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为你点亮江山 > 正文
第23章 武举-他保护不了她2
作者:李品颐  |  字数:2502  |  更新时间:2020-09-16 18:21:12 全文阅读

田芳芳轻蔑地看了一眼柳璐,接着对李承先道:“哼,我可没有乱说,你不信问她,她是不是残花败柳?哼,她将叶辰公子迷得团团转,又跟你出来约会,一个女子这么不知检点地勾三搭四,不是不要脸是什么?她就是靠着这张脸,迷惑男人,今天我要替天行道,毁了她的脸,让她以后再不能狐媚地勾三搭四。你要是识相,就离她远一点,免得误伤到你。”

“你……”柳璐生气得很,但见对方人多,她手无缚鸡之力,心里不免害怕。

李承先将柳璐护在身后,对田芳芳道:“田姑娘,你不要乱来。这里不是任由你蛮横不讲理的地方。”

田芳芳哼了一声,说道:“你不让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转头吩咐仆人:“你们一起上,不要让她跑了,将她的脸划烂。”

那六个仆人听了田芳芳的命令,纷纷向柳璐出手。

柳璐这边,有五个人。除了她和李承先,还有李承先的仆人张凡,柳璐的侍女翠儿和李太医家的仆人丁三。柳璐和翠儿不会武。

见田家仆人出手,张凡和丁三两人挡在前面,跟着出手。双方一交手,心下均是一震。这六个仆人的身手不凡,但是六对二,他们没讨到好处。六人心下惊异,互相对望了一眼,六个对两个,打斗在了一起。

田芳芳见柳璐被李承先护着站在石凳旁边,她拔出腰间的长剑,向柳璐攻击过来。

田芳芳武术不弱,手中长剑尤其锋利。

柳璐看着明晃晃的利剑刺来,吓得脚下发软。

李承先拿出短刀,对上了田芳芳的长剑。李承先的武功比田芳芳高明不了许多,他顾忌田芳芳是田相国的孙女,不敢下狠手伤人。

田芳芳很快就识破了李承先不敢真伤她,她手上长剑更是舞得虎虎生威,出手狠辣,招招往柳璐身上招呼。

寒芒从柳璐身边穿来穿去,很快就划破了柳璐的衣服,吓得柳璐花容失色。

李承先狼狈地护着柳璐。

忽然,田芳芳逮着了一个空隙,手一送,长剑瞬间到了柳璐眼前。

柳璐见长剑刺来,骇得慌忙伸手去档。噗地一声轻响,锋利的长剑刺中了柳璐的右手臂。

柳璐痛呼,李承先慌忙来救。

田芳芳抽回长剑,脸上露出来得意的笑。

这一剑要不是李承先反应快,就刺穿了柳璐的手臂。

鲜红的血从柳璐手臂上流了出来,滴落在地上。李承先大为不忍。

田芳芳手下丝毫不缓,脚下移动,手中长剑又向柳璐刺来。

正在这时候,空中传来一声暴喝:“李承先,你在妇人之仁做什么?”

声音还未落下,一股大力推来,将田芳芳重重地扫开。

一个人从天而降,落在了柳璐身侧。这个人正是张磐山。

田芳芳的身体飞了出去,摔在了几米远的地方。

张磐山看着李承先,冷冷地道:“一个女人就让你这样不敢动手,你怎么保护她?”

李承先心下一凛,要不是他妇人之仁,不忍心下重手伤了田芳芳,柳璐又何至于受伤呢?

张磐山杀气腾腾地看着地上的田芳芳,寒声道:“带上你的人,滚。”

田芳芳怔怔地看着满身煞气的张磐山,地上爬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地问:“你是哪位?”

这时候,田家的仆人已然停手,护在田芳芳前面,防备地盯着张磐山。

张磐山不答话,直接上前几步,对着一个仆人就出了手,眨眼间就将那个仆人打倒在地,接着一脚将他踢下山。张磐山凶狠地看着田芳芳,寒声道:“还不滚?”

田芳芳打了一个哆嗦,赶紧带着仆人走了。

看见张磐山行事狠辣,柳璐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张磐山转过身来,笔直走向柳璐,将她受伤的右手抬了起来,捋起衣袖,露出来伤口。

翠儿在旁边看得大惊失色,哆嗦道:“不……不可以……这样。”声音渐渐弱如蚊蝇。

这道伤口是被田芳芳手中的长剑刺伤的,伤口不宽,但是有半寸来深,将柳璐雪白的小臂刺破了一半深。张磐山幽暗的眼神冷了几分,拿出来金疮药,替柳璐敷上。

柳璐不敢挣脱张磐山的手,低着头不自在地道:“我自己来。”

张磐山宛若没听见,涂好药,又问她要了一块手帕,撕开手帕给她绑住伤口。

柳璐犹豫数息,咬了咬唇,说道:“谢谢你。”

她心里明白,张磐山不可能碰巧出现在这里,虽然不知道张磐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但是她又欠下了张磐山的人情。

张磐山看着低头的柳璐,说道:“你不用谢我。”

他放开了柳璐已经绑好伤口的手,但是依旧站在柳璐跟前,没有移开。

仆人张凡咳了一声。

柳璐方才意识到跟张磐山的距离太近了。她移开了两步,抬头看向李承先。

见他身上衣衫被划烂了几处,隐隐有血迹,柳璐问道:“李承先,你受伤了没?”

李承先看着柳璐关切的眼眸,想到刚才张磐山对柳璐的举止,他心里有点乱,和声道:“我没事。”

张磐山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紧挨着站在柳璐右侧。他强大的存在感让柳璐感到不自在,但是柳璐没有再次挪开。

被田芳芳这么一闹,柳璐他们没有再赏景,而是下了山,坐上马车回城。

马车里,张磐山这个大块头一人占了两人的空间。他占据着马车里的一方,闭目养神。

马车进了城门后,柳璐对李承先道:“先不要回我家,我想先去一趟服装店。”

李承先有些疑惑地看着柳璐。

柳璐担忧地道:“我不能这样回家,我义父义母知道了不好,我要去买一身衣服换上。”

她身上的衣裳被田芳芳划破了几处,还有血迹。如果就这样回去,肯定会被李老夫人发现,那么她下次要出门就更难了。

张磐山睁开了眼,目光深幽地看了柳璐一眼,没有说话,继续闭上了眼睛。

李承先说:“好。”他吩咐仆人将马车驾往集市里的服装店。

柳璐在服装店里挑了一身相似的衣服换上,将被划烂的染血衣服丢了。

打扮妥帖之后,柳璐再三交代翠儿和丁三,不能将自己遇险的事告诉李太医和夫人,方才回家。

柳璐回到家中,李老夫人年老眼花,竟然没有发觉柳璐换了一身衣服回来,见柳璐无恙回来,她放下心来。

李承先没有在李太医家多做停留就告辞了,张磐山还做马车里等着他。

张磐山眼神锐利地看着李承先,冷冷道:“一个田家你就不敢招惹,你保护不了她。”

这个田家不是别家,是田相国的家。这天底下又有几人敢招惹四大相国之一的田家呢?

李承先嘴角动了动,无言以对。

张磐山霸道地说:“明天你带她到演武场来。”

李承先道:“你……”

张磐山道:“我想见她,也免得你带着她到处乱跑。”

李承先道:“……张磐山,你什么意思?”

“你想要她,我也想要她,不能只有你,天天跟她见面,我也要。如果她最后选了你,我不会为难你。”张磐山清晰有力地道。

李承先讶异地睁大了眼睛,他本来想说自己对柳璐并非是那种意思,但是他张了张口,始终没有说出来。

一旁的仆人张凡道:“张掌门,我们的比武……”

张磐山冷声道:“已经没有必要,你打不过我。”

说完,张磐山大步地走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