了一般,语气僵硬,嘴里不停的说着:“我要去买面饼,父亲最爱吃面饼了,呵呵,我要去买面饼,父亲在家里等我呢。“

张起灵渐渐的松开了他,而他体内的东西也已经被赶了出去。

此时的张起灵看着身体僵直,走的非常缓慢的壮汉,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却突然想起了他的父亲,便快速的用瞬移,向老人的方向跑去。

随即,在两步跨越之间,出现在了老人的眼前,老人以为是儿子回来了,便撑着最后一口气,笑着看着面前的张起灵,虚弱的说道:“你回来啦,儿子!“眼神中不知是泪还是笑了。

张起灵半蹲着的握住了老人伸过来的手,却猛然间看到他的脖颈处有一道,肉眼无法看到的伤痕,难道?老人之前是遇到过什么东西攻击,并非?看来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张起灵这样想着,边对老人轻轻的说道:“我可以治好你。“刚要握紧他的手要治疗。

可老人笑着摇了摇头,轻轻的举起了另一只手,双手像是使出了最后的力气一般握住了他的手,一字一顿的说道:“不用了,父亲对你有愧啊,没有让你过上有钱人的生活,愧对你啊,我的儿,让我就这样走吧,活了这么久,我也累了,真的累了,我也可以去见到老伴了,她正在天上等我呢,我不怨你,真的不怨你,还能再见到儿子最后一面,知足了。“

说完,握着的双手,缓缓地松开了,双眼也紧紧的闭上了。而眼角处却留下了一串眼泪,此时的他是笑着离开的,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在天堂见到自己的老伴了吧。

张起灵慢慢的把老人的两只手缓缓地合拢在一起,头和身体也同时缓缓的转了过去,顺着夜空,依稀看到了上空有两颗最亮,挨得最近的星星,仿佛这两颗星星正在牵着彼此的手,正在深情的看着对方,永远都不离不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