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为你点亮江山 > 正文
第25章 武举-慈航派掌门收徒条件
作者:李品颐  |  字数:2660  |  更新时间:2020-09-15 02:49:23 全文阅读

演武场内,慈航派今天的项目是障碍穿越。

柳璐远远看到那些正在飞快穿梭的红色身影,小跑了过去,兴奋地看着,好像在飞快穿越障碍的人是自己。顺着她们奔跑的方向,柳璐一路往前,跑了起来。

李承先见柳璐跑,跟在她旁边跑。

翠儿在后面大喊:“主人……主人……”

柳璐只当做没听见,没回头。

李承先对柳璐道:“你别着急,可以去他们住处。”

柳璐道:“已经看到了,就去问问。”

两人一起到了终点附近。

柳璐气喘吁吁的,胸脯跟着急剧的呼吸一上一下地跳动着,额头上渗出来许多汗珠。柳璐擦干汗,看着旁边气定神闲的李承先,心情有点不太好。这体质,能行吗?

不久之后,慈航派的人从障碍穿越场地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慈航派的掌门,一位面相十分威严的、五十多岁的女子。

李承先拘谨地看着慈航派掌门谭英,毕恭毕敬地道:“谭掌门。”

谭掌门一脸严肃,目光苛刻地扫视了一遍李承先和柳璐,眉心上的竖纹加深了一些。

柳璐心下惴惴,跟着有礼地招呼了一声:“谭掌门。”

谭掌门严肃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往前走去。李承先跟上谭掌门。

旁边身材健美火辣的陆凤翔靠近柳璐,好奇地挑眉看着她。陆凤翔高出柳璐半个头,与李承先一样高,身高将近一米八。

柳璐转头对上了陆凤翔的视线,朝她友好一笑。

陆凤翔好奇地问:“你是李师兄的相好?”

柳璐愣住一息,尴尬解释道:“不是,我们是朋友。”

陆凤翔撇撇嘴,轻哼道:“不相信。”

“……”

这时候,柳璐听见慈航派掌门对李承先道:“承先,你又进来看什么热闹?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练练功。你看你脚步虚浮,内息薄弱,连个三流的角色都比不上,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她的声音有些粗厚,语气十分严厉。

李承先唯唯诺诺地听着,等谭掌门说完,十息之后,他方才道:“谭掌门,我有事找您,您这边忙完之后,能抽一会空给我吗?”

谭掌门严厉地看了李承先一眼,道:“等会回住所说。”她转身眼光锐利地看了一眼柳璐。

不久之后,慈航派掌门和李承先他们回到了住所。

慈航派在京城的住所不在客栈,而是闽南李家在京城的一处庄院。这个庄院被隔成了一大一小的两个。李承先住在小小的别院里,而很大的正院给了慈航派的人住。两边宅院有各自的大门出入。

房间里,慈航派掌门谭英一脸严肃看着李承先,威严道:“你有什么事?说吧。”

李承先吞了吞口水,鼓足勇气道:“师父,我想恳求您收一个女弟子。”

谭英皱眉,严厉地道:“你没有通过门派的终极考核,不许叫我师父。”她眼眸低垂,略一思索,严肃道:“你想要我收门外的那个女子为徒?”

李承先点头道:“是。”

谭英脸色严肃,冷漠无情地道:“以她的年龄,现在才入门学武,年龄大了,学武资质看起来极为普通,以后难有成就。”

见李承先脸上神色恳求,谭英严肃地道:“你这几日是不是都跟她在一起?”

李承先道:“是。”

谭英眉头紧锁,过了一会之后,叹了一声气,语气放缓了一些,道:“你妻子离了再嫁,你另外找一个也是不错,两人各自成家,互不亏欠。这个女子既然是你未来的妻子,等你们成亲之后,我可以收她为徒。”

李承先额头上有些发麻,解释道:“我跟她是朋友,不是您想的那样,她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恳请您收她为徒。”

谭英不可思议地看了李承先一眼,短短一瞬间之后,又恢复了一脸严肃,道:“承先,如果他是李家的人,我可以无条件收她为徒。可是她不是,资质也达不到我的收徒条件,我不会收她。”谭英收徒弟的条件极为严苛,但是闽南李家除外。

李承先深深地皱眉,看着脸色严肃的谭英,固执地再开口问道:“还有别的办法可以让您愿意收她为徒吗?”

谭英看着一脸坚持的李承先,似乎看到了当年那个人的影子。她沉默了良久,叹息一声,语气稍缓道:“我可以先教她一些武术,如果三年后,她能通过门派的初级考核,或者你能够通过门派的终极考核,我可以考虑收她为徒弟。”

李承先脸上露出来高兴的笑,道:“谢谢师父。”

谭英一脸严肃地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不会教她太多,就教这几天,不过,你可以自己教她。”

李承先高兴地道:“好,我这就去告诉她。”

谭英道:“从明天起,你每天带她到这里来。这些天,我要传你一套刀法,你要好好学,好好练习,不可以再去四处瞎逛,三心二意的。”

李承先皱眉,仍是点头答应。

李承先出来,将谭英的要求告诉了柳璐。柳璐听了,有些心喜又有些担忧,问李承先道:“那个初级考核很难吗?我会不会通不过?”

李承先看了一眼娇弱无力的柳璐,语气有点迟疑地道:“也不是太难,如果你好好练习,应该是可以通过的。”

柳璐回到李太医宅邸时,已经将近晚饭时间。柳璐前脚才回到家,李太医后脚就下班回来了。柳璐吓了一跳,有点担忧李太医要说她出门的事。

不过,李太医没提出门的事,只是在晚饭后检查了柳璐的学医进度。见柳璐有认真记诵,李太医满意,并指点了柳璐一个来钟头。柳璐去太医院实习的事,李太医没有再提,柳璐也没有提。她现在一门心思想要学武,心里想着等武举大赛结束之后再实习也不迟。

入夜,天空一片漆黑,没有月亮,不见星辰。空中刮起了风,吹得树枝猎猎作响。地上的几片落叶,随着风在地面上翻转了起来。

在一片漆黑中,张磐山来到了李太医宅邸,他今天来得比昨天更早一些。白天的时候,他看见了柳璐跟着慈航派的人走了。这个女人,不知道她今天又做了一些什么?张磐山这样想着,翻身悄无声息地上了李太医家的屋顶。

此时,柳璐房间里的灯还亮着,昏黄的灯光从窗户里透出来,在夜风中摇曳。张磐山看着灯光,想下去看看柳璐在干什么?

他屏住呼吸,仔细听,果然是有人守着,他打消了念头,看着漆黑的天空,默然出神。

此时的柳璐,正在房间里看医书。

不久之后,柳璐熄了灯,摸索着上了床。又过了不久,柳璐迷迷糊糊睡着了。

外面的风大了起来,接着下起来了雨。雨越下越大。一滴滴掉落在屋顶上,然后顺着屋檐滴落在地上。

雨下了许久之后,屋顶上响了一下,柳璐惊醒了过来,什么声音?

料想那洪森不会冒雨前来,张磐山快速地离开了李太医宅邸。只是临走时,屋顶湿滑,他不小心发出了响声。

秦励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着浑身湿透的张磐山,懒声道:“大师兄,你晚上又去李太医宅邸了?”

张磐山语气平淡地嗯了一声,脱掉湿了的衣裤。

秦励打了一个哈欠,戏谑道:“你对她好,她又不领情,整天跟华商李记的李承先混在一起。”

张磐山的眼眸阴暗地沉了沉,没有答话。

秦励道:“你不要再去了,每天清晨回来,打扰了我睡觉。”

张磐山道:“你可以回秦国公府睡,干嘛要睡在我的房间?”

秦励漫不经心地道:“房间里有两张床,不睡浪费。”这些天,他夜夜与京城的公子哥们一起玩乐到很晚,就睡在了客栈里,一来逍遥自在,二来是凑热闹。

张磐山不再搭理他,收拾好之后上床睡觉,今天回来得早,勉强还能睡两个时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