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我的戏精王妃 >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你可值得
作者:沙漠鱼舟  |  字数:2019  |  更新时间:2020-11-06 17:36:34 全文阅读

吴诺不再搭话,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吴诺!你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落西问道。

吴诺顿了一下,歪头用力闻了闻。

“似乎有点淡淡的茉莉香味!”

“你们有没有闻到?”韩落西又问县衙的差役道。

“没有!”

“好像是有点!”两个差役回答的不一样。

“非常淡!”

韩落西肯定地说道,她对吴诺说“你低下头闻闻死者脖子的位置!”

“我不敢!我怕做噩梦!”她实话实说。

确实!韩落西天不怕地不怕,的的确确地怕死尸。

甚至电视里的鬼片!她都怕的要命!

吴诺嫌弃地瞪了她一眼,低下头,仔细闻了闻死者脖颈的位置。

许久,他都没有吭声。

“怎么样?是不是茉莉的香味?”落西捂着鼻子问道,似乎这样能减少她的一些恐惧。

“这不是茉莉的花香,是槐江频草的味道!”

吴诺低声说道。

“槐江频草?”落西吃惊地问道“这地在哪?”

“在盐长国的槐江山!”

这时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答到。

“在下是?”吴诺向来人问道。

“哦!下官于承,是这的县令!”

“于县令有礼了!我是吴诺,是九王爷的属下,去办点事路过贵县!正巧发生命案,和在京城的一宗案有些相似,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于县令向吴诺拱拱手“原来是九王爷的人!于某早些受过九王爷的关照,至今难忘王爷的恩情,吴大人在这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下官一定尽力而为!”

“哦!那实在是幸会幸会!”吴诺探寻的眼神扫视了一眼于承。

“于县令可知道这尸体刀口上为何有频草的味道?”吴诺指着尸体脖颈的位置问道。

“这下官也不甚了解!只知道频草能够迅速止血!”于县令回答道“可是这种草只能生长在高山之上,大启根本就不会有!”

“这我知道,它主要长在盐长的槐江山,盐长离大启甚是遥远,且和他们也素无来往,为何这个味道会出现在此处?”

吴诺问道。

“我觉得只有一种可能,肯定是刀泡在了频草水中,为了不留下血迹,杀人时候更干净利索!”

韩落西分析道。

“嗯!落西说的很有道理!”吴诺点点头。

“这位是?”于县令望着落西问道。

“于县令你好!我是韩落西!是吴诺的朋友!”落西大方的向于承伸出手去。

“这是?”于承不解的望着落西伸过来的手问道。

“很高兴认识你!”落西擦擦手握住了于县令的手。

“韩落西!你在做什么?”吴诺大叫道。

“是啊?落西小姐这是何意?”于承越加不解。

“这是我们那第一次见面的一种礼节!就是很高兴认识你的意思!”

韩落西瞥了一眼吴诺,皱着眉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韩落西!你不知男女授受不亲!”吴诺质问道。

“不知道!”韩落西一句话就顶了回去“我就是不知道!”

说着拿着于承的手用力握了握,挑衅般道“本小姐,喜欢行握手礼!”

吴诺看到他们握着的手,气的脸色大变。

于承连忙甩开落西“这样不成体统,落西小姐可莫再打趣下官了!”

韩落西无所谓地耸耸肩,走到一旁找地方坐了下来。

吴诺依旧不依不饶“韩落西!你不觉得羞愧么?有没有廉耻心?”

“吴诺!你再说一遍!”韩落西腾的站起身,用手指着吴诺的鼻子道。

“韩落西!你有没有廉耻心?”吴诺果然又重复了一遍。

韩落西“噌”地蹿了过来,一抬腿照着吴诺的头就踢了过去。

吴诺也不甘示弱,灵敏地躲闪开,藏到了于承的身后,于承躲闪不及,重重地挨了落西一脚。

“哎呀!”于承惨叫一声跌在了地上。

落西看到伤到了于承,她连忙蹲下身,扶起了于县令的身体,吴诺也赶紧从后面将于承抱住,落西不经意地从于承脖子后面拂过,动作非常轻,甚至于承都没有知觉。

“嗯!”落西向吴诺点点头,只见吴诺突然伸手在于承脸上一抹。

“啊!”于承大叫起来。

只见吴诺手中多了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于承的脸竟然换了一副面孔。

“你是高戎人?真正的于县令在哪里?”吴诺拿着面具问道。

地上的人瞪着他们,一声不吭,好像没听到一般。

“老实交待!你是不是高戎人?为何要假冒于县令?你们把于县令弄哪里去了?”

没有回答!

这次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了。

“好啊!你不回答!本王!本!本来就是不应该么?”吴诺突然说话前言不搭后语。

落西鄙夷地瞥了一眼。

“你老实交待!否则有你好看的!让你生不敢说!但决对能让你生不如死!”

韩落西干干脆脆地说道。

“要杀要剐随便你!废话少说!”

地上躺在的人叫嚣道。

“落西!这个人得交给县衙审理!”吴诺提醒落西。

“好啊!”落西答应着。

她歪着头扭着身子来回地踱着步,她忽然用脚尖戳在了地上人的腰部。

那人当时就痛地缩成了一团。

“怎么样?是不是很酸爽?”落西低下头用很轻柔地声音问道“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会越来越感觉好酸!越来越好爽!”

果不其然,地上的人疼的额头开始冒汗,豆大的汗珠子噼里啪啦地掉在地上,他的帽子也掉落在地,厚重的官服都被湿透。

他扭曲着身体,一会双腿张开,片刻后又双腿紧缩,头一会埋在膝盖上,一会又高高扬起,努力向上抬着下颚!

他痛苦地闭着眼睛,仿佛睁开眼会加重痛苦一般,他眉头紧皱,牙齿用力咬着,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还挺能忍!”落西轻笑道“一会估计你想忍也忍不住了!我封住了你的筋脉,一炷香后,你会血液倒流,血管破裂,你会七窍流血而亡!”

“你不在意你的命!可你不在意你的家人么?想想你的老婆!想想你得孩子!你这样可值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