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傲娇总裁苦追妻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不会有孩子
作者:一个大木瓜  |  字数:3749  |  更新时间:2020-09-20 03:59:01 全文阅读

意思很明显,完全是她想多了。

季芯澄咬着下唇,脸烫得很,顾少泽将她深看一眼,低低笑出了声。

“你再笑一个试试?”

将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收入眼底,男人丝毫不以为意,扶着她的腰转个身,就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不论季芯澄如何暗暗较劲,顾少泽的手始终如铁箍一般圈在她腰上,季芯澄只好把头低下来,迅速经过总经办长长的秘书台。

目送两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下行。

整个总经办才启动亢奋模式,都在议论季芯澄什么时候跟他们老板好上了!

有艳羡嫉妒的,有哀嚎绝望的,但在陈烽面无表情的注视下,又纷纷噤了声。

“回家还是去外面吃?”

顾少泽将车子驶出停车位,娴熟地七拐八弯向停车场出口而去。

季芯澄正在刷着唐棠相关的微博,事情基本已经平息,一些网友评论还是很走心的,给了唐棠公正的评价。

“外边吃吧,我跟曾嫂说一声。”

季芯澄头也没抬,这么说着,嘴角不自觉上扬,弧度渐深。

顾少泽一边开车,一边往季芯澄脸上看,半晌才想起来问她:

“想吃什么?”

季芯澄似乎看得差不多了,转到微信跟曾嫂说晚上不回去吃饭,然后抬起头认真想了想:

“炸鸡?”

“你确定?”

顾少泽语带诧异。

且不说顾少泽对饮食极为挑剔,外面的油炸食品他从来不碰,便是季芯澄容易上火的体质,加上职业需要,平常也几乎不敢吃这类零食,他确认的同时也带着提醒。

“我这会儿有点想,可以吗?”

顾少泽瞅了瞅她眼中少有的期待,目光转而就落在街边琳琅商铺上。

他已经在为她找炸鸡店,找了一段没找到,便跟着导航提示准备要调头,这时听季芯澄道:

“我记得那边有一家,你不用调头,把车停到前面去。”

“店铺在哪儿,我们直接过去。”

“那边不好停车,你就把车停这儿吧,咱们走过去。”

季芯澄坚持,顾少泽只好依她。

减速,右拐,将车子停在公园一处公共停车场里。

夜晚的公园里,人们三三两两正在散步,有推着婴儿车的新手父母,也有牵着孩子的爷爷奶奶,当然更多还是年轻的小情侣。

由于灯光还没有全部亮起,白天黑夜的交接处,迎面走来什么人,有时要极近了才能看清。

季芯澄遂大着胆,牵上了顾少泽的大手。

男人从来没有这样跟她在外头走过,显然有些不自在,但看她十分放松,渐渐,步伐也悠闲起来。

“顾少泽,唐棠的事,谢谢你!”

“就请我吃炸鸡致谢吗?”

“那你想要什么报酬?”

“什么都可以?”

男人低下头看她,不怀好意的视线已叫季芯澄猜了个七七八八。

想到昨晚他待自己那么粗鲁,季芯澄当即没好气斥道:

“想都别想!”

“喂!是你自己问我的。”

顾少泽无辜笑道。

对他不期然如此大方的笑容,季芯澄陷入怔忡,痴痴地看着男人的脸,一时忘了恼她。

她牵着他的手,本倒退着走,这时眼看就要撞到人,顾少泽轻轻一拉,便将她搂到怀里。

顺势在她耳边道:“今天才发现你老公这么好看?”

季芯澄忙回神,伸手就在他不用任何化妆品也状态极好的脸颊上狠捏了一把,“今天才发现你脸皮这么厚!”

顾少泽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轻易就摘下她的两只手来,不客气往她脸上揉去。

“你再说一遍?”

两人笑闹着,像连体婴儿一般,走一步停三步地往前挪着。

间隙里,顾少泽还问季芯澄:“炸鸡店在哪儿?”

“快了,穿过公园就到。”

再看她脸上漫不经心的神色,顾少泽但笑不语,也不揭穿她。

“你笑什么?”

“没什么。”

“……我不想吃炸鸡了,咱们回去吧?”

小径上一盏一盏路灯陆续亮起,顾少泽视线落在季芯澄穿着高跟鞋的脚后跟上,已见红肿,看来是走不去了。

便在她跟前背过身蹲下,让人到他背上去。

“上来!”

顾少泽突然地举动,叫季芯澄愣在当场。

后知后觉他早已晓得她不过是骗他来散步的,索性也就略过解释,大大方方爬到他背上去。

“季芯澄,你很重!”

“怎么可能!”季芯澄怪道:“顾少泽,你是不是最近都没怎么健身?”

“我是说,你在我心上很重。”

季芯澄呆住,半晌后在他背上发出极不克制的大笑声来。

“顾少泽,你哪儿学来这些土味情话!哈哈……”

“情话是学来的,但爱你是真的。”

“……”

季芯澄趴在顾少泽背上笑到肚子疼,终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背着她一步步走在夜灯下的男人也始终满面春风,颇有得色。

来往行人多有艳羡,频频回头行注目礼,季芯澄将脸埋在顾少泽肩窝里,笑够了之后,轻轻说了声:

“顾少泽,我喜欢你!”

但被过往车流声淹没。

“你说什么?”

季芯澄忍住笑,道:“我说谢谢!”

男人没察觉到异样,照旧一步一步往前走。

“季芯澄,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以后不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再自己扛,能不能答应我?”

“……好啊!”

这一刻,季芯澄的心里觉得安宁,尽管她仍知道,不能完完全全信任眼前这个男人包括未知未来的全部,但她确切地听到了自己的心声:她爱他,爱到哪怕明知前方是许多的风险,也不想后退。

……

从司乾的办公室出来,季芯澄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才木讷地收起思绪。

“芯澄,你到哪儿了?”

“啊,我有点事耽搁了,现在出发去医院!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到,你找个地方,坐着等我。”

说着,一边将车子启动。

舒颜在那头笑道:“不着急,我的检查还在排队呢,你慢慢过来。”

季芯澄昨晚接到舒颜的电话,听说她今天要去产检,想到上回给她买的药还没拿给她,就说今天陪她去做检查,顺道把那些药带过去。

她提早出门,把时间空出来去找司乾。

没想到司乾让她在休息区足等了一个多钟头,最后却还是那句话:“唐棠的离职手续,人事已经替她批好,你不用再说了。”

他们将唐棠按自动离职处理……

靠在椅背上,季芯澄深出了口气,才将车子平稳驶出停车场。

在医院检验室的等候区里找到舒颜,她已经做完检查,刚从机子里拿到报告单,看到季芯澄,就笑了起来,“来得刚好,跟我一起去听听主任怎么说。”

“怎么样?最近觉得。”

“自我感觉,还挺好!”

舒颜很放松,季芯澄也替她开心。

两人拿着报告单到舒颜熟悉的齐主任那里,齐主任说没什么问题,就是建议舒颜可以适当增加营养摄入。

季芯澄想到自己那个药,以防万一,还是拿来问了齐主任舒颜能不能吃。

那齐主任四十多岁,是司乾给舒颜特地安排的,对舒颜的事自然上心,开口就道:“我这里的孕妇,可不敢给乱吃药的!”

“我吃过这个药方,效果挺好的,之前的医生也说是孕妇可以吃的,但还是请您看一看比较好。”

齐主任接过季芯澄的手机,看过方子后,眼皮在镜片后头抬得老高,问季芯澄:

“你生过孩子?”

“没有。”

齐主任也觉得她不像是生育过的,又看了一眼药方,把手机还给她。

“是希南的陈悦给你开的方子吧?人流后吃的。”

舒颜闻言,面色一惊,望向季芯澄,后者没有否认。

“陈医生说之前她这方子经常开给待产的孕妇吃,我记着这话,就想到舒颜说不定合适,所以齐主任,这个药可以给舒颜吃吗?”

“吃是可以吃,但舒颜体质相对更弱,要注意观察反应,有不适就马上停下来。”

两人离开齐主任的诊室,舒颜就将季芯澄拉到医院外的一间咖啡厅里。

临窗的位置,舒颜压低了声量,正色问对面的季芯澄:

“你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啊?”

“别给我装傻,你居然做过人流手术?什么时候的事,顾先生他知道吗?”

季芯澄脸上笑意淡下来,倒也没有显得很在意。

“他不知道。”

舒颜静了有一会儿,方又问:“难道你不是真心喜欢他?”

舒颜觉得,以顾少泽那样的品貎性情,若是真心喜欢他的女人,又能得到他的爱护陪伴,似乎没有理由要把怀上的孩子拿掉。

季芯澄等待上茶水的服务员离开,才与舒颜真正提起这个话头。

“其实,我们俩已经把证领了。”

舒颜惊讶地张着口,半天没合上。

“但是,他家里至今还不知道我的存在。”

“他不打算跟家里说吗?”在舒颜的印象中,顾少泽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男人。

“他有打算,上次他自己的生日宴上,本来是想说的,但碰到一点意外,后面没说成。他也有跟我求婚,对我呢,确实算得上是很好了,可是……”

季芯澄把玩着手中的茶匙,抬起头看向舒颜:

“他不喜欢小孩。而问题其实也不在这里,我总觉得,他不是真正爱我,或者说,他其实没有他自己现在以为的那么爱我。”

舒颜看得出季芯澄的不安与纠结,想到自己过去在安子墨那里栽的跟头,深有体会。

“可你还是想试一试,让他真正爱上你,所以才继续留在他身边,哪怕你很喜欢小孩,也不得不以他为先,对吗?”

舒颜的一语中的,叫季芯澄猝不及防地,红了眼眶。

她垂下眼去,久久没有抬起。

舒颜心有不忍,伸手握住季芯澄的,宽慰她道:“虽然我在安子墨身上试过,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我希望你能成功。何况,我能感觉得到,顾先生对你,跟安子墨对我,是不一样的。”

“希望吧。”

季芯澄自我调节情绪的能力,一向很好。

很快,她就抬起头来,面色如常,笔对舒颜道:

“别在这儿干坐着,主任说你接下来适量运动是好的,走,我带你去逛逛母婴用品,看看还有哪些需要买的。”

这天下午,季芯澄陪舒颜逛了商场里几乎所有的母婴用品店,添置的许多东西也是她帮着舒颜直接送到她的小屋去,整理好,看舒颜休息下,她才离开那里,开车回家。

月色很好,她到家门口又开着车窗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才上楼。

顾少对听到声响,从书房里出来,他已经洗漱过,穿着浴袍。

“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

“我去看了舒颜。”

“又去看她,那么喜欢孩子,要不要自己也生一个?”

他将人堵在楼梯口,语气暧昧而含糊。

本就情绪不高的季芯澄,看着眼前近在咫尺这张脸,莫名地,更加心烦意乱,抬起头就冷冷回了一句:

“不会有孩子的。”

顾少泽本带着笑意的询问,得到季芯澄如此生硬的回答。

当即脸色就不自觉沉了下来。

她的语调,她的神情,无一不在告诉他,她不是在开玩笑。

“季芯澄,你什么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