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病娇世子嚣张妃 > 第一卷 灭族恨
第一章几回魂断与君同
作者:伊故倾城  |  字数:3568  |  更新时间:2020-09-16 14:13:42 全文阅读

大陵,冷宫

“奴婢见过皇上……”不等灵儿行跪拜礼,云扶苏随手一个动作示意其退下。

只是终是吵醒了榻上之人,刀飞飞猛然起身,许是病缠得久了,竟有几分头晕,亦顾不上,毕竟礼不可废。本就纤弱的身体,配上那惨白如纸的脸,不施任何粉黛,加之一袭白衣,松垮垮地垂下,不衬半点身材。只怕是鬼都比这般好看了几分。

“臣恭迎皇上!”刀飞飞恭敬地见礼,云扶苏一把将人扶起。

“皇,大将军不必如此拘礼。”云扶苏随即在石桌前落座。已是寒冬腊月,这冷宫之中还当真是冷,竟然一点炉火也没有,只看着桌上那结满冰碴的茶杯,云扶苏难免心头发酸,怎么说飞飞也曾是我大陵皇后,即便是朕下旨废后,她仍是我大陵的护国大将军,怎好这般冷遇。

刀飞飞虽然一直久病缠身,只是终不是死了,朝中之事,只怕是自己想躲清净亦不能,唯恐有心之人,怎好放弃如此大好机会,趁机除掉自己这眼中钉,肉中刺,岂不快哉。

“飞飞可是考虑好了?”云扶苏且看着眼前之人,有模有样地煮着茶,茶香虽然寡淡了些,隐隐可以看着零星的茶叶沫子,只是若是煮茶的是她,自然人比茶香,愈加怡人了几分。云扶苏自然不单是只为来讨一杯茶水,只看着那煮茶之人,当真只在是煮茶,半晌亦没有看过自己一眼。

云扶苏猛然动作,一把抓起刀飞飞手腕,刀飞飞明显有些吃痛,一不留神,茶壶竟然打翻,滚热的茶水不偏不倚地溅在那白衣之上,还挂着几片零碎的叶子。

刀飞飞猛然将那烫得发红的手抽回,小心地背在身后。

云扶苏紧忙起身,眼神之中,再明显不过的关切与紧张。

“飞飞没事吧!烫在了哪里,快给朕看看。”云扶苏见刀飞飞本能地退后了几步,便不再勉强。只是暼了花怜一眼,花怜识趣地退下,门外只听花怜只怕是别人听不见一般,有意清了清嗓子喊了一句。

“传太医!!!”

刀飞飞自然知晓,今日若是自己再不表态,云扶苏只怕不会轻易作罢。

“臣愿意。”君让臣死,臣不敢不死,若是还有不甘,只是不愿意,再见夜离,竟是在战场之上。

云扶苏狠狠地攥紧衣袖,猛然起身,正准备离开。前脚刚踏出门槛,猛然止住了脚步。

“只要飞飞愿意,飞飞仍是我大陵的皇后……”云扶苏不禁苦笑,只是却想着,自己到底要被她拒绝多少次,才肯死心。

只可惜这次,便是说了千百遍的自己已经烂熟于心的借口,她竟然也不肯施舍。

“臣……”不等刀飞飞将话讲完,云扶苏猛然转过身来,大步向前,只将人揽在怀中。

“飞飞,再唤我一声表哥,可好?”

金陵五年,护国大将军刀飞飞亲帅两百万精兵征讨南陵叛王夜离。

幽灵郡

夜离一身黑色锦缎,只是看了眼沙盘,挥手之间已然夷为平地,这大陵万里江山,没有人比我夜离更加熟悉,只是这万里江山虽好,于我夜离而言,终抵不过那一颦一笑,一人心安。

“报,护国大将军已距幽灵郡不足五百里。”

夜离嘴角不禁扯起一抹笑意。

“吩咐下去,朕要沐浴更衣。”夜离话音刚落,侍卫们匆忙下去准备,夜离的视线,只落在榻前那袭白色鲛人俏身上。

“慕辰果然穿白更好看”

夜离不禁嘴角上勾。沐浴焚香之后,整个人果然精神了不少。

“陛下,龙体要紧,陛下已然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眼看着护国大将军行军至此,最快也要三五个时辰,陛下不妨小憩片刻。”夜离贴身侍卫青椒只看着那明显憔悴不堪,勉强支撑着的人,难免心生不忍与心疼。

“朕不能睡,若是飞儿来了见不到朕,只怕是且又要闹”夜离瞄准自己的大腿内侧,狠狠地掐了一下。

“嘶……”这头悬梁,锥刺股的滋味,固然令人清醒不已,只是想来那些圣人先贤,怕是没有尝过这入骨相思的滋味。

“禀大将军,前方距幽灵郡已然不足二十里。”

刀飞飞双眼微眯,心中一沉。连日赶路,早已人困马乏。如何作战。

“吩咐下去,原地安营扎寨,好酒好肉且备好,今日本将军与众将士不醉不归”刀飞飞只看着这不足二十里的城门方向,只是不知,城门之上,亦有人望穿秋水一般,也在看着她。

青椒正要见礼,被夜离一把止住。心中只如长了草一般,只想着那女人莫非不是骑着汗血宝马,而是那千年王八不成,怎好这般龟速。

只见青椒支支吾吾了半会,也没有吭哧出一个屁。夜离岂是个没脾气的,上前就是一脚。

“禀陛下,护国大将军与众将士,烹羊宰牛,举杯痛饮,只怕是最早也要明日天亮才会兵临城下。”青椒难得口条利索一回,一气呵成,竟然连口吃的毛病都治好了,只是不禁摸向那被赏了一脚的屁股,还真是疼啊,好好的一个屁股,就被如此暴虐地踹成了两半。

是夜,一黑衣蒙面之人,悄悄潜入大陵军营,好不容易摸到大将军营帐,月黑风高,四下无人,鼾声震天,简直天赐良机。

“这没良心的,当真是睡得好不香甜。”黑衣人有意地压低脚步,直奔榻前。借着几许烛火摇曳,隐隐地勾勒出榻上几分玲珑有致。

夜离正准备动作,奈何颈间好一阵微凉。

“南陵帝深夜造访,本将军有失远迎。”刀飞飞随手将匕首收起。一个眼神,示意灵儿可以下去了。

“咳咳,朕要是说,朕只为讨一口茶水来喝,飞儿信吗?”夜离果然没有失望,收到刀飞飞一个大大的白眼。

只是眼看着那一身盔甲之人,竟然真的好不认真的斟了两杯茶水,难免有些受宠若惊。只是这茶水之中,莫不是下了什么毒。

刀飞飞自然懒得顾及夜离的心思,随手抄起茶杯,一饮而尽,还真是有几分,大口吃肉,大口饮酒,糙老爷们的风采。

不过小小一盏茶,夜离生生砸吧了半会,亦没有见底,刀飞飞正想着将茶杯夺来,夜离抢先一步动作,只将那茶杯宝贝似的护在怀里。

“南陵帝若是喜欢这个茶杯,本将军自然成人之美,送你便是,只是如今茶水也喝了,杯子也讨了,更深露重的,南陵帝不妨早些回营休息才是。”刀飞飞随手摆了一个好走不送的动作。

夜离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只怕是自己再拖延下去,便不会有如此好的礼遇。只是刚刚行至门口,猛然止住脚步。不禁心头一紧,声音中,竟有几分低沉而沙哑。

“明日战场相见,飞儿会如何?”夜离只觉得一颗心仿佛悬在了嗓子眼上,吐不出,咽不下,好不煎熬。

“我会亲手杀了你……”

夜离只是嘴角上勾,不过眨眼之际,便彻底消失在苍茫暮色之中。

翌日一早,战鼓铮铮,幽灵郡城门之下,黑压压的一片肃杀之气。

“陛下……”

夜离随手一挥,

“尔等不必多言,朕心意已决。”我夜离以万里江山为注,一场豪赌,只为你赢。

不等刀飞飞下令攻城,城门缓缓而开。那一袭白衣英姿飒爽之人,胯下骑着的正是汗血良驹踏雪。一人一驹格外的扎眼。

“护国大将军,可愿与朕生死一战,将军若是赢了,南陵退兵,永不来犯;将军若是输了……”夜离故作停顿,只叫人心里如蚂蚁钻心一般,勾得人心里奇痒难耐。

“怎样?”刀飞飞冷冷地吐出两个字,面上没有半点颜色。

“将军若是输了,便再也休想离开朕的身边半步,便是死,亦只能是我夜离这辈子,唯一的妻!”

刀飞飞只是相视一笑。不等众人反应,已然夹紧马腹向前了几分。

“好!”话音刚落,战鼓声响,杀势震天。

不及夜离反应,刀飞飞已然出手,一杆银枪直挑夜离要害,夜离只是一个灵活地避让,银枪自然扑了个空,只是不曾想,这只是虚晃一招,不等夜离反应,一只袖剑直奔自己面门。

宝剑出鞘,夜离随手一挡,“叮”的一声,袖剑被拦落在地。夜离不禁苦笑,还当真是,不留半点情面,如此甚好。

来而不往非礼也,夜离亦不好太不尊重对手,只怪自己,一直不学无术,只是从师傅那里学了几个拿来招摇的戏法,剑术上,真是有些拿不出手,只是对付刀飞飞,怕是足够了。

刀飞飞见夜离终于还手,便不再客气。长枪祭出,招招直取要害,不留半点情面。

夜离先是防守,只是偶尔一招半式的还手,亦显得小心翼翼,若是伤到她分毫,最终心疼的还不是自己。

只是,身为将军,战死杀场可以,只是被如此这般侮辱戏耍只怕是不行。夜离一味地避让,刀飞飞难免有些恼羞成怒。

心乱了,功法便乱了,手上一时失了分寸,越是想强攻,越是失利,手中长枪一阵乱刺之后,夜离没有伤到分毫,怎奈自己却已经脱了力。

夜离只看着那倔强不肯屈服的小眼神。

“既然将军赐教完毕,接下来,该朕了。”夜离终于出手,虽说兵器一分短一分险,只是看握在谁的手里。

只见夜离猛然从马背之上飞身而起,宝剑祭出,不过片刻功夫。

不得不说,被人威胁的滋味并不好受,剑韧反射出耀眼的寒光,只逼得人睁不开眼。刀飞飞不过微微动作,颈间不禁划出一串血珠。来不及疼痛,耳边难免有些湿痒难耐。

“飞飞别乱动,小心刀剑无眼。”耳边响起夜离的声音,几分威胁,几分关切,还有几分玩味。

“飞儿如今大局已定,朕且等你兑现承诺。”夜离随手将宝剑归鞘。只是来不及反应,不得不说,匕首穿心的滋味,当真不怎么好受。

“噗……”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夜离随手抹去嘴角的那抹殷红,只是嘴角上勾。虚弱地喊了一句。

“飞儿……”只是不曾想。若不是自己出手及时,一把将那人揽住,只怕是已然跌落在地。

刀飞飞努力地压制着这那一汩汩血涌翻腾。终是再忍不住。

“噗……”鲜血不禁飞溅开来,只将那一袭白色鲛人俏,染起一簇簇红莲。耀眼且好看。

夜离只将胸前匕首一把拔了出来,手上止不住有些颤抖。却远不及那般心疼。只将怀中之人忍不住收紧了几分。

“为什么要用同心?这场豪赌,终是朕输了……”

伊故倾城
作者的话

小可耐们,你们最喜爱的倾城回来了!欢迎大家评论区留言!关于剧情人物讨论,可以加群哦!爱你们,么么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