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惹寿星生气挡财运
作者:萝卜丁  |  字数:3110  |  更新时间:2020-08-02 22:13:21 全文阅读

秋季刚到,天气就转凉不少,木清祈趴在电脑桌上,偷偷拿着镜子在补妆。今天该完成的工作,她昨天就提前完成好了,偌大的公司里,大家都在忙忙碌碌的工作,为了不招仇恨,她只好悄咪咪的在打扮。

刚到下午,木清祈就在办公室里坐不住了,今晚可是她从小到大的好闺蜜白桃桃的26岁生日。

从中午十二点开始,每隔半个小时,白桃桃就要给木清祈发消息,提醒她不许忘记。

谁让木清祈从小到大,就没少放她鸽子过,虽说每年她生日,木清祈都有到场,但平时的聚会,这家伙儿真的是,动不动就出状况,放人鸽子。要不是她肤白貌美(长的不错,用来养眼),善解人意(鬼主意多),温柔大方(放完鸽子会道歉会买礼物来赔罪)...... 等等一系列的优点保住了她,白桃桃早就要和木清祈绝交了。

木清祈再三和白桃桃保证过,她绝对会准备到场的,不迟到,不鸽她。

眼巴巴看着电脑旁的闹钟,一秒一秒在转动,只要时间一到,她立马跑路,就剩五分钟了,她在心里祈祷着:今晚一定一定要准时下班啊!!帅气大魔头不许不许通知她加班啊!!拜托!

“木清祈!”徐一帆清冷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喊了起来,“来我办公室一趟。”

工作室里有两位新来的实习生,听见徐经理的声音,捂着嘴羡慕着木清祈。徐一帆是公司里出了名的帅气又多金,今年28,算得上是钻石级别的单身汉了。可是总给人一种难以靠近的疏远感,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对待下属则是有功奖之有过改之,所以在公司很有威信和人气。

先前公司里有过几个小姑娘给他递过情书,表过白,都被发了好人卡,清清楚楚的拒绝了。这让其她有自信的单身姑娘对徐一帆更有好感了,徐一帆也是个老狐狸,懂得怎么如鱼得水的拒绝,既不伤害到她们的面子,公司见面也不会觉得尴尬。久而久之,这位钻石单身汉,除了不知情和消息落后的实习生还想着跃跃欲试去攻略外,其她人只是有贼心没贼胆,不敢再去冒然行动了。

木清祈一听到那个魔头叫自己名字,就整个人僵住了,我靠,要死啊,这大魔头,不会又想交代自己出去办什么事吧。

“木清祈!”徐一帆又重复了一遍,“不在吗?是缺勤早退吗?”

“在在在!我在!”木清祈还是向金钱低头了,她这个月的全勤奖可不能就这么灭亡,虽然来公司上班将近两年了,和徐一帆在一起共事也快两年了,木清祈还是对徐一帆敬而远之。虽然她在很多事情上爱耍鬼机灵,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徐一帆绝对是条老狐狸,玩不过,轻易也惹不得啊。

木清祈敲了敲他办公室的门,“扣扣扣。”

“请进。”

“请问徐经理找我有什么事吗?”木清祈一脸讨好的笑,还有一分钟就下班了,希望他别害自己。

“今晚在公司加个班,把关于最新上市桃子味的以及猕猴桃味的怡梨饮料市场调研方案写出来,明天交代实习生出去实践调查。”

“啊?”木清祈头一次面对徐一帆胆子大了些,指了指手上的手表,说道:“下班时间到了,我能明天再写吗?”

“我知道下班时间到了,所以叫你加个班啊,怎么,不愿意?”本来在处理文件的徐一帆抬头看着木清祈,这丫头今天居然有胆子和他叫板,呵,也是新奇。

“啊,不不不,愿意愿意,只是我今天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然,我今晚回家熬夜加班给您赶出来,我保证在今晚12点前发给您过目,不耽误明天实习生的实践调查。”徐一帆微微上调的疑问语气,听得木清祈立马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还是乖巧做人来得实在。

徐一帆看了眼日历,今天,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她那个闺蜜的生日吧,怪不得不肯留下来。去年这个时候,刚好也是个工作日,那时候留她加班,也被拒绝了,不过他问清了理由,还是选择放她走了。

“唉,算了,你走吧。”

徐一帆突然软下来的语气,让木清祈心里更觉得没底了,这老狐狸想和她玩什么花招,等等,我走吧?他想开除我吗?不是吧,不会这么严重吧?

“徐...徐经理,你不会要开除我吧?我发誓,这次真的是有急事推不掉,我每一天真的都在勤勤恳恳的工作,您不会就因为我今天不能加班,就这么随意的把我开了吧?”

木清祈还想继续委婉地“控诉”下去,徐一帆眉头一皱,“我放你准时下班,你还有这么多意见?”

木清祈本来苦着的一张脸,听到这话,秒张开,笑了起来,“谢谢徐经理!我保证在12点前把方案发给您。”

“咳咳咳,不用了,这件事我交给其他人来做就行。”

木清祈感激的看着徐一帆,徐一帆有些不自在的说:“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你今天熬夜了,明天顶着俩黑眼圈来公司,办起事来一点儿效率都没,你该感谢的,还是你自己。”

呵,不愧是徐狐狸,不仅狡猾还腹黑。木清祈心底的感激荡然无存,谁让他拐着弯挖苦自己。不过,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对方都同意让她下班了,她面上依旧矜矜业业的说着客套话,等待着徐一帆最后的发话。

“好了,你走吧。”

“好的,谢谢徐经理。”

木清祈相对于进来时的步伐,这出去的脚步明显快乐了许多。徐一帆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回到位置,木清祈背上早就收拾好的包,拿着员工卡,去打下班的卡了。

白桃桃这回直接打了电话过来,木清祈麻溜的接了起来,“喂,桃桃啊。”

“喂,木清祈,你个鸽子王,我打了你这么多通电话,你怎么才接啊?你是不是又有事情不能来了,是不是又打算放我鸽子。今天可是我生日,一年一次的生日,我跟你讲,平常你放我鸽子就算了,今天你不来,我就真生气了啊!”

白桃桃噼里啪啦的带着怒气讲了一长串话,木清祈有个不成文的小原则,365天有364天都能随便和白桃桃吵起来,但她生日这天,自己不可以找她的不痛快。

毕竟她以前听说过一个说法:惹寿星生气会挡着财运。她还不平了好一阵,减寿命她都没意见,可是怎么能挡财运呢,不行不行,不能惹。

“误会误会!我今天可一直准备着呢,就想着下班时间一到,立马冲出去打卡,再坐公交车去找你。”

“真的假的?那你干嘛不接我电话?”白桃桃的语气软了下来,有些将信将疑。

“真的!!还不是徐一帆那大魔头,你也知道,我在他手底下,都快被压榨了整整两年。你不知道,刚才还剩五分钟,我都打算拎包跑了,被他叫到办公室,让我加班写方案。我真的,还能说什么呢?”

白桃桃自然知道徐一帆,木清祈帅气又只压榨她的上司,木清祈十次放她鸽子,得有六次和徐一帆有关,“那你怎么逃脱虎口的啊?”

“为了姐妹儿,我冒着没工作的风险,勇敢的反抗了,在我一番义愤填膺的反抗下,他服软放我走了,怎么样?你姐妹儿,我厉害吧?”木清祈脸不红心不跳的胡说八道。

“你说你也是,为什么对那食品公司那么情有独钟,被辞退就被辞退啊,还有我养你,怕什么。”白桃桃是个妥妥的富二代小公主,但是她就喜欢一直对她好的木清祈,所以从小和木清祈混到大,也有抠门的小习惯,不过对自己人从来都是和木清祈一样大方的很。

两年前,在木清祈和她说要去食品公司朝九晚五的上班时,她就不能理解。学市场营销的木清祈为什么不去挑些高大上的公司面试,凭她的学历她的能力甚至是外貌,每点都是妥妥能进大公司的料,为什么偏偏要去个普普通通的食品公司,领着几千块的薪水,动不动就要加班,还要被大魔头上司任意“驱使。”

“没办法,我就对这公司情有独钟,魔头再凶残,好歹长的很对胃口,说不定哪天,嘿嘿嘿。”

“呵,就你那胆子,在外张牙舞爪的,在徐魔头面前屁都不敢放,就算看上那副迷人的皮囊,谅你也是有贼心没贼胆。”

“噢,忘记你这人太懂我了,看来以后要少在你面前巴拉巴拉的了,不然想吹嘘吹嘘都行不通。”

“有病,对了,你现在到哪了?等公交过来还来得及吗?你敢迟到的话,你自己看着办噢。”

白桃桃话里有话的威胁语气,木清祈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压力,拿出手机看了一下,能坐到站的公交车还有十几分钟才下来。

“我在公交车站啊,算了,一声姐妹儿大过天,白桃桃为了你,我决定打车过去了。”木清祈见坐公交车真的来不及了,只好打了网约车,坐去目的地。

“哇塞,我太感动了,等你过来哦,亲爱的。”白桃桃挂了电话,好心情的等着木清祈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