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为你点亮江山 > 正文
第14章 武举-生男生女的秘密
作者:李品颐  |  字数:2259  |  更新时间:2020-09-15 05:48:07 全文阅读

话说柳璐等人从酒坊出来,回李太医家。

刚走出不久,一辆马车停在了他们旁边。马车帘子掀开,露出来一个身穿华服的青年男子。这个人是大何国公的儿子何俊明。

何俊明道:“柳姑娘,这么巧。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柳璐微愣,问道:“请问你是?”

何俊明笑道:“柳姑娘,我们在皇宫里见过几次面,我是何俊明。”

柳璐想起来了,何贵妃的兄长何俊明,何家年轻一辈中最厉害的人物。

位高权重的何俊明为什么搭讪她?柳璐猜不懂,也不想跟这个人产生任何纠葛。

柳璐道:“何大人,您好,真是抱歉,我眼睛不太好,不太认得住人。”

何俊明笑着道:“没关系,你这是要去哪里?太阳这么大,我正好无事,你上来,我送你一程。”

柳璐道:“不用了,我自己走。”

何俊明道:“柳姑娘,你不让我送,是嫌弃我吗?”

柳璐说道:“不是。您是皇亲国戚,我一介平民,高攀不了,谢谢您了。”

柳璐转身,正要举步走开。

何俊明从马车里走了出来,说道:“你这么说,是嫌弃我这个皇亲国戚。上来,我送你。”他的声音里有着不容拒绝。

柳璐不敢得罪了何俊明,迟疑了一下,上了马车。

等柳璐在马车里坐好了,何俊明问道:“你去哪里?”

柳璐说:“我回义父家。”

何俊明吩咐车夫驾往李太医宅邸。

马车里空间小,柳璐端坐在对面的何俊明,正襟危坐。

何俊明问道:“柳姑娘,你刚才是逛街回来?”

柳璐道:“嗯,去西市逛了一会。”

何俊明道:“外面是不是比皇宫里好玩多了?”

柳璐道:“嗯。”

何俊明道:“你学医学得怎么样了?”

柳璐道:“还好。何大人怎么会在这里?”

何俊明道:“我正好来这里办点事,已经办完了,正要回去。”

两人聊了一会家常,马车到了李太医宅邸。

柳璐下来马车,对何俊明道:“何大人,谢谢您。”

何俊明说:“不客气,我也算是顺路。”

何俊明的马车走了。

柳璐和李大壮他们走进了李太医宅邸。

李大壮气呼呼地将遇到猥琐大叔的事情经过讲给了李老夫人听。

下午,李太医提前回到家中,李老夫人就将这事告诉了李太医。

李太医将柳璐叫到书房,忧心忡忡地对柳璐道:“姑娘,你以后尽量不要出门。如果要买什么东西,可以交代仆人或者义母去买,你一个年轻姑娘,长相过于美貌,很容易碰到登徒子,出门很不安全。”

柳璐说:“义父,京城是天子脚下,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太过担心。”

但是李太医坚持地说:“你是从宫里出来的,过去的身份尊贵,难免会招惹一些是非,现在风头还没有过去,你尽量不要出门。有空的时候你多多研读医书、多背诵,认真将医术学好来。”

柳璐听了,心里莫名其妙地有点难过,应道:“义父,我知道了,以后我会尽量少出门,多在家看书。”

李太医叫来了几个仆人,亲自指导柳璐替人把脉。教导完之后,李太医交给柳璐一本厚厚的病例记录,要柳璐阅读。

然后,李太医去了大儿子屋里,将李大壮训了几句,要他以后不可以怂恿柳璐出门。

李大壮恭敬地听了爷爷的教训,但是心里并不服气。

柳璐拿起病例记录,看了起来。

突然,几行字进入了她的视线,这是一条记载着如何通过药物调理生下男孩的记录。

柳璐心下好奇,快速往后翻看,发现后面还有几条类似的记录,甚至还有记录写着怀男怀女的脉象区别。

这么说生男生女实际上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人为干涉?

柳璐为之惊喜,她找到正坐在客堂里休憩的李太医,好奇地问道:“义父,真的可以通过脉象判断出胎儿的性别吗?”

李太医沉吟着道:“怀的是男是女在脉象上会有一点区别,但是这种脉象很难诊断出来,而且也不是绝对的,不宜使用。”

柳璐问道:“这本病例记录上面,写了有人通过服用药物实现了生出男孩或是女孩,这是不是真的有效果?”

李太医迟疑了下,说道:“这上面的记录,有的不一定经得起推敲。生儿生女是由上天决定的,不要人为干预更好,否则会乱了自然之道。”

柳璐眼睛一转,笑着凑近李太医,低声问道:“义父,您有生儿子的方法是不是?那为什么没给皇上用呢?他那么想要生儿子,肯定问过您。”

李太医尴尬地咳了一声:“这只是增加了一些可能,又没有绝对的把握,万一不成呢?这可是要掉脑袋的呢?”

柳璐了然地笑了起来,说道:“义父,还是您英明!”

柳璐却是不知道这段对话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因为这让李太医担心起另外一个可能掉脑袋的难题。

几天之后,李太医去觐见了刘景。柳璐和刘景因此被李太医忽悠着吃了几个月的生男药,当然这是后话。

入夜,一盏灯光,从窗户里透了出来。

柳璐坐在窗前,看着书桌上的病例记录,思绪开始越飘越远。

她想起了皇宫里的一些谣言……

钱嫔妃的早产……

女的秦太医医术很高……

何太后的那双眼睛……

突然,柳璐灵光一闪,打了一个寒噤。

她突然有点同情刘景。

刘景那么努力地造人,有可能很多是在做无用功。

但是,她又想,刘景那么花心又无情,活该。

庆幸这一切,已经不再与她有关。

否则……

只是,她莫名其妙地有一点惆怅。

她想到了那个何俊明,那个叶辰……

京城里的人和事,太多。

也许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夜静悄悄的。

突然,“啪”地一声,打破了夜的宁静。

“谁?”一声呵斥,丁三蹿上了李太医宅邸的围墙。他眼光往四下里搜寻,未有发现。

丁三退回到宅邸里面。

柳璐透过打开的窗户,问外面的丁三:“丁三,发生了什么事。”

丁三说:“回姑娘,有人丢进来一块石子。”

是恶作剧还是……?

柳璐有点担心。

丁三说:“姑娘,你安心睡觉就是,我会守着。”

柳璐说:“丁三,谢谢你,辛苦你了。”

丁三中规中矩地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柳璐关上了窗户,熄灯睡觉。

这时候,京城的某一处院落里,一个俊美的青年男子正在品茶。

一个仆人站在下手,对俊美男子报告道:“大人,事情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办好了。那人只以为我是何家的仆人,收下了钱。”

俊美男子眼神深不可测地说:“好。接下来我们只要看戏就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