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为你点亮江山 > 正文
第26章 武举-见溢香楼红牌姑娘
作者:李品颐  |  字数:3073  |  更新时间:2020-09-15 04:41:14 全文阅读

京城,李家庄院里,慈航派掌门谭英给柳璐大致讲了一下慈航派的武学要义,接着就要她自个儿练习基本功。看着柳璐东倒西歪、软绵无力的架势,谭英连连摇头。

谭英将李承先叫过来,开始教他刀法。这套刀法是她几年前创出来的,这刀法集合了慈航派之前几套刀法的精髓,结合她对各派刀法的认识,加以创立。她将这套刀法称为飓风刀法,讲究速度和力量的瞬间爆发。

谭英一招一式地演练给李承先看,李承先跟着比划了三四遍之后,就全学会了。

谭英威严地看着李承先,有些粗厚的声音严苛地道:“这套刀法,陆凤翔在两年前就学会了。要不是你不认真,我也早就教给了你,现在让你练习七天,七天后,你跟陆凤翔比试。”

李承先吃了一惊,陆凤翔比起武来,就像疯子一样,他不是陆凤翔的对手,这不是铁定被虐吗?他定了定神,道:“师父,陆师妹已经尽得您的真传,武功高强,我不是她的对手。要不换个人比试?”

谭英生气地皱起了眉头,额上的竖纹条条加深,苛责道:“你是李家的下一任家主,李家家大业大,就你一个男子,你要是不够强,迟早会被人贪财害命。难道你要一辈子靠别人保护?再好的护卫,也不如自己来得可靠。你要是不愿意跟陆凤翔比试,七天之后就跟我比试。”

李承先额头冷汗冒出,跟谭英比试,更是自讨苦吃,完全是一个虐待狂,他抿了抿嘴,道:“师父,我还是跟陆师妹比试。”

谭英道:“你的基本功也要加强,练完刀法之后,就去练基本功,今日练习未满四个时辰不许休息。”

李承先看了一眼严苛的师父,又看了看仍在认真练习的柳璐,应道:“好。”

谭英瞧了一眼柳璐,暗暗哼了一声,这个女子也不是没有优点。她又指点了李承先一番之后就走了。

练武场里只剩下李承先和柳璐。李承先练刀法,柳璐打桩,几个钟头之后,两人一起打桩。李承先见柳璐架势不对,反复教了她几遍。

到下午的时候,李承先练武练得极为无聊,就懒洋洋地躺在地上偷懒。

柳璐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陆凤翔很厉害吗?”

李承先似是被针刺中了屁股一般,站了起来,继续练刀法。

京城大同客栈,秦励俊朗的脸上挂着亲切迷人的笑,他一只手搭在张磐山的肩膀上,别有深意的道:“掌门师兄,走,带你去一个地方。”

张磐山的眼眸沉了沉。秦励笑得越亲切,鬼心思就越多。

一会之后,两人到了一个地方——溢香楼,京城最高大上的妓院。

张磐山有些脸黑地看着眼前的这三个字。

秦励诡秘一笑,在张磐山的肩膀上拍了拍,不正经地道:“走,进去瞧瞧去。”说着迈步进了溢香楼

张磐山默不作声地跟着进了溢香楼。

溢香楼里,秦励点了最当红的花魁姑娘灵兰。

灵兰脸戴轻纱,衣衫轻盈,翩然而至。随着曲起,她扭动着柔软纤细的腰肢,轻盈起舞,宛如一只美丽非凡的蝴蝶飞舞在花丛中。柔弱无骨的身子,如媚如酥,随着琴音尽情扭动。一曲完毕,她抬起头来,一双动人的美眸妩媚地看向秦励和张磐山,红唇轻启:“公子。”声音妩媚酥软,如一道魔音笔直钻入心魂。

秦励看了一眼面红耳赤的张磐山,嘴角扬起,别有深意地笑了。他凑近张磐山,低声道:“听说这个姑娘卖艺不卖身,你今晚把她办了,其余的事,我来处理。你是个男人就别怂。”

张磐山口干舌燥,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茶。

秦励脸上的诡秘一闪而逝,俊朗的脸上挂着迷人的笑,和缓地对灵兰道:“你过来坐在他旁边,给他倒杯酒,你陪他喝几杯,他今儿心情不好,你替他解解闷。”

灵兰妩媚的眼眸看了一眼秦励,走上前,紧靠着张磐山坐了下来,给他和自己倒满了酒。酥软如白玉的手端起来一杯酒,递到张磐山跟前,吹气如兰地道:“公子,请。”

张磐山看着酒杯,酒杯下方白玉如酥的手,撩人的香味在鼻端萦绕。他端起酒杯,不由自主地一饮而尽。以前,他未曾这样喝过快酒。张磐山看着空空的酒杯,有些出神。

秦励眼眸中的笑意更浓。他神态自然地喝了一口酒,笑眯着眼,递给了灵兰一个眼色。

灵兰见了秦励的眼色,柔媚地从张磐山手里接过来酒杯,再给他倒满了一杯酒,将酒杯递到他跟前,朱唇轻启道:“公子”。

张磐山看着酒杯,瞧了一眼妩媚如丝的灵兰,两息之后,他接过来酒杯,一饮而尽。张磐山端起来另一杯酒,递到了灵兰跟前。

灵兰妩媚浅笑,伸出纤纤玉手接过来酒杯,缓缓送至嘴边,探出丁香小舌,轻轻地舔了一口,接着缓缓地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灵兰又给杯子里添满了酒。

不久之后,张磐山已经有些醉了。

秦励悄悄地退出了房间。

秦励刚走不久,房门口走过来两个虎背熊腰的男子,一个年长,一个年轻。年长的四五十岁,满脸络腮胡子。年轻的二十来岁,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这两人是雷云庄的雷鸣父子。

雷鸣声音洪亮地道:“就是这里。”

后面鸨母的焦急声音道:“这位爷,这是秦公子的包厢,您两位不能进去。”

雷鸣宛若未听见,推开了房门。

雷啸天皱眉道:“老头,你进去干什么?”他话还未说完,雷鸣已经走了进去。雷啸天只好跟着走了进去。

房间里,灵兰朱唇娇艳若滴,身子妩媚如酥地轻倚在张磐山的身上,她伸出纤纤玉指,轻轻点了一下张磐山的胸膛,酥软妩媚地道:“公子,咱们再来喝一杯。”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了开来。雷鸣瞪大了眼睛,哈哈大笑道:“操,这么香艳的小娘子,老子喜欢。”

灵兰看见有人进来,吓了一跳,身子从张磐山身上移开。

雷鸣眼中精芒一闪,看着张磐山,道:“咦,张掌门,前些天那个美貌的小娘子呢?”

张磐山抬起有些醉意的眼眸,看了一眼雷鸣和他身后有些面熟的年轻人。他站了起来,声音冷冷的道:“你别打她的主意。”说着,他朝门口走去。

灵兰见张磐山要走,在身后喊道:“公子……”

张磐山脚步不曾停留,大步离开了溢香楼。

雷鸣对雷啸天道:“这个是老子给你找的姑娘,怎么样,不错吧?”

雷啸天看了灵兰一眼,朝雷鸣轻嗤一声,道:“老头,你拉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见这女人?”

雷鸣道:“来了京城,当然要见京城里最红牌的姑娘,你看这小娘子多媚,肯定够味。”

雷啸天不屑地轻嗤:“你除了好色想女人,能不能做点别的?”

雷鸣生气道:“喂,臭小子,你翅膀硬了,敢这样说你老子。要不是我色,哪里有你出生?”

雷啸天不理会他,径自转身离开了溢香楼。

雷鸣在后头道:“臭小子,你要明白,越美貌的女子,越要足够强才能拥有,你老子有这么多女人,是本事。”

雷啸天一脸冷漠地嗤了一声。

张磐山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果然喝酒喝得太快了一些,脑袋里有一点迷糊。他在街上任意地走,让冷风吹醒头脑。走着走着,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处宅院。

张磐山睁眼一看,正是李太医宅邸。他身形一闪,熟门熟路地进了李太医宅邸后院,这个位置平时护院的家丁不会过来。

张磐山刚贴着墙站好在屋后,就正好听见屋里传来一个女声道:“主人,水准备好了。”然后是柳璐娇柔甜美的声音:“好,我就来了。”一阵脚步声过来,接着是关门和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接着是哗啦哗啦的水声。

张磐山听得心跳怦然加快。他万没想到这后方紧邻着正屋的偏房是洗澡用的,难怪护院武士不过来这里。他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扇紧闭的小窗户,良久,闭上了眼睛,继续贴着墙站着。

柳璐洗完澡,穿好衣服,走过去打开窗户,以吹散屋里的热气。忽然,她吸了一下鼻子,低语道:“奇怪,这里怎么会有酒味?”柳璐伸头往窗户外面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就离开了洗浴房。

等柳璐走后,张磐山换了一个位置。不久之后,张磐山听见从柳璐的房间里传来说话声。他听见柳璐说:“翠儿,你帮我擦干头发,我实在太累了,不想动。”

又听见翠儿道:“主人,这练武太辛苦了,您身上好多地方都淤青了,手上也磨破了好几处。依我看,您还是别练了。”

接着听见柳璐道:“嘘,小声点,别被我义父义母他们知道了。”

听见翠儿道:“主人,您为什么不想让老爷他们知道?他们对您这么好,不管您做什么,他们应该都会同意的。”

接着听见柳璐道:“你不要问这么多。总之,不管任何事,你都要听我的,知道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