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仙女本是吉祥物 > 第一卷 浔雨仙子
第一章 绝世之女
作者:艾小雨  |  字数:3983  |  更新时间:2020-09-03 17:24:40 全文阅读

北方群山,千里蜿蜒。风清雨顺,霜雪烂漫。

足原始生态,归天地本源。

帝城,危峰环抱,村镇,沃野天蓝。地势险峻巍峨,环境潮润云多。异草奇花,不知凡几,珍稀灵兽,无数名记。

夏时,植被翠耸,秋季,遍地金黄。四季更迭,美不胜收!

世外一桃源,人间独秀丽。远来之客流连忘返,无不赞颂沉浸在这片天然赐予的瑰宝福地!

朝前徐行,不觉日夜,便可至一纯净古朴小镇,分‘九坛十二村’落立。此域隔海,常有东北风浪逆袭,男女老幼受气候影响,发多湛蓝,喜穿青白织衣。

自搭建初,淳朴民善,日出而作,日落而歇,无灾祸兵戈相扰,无恶事仇怨相侧。

小镇门房,一方木制牌匾刻为“浔雨”。

久经雨雪,多有斑驳,不需几许,怕会掉落。词义俗落不明,然在本地人眼里却尊崇敬重韵意深刻。

临镇偏东,搁浅水滩,剩一小村,不足百户。虽栖山水之畔,交通往来却极为不便,天长日久,就更少与外界相接。

然镇中大人们,还算肚子里装有良心,并未将这指亩大小的土地所有权遗弃,只是从未有意巡游光顾至此。

自力更生的结果就是这小村落连名字都未有镇方惦记,百姓随口唤其‘淋雨’。

太阳初升,光影微茫。

地平线,远见一俏丽女孩晨晖中靠近!

握拳猛跑,一脸焦急!

小村之人,均非大家子嗣,装束寻常,素朴为基。而眼前这位小女孩,偏一反常态,衣裙肥大奢华,周身满挂环佩。从头至脚,穿戴若帝国官胄妇人公主那般隆重!

年方不过十,容姿甚美。

本是正当妙龄清爽小巧的可人儿,非要面敷一层厚粉。那点点复涂的唇角鲜红,也使其稚嫩两颊更显童趣。

观其后,一男孩相随,体格高大,眉眼粗重。一副孔武健壮之躯,似乎不大合这年龄段儿能够发育,不情不愿的只顾喘气!

茅屋。

一户人家,矮小残破。木阁小窗,泥石粗砌。

庭院不大,遍种三两垄菜蔬,篱笆作柱,铁丝围栏。偶有鸡鸭怪叫,扰来客双耳,清淡无争,一窄窄土砖台阶通进小屋,观此人家生活,必十分清贫凄苦。

自不认生,小女孩快速推柴门闯进!

不要命扯开嗓,任性尖叫。“小雨妹妹,你在不在?

小雨爱妻,想我没!

你家小心小姐驾到,还不速速跪倒迎接,你就是钻进老鼠洞里,我也能把你揪出来!”

全无回应,只余铁笼里猪鸭乱跳!

男孩不忍其烦,抠耳朵,一旁责备。“小心,你别总欺负雨儿。惹她生气,又该找你拼命!”

一脸不屑。“我乐意!

打架,有一个算一个,本小姐怕过谁来,欺负她,更是一种乐趣!

每次小雨妹妹受她娘责骂,还不是哭哭啼啼求我出头?

就不知道她小小身体里边,到底哪存得了那么多水分,那一双美滋滋光闪闪的大眼睛,能酝酿出一条北沙河来,”

可能男孩不够聪明,可能也知劝说无用,只好道。“她没在屋,定跟艾姨去洗衣服了,家里活儿多,我先回去。你一个在这,千万别打起来了,”

小女孩根本不听,昂首挺胸,提着裙摆,闯进屋里!

房内阴湿,面积狭窄,顶端斑斑,雨痕晕霾。

门角朽损,虫蛀孔穿,仿佛天空那一向慈悲温暖的太阳光,也十分不愿照进这里面的昏暗空间。

家具几无,寒酸四壁。床榻低矮,被褥陈旧。

一方小木桌,一汤勺,两副筷,一瓷杯,一铁碗。糊糊粥热气未消,半颗米饼还有一点温度,一碟咸菜萝卜条切的曲曲歪歪,吃食简单不能再简单。

留意墙上一支小蜡烛,只烧半寸,想来是主人家节俭,根本不舍得多燃来用。

待不至片刻,就觉得霉味,湿气入体,呼吸难继!

女孩捏鼻子,连连大为抱怨!

厌烦。“大甘,雨儿早上肯定又没吃东西,你把今天卖肉钱给塞那被套里。可藏好,千万别再让艾姨发现,”

紧张。“要爹问,钱的事?”

打断。“你不用担心,我去解释。”

没见着人,自不罢休!

许很熟悉附近路况,二人从这小茅屋后院走,拐一条山野路钻出,不一会儿就来到一小山崖边。

薄雾弥天,风拂不息。林荫蔽处,果见一位小女孩孤零零抱膝独处!

一时,看鸟莺飞。

一边,哀伤落泪。

仿佛使得晨间这美丽的大自然,都落满阴雨!

惊叹!

若人问,世间何为美之真谛?

见此女子,便会认为她为绝对。

处峰峦,未觉寒。一身白衣,素雅薄单。妙体纤纤,仪止款款。

骄阳照影松阴乱,深海澄虚水影宽。欲将美人一预览,万丽晴空云霞断。

身娇百媚,如脂似玉,腿臂如藕,修短合度。双颊嫩粉,软香琼露,肌肤赛雪,凝霜映透。

黛眉邃若,柳叶弯,皓齿善睐,樱唇点。崖涧有鹤不能飞,灵兰香中有凤鸾!

香肩发丝,妩顺扬飞,其泽黝黑,若云直坠。仿佛一不染凡尘之仙子,欲腾欲离!

清若芙莲,芳姿绝逸。

皙白腕,托腮边,影眸垂,俏睫卷。捏一杆短小的松柏枯枝,在浮土面轻轻的勾画来回。似诉,似泣,似歌,似悲!

沉闷。

高壮男孩稀里糊涂端详半天,也不明白个所以然。

因此女孩脚边是一串串密集排列的行书铭文,若上古时期早已废弃的某种卷体,玄奇,缥缈,晦涩,难辨。无论如何,亦不该是她这个年纪所能呈现的东西。

安慰。“雨儿,你果真在这儿,我们看你来了!

每次见你,总写写写,又不这么言语,一直不知你想的是啥。你长这么好看,就是不会笑,总装心事,从没见你一次快乐,”

寂静,无言。

身后女孩恶脾气上来,对着天空一声声鬼呼狼嚎!

使得本该孤静平和安逸的美丽画面,生生让她这副破锣嗓子搅乱!

连摸再拽,顽皮吵闹,还不忘用才穿着崭新鞋子的小脚丫子,狠狠向这一连串经文典章的字句踏去!

又蹭又抹,直至全无痕迹才满意!

瞪眼睛。“我的小雨妹妹,你又写的什么狗屁玩意,又偷偷摸摸跑这悬崖边儿哭天抹泪儿,不吃不喝,真想成仙?

哭,哭,哭,就知道哭!

每每孤芳自赏,天天伤春悲秋,我估摸着,你上辈子定是一只水妖精变的!”

无回应。

提着大裙摆,哇哇暴叫。“小雨妹妹,你是不是一直都想从这山尖儿跳下去,一了百了,飞上天堂,远离尘世?

告诉你,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哪怕背后长了天使的小翅膀儿,我也给你拽下地!”

静止。

美人终于抬首,宛如一沉睡的自然精灵复苏。青丝掩盖下,那是一双何样纯洁清澈的眼眸!

瞳若珠润,灿若莹光,一记深深凝视,无不欲人为之倾倒!

缓缓起身,权将二人当空气。莲步轻移,径自离去。

小女孩,不依不饶。“你给我站住!

本小姐满怀好意来陪你,你不支应一声就把我抛弃,你,你,你气死我了!

我告诉你,明天可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日子,要是错过,准得后悔一辈子!

若没选上,我恨死你,还要天天咒怨你,夜夜折磨你,就是化作冤魂厉鬼,也要要一直缠着你!”

男孩劝解,同情道。“雨儿,肯定又被人家表白了。心情抑郁,跑这里来化解。你再喊再叫,她也不会理你,”

不依不饶。“小雨妹妹,小雨妹妹,小雨妹妹,小,”

弹指。

美人折回,面似滴水,握紧双手,美目大睁!

气恼。“朱小心,我最讨厌你,你再叫我小雨妹妹,我就,”

脸庞高高仰起,得意至极。“就怎样?

怎么着,又想跟本小姐干一架,打输后,又哭它个长河泛滥不死心,哭它个海枯石烂星河移!

你有本事,找我老娘哭诉去,让我老爹,再收拾我一回!

瞧你这样,楚楚可怜的,被人摸了,还是又被人亲了?

不就是小模样儿长的俏,人家向你求个情求个爱什么的,有什么大不了!

来,小美人儿,让姐姐我,也调戏调戏,”

扭头。“我再不想看见你!”

揉拳头,大喝。“反了你!

一,别忘记,本小姐可比你大三月零八天多一个时辰!

二,你这穿的戴的使的用的,都是本小姐赏赐你的!

三,你倚靠那漂亮脸蛋,时刻卖弄风情,勾引小白脸,要将本小姐置于何地!

四,本小姐有你的卖身契,你全身上下都是属于我的!”

美人俏脸霜霜挂,啼若梨花春带雨。青丝拢香散,时含小呜咽,玉削肌体颤,姿美娇无倚。

小女孩观此状,双手合什,连连求饶。张牙舞爪,抱头大叫!

那悔恨样儿,就差落地打滚了!

连连求饶。“我的老天,求求你不要再哭了!

看你这美人儿委屈样,人家心口好疼的,我发誓,我发誓再不欺负你了行不?

我这就带你回去,好好伺候!

那,我马上给你拿好吃的,有猪头肉,羊肚肉,鸡腿肉,鸭脖肉,兔子肉,酱驴肉,”

仙女啼哭止住,果然奏效。“真的?”

小女孩奸计得逞,瞬间煞气弥漫,欺压上来,若一发了疯的野兽,摇头晃脑的又撕又咬!

柴院。

一年轻妇人正在洗涮,各色粗布衣物堆成一团。

踮着脚尖,艰难的从小缸取水,一时揉,一时挂,一时抖,一时展,忙碌不堪。又停下,将一捆鲜草剁碎,听锅热水作泡,就赶去倒蔬菜。

一番手忙脚乱,得出她操持家务并不怎么熟练!

同农家妇人不同的是,身量匀称,两手光洁,而整个面上五官却黑黄紧凑,显得有些丑陋。发环一团木簪笼住,边角凌乱。

美丽女孩眼里还有泪痕,在门口畏惧的驻足不前,她身后不远,那暴躁小女孩紧追过来!

咬唇。“母亲,您回来了,”

妇人理也未理,顾自忙活。

一脸忧伤,就要进门,或许那安安静静狭窄阴湿的黑暗里,才是她最佳抚慰伤口最为舒心的港湾。

突然听的背后命令。“去喂猪,将那猪圈打扫干净,套上那黄色围裙,然后浇菜,”

应道。“是。”

猪,鸡,鸭,立即一片欢叫,好像十分开心地迎接小主人到来,咕叽咕叽喝泔水,无忧无虑品尝着属于它们应有的美味。为表满意,还要将馊水溅得到处都是!

身后女孩蹦蹦跳跳,笑的灿烂甜美,招呼妇人,嘴巴若含了蜜。“艾姨,小心来看你了!

您瞧,人家这身漂不漂亮?

我还给您选一块布,新花色,找村头那裁缝做出衣服,您穿一定特别好看!”

妇人,微笑称赞。“漂亮,漂亮,咱家小心,那比谁家女孩都漂亮,艾姨,都不敢认了!

看你这孩子,回回这么见外,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

男孩,也笨嘴拙舌跟了一句。“艾姨好,”

忙道。“大甘,今天不是要出摊卖肉,怎么有空,来艾姨这里?”

挠头。“我凌晨起的,肉铺正巧遇到一熟人,就批发给他了,”

欢喜。“先等着,我马上给你们做好吃的!”

刚要起身。

朱小心,连连摆手。“艾姨,您别忙了,带着雨儿,同去我家吃饭!

其实,今天人家有一大好事跟您讲!

您从外搬来,可能不知咱当地的风俗。明天,可是本镇人人都在盼望的一个大日子,人人歌颂的浔雨大将军祭辰,‘浔雨之日’就要召开了!

每到这时,所有人都要备好瓜果,粮食,牛羊,进行大型奠礼。我这才拉来兄长,准备和雨儿一起参加。车马,都备好啦!”

恍悟。“这样?

我们外来的,还真不清楚。不过,我们孤儿寡母,多受村里人照顾,也该带东西去拜祭一番才是。”

简短收拾下,一行朝着朱家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