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从美人开始 > 正文
第六章 封号‘婧’
作者:古月在星空  |  字数:2188  |  更新时间:2020-07-28 12:47:17 全文阅读

这地方偏,少有人来,他也是处理国事累了,想轻松一下,不想去御花园应付那些女人,才专门带了何忠挑偏的地方走,却还是碰到了人。

 本来看到那幅画时,还有一丝怀疑是不是有女人故意来赌他,想引起他的注意,现在看来倒是打消了。

 因为不会有女人在他面前这么不注意仪容的,每个女人见他都立求打扮得极其精致。

 他从十五岁有第一个女人时,她母妃就告诉过他,女人可以宠,但不可以爱。

 所以漂亮女人一直只是他处理国事烦闷后的调剂,喜欢就多宠一段时间,不喜欢就抛在一边。

 司徒靖的这些想法苏如兰是不知道,如果知道只怕是只想骂娘,这简直就是渣男中的战斗机。

 “怎么搞成这样,懂不懂规矩,奴才是怎么伺候的?”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野花,和这个乞丐样的女人,司徒靖当即训斥道。

 虽然觉得有趣了点,但做为后妃就不能没有体统。

 德容言工,宫中的女人也必须时刻保持容貌整洁,不得衣冠不整。

 所以严格说起来,苏如兰确实是犯了规矩。

 苏如兰没办法,只能跪下请罪,“皇上,都是嫔妾一时贪玩,嫔妾知错,请皇上恕罪。”她可不会请他责罚,摘点野花而已,多大点事啊,至于这和上纲上线嘛。

  苏如兰还算淡定,但碧桃却是吓惨了,直接咚的得声跪在地上,听着那磕在地上的声音,苏如兰都替她疼。

  皇上看着手里的画,犹豫了一下,也没说罚不罚,转而扬了扬手中的画问道:

  “这幅画是谁画的?”

  苏如兰早就看到对方手里拿的正是她画的蝶戏菊花图了,现在对方问,所以自然的答道:“回皇上的话,这此正是嫔妾所作,画得粗鄙,让皇上见笑了。”

  “你画的?你还会画画?朕怎么不知道?”司徒靖语气严厉了几分,这样的话他从未见过,会是这样一个后宫小女子能画出来的吗?

  虽然此时此地这是最有可能的,但他还是不太相信。

  苏如兰心想,你不知道不是很正常吗,因为她以前没画过啊。

  “嫔妾画技简陋,不敢拿出来现丑,所以皇上不知道也是正常的,而且皇上国事繁忙,又哪会注意到这些小事。”苏如兰尽量谦虚的答道。

  “简陋?这可不叫简陋。你这画法是谁教的?如何看起来跟真的一样?”司徒靖问道。

  “回皇上,这都是嫔妾闲着没事瞎琢磨的。”

  苏如兰也不想这样说,但如果给自己胡扯一个不知名的老师,那谎要如何圆?

  过路的游方和尚?

  隐世老爷爷?

  如果再问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学了多长时间,她怎么回答?

  学画可不是看一次就能会了的,一个大家闺秀是怎么避开家人去跟陌生人学的?

  一个谎必须百句谎来圆,还不一定圆得了,说得越多,漏洞也越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坑里了。

  还不如自己厚脸顶了这个名头了,反正这时代也没人知道,而且她在深宫,也不会传出去。

  “你自己琢磨的?”司徒靖有些不信,眼前这个小女子有这能耐,能开创一种技法?

  “是的,嫔妾一直在观察为什么一般的画,无论画得再像但一眼看去就知道是假的,这之间有何区别?”苏如兰慢慢的说道。

  “你知道了?”司徒靖追问道。

  “是的,经过嫔妾的观察,实物是立体的,而画是平面的。立体的物体,人的视线看出去会有色差,有明有暗......所以只要找到了方法,就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至少能欺骗人的视线,以假乱真。”苏如兰侃侃而谈把曾经老师的话照搬了过来,显然效果不错,明显忽悠住了眼前这皇帝,因为对方愣住了。

  “何忠,笔墨伺候。”

  苏如兰收回之前的想法,皇帝这生物就是天生多疑的。

  “苏美人,请!”何忠恭谨的笑着。

  虽然被人置疑,但苏如兰也不生气。

  真金不怕火炼,本来就是她画的。

  “皇上,这样一幅画要画好,颇费时间,嫔妾不敢让皇上久等——”苏如兰说到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只扬了扬眉没有不悦,又接着说道:“嫔妾有一种简单的方法,只需一盏茶的功夫,就能让皇上见到何为立体,不知皇上是否恩准?”

  “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你可知道让朕失望的后果?”司徒靖威胁的语气很明显。

  “嫔妾不敢。”苏如兰心里只想骂娘,这个大渣男,对自己睡过的女人都这么冷酷无情,跟书上写的男女主相遇完全不一样。

  这是不是说明她不是女主啊?只是个配角或炮灰什么的。

  苏如兰没有用石桌上准备好的笔墨,而是从随身荷包里掏出粗细不同的几支炭条。

  这几支炭条还是苏如兰专门让人折的柳枝回来,亲自烧制的。

  以前只知道理论,从来没有亲自动手做过,毕竟一块钱就能买到的东西,谁会费时费力的去亲自做呢?再说城里的柳枝可不能随便折。

  所以她也是第一次做,失败了好几次才做出较满意的成品。

  本来是有备无患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

  司徒靖看了眼那黑漆漆的简陋炭条一眼,微皱起眉,但却没有开口。

  苏如兰见此对这人的印象好了一点,只有一点。

  司徒靖并没有走开,就站在石桌前,眼神从刚开始的淡然不屑慢慢变得惊讶,到最后眼睛都瞪大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桌上——的画纸。

  司徒靖下意识的用手抚过纸面,感觉到手从空气中穿过才确信眼前的这支毛笔是刚刚这个女人画出来的,并不是实物。

  真的是以假乱真!

  司徒靖看向苏如兰的眼神都火热起来。

  苏如兰淡定的站在一旁,被一只帅哥这么火热的眼神盯着,只感觉有点吃不消。

  不过姐这么些年的社会也不是白混的,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祼的都见的,所以淡定,淡定。

  司徒靖看了苏如兰好一会儿,就在苏如兰快撑不住准备说点什么时,对方突然扬声道:

  “何忠。”

  “奴才在。”何忠条件反映般快速上前一步。

  “苏美人秀外慧中,甚得朕心,特晋封为婕妤,赐封号——”说到这里司徒靖停下,想了一瞬继续说道:“赐封号婧。”

  何忠本来淡定的听着,突然心中一惊,抬头看向皇上。

  婧,指女子有才能,有美好之意,一般用来形容女子聪慧过人。

  可是这个字——

  

古月在星空
作者的话

亲们,中午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