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玉面诡颜笑春风 > 正文
第一章:公子举世竟有双
作者:汀兰青青  |  字数:3174  |  更新时间:2020-08-28 14:16:13 全文阅读

早春二月,惊蛰刚过,桃花伊始,春寒深深。

锦官城外,田间村道上,一行众人,并未疾驰而过,而是在晨曦中任马儿缓缓前行。

打头三匹骏马并行,一路行来,见春华在野,良田十里,最中间的马上之人由衷赞叹道:“沃野千里,天府之土。”

说话之人,名叫穆清,着深蓝色四开衩长袍,罩了一件纯白狐毛外褂,紧祙,深统靴,辫垂脑后,装束虽普通,但身材挺拔,眉间贵气隐隐。

“爷,就为了您这一片沃野,一大早的把小晏抓起来,他可是对我心怀怨恨呢?”右手边,一身材魁梧的男子,是他的好友兼贴身侍卫,京师名捕石川,正憨直的笑着。

“非也非也,石兄这一抓,抓得好,被窝里除了有旧棉絮味,可没有这春泥春花的芳香之气呢!”

左边白马上,贝小晏一身石青色长袍,随意的披了一件黑色斗篷,俊逸灵动的眼里全是笑意,像极了邻家顽皮的,可爱之极的小男孩。

穆清看着他,竟一时也呆住了,面前这个纯粹的,笑意盈盈的年轻男子,如若不说,谁会想到他竟是当今梨园行中数一数二的风云人物呢!

三人一路赏春色,一路闲聊,身后,几名黑衣随从远远跟随着。

“驾,驾……”

前面传来了一声声急促的马蹄声,一眨眼,一匹白马已疾驰到三人面前。

乡间小路,本就狭窄,马儿速度又快,眼看就要撞上。

好在,马上之人骑术了得,及时勒紧了缰绳,两脚轻夹马腹,马儿一声长嘶,堪堪停在了三尺开外。

马上一少女,身着藕紫色骑马装,模样俏丽,正因为要急急勒马,眼眉高挑,扫了一眼对面并行阻住前路的三人。

“各位兄台,如若此路不是你们开,此树也不是你们栽,请让道。”

声音清脆悦耳,但一张口就是连讽带刺:喂,你们若不是山贼啥的,请别挡着道!

“哈哈哈哈,让,必须让!”石川最是豪爽,听小姑娘说话如此爽利,一边乐一边催着马儿靠向了路边,并连着后退了好几步。

退定,又见那少女姿容秀美,行色匆匆,却只身一人,好心出言提醒,“小姑娘,这荒郊野外的,你独身在外,为着安全,为何不女扮男装,便于行走呢?”

“多谢!不过,何必多此一举呢?历来男扮女装的,帽子还没有掀开呢,就已经被认出来了,无聊至极。再说了,这年头,一个少年独身在外,就会绝对安全吗?”

“这……”石川顿时语塞。

此时,穆清淡淡的扫了一眼面前气势汹汹,伶牙俐齿之人,侧头看见小晏已是笑盈盈的策马停在石川身前,正饶有兴趣地看着那少女,这也才略微带动马头,靠边,停在了他二人之前。

那少女见他三人成一直线排立,马儿雄伟,马上之人更是各领风骚,神采不凡,竟不着急打马前行了,任由马儿从三人身侧缓缓而过。

毕,突然发出一声惊叹,“咦——!陌上花开,公子举世竟有双!嘿嘿!”伴随着两声娇笑,矫健的挥动马鞭,绝尘而去。

留下三人,瞪目结舌。

“爷,您们二位这算是被调戏 了吗?”呆了好一会儿,石川才呐呐的说道。

“理解错了,人家小姑娘说的是赞誉之词!”小晏笑着分辨道。

“这小姑娘,有点张狂,还是太年轻的缘故,估计没吃过亏……”石川摇头叹息着。

“未必!”一直默不作声的穆清,凝神细听,却闲闲的插了一句话。

“就是因为年轻,以为倚仗着几分小聪明,就敢闯江湖深浅阴险了……”石川还在坚持己见,可话未说完,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

因为,前面马蹄声雷动,数十人简衣轻骑,似是训练有素,成队列形疾驰而来。

“王爷,小心!”猛的见到这么多人马,石川大惊,情急之下忘了穆清的嘱咐,一声“王爷”脱口而出,欲要上前去护住穆清。

穆清却微微摇了摇头,阻止了石川的行为,并给身后的随从也打了个手势。

石川虽在马上,但却立直了身子,随时随地戒备着。

数十匹黑马有序的经过了三人身旁后,石川才松了一口气。

“石兄,看到没,人家小姑娘不是太年轻,人家倚仗的就是人多势众,人多人胆大。”旁边的小晏嘴角上扬,笑着朝黑衣人的方向挑了挑眉。

“你是说,这帮人都是和那小姑娘一起的,是她的护卫?”石川挠着脑袋,才又明白刚才王爷所说的“未必”的深意来。

穆清和小晏,早就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马蹄声,也听出了那声音虽吵,但绝不杂乱,且整齐划一,井然有序。

小姑娘有这样一群高手相随,当然是有恃无恐,张狂一些,也没有什么?

更何况,她那不叫张狂,叫个性飞扬。

等石川想明白了后,嚷嚷着,“好家伙,好大的派场,怪不得敢调戏我们家爷呢?”

“哈哈哈哈哈,石兄那石兄,你放肆了,你们家爷是被人调戏的人吗?”小晏又被石川逗笑了。

“错了,错了,我这张笨嘴,是赞誉,是对爷的赞誉之词。”石川看了一眼冷漠脸的穆清,赶紧改口,又问道:“话说,城中是要举行什么盛事吗?最近总看到达官显贵,富豪乡绅们往城里赶。”

“这得要问你家爷,他可不单单只是为了陪你查案才来锦官城的哦?”小晏好整以暇的将石川的问题扔给了穆清。

“梨园春祭。”穆清简短的说了四个字,但在石川听来,等于没有说。

因为他根本就听不懂。

“梨园春祭盛典。”小晏又加了两个字,可是石川还是不明白。

“就是惊蛰一过,马上就要破土开始春种了,此时,各县各村林立的庙堂之处,都会搭上戏台,唱上几出大戏以示庆贺,也有祈祷风调雨顺之意。”

听了小晏的讲解,石川终于明白了,可还是不解的问:“可是这乡村庙堂要唱大戏,他们往城里赶干嘛呢?”

一拍脑袋,小晏摇头道:“怪我,没解释清楚。这以前都是在庙堂唱戏庆贺,到现在,春祭变成了城中各大戏班斗戏的大盛事,你们家爷,就为此而来。”

说到爷为看戏而来,石川自然是深信不疑的。

穆清王爷好戏,这是人尽皆知的!

他不爱说话,更不喜交际,唯一的爱好,便是听戏。

而且,只听京中三庆班的戏。

而且,别的达官显贵在听完戏后,就疯狂的往戏台子上扔打赏之物,偏偏穆王爷从来不打赏,只一心一意的听戏。

如此好几年下来,就和戏班名伶贝小晏成了挚友。

并且,这次还请小晏随行,一起来了锦官城。

一直以为,爷是为了与自己查那件匪夷所思的疑案,才来锦官城的,原来还是为了这一年一度的梨园春祭来的,石川倒是第一次听说。

算了,不想了,爷做事,自有他的章法,咱就好好配合他就好。

此时,穆清却望着那少女打马远去的方向,若有所思,面色一下子变得落漠起来,淡淡的道:“回吧!”说完就调转马头,向城中疾驰而去。

石川委屈的望着小晏,“我没说错话吧?爷又心情不好了。”

“你没有说错,只怕是你家王爷又想起他那未过门的媳妇来了。”撇着嘴的小晏,看来同穆清是十分之熟稔,才敢如此调侃他。

“唉,但愿那温小姐的病早些好起来,好快快嫁给我家王爷,那我家王爷的心情才会好起来,要不然,他一直这样,心事重重,本来就不笑的,这下就更严重了,真怕他会闷出病来。”石川喃喃自语道。

“而且,你说这温小姐得的是什么病呢?这都好几年了,还能好起来不?”因为太过关心王爷,石川不停的同小晏唠叨着。

“唉,傻小子,你真以为他是为着查案和梨园春祭才来锦官城的吗?”小晏一边走,一边拍了拍石川的胳膊。

“难道不是吗?石川本来已经想清楚了,被小晏这一问,就又糊涂了。

“唉,怎么给你说好呢?还真是块石头。”小晏笑着打趣石川,“王爷这是暗地里来看他未过门的媳妇来了,明面上不好意思说,竟给自己找了两个好理由呢?”

“哪两个?”石川瞪大了眼。

“第一个,堂而皇之的为着查案而来;第二个,假公济私,大家都知道他好戏,这不,随便来看梨园春祭来了。有了这一明一暗的两个理由的掩护,才能让人想不到,也想不起来,那温小姐,她的外祖父府上也是在这锦官城里吧!”

“呀,我也才想起来,温小姐自病后,就一直在她外祖父家静养呢?”石川一拍大腿,眼睛瞪得更大了。

“你家王爷啊,想做一件事情,都得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佩服啊!”小晏叹息着竖起了大拇指。

“你也不差,能将我们家王爷的心思猜得透透的,佩服!”石川也竖起了大拇指。

“唉,我哪里猜得到,是你家王爷告诉我的。”

“真的,王爷连这个也告诉你吗?”石川将信将疑。

“不用告诉,你仔细看他,每天都写在脸上呢!”说完,挥了一鞭,“驾”的一声,追王爷去了。

“唉,你哪里看出来的嘛,王爷可天天都是这个表情哦,而且永远是面无表情的,怎么看嘛?”石川冲着小晏的背影叫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