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这个夫君不好惹 > 正文
第1章 你相信前世吗?
作者:汣月  |  字数:3012  |  更新时间:2020-09-01 12:02:32 全文阅读

皇宫宴会上,两个孩童正在角落里窃窃私语。

  “你还记得我吗?”温宛呼吸有些急促,只是那双明眸却仍旧动人的很。

  顾槐安纹丝未动,听到她的白痴问题倒是微微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温宛。

  温宛忽然也觉得这个问题有些低智商,她皱了皱秀眉,换个方式又问了一遍。

  “你相信有前世嘛?”

  四目相对,静默无言,最终还是顾槐安先开了口,“你还未及笄吧,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温宛声音轻柔,如沐春风,偏偏说出的话让人难以招架,“那提到年纪,是不是想让我变相唤你‘槐安哥哥’?”

  温宛也不矫情,一句‘槐安哥哥’叫的坦荡,叫顾槐安连斥责都找不出什么理由斥责。

  谁能想到二人这才第1次见面,熟稔了好似认识了许多年一样。

  顾槐安神情有些疏离,“随你便吧。”

  说罢就要离开。

  温宛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见到这个五皇子,又怎么肯这样轻易的放他离开。

  “顾公子,等一下。”

  温宛着急想要问他是不是像自己这样单单听到一个名字便觉得认识许久,如今瞧见了也一点防备和忌惮都生不出的奇怪情绪,所以就直接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顾槐安下意识的自卫,想要把碰了自己的人给甩开,可回头瞧见是温宛,就奇怪的怎么都下不去手……

  顾槐安刚想开口斥责,下一秒就被温宛拉着朝外面走去。

  身边侍卫想要阻拦,被顾槐安制止了。

  然后侍卫就瞠目结舌的看着向来不允许女人近身的五皇子,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拖走了。

  宴会最后一排的好处便是出门极其方便,还不会引人觉察。

  外头是个走廊,走廊尽头还有一个隔间。

  这隔间平日里根本不会有人过来,所以温宛也不怕有外人过来打扰,直接拖着顾槐安进了那个小隔间,然后利索的将门给关上。

  顾槐安自始至终都从未抵抗,或者说,他想要看看这小孩到底卖什么关子。

  “顾公子应当是第1次过来北靖吧,我同你也是第1次见面,可公子不觉得很多事情早已经冥冥之中注定了嘛?顾槐安和温宛,看名字就是极其般配啊,坦白说我也不记得你,可总觉得很熟悉。”

  顾槐安模样淡然,“我从不信这些。”

  温宛就灼灼的望着他,“为什么不信?有生就有死,有死就会生,人有无量的前世,也有无量的后世,既然是无量,你我二人在无量中遇见一次,有什么不可能?”

  倒是一个口齿伶俐的鬼机灵。

  顾槐安舌 尖抵了抵腮,轻笑了一声,“先前提及年纪并非是让你胡搅蛮缠,如今提及年纪是想让你看清现实,所以小丫头,及笄了吗?”

  温宛眨巴眨巴眨巴眼睛。

  “勉强算你及笄了,我也大你四岁。”

  温宛眨巴眨巴眨巴眼睛。

  顾槐安挑眉,“没及笄?没及笄敢在我眼前说这些有的没的?小丫头片子年纪轻轻就开始撩人,第几个了?”

  “再眨巴眼睛现在就把你眼睛给挖了。”

  准备眨巴眼睛糊弄过去的温宛:……怕了怕了惹不起惹不起

  温宛有些憋闷,“不就六岁嘛,还有大了十几岁也两情相悦一起携手白头的人呐。”

  六岁。

  顾槐安这下子彻底把眼前的人给看做‘小孩’了,语气不自然的都带了一些教导味。

  “你也说了是两情相悦,我也不好带坏一个满腔热血单相思的小姑娘,只是我对年纪小的真的没兴趣。”

  温宛的小脾气咕嘟咕嘟的快要冒出来,她忍住自己的脾气说道:“重要吗?”

  “你不感兴趣又如何,我们是天定的姻缘,命中注定的一对呢。”

  温宛讨好的语气实在是太过于明显,身上还隐约露出一股别的味道,顾槐安脸上的笑意也因此淡了几分。

  温宛见他的衣袖被自己给扯乱了,只是准备要帮他理一下。

  这动作实在是太过于突兀,所以顾槐安已然没了先前的怜惜,直接攥住了她的细腕。

  “你——嘶”

  若非不是温宛出声,顾槐安怕是真的会把她给捏死。

  手上有茧子,应当是常年习武才会留。

  温宛后退了两步,怎么都挣扎不开,随后睁着一双怜人儿爱的杏眸可怜兮兮的望着他,“怎么了?”

  次次出手都是必赢的,可今日却是败在了顾槐安手下。

  他还真的是冷血!

  顾槐安不知想到了什么,或者是温宛的哪句话触碰到了他的逆鳞,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

  温宛被他逼的一直在往后退,男人身上清冷的香味不断萦绕在自己鼻间,他真的不准备松开温宛的手腕,温宛吃痛,眼眶的泪啪嗒的掉了下来,看上去‘我见犹怜’。

  这个并非是委屈战术,而是真的很痛。

  顾槐安面无表情,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低沉声音说,“我从不信命,这一套用在我身上是无用功,还有——”

  温宛还保持着几分清醒意识,顺着他的凌冽视线看向了自己的腰间。

  头顶上飘着‘完蛋’两个大字。

  这个东西怎么就被发现了……

  可她只是习惯了随身备着自卫,以防万一,没想到竟会被顾槐安给觉察到。

  顾槐安之所以停顿就是为了看温宛的脸色,好嘛,还真是这丫头的。

  “随身带着迷药,伶牙俐齿的小姑娘这是准备逮着一个骗一个?”

  顾槐安轻笑,松开了被他‘凌虐’的手腕,“挺上道啊小姑娘,无量前世都搬出来了。”

  “我——!”

  顾槐安食指附在了她的红唇上,制止了温宛讲话。

  “有这个能耐,怎么不去街头算命呢?”

  顾槐安完完全全的把温宛给拿捏在手心,见她语塞又被自己逼得不能说话,低低一笑:“你若是开个摊位,打着神算子的招牌和我说前世今生的故事,说不定我还会信你三分。”

  温宛:……

  顾槐安的食指从她唇上移开,而后直接滑到她的腰间,从腰腹出捏出了一个纸片包着的迷 药。

“没收了,小孩子家家不学好。”

  温宛:……

  “爷,外头来人了,是温王身边的张总管。”

  属下一直在外头守着,如今提前说了,二人也有时间离开。

  可被顾槐安泼了一身脏水的温宛并不想这么简单就告别啊!!

  见顾槐安转身准备离开,温宛一双小手在半空中挥舞了两下,想抓他的衣襟又怕挨揍,所以干脆喊出来了“我——!”

  “闭上嘴,再一直哭着胡搅蛮缠把你扔进怡红院去。”

  怡红院……

  温宛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被泼了脏水,身上的上等迷药被抢了,还叫人误会自己见一个撩一个。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隔间门已经打开了,远远的就瞧见张总管和温宛的贴身丫鬟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温宛便是想解释什么,也不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还未等温宛准备开口敷衍了张总管一行人,继续和顾槐安掰扯的时候,不过转头一瞬,身旁的男人就已失去了踪影。

  “哎呦我的姑奶奶,总算找到你了,怎么在这儿待着啊。”

  温宛这十多年来积攒的所有自信心在前一刻被顾槐安被抨击的变成了碎片。

  “合欢。”

  丫鬟连忙上前,“怎么了公主?”

  温宛伸出了手,“扶我下,我怕我会昏倒。”

  张总管心抖了抖,“啊,公主你别吓奴才啊,快,去传太医过来,这好端端的怎么就要昏倒了。”

  “我不仅要昏倒,我觉得我快要被气吐血了。”

  张总管差点因为腿软倒在地上,看着眼前的祖宗,到底还是忍住了。

  温宛隔了许久,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才问一句:“父王是有什么事吗?”

  张莲海还满脸担忧的看着温宛:“宴席这儿不能待了,王上吩咐老奴带公主回宫。”

  “我去下宴会那儿就走。”

  这件事解释不清楚,温宛怕是真的会被他误以为是见一个撩一个的上道小丫头。

  温宛撂下这句话就直接过去了宴会现场,她真的是快要气到爆炸了啊!!

  “张总管得了消息就马不停蹄的过来通知了,王上也应当是有别的用意,公主,您就别闹脾气了好不好?”

  温宛环顾了一周都未曾找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人不在了,温宛留在这儿也没什么意思。

  她皱了皱眉:“没闹脾气,回宫吧。”

  “哎,奴婢这就陪公主回宫。”

  远远站着的张总管瞧见着小祖宗走了更是长舒一口气。

  他如今都不敢来和温宛谈判了,这小公主年岁不大,发起脾气来也实在是招架不住。

  “张总管。”

  “哎,来了。”

  待到温宛走远,躲在了屏风后面的顾槐安才现身。

  隔得远,也只是瞧见了张总管陪同,并未听清谈话内容。

  “知晓她的身份吗?”

  陈景站在一侧,“刚到北靖,还未来得及去一一调查,不过瞧着座位,应该是个官职不大的臣子的女儿。”

  官职不大的臣子的女儿能教出这样心性的小姐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