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好,程先生 > 正文
003你好,程同学(二)
作者:轻风不解雨  |  字数:3081  |  更新时间:2020-10-10 01:55:36 全文阅读

2009年,冬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夜又是那么的漫长。

书桌前,女孩小小的一团。

“沙沙沙--”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令她笑开了颜。

手指触及纸上那熟悉的三个字,“程嘉喻,”有的只是无尽的沉思。

那夜显得很难熬。

只是夜总有外来客,挑动那心弦。

赖矜瑜耳尖地听到外头的脚步声,只得把那写满了“程嘉喻”的纸张藏于身上。

军大衣靠近左心房的口袋显得格外必要,厚厚的一叠靠近左心房。

她感受着那颗炙热的心。

面上神情恢复原状,手下是一本字帖。

“瑜瑜,早点休息!”来人是赖矜瑜的妈妈。

“妈,等我练完字。”

赖母朝她靠近了几分,目光自上往下,瞧着她的字。

一横一竖一瞥一捺

她写得极其端正,只是失了自己的风格。

赖母瞧见她眼底下青紫一片,心不禁一阵抽痛,“瑜瑜,妈妈不是逼你。”

她后一句话消失在喉头,泪水就那么措不及防地流了下来。

手掌滚烫一片,她的心早在赖母走进之时,又是冰冷一片。

“瑜瑜,妈妈只有你了!”她忍痛,自她身后怀抱住她。

“妈,我答应你,我会好好学习的!”她见惯了这副模样,早先还会陪着她哭,现在却是麻木了。

赖母手愈发加紧,像是要把她重新揉入骨血中。

这样,她的亲生女儿,最后的孩子就不会再怪自己了···

“瑜瑜,我答应你。等你考上了大学,妈妈不会再干涉你。”她哭得愈发凶了。

赖矜瑜忽而抬头,双眼中毫无神采,“妈,我希望你能说到做到,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我不欠他的,我不欠他的···”她像是一只虾一样痛苦地蜷缩起来。

赖母面露痛色,终是无声地落泪。

她的泪,早该在9年前就流干了。

可为何?她只要一想起来,心仍然像是被一刀刀地割开,撒上盐水,让她痛不欲生,甚至如今更痛上几分。

夜很静,人泪眼婆娑。

赖矜持趴在桌面睡着了,又梦回到以往。

*

2006年,冬

小人儿拉开书包链,从书包中取出本子。

两本一模一样的本子,连那笔迹都很是相似,只是扉页的内容不同。

手摩挲着“程嘉瑜”三个字,笑难自已。

“程嘉瑜···”在口中斟酌许久,这才念出了口。

“你好,程同学。”

“你好,程同学。”

“你好,程同学。”

女孩趴在桌子上,那脸快要拧成一团。

她该用什么语气叫他呢?

索性起身来到镜子前,手往前伸,呈握手的举动,清了清嗓子,悠悠然地喊出一句,“你好,程同学!”

不行,不行,要是他不伸手怎么办?

“你好,程同学!”脸上是礼貌性微笑,露出标志性的六颗牙。

无奈她的小虎牙,显得有些突兀。

“你好,程同学!”说完再点了点头,以表示友好。

不行,这好像有点傻!

赖矜瑜否定了脑子里的所有想法,人直接往床上倒。

乌黑的头发散着,如同捧着一束海草,再无情抛下,凌乱但不羁。

她白嫩的双脚晃荡着,一双眼睛黑乎乎地转着。

实在是太难了!

她转手就抱住床头的小熊,头埋在其中,口中咿咿呀呀地叫着。

要是能像认识小熊一样就好了!

“么~”一大口吧唧在小熊的脸上。

“小熊,小熊,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身披盔甲的布偶熊自然不可能回答她。

咚咚咚---敲门声有些急促。

“瑜瑜,你怎么了?”那声音带上几分焦急。

她与熊相视一笑,捂住自己的嘴巴,平静着心绪后说道:“妈妈,我没事,题目太难了!”

门外赖母松了一口气,“那需不需要妈妈看看?”

这一年,赖矜瑜16岁。

她已经藏有自己的小秘密。

她乖乖地应答着,“不用了,等我研究不出来就唤你。”

因为她平时都安静地写作业,不曾出现今天咿咿呀呀这种情况,赖母一下上了心。

“好,那你实在不会记得喊我。

“好。”

赖母六年前还是一名人民教师,在赖矜瑜10岁时,选择了当一个全职妈妈。

这么多年来,赖矜瑜成绩离不开她的教导。

这么多年来,赖母选择了家庭。她负责赖矜瑜的学习与生活,以及每一日的接送,更甚至除了在学校都抬头不见低头见。

在赖矜瑜上初中时,同学们都选择了内宿。

只有她,还是由妈妈每日接送。

那时的孩子,还不懂分辨是非,只是看着别人与自己不同,便群起嘲笑。

赖矜瑜便是那独特的一个。

由于赖母发现得早,向学校反映。

可受伤的心灵又是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痊愈。

年仅13的她,越来越不爱说话。

好几年过去,赖矜瑜也习惯了赖母的接送,不再是第一次被小朋友笑回来时的抗拒。

今晚,赖母又一次上了心。

“小熊,差一点就被发现了。”她呼出一大口气,全然把明天打招呼的事给抛到脑后。

她一拿起作业,就啪啦啪啦地写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地消逝,她的头一点点往下,最终处于不动。

橙黄色的光打在她脸上,小嘴撅了撅,怀里的小熊抱得很紧。

赖母瞧着房间内的灯光还亮着,悄声地开了门。

一眼就看见某个人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赖母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又是无奈,又是放纵。

把她抱起,又是长长的一声叹息。

“小熊……”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高挺的鼻子不满地蹙了蹙,手中的熊早已经被她遗弃到地下。

赖母抚摸着她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眉眼,忍不住轻喃:“言言……”

*

清晨

“瑜瑜,记得好好学习!”赖母没忘记昨晚的异常,又一次叮嘱着她,“有什么事千万别憋着,和老师说。再不济,和我说。”

若不是初中那档子事情,赖矜瑜也不会现在做事怯懦,不敢主动。

赖母如此想着。

“妈妈,同学们都很好!”她的言外之意是,你放心,我很好,我能够照顾好自己,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你需要寸步不离的女儿。

“好,那妈妈先走了。”赖母不放心地又瞧了瞧几眼,见她神情如往常一般无二,心有了片刻的安心 。

赖矜瑜目送着赖母离开,正打算转身往学校里去。

“真不害臊,都这么大了,还得父母接送。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弱智儿或者什么病呢。”那嘴轻易就抛下一大段话来,这让赖矜瑜头有些大,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颜萱,你不要太过分!”左梨见那名叫颜萱的女生似在指责赖矜瑜,连忙快步跑过来维护于她。

“哼,关你什么事?”她嫌弃地撇了撇嘴,转身往学校里面。

“锦鲤,你也太胆小了。”左梨如实告知她,虽说这话不够好听,甚至可能引人生气。

但她本性就是如此,对待自己的朋友,就得以一颗真心以待。

“梨子,我知道的……”她忽而低下头,眼中渐渐失去光彩。

我知道的,我不够勇敢,我也不敢主动。我怕,我一主动,所有的都会离我而去。

“锦鲤,答应我,如果有一天,你遇到那个让你变得勇敢的人,请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她这一番话倒不像她了,有些煽情。

“怎么了?我只是在想,怎么样的人会让你变得勇敢!还有,我想知道,我都没有改变的到底何方神圣做到了。”

这才是她,她熟悉的梨子。

“梨子,谢谢你。”

谢谢你和我交朋友,在我最笨拙的时候。

她话题变得让人猝不及防,一双眼睛亮亮的,“锦鲤,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她问。

“程嘉喻在你身后不远,正朝你这边来!”左梨凑近她,用一种调侃的语气。

“啊?”一不小心就喊出了声,引得周围的人侧目。

“对不起,让让!”她扯着左梨,往前面阻挡了路的一堆人而去。

身旁有这人还真是难挤,比较于后面那人,果断选择放手。她如同一只鸵鸟,低着头然后麻溜地往教室方向而去。

“嘿这人,程嘉喻是魔鬼吗?怎么一见到就跑?”左梨呆站在原地,吐槽着自己溜之大吉的赖矜瑜。

“?”她身后的二人一脸懵逼。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徐鹤宁。

“哈哈哈——”

左梨忽而转头,额头一道黑线。

“这说曹操曹操就到!”

她的脚步作势往外迈,装作刚才说的是旁人,然后溜之大吉。

“哎这人……”徐鹤宁喃喃道。

他所幸不去想,只管往前走,这才意识到身边的人还在刚才的地方。

“魔鬼,你怎么了?”不自觉就把“魔鬼”二字吐了出来,一下子又闭上了嘴。

程嘉喻只是盯着那抹落荒而逃的身影,双眼黑沉。

只待那身影消失在眼前,方才收回那打量的目光。

脚步往前走,面上又是一派云淡风轻,如二月春风拂过,毫无波澜。

“哎,等等我!”徐鹤宁喊道。

另一边,赖矜瑜早在穿过人群,脑袋就有些清醒。

她跑什么?

他又不认识自己。

瞬间,书包里的本子变成烫手山芋。

她攥紧书包带,陷入沉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