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冷面战神又撩又甜 > 第一卷琉璃国升职记
第1章初见惊鸿
作者:似风轻  |  字数:3922  |  更新时间:2020-10-20 14:52:13 全文阅读

  远处,一身荷尔蒙爆棚的雇佣兵,手持火箭筒对准了一栋私人豪华别墅。

  走出浴室的南宫可晴只觉周围异常的安静……

  “呼……轰……”如撕裂空气般的声音划破天空。

  然后是建筑物被摧毁的响声……

  瞬间,南宫可晴被一股强大的冲击波撞的五脏六腑都移位般的疼痛……

……

  一道阳光射入竹林,南宫可晴悠悠转醒,我死了吗?到底是谁想置我于死地……?

想她南宫可晴20岁就已经是特种部队中校,年仅20岁就拿了双博士学位,一手中医,一手西医,完全是跳级的神童。

谁叫她有一个强大的背景,爷爷是中医圣手,外祖父是西医外科鬼手,从小耳濡目染,加上勤奋,智商高,失去了很多自由的时间才获得今天的成就。

究竟是谁要害自己……?

  头昏昏沉沉的,脑海里不停地回放着火箭炮摧毁建筑物的声音……

  陡然间,一个不明物体飞到了南宫可晴的身边,她糊里糊涂地伸手一摸,毛茸茸的、黏糊糊的,再低头一看……

  登时,南宫可晴浑身汗毛倒竖,惊出一身冷汗,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正睁着双死不瞑目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我靠!

  吓得南宫可晴条件反射地一脚将那头颅踹出老远!

  眼前的一切厮杀是怎么回事?这……这该不会是做梦吧!

  南宫可晴瞬间就懵了……

  再定睛一看,远处,一紫衣男子腾空而起,手握黑藤鞭,只见他手腕一抖,鞭子如蛟龙出海,凌厉地挥向黑衣人。

那鞭子紧紧地勒住黑衣人的脖子,力道之大眨眼间又一颗头颅飞出老远。

  这也太惊悚了,这简直就是个杀人机器啊!

  她暗暗地腹诽:“这绝对是真实的打斗,绝对不是拍电影……难道穿越了?这也太俗套了!小说看多了吧……”

  远处传来急切、夹带着惊恐的声音:“主子,小心……”紧接着一个身影飞过,挡住了刺向紫衣男子来势汹汹的一剑。

  轮番的厮杀大票的黑衣人占了优势,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瞬间倒地,大片的竹叶在空中飞舞,地上血迹斑斑。

  眼看紫衣男子因为受伤而寡不敌众。

  电光火石间,南宫可晴冷魅一笑,手握六柄月牙军-刀,“咻”的一声,闪着青光的飞刀呼啸而去。

  这个速度与力道没有人可以躲得过,那挥舞着大刀的黑衣人纷纷应声倒地,胸口赫然插着一柄柄飞刀……

  那并不是杀气,却比杀气更令人胆怯。

  眼前的紫衣男子虽然受了伤,却看不出一点受伤的狼狈,身躯凛凛,冷峻的面部线条,立体的五官,宛如天工雕刻一般,浑身散发着震慑人心的霸气,简直完美的无懈可击。

  突然间,一道讨厌的声音响起:“哪来的妖女,看够了没有?”

  循声望去,只见那个护卫一脸鄙夷的看着她,不断地上下打量,如此暴露的穿着简直就是伤风败俗。

  眼前的她一袭白色吊带低胸短裙,外披米色风衣,脚踩黑色小皮靴,一头黑发高高束起,性感撩人。

  南宫可晴满不在乎地瞟了他一眼,转过头,声音极其慵懒的说一了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哪只狗在那乱吠?”

  她懒得再理恼羞成怒的护卫,转而清冷的目光看向紫衣男子的腿伤,幽幽地道:“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男人的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除了冷还是冷,浑身上下透漏出的威压让南宫可晴浑身都不自在。

  护卫一听,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异类,眼里写满了不信任,刚想说话,便被紫衣男子一个斥责的眼神吓得毕恭毕敬地站在原地。

  “姑娘好身手,多谢这位姑娘出手相救。”紫衣男子幽深的眸子带着一抹复杂之色,道了一声谢意。

  好低沉、磁性的声音啊!

  南宫可晴的目光落到他的腿伤,面色凝重地道:“你的腿要马上医治,否则会废掉,我是名大夫,可愿意让我为你救治?”

  紫衣男子有些惊讶,深邃的眼神如点点星光又带着一丝探究注视着眼前的女子。

  蓦地,那道讨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妖女,你真的可以救治我家主子?很多大夫都说治不了,凭什么你一介女流就可以医?莫不是想害我们主子。”

  凭空出现一名奇怪女子在他们面前,很惹人怀疑。

  南宫可晴不屑地扫了他一眼,怒怼:“这位三季人,夏虫不可语冰!还有……别一口一口的妖女、妖女的叫,你妈没教你怎么尊重女人吗?你们家主子的这条腿被人下了毒,并且腿骨断裂,需要马上接骨,不想将来见阎王还要坐轮椅,最好给我马上闭嘴。”

  护卫不置可否,想要上前阻止,却不知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右手瞬间麻木的掉落利剑,护卫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紫衣男子只是片刻的讶异,却看清了眼前女子是如何出的手,那细细的银针快速地扎进了他的要穴。

  紫衣男子不在怀疑,此女子绝非简单……

  他双手抱拳微微一礼,淡然开口:“姑娘不必介怀,是家奴耿直,不会说话,得罪的地方请姑娘海涵,高抬贵手饶过他,可好?”

  南宫可晴无所谓地摊摊手,“嗯!本姑娘才不会和小人一般见识,一盏茶的时间,他的胳膊就恢复正常了!”

  “姑娘的身手确实不一般,就有劳姑娘医治。”

  南宫可晴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淡淡地瞥了隔壁护卫一眼,“还是这位兄台有远见,不似你的家奴这般鼠目寸光,又没有礼貌。”

  听到这句话,隔壁护卫气得后槽牙咬得咯咯作响。

  南宫可晴俯下身,利用衣裙的掩饰从空间里拿出手术刀、麻醉喷雾,道:“我先帮你把上面的腐肉清理干净、才能缝合上药、固定,但是这其中是非常的疼痛难忍,我这有麻醉的药,但是你的腿会暂时性的麻痹没有知觉……”

  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30世纪高科技时代,是他外祖父带着他的科技团队经过数年,研究出来的新产物随身空间,机缘巧合下被移植在了她的身上。

  或许,就是因为这个随身空间才导致她招来杀身之祸!

  紫衣男子清冽的瞳孔缩了缩,冷毅的唇轻启:“不用麻药,我可以忍。”

  她无奈的摇摇头:“此痛非常人所能忍,我只是和你说清楚,另外,在接骨的过程中一动不能动,否则你的腿我没办法治。”

  “可以开始了。”紫衣男子不再多说。

  南宫可晴拿起刮骨刀一遍遍清理腐肉,动作非常娴熟,逼出黑血,之后又拿起银针在皮肤上开始穿针引线,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疼痛让紫衣男子死死的皱着眉,额头已沁出大颗的汗珠,忍着无比的疼痛看向眼前的女子,在自己的腿上不停游走的双手、她严肃认真的模样,都让他为之震撼……

  这一刻,他开始仔细地欣赏起眼前的女子,肤白如凝脂,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若隐若现的沟壑,这身欲盖弥彰的装份,既大胆又性感。

三千青丝发带束起,一缕青丝垂于胸前,左面颊靠近太阳穴上有着一颗小小的黑痣,有如画龙点睛般存在,给她的美丽在增添一份神秘。

  唇色朱樱一点,清秀而扬长的柳叶眉下,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如璀璨的星空,又似皎洁的月光般清澈,这双眼睛好看极了。

  “公子,你还真能忍痛,三国时,蜀国有一员大将名叫关羽,他有一个很出名的典故---刮骨疗伤,和你比起来也不过如此。”

  他轻咳了声以缓解尴尬,“关羽?他是谁?”这个女人不仅穿着大胆,说的话也是闻所未闻,她到底在说谁?

  南宫可晴一脸懵圈,这穿越到哪去了?竟然三国都不知道,不会是架空的历史吧!头顶一坨黑线……

  她继续着手中的动作,说道:“他是蜀国五虎上将之一,非常勇猛,但是在一次战役中了一箭,当时也没有麻药,所以就是靠忍,为了能缓解刮骨的疼痛和马良下棋,以此来转移注意力,所以你比他强。”

  “忍着。”

  南宫可晴没有给紫衣男子准备的机会,一个巧劲儿,一抬一送,只听“咔擦”一声,腿骨接上了。

  当她再次对上紫衣男子的脸,一脸的煞白,这绝非常人所能忍,禁不住在心里更加佩服起这个男人,够坚强、够气魄。

  “好了,回去以后,要休养,如果自身免疫力好,二十多天就可以拆板,我在给你几副药,按上面的说明吃,七天就可以排除余毒”。

  紫衣男子道了声谢意。

  随后,南宫可晴看着紫衣男子嘿嘿一笑,“这位公子,你身上有没有银两,你看我救了你两次呢!给点银两也算报答本姑娘了。”有了盘缠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啊!

  紫衣男子禁不住好笑地扯了扯嘴角,“玄影,把身上的银两全部给这位姑娘。”

  “是,主子。”

  “一共一百五拾两,多谢姑娘出手相救,身上只有这么多,希望姑娘不要嫌弃。”紫衣男子清冷地开口。

  拿着钱袋,她无比开心:“不少、不少,多少是多啊!哈哈哈哈哈……”心里想着那个经典的桥断“要啥自行车啊!”

  “两位公子,小女子我先走一步了,你们一路保重,再见!”

  转身走向黑衣人,利落得拔出军刀,时不时的还往黑衣人的衣服上抹了抹血迹,拔出的六把军刀,手朝后腰一挥,整齐地落入腰间的刀囊中。

  凝着前方怪异、大胆的女子,两个人互看一眼,“王爷,此女子言谈十分奇怪,需不需要回去以后调查?”

  没错,眼前这位紫衣公子就是大顺朝让人胆战心惊的、闻风赏胆、赫赫有名、屡立战功的战神七皇叔丌卿轩。

  这时,一道亮光引起了亓卿轩的注意,伸手拾起,竟是一条“心”的形状的银色链子,他像是按到了什么开关,“心”形的盖子忽地打开,里面贴着一张女子的肖相。

  他一眼便认出是刚刚救他的女子,小相美丽婉约却又带着一丝英气,画得如此逼真,完全是画上走出的人物一样,他不禁为这样的画功称奇。

  “不必。”再看向远处,只是一秒,丌卿轩收回视线,眼神里多了几分冷冽与深不可测。

  ……

  转身,南宫可晴收回视线,满目清明,今后的路她要随性而为,靠自己走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转眼,夜色如墨。

  南宫可晴漫无目的地瞎走,竟稀里糊涂走进一处阴森恐怖的地带,四周一片荒凉、时不时的伴有乌鸦的鬼叫声,奇怪的是路面及其不平,到处都是大土包。

  一个没留神绊倒在地,定睛一看,原来是乱葬岗。

  顿时,吓得她背脊发凉,逃窜间一脚踩到一个软软的东西,还伴有低低的呻-吟声,更吓得她魂飞魄散。

  “救我……”

  是人?南宫可晴定了定心神,大着胆子走过去。

  只见,坟包处躺着一黑衣人,他受伤了?矮身查看他的伤情,腹部被利器所伤,刀口足足有五六寸长,血肉外翻;

胸口还插着一支毒箭,其它的小伤就不用说了,深深浅浅,足有十几处,太过骇人。

  这黑衣人命也够大的了,竟能逃出生天。

  “老大,那家伙中了毒还能跑,那边就是乱葬岗了,不能让他活着,否则,哥几个没办法和宫里的人交差。”

  南宫可晴侧耳聆听,有人?是来追杀他的吧?真是没完了,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你们等着,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