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好,程先生 > 正文
001你好,程嘉喻
作者:轻风不解雨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20-10-07 16:27:34 全文阅读

2006年,秋

赖矜瑜对程嘉喻是一见钟情。

说来也奇妙,她与他的初见,他甚至不曾给过她一个目光。

不,准确的是只有她看见他,还只是个背影。

那天,她上楼,他下楼。

她经过他身旁,空气中无端多了几丝好闻的香气,忍不住吸入好几口空气。

香气仿佛侵蚀她的头脑,不然怎么还未来得及转头看清,他只独留一个背影。

她与他,只有两级楼梯的距离。倘若,她主动唤他,他会停下并转身,给她到他面前的时间。可惜的是,她只是呆愣着站在原地瞧着他的背影一步步远去。

脚步不受控制地加快,停留在教室走廊外。凭借高处看得远的优势,双手支撑着栏杆,假装若无其事地把目光飘远,却停留在楼下驻足的身影。

“他叫程嘉喻。”一道声音从身旁传来,余光中感受到某人的打量。

“程嘉喻……“她在心里记下这个名字。

“锦鲤,你不会是喜欢上程嘉喻了吧?”说话的女生一双眼睛往她身上瞥,眼中激动之色都快要溢出来,也颇有一番想八卦的意味。

“梨子,你,你别乱说……”眼神闪躲,声音压得极低。她打量着四周,攥紧她的袖子。

没人注意到,她微微泛红的耳朵。

“这样啊……那也好,他也没啥好的!”她开始了碎碎念模式,“不过就是长得帅了点,长得高了点……”

一双眼睛快要眯成一道线,嘴角差点就咧到耳朵尖,说得愈发兴致高涨,情绪热烈。

“就是他那个性子看起来不太好相处。”一下子便索然无味。

那些话入不了赖矜瑜的耳,她依旧站在原地,只是身旁多了个叽叽喳喳的人,有了借口明目张胆地望着楼下。

“锦鲤,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呀?”说话的女生叫左梨,是赖矜瑜的同桌。

左梨性格开朗,甚至有点大大咧咧。而她,不够勇敢,最起码在感情这件事上,她不敢主动,选择了缄默。

“锦鲤?”

“你说什么?”舍不得回过头瞧她,愣是停顿了好几秒,有了某人的急切,这才回过头来。

“我说,程嘉喻没有什么好的!”左梨这话说得有些大声了。

赖矜瑜隐隐觉得,她的这番举动难保不会引来周围人的侧目。她下意识去拉左梨的手,想把这口无遮拦的傻姑娘带走。

“快走!”赖矜瑜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

“嗯?”她虽大大咧咧,但此刻也察觉到周围的激流暗涌。

“走走走!”一不做二不休,她雷厉风行了起来,倒是和以往不大一样。

“那个女生……”耳尖的她听到有人在议论她们,加快脚步,但一种名唤“好奇程嘉喻”的情绪在赖矜瑜的心里扎了根。

脚步声急促,呼吸沉重了起来。

“我,我不行了!”左梨停下脚步,累得弯腰大口喘气。

赖矜瑜在离她两级高的台阶,停下并转身,左梨便气喘吁吁地来到她跟前。

原来,她曾经可以离他这么近。

“我们走吧!”赖矜瑜朝左梨伸出手,脑子中有点乱乱的。

下一次,下一次,我会试着去主动的!

她在心底默念着。

风冲散楼梯间残余的气味,赖矜瑜一直想知道那是什么熟悉的气味。

*

后来,赖矜瑜的学习生活一如既往,只是多了个留意身边人的八卦闲谈的习惯。那双耳朵总能耳尖地捕捉到“程嘉喻”这个关键词。

她的性子胆小,在自己班上也没什么太大的存在感。心里念着“程嘉喻”,无数次在自己心里勾勒他的样貌。

她下了好几次决心,但因她这性子,也断不能做出倒追的事,于是她搞起了暗恋。

不过几天,她就被迫选择了放弃。

直到秋冬交替之季,她记不得已几月有余不曾去留意“程嘉喻”这三个字,但不乏有人摆在明面上谈。

清晨,女生趴在桌子上看窗外的光景,身穿一件绿色的军大衣,她把自己裹得严实,一丝风都不得潜入。

学生陆陆续续进入到教室里,朗朗的读书声响起。有人坐姿端正地举着书籍,有人摇晃着头脑……

“锦鲤,你不舒服吗?”左梨双手举着书籍,刻意压低了声音附在她耳边。

说着手掌贴上她的额头,带着她手的余温。

“走,我带你去看校医!”她大有一种把她扛过去的冲动,手挽着她的手。

赖矜瑜双颊泛红的,说话语气软趴趴的,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不用了,梨子,我就是有点感冒了……”

“吃药了吗?”左梨听见她说感冒时松了一口气,也就不强求带她去校医院。

校医室,明面上打着为师生服务的幌子,可个人都知道那里有多坑。医药费贵不说,关键是病都能看错,甚至还乱开药,一直让学生不敢全然信任。

“没事,我休息一下就好!”赖矜瑜很轻易地回避了她的问题。

按着左梨的性子,也没有细想。

于是,赖矜瑜从趴着的姿势到头整个埋进臂弯睡了过去。

冷,从四面八方灌入的冷风,冷得彻骨。

赖矜瑜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呼吸有些急促了起来。

左梨出了趟教室回来,边见小小的一个人儿在风中凌乱。

“谁干的?真是太可恶了!”她快步走到窗边,注意着赖矜瑜那边的动静,再小心翼翼地关上窗户。

她的目光很轻巧地越过赖矜瑜,往她座位前的人而去。那目光仿佛淬了毒,让人忍不住望而生寒。

先忍着!

她倒是还记得赖矜瑜不舒服,快步靠近她,压低声音询问:“锦鲤,还好吗?”

赖矜瑜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只是知道有人在唤她。嗓子出奇地痛,只能低咛出声:“嗯?”

左梨贴上她的额头,手上一片滚烫。她的脸烧得火红,弥漫到了耳朵尖。

“这么烫?我带你看校医!”

赖矜瑜烧得整个人反应迟钝,点了点头便被左梨整个扶起。

“林绾,你等会和老师说一声。”左梨冲着后面座位的人说着。

“行,早去早回!”

左梨扶着赖矜瑜出了教室门。

“矫情!”

“颜萱,你又不是不知道校医那边不轻易开药的!”

早先有学生在校医买药,伪造生病欺瞒了家长,导致现在取药不是需要处方单,就得病人亲自去。

“真不知你们怎么那么袒护她!”那名叫颜萱的女生,话里满满的不屑。

*

另一边,左梨拖着赖矜瑜校医室。

还未进门,就听见里面的说话声。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又打架!”

“哎呦,痛痛痛!”

“嘿嘿嘿,我们这是摔倒了!”

“摔倒?难不成你说你们一起摔倒了?”那话中满是不信的意味。

“好好学习,下次编个好点的借口!”

“哎,你别不信!你问嘉喻,他可是好学生!”

“好学生“几个字咬得极重。

“嘉喻?”

“有事?”清冽的声音自他口中传出,目光灼灼地盯着徐鹤宁。

“没,没事。”徐鹤宁觉得程嘉喻的目光有些阴沉,那话倒是打趣不得了。

“下一个!”那校医边说,边把目光往程嘉喻身上移。

“不用。”他朝门外方向走。

门外,左梨和赖矜瑜把里边的话听得一点也不落。

嘉喻?是她想到的那个程嘉喻?

赖矜瑜本就发着烧,此刻脑子更是乱哄哄的,显然也没有想到会与人撞了个正着。

程嘉喻面色阴沉,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她低下头,往旁边让了让,鼻尖窜入熟悉的气味。

那是什么气味?

左梨贴近她耳畔,悄声说着:“程嘉喻诶!”

风冲散残余的气味,也吹散了她的思绪。

头脑发涨现在也清醒了几分,何况她真正意义上见到了“程嘉喻”。

她离他一步之遥,比两级楼梯更近了一分。

手攥紧左梨的袖子,用上所有的力气拉着她跨了校医室的门。

那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内,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走一般,手松开了对左梨的禁锢。

“锦鲤,你怎么了?”左梨顺势停了下来,看着她红彤彤的双眼,有点心疼。

“没事,只是生病了有点难受。”她惯会不让人担心。

“我们快进去吧!病好了,你就不难受了。”左梨瞧着她精神气好了不少。

“好。”她强硬地挤出一个笑容,可那比哭还难看。

“你别笑了,真是好丑啊!”左梨揽着她的肩膀,打趣着她。

对于左梨的打趣,她没有加以反驳。

眼泪总是不受控制地想往外流,偷偷地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想忍住,心酸酸的。

现在的她应该很丑吧!

距离上一次见面已三月有余。

这次,赖矜瑜又一次选择了缄默。

只是,似乎又有些不同。

“你好,程嘉喻!”她无数次在脑海中演习着与他相见的场景,无数次排练过相见时的对白。

最后,化为一句无声的“再见,程嘉喻!”

她现在脑海中只独独回荡着“程嘉喻有女朋友”,“他有女朋友”,最后是“我们不可能了”!

她的暗恋,以她内心的一场戏结束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