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金矿石
作者:十也之苹  |  字数:2260  |  更新时间:2020-10-01 12:52:27 全文阅读

“哼!臭丫头,藏着宝贝不知道拿出来,眼皮子这么浅,活该被丢到乡下!哪呢?没有,放到哪里了呢?”

林小酒皱了皱眉,耳边充斥着一个尖锐而急切的低语声,伴随着一个女人毛手毛脚的翻箱倒柜的声音,她睁开眼,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孟氏正从破旧的衣柜里翻出一个带锁的小盒子,一转身,对上一双情绪莫名的眸子,吓得手里的木盒掉在了地上。

她抚着胸口,暗自翻了个白眼,“吓死我了,你这死丫头是想干啥?”

林小酒柳眉轻皱,没有开口说话。

孟氏捡起地上的盒子,眸光一闪,挤出两分笑脸坐到林小酒的榻前,“小酒啊,你前些天,是不是在外面捡到了什么东西啊?拿出来让婶娘看看好不?”

林小酒眨着眼睛,摆出一副犹豫纠结的样子。

前世的今天,孟氏可不是这么好脾气的。

她去山上摘野菜的时候,无意中捡到了一小块比花生米大不了多少的金矿石,这就被孟氏给惦记上了,软磨硬泡想要得到那东西,还做出给她点迷香,偷翻她屋子的事情来。

前世她在京中侯府家里,是个又娇又倔的嫡女,就算是被赶到了乡下远亲孟氏的家中,也不想受孟氏的摆布,她不给金块,孟氏就诬陷她偷窃,威逼着将她卖给了同村的土财主做妾……

她没想过自己居然还能重生,但她现在也明白了,拥有自己无法守护的东西,是她前世不幸的根源,她不想再走前世的老路。

林小酒恍然大悟似的,像是知道孟氏说的是什么了,从床榻内侧的暗柜里掏出一粒闪着金光的小石头,乖巧地递了过去。

“婶娘,你说的是我捡的这个小石头吗?我瞧着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这个东西很贵重吗?”

孟氏看着她不谙世事的眼神,悄悄啐了一口。

京城后院养大的小姐,连金矿石都不认识,除了那张面皮,就没个中用的地方!

不过这倒也便宜了她了。

她笑着将矿石接了过来,急急地塞在袖子里,面上却装得稀松平常,“也没什么,就是之前听人说,镇上的首饰铺里收这玩意儿,值个几个铜板,我拿去问问,看看他们这么小的要不要。”

林小酒笑得一脸乖巧,“好。”

孟氏捏着袖子里的小石块,眼珠子一转,腆着笑脸凑到了林小酒的身边,“小酒啊,你告诉婶娘,这石头是你在哪里捡到的?我再去找找,说不定还能多卖几个钱。”

林小酒轻笑一声,京中侯府的那位想毁了她,给她找了个这样的“教养嬷嬷”,却是忘了,这种最擅趋利避害的小人,其实是最好拿捏的。

她抿唇想了想,淡笑着摇了摇头,“婶娘,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只是那地方我也说不清,我只能记得大概方位,毕竟我来村里也不过几个月,对山里并不是很熟。”

孟氏一听有戏,掀了林小酒的被子就拉她下来,“那你便和我一起去,到时候要是找到了,婶娘就给你买朵好看的绢花!”

林小酒眼神讥诮,却也没有拒绝,自己起身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顶着漫天的红霞就和孟氏进了山。

根据前世的记忆,捡到金矿石的地方就在石磨村东头的石磨山上,两人也不敢点火把,等进了山的时候,天已经几乎黑透了,深山处时不时还传来几声野兽的叫声。。

对于具体的方位,林小酒已经记得不太清了,但她也没想过要带孟氏去找,只带着她在陡坡处上下攀爬。

“小酒,这石头到底是在哪里捡到的?怎么走了这么大半圈,好像还是在一个地方兜圈一样啊?”孟氏坐在树根上,微胖的身体累得不得动弹,衣服早就被汗水浸湿了。

她问了一句,擦了把汗珠,却见原来一直稳稳当当地走在前头的人突然不见了,整个山林里好像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小、小酒?”孟氏缩了缩身子,心里到底有了几分害怕,“林小酒?你别吓唬我!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跟我耍什么小心思,别怪我克扣你口粮!你、你快给我出来……”

喊了半天,孟氏也顾不上歇着了,踉踉跄跄地四处找人,心下慌乱地查看着周围的树林,生怕一个什么东西突然蹦出来。

林小酒藏在树后,颠了颠手里的土块,瞅准了孟氏的声音出现在一个陡坡之上,突然重重地朝她砸去。

“啊!”

孟氏一回头,就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自己飞来,脚下一个失了方寸,猛地一崴,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陡坡上,顺着陡坡一路往山下滚。

林小酒从树后走了出来,眼中泛起一丝冷意。

前世如果不是孟氏为了一点银子,将她卖到财主家里做妾,她也不会被财主家后院里的几个小妾给欺负,整天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生生把自己熬死!

她前世所受的委屈和苦难,总要有人负责,只是这点程度,还是不够的,既然又活一世,总要让孟氏和土财主家的那些人,以及京城中的那几个知道,他们别想着再像对她母亲那样磋磨她!

林小酒冷冷一笑,在山林里分辨了方向,寻了条平日里摘野菜走得最多的路悄无声息地往回走去,轻车熟路地绕到石磨山脚下,去寻当初发现金矿石的地方。

黄白之物看似庸俗,却是能让她在这世道恣意洒脱的好东西,如果能找到金矿,她为何要和那些恶狼分享?她只有攥些东西在手里,才能在这世道有些底气。

天几乎已经黑透了,林小酒循着记忆中的位置找了一圈,也没有什么收获,却在长草丛里发现了一个黑色的东西,浓烈的血腥味闻着都有些刺鼻。

林小酒捡了个树枝戳了戳,瞧见像是个人,这才小心翼翼地凑过去,随意扯着衣服拖了出来。

“喂,你、你还活着吗?活着就吱个声……”她料想流了这么多的血,应该没可能对她动手了,便大着胆子将人反转过来,拨开了挡住面容的碎发。

只借着月光细细看了一眼,林小酒顿时一惊,差点摔在地上。

这是个男人,还是她在京城的时候见过一次的人!

当朝摄政王洛玄泽,权势滔天,手段狠辣,连她那个黑心黑肺的爹都敬而远之。

只是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她伸手在洛玄泽的鼻翼下探了探,悄悄松了口气,站在原地沉吟了片刻,弯腰将他的手臂抗在肩上,扶着他一点一点地往孟氏的院子挪去。

这可是个难得一见的大人物,若是欠了她林小酒一个救命之恩,他还好意思不还不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