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乍到
作者:善福殷  |  字数:2631  |  更新时间:2020-08-17 11:19:25 全文阅读

“我好不容易毕业了,终于拿到手机,当然得好好玩玩。”

  少女窝在沙发里,撩起刘海看了眼坐在隔壁的女人,恰好迎上对方的目光,少女做了个鬼脸。

  女人没好气的收回目光,熟练的剥开手中的豆荚,一边道:“别人考完都去估分,你就不晓得去估下分吗?”

  少女目光一凝,很快稍顿了一下的手指重新滑动屏幕,心不在焉地开口:“估了啊。”

  女人问:“那估了什么情况么?你就不知道着急么?”

  “什么情况?考的不行的情况呗。”少女语气漫不经心。

  女人见这情形,有些微恼。

  少女也不作声。

  一时只听见“卡卡”黄豆荚被开启的清脆。

  “妈,我晚上出去一趟。”少女率先打破沉默。

  “你出去呗。你现在自由了,我又不管你。”女人呛了她一句。

  少女也不恼,依旧不作声。

  “一会儿去买些书。”少女看着手机里关于《伊豆的舞女》的介绍,眼睛亮闪闪的。

  “毕业前不看书,毕业后到是认真起来了?”女人似乎一直没消火气,说话总带股子火药味。

  少女对此充耳不闻,接着说自己的:“你不知道,这本书写的超好的,它是日本著名作家写的呢!”

  半响没听见女人回应,少女抬头瞅了一眼。

  女人似乎在沉思什么。

  就当少女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女人开口了。

  “要去买瓶味极鲜了,家里没有味极鲜了。”女人一本正经。

  少女鼓起腮帮子,无奈摇头:“我还以为你在思考我说的书哩?”

  女人回想又觉得好笑,眼角一弯哈哈笑起来:“咯咯…这就是你们小孩子跟家庭主妇的区别…”

  少女关了手机:“唉!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出去了!”

  ……

  “抱琴,我们出来也有上十年了,也是时候回去了。”

  星辰烂漫之下,隐隐可辨得两道模糊身影。

  盘发女子一袭靛色衣裳,御风而立,微叹口气,看了眼身边装束相似的女子,开口:“是啊,快十年了。我们跑了几千小世界,依旧没有找到适合的。”

  “又晴,看着师父的样子我心里难受。”称作抱琴的盘发女子眸光低垂。

  “或许师父…”又晴欲言又止。

  抱琴摆摆手。

  “你该知道…”

  话至半,抱琴却是突然浑身一震,又晴同样目露震惊之色,四目相视。

  “快!”

  两道人影刹那间化作两道流光,向着一片混沌的黑夜水墨中俯冲而下。

  …

  “你是知道我妈妈的。我不管她,反正我毕业了,我要有我自己的新生活!”站在桥头的少女转过身,灯光下笑容灿烂的看着走在后面的人儿。

  晚风中头发被吹得凌乱,也吹起少女的裙摆。

  “不过,飞晚你…”跟上来的同伴笑嘻嘻的走近。

  “啊!”

  一切都是刹那间,桥头的女孩背后靠着的栏杆居然断裂。

  “飞晚!”同伴尖叫一声,一把扑到桥头的栏杆上。

  “飞晚!飞晚——”

  橘色光晕的桥面上逐渐聚集了一圈人,众人都向下极目望着,一团团黑色的墨在流动的江水中晕开。

  “轰…咕嘟咕嘟…”飞晚耳朵一瞬间的轰鸣,接着仿佛听见气泡在耳蜗里一圈圈破解。

  “咕嘟…咕嘟”

  星光闪烁的天空,两道流光在黑夜中落下。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迷迷糊糊中,飞晚似乎又听见气泡破裂的声音。

  努力睁了睁眼睛,飞晚的眼睛被亮白的强光刺的有点儿疼。

  我落江里去了……我是死了吗?

  这片白光太亮,真像是传说中的天堂。

  “师父,小晚这下再也没事了。”

  怎么还有人说话?

  混沌中飞晚听见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唉。为师也不傻,你们的小把戏能瞒得过为师?罢了罢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过切记,不要瞒她……”

  是谁说话?我不是死了吗?

  飞晚听着越发清晰的声音,想使劲睁开眼睛看看,却依旧力不从心,似乎眼下的这具身体赢弱不堪。

  突然间,飞晚感觉自己被人轻轻抱了起来,圈在一个相当温暖的怀里。

  “我的小孙女,小飞晚,你去吧去吧。”苍老的声音有些哽咽,悲痛之情难以掩盖。

  “飞晚,不要害怕,以后我就是你爷爷了,啊?”

  飞晚感觉胸口闷的慌,浓烈的悲痛。

  还能这么清楚地听到人说话啊……我没死啊……

  想到这个,飞晚却又自嘲一笑。那一刻致命的窒息感又似乎勒紧自己的脖子,白光太亮,眼睛实在没法睁得更大,透过缝隙,隐隐约约看见几道白色的身影在自己面前晃悠。

  医生?

  飞晚脑子里开始跳出曾经看过的纪录片里说灵魂出窍看着自己被医生抢救的故事。

  我要是活过来,我也要去说我也灵魂出窍了……

  身体累极了。

  飞晚觉得自己身心都累极了,外界的说话声渐渐远去,缓缓闭上撑着一条缝的眼。

  怎么可能会没死呢……我还真是要到天堂了……

  在老人暖呼呼的怀里摇啊摇,老人笑眯眯地看着怀里的小人儿,轻轻打起小哈,眼窝里的温柔都汇成小河流淌出来。

  “师父,那小晚。”抱琴走到老人身边。

  “嘘——”老人嘘声。

  一圈乳白的气流在抱琴身边打着转。

  抱琴张了张嘴,出不了声,只能瞪圆着美目盯着面前的一老一小。

  “你都四五十岁的人了,怎么干事情还毛毛躁躁的。”老人不满地开口。

  手头的力度却是轻巧,将飞晚重新放回铺着粉红羽毛的小窝里。

  “把晚晚吵醒了怎么办?你小师妹本来身子就弱,这下子刚刚恢复,你跟又晴可得小心照看。”

  “是,我们知道了。”又晴立马回答,冲着一边说不了话的抱琴做鬼脸。

  “你们几个人仔细照看好小师妹。”老人背起双手,收回眼里的笑意命令。

  “是。”分两排而立的四个十四五岁衣着着浅粉纱裙梳着一样丱发的小丫头应声。

  老人掸了掸衣袖。

  “你们俩个跟我出来吧。”

  出了门。

  抱琴跟又晴相视一眼,又晴上前一步走,拐了拐抱琴的胳膊,冲她使劲挤眼睛,低语:“赶快走吧!”

  三人在一处半山亭前停下,亭子半依山势而建,遥遥只能见半个亭子的形状,飞檐高高上翘,似飞天雄鹰展翅。亭子通体朱红色,立柱鎏金雕刻祥云纹。亭子顶部正中央方正玉牌匾上浮雕三个大字“追风亭”。

  一停下。

  “师父。”被解了禁的抱琴先开口:“徒弟知错了。”

  老人穿着月白色长褂,垂角处用墨线绣了几笔鹤纹。

  鬓白长胡,银发束起,精瘦干练,颇有道骨仙风之姿,轩轩霞举。

  “此事不必多言。”老人扶栏而立,眺望天际祥云吐瑞气。

  “晚晚六魄不全,痴傻多年。为师本想就此照顾她至百年归去。如今晚晚既然有幸能康复,大概也是冥冥之中道的旨意。”

  老人的眼睛在晨光下变得透亮。

  “世事轮回,道法自然,一切都是注定啊……”

  “师父…”抱琴同又晴两人注视着辉光中被染成金色的身影。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在看横栏,哪还有老人的身影,只留下他回味无穷的余声还回荡在天地之间。

  “得,这老人家又走了。”抱琴一屁股坐在石椅上撇了撇嘴。

  又晴仔细整理好衣裙,坐上石椅,理了理衣袖,趴在石桌上,双臂撑着脑袋:“师父没有责怪我们就已经很好啦。”

  抱琴弹指一挥,桌面上多了壶白玉茶壶跟着两只小茶盏。

  “我们不也是担心小师妹嘛…”抱琴灌下一杯茶后讪讪地开口。

  “算了,师父既然没有怪我们,我们以后就好好照顾小师妹。”又晴起身拍拍衣衫:“走。我们一起去小厨房看看小师妹的药熬的怎么样了!”

  抱琴应声便跟上一同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