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为你点亮江山 > 正文
第38章 武举-恩情也是情
作者:李品颐  |  字数:2605  |  更新时间:2020-09-17 00:59:28 全文阅读

这时候,又一道快如闪电的人影疾冲了过来。这个人在疾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拔出来刀,连人带刀像一道飓风,斩向瘦黑衣人。瘦黑衣人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凤翔的师父,慈航派的掌门谭英。谭英肃杀地看着剩下的几个黑衣人,浓烈的杀气似是来自地狱。

许骁见情况十分不妙,飞快地朝手下的人打了一个眼色,喊了声:“撤。”飞快向旁边的巷道里遁去,瞬间就藏得不见了踪影。

谭英距离许骁远,对附近环境不熟悉,见许骁藏匿了起来,就没有追过去,而是转身杀向另外的黑衣人。

瘦黑衣人被砍成两半的尸体,正好倒向了柳璐的脚边,喷射出来的血水满头满脸地溅在了蹲在丁三旁边的柳璐身上。

柳璐看到脚下血淋淋的尸体,不由自主地发出来一声尖叫:“啊!”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一股恶心直冲上喉咙,她干呕了起来。

张磐山将柳璐拉进了怀里,皱眉道:“别看。”这个女人胆子太小了。

但是柳璐的身体依然在不受控制地颤抖,显然是受了极大的惊吓。张磐山见状,深深皱眉。他左手将柳璐抱在怀中,右手出手,击向最近的黑衣人,瞬间又杀了一人。柳璐见又死了一个人,双手抓住了张磐山的衣襟,惊恐道:“不要杀人,不要杀人……”

张磐山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稍微一沉吟,朝着不远处的谭英道:“谭掌门,她受了惊吓,我先带她走,这里交给你。”说完,他不等谭英回答,就抱着柳璐飞速离开了。

谭英听到张磐山说的话,正要回话,转头看见张磐山已经带着柳璐走远,她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

谭英再杀了两个人。

义联堂的七个人,已经死了五个,重伤了一个。重伤的这个眼见是活不成了。而副堂主许骁则已经得了机会遁走。

陆凤翔坐在地上,替自己包扎好了手臂上的伤口。

谭英给陆凤翔吃了疗伤的药,将她扶了起来,又将地上还在昏迷中的翠儿捡了起来,带着回慈航派。

这时候,张磐山已经带着受了惊吓的柳璐回到了大同客栈。

秦励看到张磐山抱着柳璐走进来,他吃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张大的嘴巴顺口说道:“你竟然把她带到客栈里来了。”

他一边说, 一边将张磐山让进了客房。

张磐山抱着柳璐在房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剑眉微皱道:“她受了惊吓。”他伸手抚在她后背上,将一股柔和的热气送入她的身体里。

秦励关上房门,上前看了看一身血污的柳璐,疑问道:“又发生什么了?”

张磐山沉声道:“她遇到了义联堂的人,丁三被杀死了。”

秦励嘴角抽了抽,戏谑着随口道:“果然是祸水。”

张磐山没搭理秦励,继续将劲气送入柳璐体内。

柳璐恍恍惚惚中听到有人在说话。她睁开眼睛,看向声音处,看见了一张英俊带点淤青的年轻男子脸孔。然后,她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她回头,看见了张磐山近在咫尺的脸,她的脸噌地一下子红了,立马从张磐山腿上跳了下来。

张磐山没阻止她,有些好笑地任由她跳了下去。

柳璐瞄了瞄周围,尴尬地疑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

秦励笑眯眯的看着柳璐,亲切迷人的声音道:“这里是客栈,这个是我和他的房间。”他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张磐山。

柳璐不知所措。突然,她看到了身上的血迹,脸色大变,惊惧道:“血……我……我……”她身体开始发抖,眼泪跟着流了下来。

张磐山眉头皱起,将她揽进胸前,说道:“别怕。”

柳璐伸手去脱身上满是血污的外衣,一边说道:“我不要这衣服。”她突然又觉得不对,看向张磐山和秦励道:“你们出去。”

张磐山和秦励面面相觑,走出了房间。刚关上了房门,房门又立即被柳璐打开了一条大缝,露出来她那犹自带泪的脸。

柳璐问:“这里有水吗?我要洗洗。我身上到处都是脏的。”说着,柳璐伸出来一只满是血迹的手。

张磐山和秦励再次面面相觑。

张磐山对秦励说道:“你去要客栈送热水过来。”

秦励不敢置信地挑眉看向张磐山。张磐山虎目瞪着他。

秦励耸了耸肩,正要转身去叫人备热水。

柳璐出声交代道:“要好多水才行,不然洗不干净。”她想起来什么,又说道:“还要有香皂。”

秦励听了,忽然朝柳璐露出来迷死人的笑,问道:“是不是还要有衣服才行?”

柳璐愣了一下,她的衣服染上了那种血水,她肯定是不会再穿了,她确实需要衣服。

秦励亲切迷人的声音道:“要办就要办得周全,衣服等会给你送过来。”说完,不怕死地朝柳璐勾魂一笑,方才潇洒地笑着离开。

张磐山的脸色往下沉。

柳璐见秦励走远了,收回眼眸看向张磐山,疑问道:“他叫什么名字?”她一时想不起来秦励的名字。

张磐山有些警戒地道:“你问他做什么?”

柳璐见张磐山似是不高兴,说道:“没什么,我见过他几次,叫不出来他的名字好像不太好。”

张磐山直接道:“没关系。”他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柳璐犹豫着看了他一眼,没有阻拦他。

柳璐拿出来一块手帕,用力地想要将手上的血渍擦下来,但是怎么擦都擦不下来。她看着手上的血迹,紧紧地蹙着眉头。

张磐山看着柳璐的动作,眉头轻皱,说道:“你别擦了,再擦皮要破了。”

柳璐见客栈还没有将水送来,她吞吞吐吐地对张磐山说道:“你可不可以带我去先将手和脸洗干净?”

张磐山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到了客栈的后厨房。他从井里打上来水,给柳璐清洗。

柳璐洗完脸和手,看到张磐山身上也沾上了许多血迹。她说:“你身上的血能不能洗掉?”

张磐山身上的血迹,是被柳璐沾上去的。他打来水,洗掉了手上和脸上的血迹。柳璐依然看着他衣服上的血迹。

张磐山见了,剑眉轻皱,他将柳璐带回客房,说道:“你在这里等会,我去洗个澡来。”他拿着干净的衣服走了。

一会之后,冲完冷水澡的张磐山换上干净的衣服,回到客房。

他看到柳璐已经脱掉了染血的外衣,穿着中衣坐在椅上子,样子看起来瑟缩可怜。

好在这时候,客栈的人终于将热水送了上来,还特意安排了一个女子,在旁边听候吩咐。

等柳璐彻底清洗掉脏污,秦励准备的衣服也已经到了。那女子将衣服递给柳璐,收拾妥当后方才离开。

柳璐穿好衣服,闻到身上不再有那股恶心的气味,心情方才舒缓一些。

这时候的秦励,已经被张磐山撵走了。

张磐山进来,看见沐浴后的柳璐,心神震荡,他的眼眸里升起来两簇火焰。

他将柳璐刚绑好的辫子解了开来,将她头上的珠花取下来,顺手放进了衣服口袋,然后他双手插入到她未干的头发里,揉了起来,手上的热气摩擦着让她的头发快速干了起来。

从手上传回来的触感渐渐吞噬掉了他的理智。

柳璐看着张磐山越来越近的头,软弱地反抗道:“你别这样……”

“我想你。”张磐山滚烫地贴了上来。他灼热的气息摩挲在她身上,一寸一寸地将她融化。

柳璐在心底轻轻叹息了一声,她欠下了他的恩,恩情也是情,但愿……

她环住了他的腰。

黄花嫩蕊心初动,销魂蚀骨情愈浓。

“柳璐。”张磐山低喊,将她拥进怀中没有放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