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权宠农家悍妻 > 正文
第1章重生了
作者:糖爱爱  |  字数:2124  |  更新时间:2020-09-23 11:46:35 全文阅读

“这贱人既然被送回来,咱们应该想个法子和她撇清关系才是。”徐敏眼珠一转,坏点子,便来,拉着自家男人便是一顿解说:

“你要知道,秦家的聘礼收了,这才嫁过去三天,便被送回,这克星的衰气可会祸及咱们。”

“小声点,莫要让人听了去。”季财拉着徐敏靠在墙角边,有意的压下嗓子,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怕被客厅里的客人听了去。

“我是她婶婶,哪里会害她?可泼出去的水,不能回娘家住,否则倒霉的是咱们。”徐敏知道丈夫的想法,给他打个定心文丸。

她可是很眼红秦家的十两聘礼,她必须想个办法,别让银子飞了。

“可现今,如何是好?她都昏迷不醒。”季财皱下眉头,他自然是认同自己娘子的话。

嫁给一个快死的人,有何不好?还是家财万贯的那种,她理应感谢他们,为她寻了一门好亲事。

无奈蠢女,竟不知感恩,还连累他人,真是恼火。

“你们够了,我姐姐都病成这样了,你们竟还想害她。”季毅在屋里听着外面的话,端着满满的一盆水泼在眼前二人的脚下。

“都是有爹生,没娘养的东西。”徐敏气得跺了几下脚,上前狠狠地拧了一下季毅,不知天高地厚的贱种,敢惹她。

见他憋住了气,硬是不让眼泪流下来。

这一见,徐敏更气了,一巴掌打在了季毅稚嫩的脸上怒骂:

“吃我的,喝我的,竟还敢这么没家教,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徐敏静伸出手,想对着季毅另一边脸,再赏他一个巴掌,被季财抓住了。

“娘子,动手做甚?别被人看出了端倪,饿他几顿就是,看他还敢如此牙尖利嘴?”

“也对,哪能浪费粮食?”徐敏对着季毅翻了一个白眼后,离开了破茅屋。

“哼!”季财冷“哼”一声,也随着徐敏离开了茅屋,要不是他想坐族长之位,又不能有任何负面影响。

否则,谁会娶养克爹克娘的东西?吃饱了撑的。

屋子里

一声声故意压底的声线,断断续续的传入榻上的女子耳边。

“好吵。”季锦筠蹙紧的眉头,随着脑袋传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揉了揉枯燥的发丝,舔了舔干裂的唇瓣。

她不是被人给害死了吗?怎么还会入了梦?就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小童的哭声彻底将她惊醒。

“姐姐,你不能死,我只有你了。”季毅听到屋子似乎有声音,快速地跑进门,趴在床榻前,哭得稀里哗啦。

“这是哪?”季锦筠被这一声吵,更是觉得脑袋疼得不行,她睁开了眼睛,有些惊愕的望着眼前,不过八岁的小童,那红肿的脸。

真是触目惊心啊!是谁竟对孩子下如此重的手?

季锦筠望着自己的双手,这不是她的身体,她重生了吗?

掀起补了很多补丁的被子,再慢慢将周围的一切看清,一穷二白,家具都没有。

只有一张缺了角的石桌,桌上的碗里还残留着几口野菜。

而小童的脸似乎有些熟悉,她怎的都记不起在何处见过?

“姐姐,你到底怎样了?我去求叔叔,求婶婶,他们好不容易给了几个铜钱,可还是救不了你的命,

村里的大夫,见银钱少了,请不来。”季毅的情绪波动很大,可是看着季锦筠,那蓄满泪水的眼睛,却又柔下许多。

姐姐爱他,护他,他以后一定要保护好姐姐。

“姐没事。”季锦筠还有些发愣的大脑,在这一刻也慢慢有了底,确实是重生了。

心疼的揉了揉季毅的脑袋,真是难为一个孩子,承担如此多的白眼。

季锦筠静下心来,脑海里关于原主的记忆,也逐渐清晰起来。

原主的娘亲在她十岁之际,便被婆婆叔婶精神折磨,加上长期身体虚弱。

最后撒手人寰,爹爹随之也去了。

而她还未及笄便被叔婶卖去给镇上秦家,她的丈夫不单体弱,智商也和孩童一般,成亲更是以公鸡代替,俩人都未见过面。

只因她八字有福,命里带财,便给了那傻子冲喜,嫁过去三天又被送回。

可为何?原主记忆里没有任何有关自己受伤的记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导致原主不愿记住。

“姐,你到底怎样?求求你不要吓毅儿,毅儿不能失去你啊!”季毅抽搐着,话也说得不利索。

弥天的恐惧,席卷着他瘦小的身体。

“你是男儿,不该如此,脸谁打的?”季锦筠眸中暗了下来,摸了摸季毅的脸,可怜。

她想起来了,去年她随那个男人走亲戚,来到了这村里,她还给这小童几颗糖果,他高兴的跑开了,最后又送了她一个泥娃娃。

“姐,没事,脸我自己撞到了。”季毅慌乱的捂着自己的脸,他不能再让姐姐担心,她的身体虚弱,受不得气。

“忍,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季锦筠抚摸着季毅的脸,拉着他往客厅而去。

这一世,她不愿将自己的能力隐藏起来,去讨好任何人,她只想做自己。

“姐,你身体弱,不要再把自己弄到了。”季毅抱着季锦筠,不让她离开。

“没事,别怕,好好看,姐是怎么把他们一个个收拾的服服帖帖。”季锦筠慢慢的安抚了季毅的情绪。

以后便是她亲弟弟了,拉着他便往季财家而去,今天可是那季老妇的六十宴,做为她的乖孙,理应送她一个大礼。

原主的身体与她契合的很好,倒不如说,她心甘情愿的把身体让给了她。

她用起来才没有一点不适之感,只是脑袋疼得厉害而已。

真是讽刺,上天要她灭亡,又让她重活,还那么儿戏的活在了一个十五岁,还不到的小姑娘身上。

更好笑的是,此处是那寡妇的家乡。

前世他欺她生不下孩子,可她爱他,帮他瞒下了,他儿时受伤不能生养之事。

嫁给他十年,公婆从未有过好脸色,小姑处处刁难,她做牛做马撑起酒楼生意,都得不到那个家的认可。

受尽折磨,最后撞破了他与寡妇的奸情,死于他们之手,她如此戏剧性的一生,便来了个终止。

他想要高枕无忧?过尽恩爱?不,他杜家只配一步步衰落,最终消失在陵城内。

她打下的江山,哪怕毁了,也不会拱手让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