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傲娇庄主太难追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卖身契
作者:凛灵秀  |  字数:3137  |  更新时间:2020-09-19 21:21:11 全文阅读

“你以为这净水是满街的大白菜啊?这么容易取?”骨汐看着一脸不知所措的罪无心开口打破僵局。

“那要如何才能得到净水?”罪无心收回刚才伸出的手放在背后问道。

“这净水要去回灵墟大陆去取。”骨汐说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真是伤脑筋。

“灵墟大陆?那是一个什么地方?”罪无心有些疑惑地问道。

“那是一个神仙打架的地方,你去了分分钟给你打成骨折。”骨汐看着罪无心突然来了兴致想要吓唬吓唬他。

“那我也不怕,你告诉我怎么去?”罪无心并没有被吓到,只是一心想要拿到净水。

“怎么去?飞着去,你能飞嘛?”骨汐白了一眼罪无心有些无语的说道,心里想着这小子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我……难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若你肯带我去取净水,我愿意将我自己卖给你。”罪无心叹了一口气望向骨汐说道,那真挚的眼神吓得骨汐赶紧移开了眼。

“好家伙,我关了他十多年都不肯就范,现在居然为了净水把自己卖了,果然还是爱情的力量伟大啊。”骨汐想到这里眼里划过一丝伤痛。

“不是我不愿意带你去,只是我在灵墟大陆仇人太多,只怕回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骨汐突然换成了一副面孔,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带着我,我保护你,危险来的时候,我定然挡在你的面前。”罪无心信心满满地说道。

骨汐扶了扶额,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罪无心心里一阵打鼓:“我滴个亲娘耶,你小子不给我添乱就好了,还保护我。”

“好了好了,你让我考虑一下好吧。”骨汐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拒绝罪无心,干脆三十六计 走为上计。

“那好,你考虑好了告诉我。”罪无心也不纠缠,给骨汐考虑的时间。

穆府

此时的穆府上下都是素白的一片,穆老夫人不明不白的去世也引起了一阵轰动,就连琴蕴的事情也流传了出来。

穆如海原本是打算将洛梓伊和琴蕴都葬在自己父亲的身边,但迫于流言的压力,不得不将琴蕴移到了离穆清鸿墓碑不远的地方。

穆如海跪在琴蕴的墓碑前,眼里流露出一丝心酸,之前那个笑靥如花抱着自己识字的蕴姑姑竟遭了这么多罪。

穆如海对着琴蕴的墓碑磕了一个头,抬起头说了句:“终是我娘对不起你。”

钿秋站在穆如海的身边,听到穆如海说的话也默默地跪下来磕了一个头。

“走吧,我们去看看爹,娘。”穆如海起身扶起跪在地上的钿秋说道。

“好。”钿秋牵着穆如海的手一起向穆清鸿和洛梓伊的墓碑走去。

穆如海和钿秋拜祭完穆清鸿跟洛梓伊回到穆府的时候,罪无心已经在将军府等了好几刻钟了。

“无心,你怎么来了?”钿秋回到府中看见大厅里站着的罪无心,赶紧迎上去问道。

“我来看看你,秋儿你最近可有什么不适的地方?”罪无心拉起钿秋的手问道。

“咳咳……”穆如海咳嗽了两声,钿秋有些不好意思地推开罪无心的手,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并没有什么不妥啊。”钿秋说完笑着在原地转了两圈,示意自己并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看着钿秋平安无事的模样,罪无心也就放心了,转过头看向一旁的穆如海,眼里多了一分不一样的感觉,或许是因为钿秋,亦或许是因为穆如海最近以来所承受的打击。

“穆将军节哀。”罪无心望着穆如海,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说出穆将军节哀五个字。

“多谢。”穆如海淡淡地回了一句。

罪无心此次前来一是为了看看钿秋,二是想要继续问问当年下毒之事。可看到穆如海一脸悲伤的样子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看着罪无心欲言又止的模样,穆如海开口道:“罪公子要问什么就问吧。”

“也没什么大事,关于之前下毒的人不知道穆将军有什么线索没有。”罪无心听到穆如海开口,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问道。

“我……”穆如海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赶来的骨汐和夙然打断了。

“我应该知道当年在罪家井里下毒的人是谁了。”骨汐走到众人面前说道。

“是谁?”罪无心迫切地问道。

“琴蕴。”骨汐说着打开骨扇,上面飘着一个玉瓶。

“这是?弱水散?”穆如海一眼便认出了这个瓶子。

“不错,正是弱水散。”骨汐说着收了扇子,玉瓶也随之消失。

“琴蕴手里怎么会有弱水散?”罪无心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也不解,当初大王爷说这弱水散极为难得,为啥蕴姑姑也会有弱水散?”穆如海也开口问道。

“你的那瓶弱水散呢?”骨汐突然想到什么转过头望着穆如海说。

“在书房里,我去拿。”穆如海说完便匆匆望书房赶去。

不一会儿,穆如海从书房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玉瓶,这个玉瓶跟骨汐刚才拿出来的一模一样。

“这就是弱水散。”穆如海说着将玉瓶递给了骨汐。

骨汐接过玉瓶将它交给了旁边的夙然说道:“看看,这是不是弱水散。”

“这弱水散,无色无味要怎么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弱水散?”罪无心看着夙然手中的玉瓶说道。

“见到了钿秋,你这脑子迟钝了?”骨汐用骨扇拍了拍罪无心的肩膀开玩笑的说道。

一旁地钿秋跟穆如海听到骨汐这话脸上露出了让人看不懂的神色。

骨汐这才察觉到自己这玩笑好像开得有些不合时宜赶紧转移话题:“你忘了这秃驴是干什么吃的了?”骨汐说着用扇子指了指夙然。

夙然突然被点名,抬起头来一脸委屈地望着骨汐:“人家能是干什么吃的啊,人家就是在你有伤痛的时候,帮你疗伤的小天使。”夙然说完还不忘对着骨汐抛了一个媚眼。

“你恶心不恶心,快点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弱水散。”骨汐对着夙然翻了一个大白眼说道。

“这不是看着的嘛。”夙然边说边打开玉瓶,将里面的液体倒在手心,催动灵力便看见液体变成一股薄薄的白烟消失在空气之中。

“假的。”夙然收回手背在身后开口说道。

“什么?这不可能,大王爷将这玉瓶给我之后,我都不曾离过身。”穆如海听到夙然说自己手中的弱水散是假的瞬间有些不淡定了。

“穆将军仔细想想,当真没离不过身嘛?还是穆将军在路上遇到过什么人?”骨汐开口提醒着穆如海。

“这个……”时间太久,穆如海一时有些想不起。

“你们是在何处找到真的弱水散的?”罪无心看着一旁说不出话的穆如海有些焦急,开口询问骨汐和夙然。

“是在花圃。”骨汐看了一眼罪无心继续说道,“我本想去穆家老房子的花圃将里面的血骨花移植回空吟庄,没想到竟在血骨花的土壤中发现了弱水散。”

“原来如此。”罪无心说道。

“老爷,夫人,这是管家让我泡的茶。”突然进来一个小丫鬟打断了众人的谈话。

“放下吧。”钿秋开口示意丫鬟将茶放下。

丫鬟将托盘里的茶放在桌子上,便起身离开,离开之时由于身形不稳碰到了一旁正在出神的穆如海。

“老爷,对不起,对不起,奴婢不是故意的。”丫鬟赶紧跪下来求饶。

“好了,你先退下吧。”钿秋看着惊慌失措的小翠说道。

“是。”小翠生怕自己被责罚,赶紧退了下去。

“等等,我好像想到了些什么。”小丫鬟走后穆如海突然开口说道。

“你想到什么?”罪无心最先开口问道。

“我在去兵部尚书府的路上撞到了一个老婆婆,难不成是那个时候被掉了包?”穆如海疑惑道。

“那就是了。应该是那个时候琴蕴听到了你们的谈话。”骨汐肯定的说道。

“蕴姑姑为何要这么做?”穆如海嘴里嘀咕着。

“因为琴蕴知道你生性纯良,定然下不了手,她当时心中有恨,便借着穆老夫人的手将你们一起拉下水去。”骨汐看着有些失神的穆如海解释道。

得知真相的穆如海瘫坐在椅子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钿秋想要走过去安慰穆如海,却突然觉得两眼一黑栽到在地上。

站在钿秋身边的骨汐察觉到钿秋的不对劲,赶紧扶住了她喊了一声:“将军夫人?”

“秋儿?”罪无心和穆如海看着晕倒的钿秋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句。

一旁的夙然赶紧上来查看钿秋的情况。“怎么样了?”骨汐问道。

“无碍,因为青丝蛊的原因,将军夫人身体抵挡不住才会晕倒。”夙然替钿秋把过脉说道。

“那怎么办?”罪无心开口问道。

“必须尽快解毒,母蛊虽活着,但没有宿主的滋养,撑不了多久。”夙然对着骨汐说道。

骨汐心里想着:“看来这灵墟大陆是必须得回去一趟了。”

骨汐心里正想着回灵墟大陆的事情,就听到扑咚的一声罪无心跪在了她的面前说道:“庄主在上,请庄主救钿秋一命,我罪无心从此生是空吟庄的人,死是空吟庄的鬼。”

骨汐起初有些惊讶,随即有些高兴地扶起跪下地上的罪无心说道:“起来,起来,既然是我空吟庄的人了,这将军夫人我自当替你救上一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