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打架
作者:成了仙的猪  |  字数:2049  |  更新时间:2021-02-02 12:19:01 全文阅读

眼见她又提及往事,沈允钦心中更加慌乱,连忙将她话语打断,“我知道,我都知道。音璃受得这一切委屈,都是因为我。

“从今以后,我都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

“呈哥哥每次都这么说,却每次都食言。音璃真的好怕,真的害怕失去呈哥哥。音璃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呈哥哥。若是失去了呈哥哥,音璃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此话,倒确确实实是真话。宁音璃说到动情处,终于忍不住委屈痛哭

她是真的害怕了,女人的直觉,有时就是那么准!

沈允钦的心揪成一团,忍不住将她抱在怀中怜惜。

这是他自年少时,就深爱的女子!九年前的惊鸿一瞥,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加上她又是义父的女儿,他更加不能辜负她的深情。

他对她的这份情,早已超越了爱情!

“音璃,你放心,我此生定不负你!”

“呈哥哥既然这么说,音璃今夜就要将自己献给呈哥哥。呈哥哥如果真的爱我,定然不会拒绝我!”

说着话,宁音璃扑进他怀中。

“我...”沈允钦哑住,浑身如同石桩般僵住。

“呈哥哥,你宁愿碰宁乐笙,都不愿碰我吗?还是你当真嫌弃于我?”“没有,她与你如何能比?她在我眼里,不过是一件玩物儿,我对她绝没有半点感情!

“呈哥....宁音璃泪流满面的看着他。

沈允钦受不了她这种眼神,终于还是心动了,温柔一笑,道;“既然你不在意,我自当一切依你。

言毕,他附身印上她的樱唇。

“公主殿下,您不能进去,您真的不能进去一

“让开!”宁乐笙一脚踢开守门的太监,径直闯进勤政殿。

殿内,好一片春景。

沈允钦正将宁音璃压在文案之上,两人均衣衫不整,举止不堪入目。倏然,时间仿佛被静止。静的连掉跟针在地,都如同雷响。

几秒过后,三人回过神来。

沈允钦和宁音璃受了惊吓,慌忙起身,收拢敞开的衣物。

“呵呵,呵呵”宁乐笙凄怆大笑。

笑着笑着,豆滴大的眼泪,如断线一般,顺着脸颊砸在地上。

尽管她无数次幻想过,他们在一起欢情的画面。

尽管她早已接受了这个事实!

可真的亲眼目睹时,她才发现,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极差。这种痛宛如剜心,痛的人无法承受。

"乐儿,你你怎么过来?”

沈允钦的心,一瞬间乱到了极点。看着她癫狂大笑的样子,心中竟隐隐做痛。

“乐儿...

“你不要过来,呃一,呃呃一”

胸腔里一股浊流,抑制不住的反冲,宁乐笙俯身大呕。身子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谁让你们放公主进来的?”

沈允钦额上青筋乱蹦,转而将气撒在守门的太监身上。

“奴才,奴才实在拦不住!”

“没用的废物!"沈允钦厉呵一声,连忙上前照拂宁乐笙。

哪怕自己不爱她,可自己依然不想让她看见这种画面。

"乐儿,我送你回去!’

“你滚,你走开,你不要碰我,我嫌你脏....”宁乐笙心痛如绞。

宁音璃眼见沈允钦如此慌乱的反应,心中瞬间如坠冰窟。

上前一把搂住沈允钦的腰身,冲着宁乐笙寻隙一笑,“呈哥哥何需惧她,我们本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是她那个该千刀万剐的父皇,生生拆散了我们,害的我与呈哥哥劳燕分飞三载。如今,这个贱人又来横在我们中间。

“呈哥哥,我什么都不想要了!我只要这个贱人去死,我再也不想看见宁乐笙这个贱人!

沈允钦倒抽一口冷气,欲掰开她紧缩的双臂,“音璃,你先回去!

“不,我不要回去。正好,既然她想看,就让她看个够。”说着,宁音璃更加紧紧抱着沈允钦。

“呵呵,沈允钦,你这个言而无信的混蛋。你答应过我,从此以后都不会在碰我,你昨晚为何还要碰我?'

“你这个肮脏恶心的男人,你言而无信,你卑鄙无耻!”

沈允钦被左右夹击,深感无力。他从来不是个滥情的人,更不善于处理女人间的问题。

处理女人间的矛盾事,对于他来说,竟比处理朝政之事,还头疼万倍

"乐儿,你先回去!

“不,我不回去,我就这样看着你们这对不要脸的贱人。”“呃呃一”宁乐笙又是几声痛呕,最后一口竟吐了血沫出来。沈允钦见状,较力掰开宁音璃的手,冲前几步扶她。

"沈允钦,你这言而无信的小人。你为什么要不守信诺?你为什么要碰我?

“别人碰过的东西,我从来不要。我嫌脏,你浑身都好肮脏!你这种肮脏的男人,你为什么要碰我?’

看着宁乐笙凄怨无比的神情,他忽而觉得无比的愤怒,“本王想碰你就碰你,难道还要挑日子吗?本王就是言而无信了,你又如何?

是啊!

自己能如何?

除了哭和谩骂,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何必再对他起丝毫的感情波澜?宁乐笙忽而一瞬间想开了!这个男人,在情感上,已经与自己毫无瓜葛!他,只是仇人!

昨夜,权当是被一个土匪侮辱了!

“呵呵,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一”

宁乐笙极力平衡情绪,想让自己看上去尽量很高傲,很酒脱,很漠视,很无所谓的样子!

有人不是说过吗?

对前任最好的报复,就是遗忘他,漠视他,对他的一切都选择无动于衷!

宁音璃气的肝疼,今夜好容易营造出的气氛,被这个贱人给毁了。“宁乐笙,你这个贱人,我要你死!”

宁音璃顺手拎起一个花瓶,朝宁乐笙砸去。

“音璃,住手!”

沈允钦眼疾手快,拖着宁乐笙,旋身一转,花瓶自他头上爆开。

瞬间,沈允钦的后脑勺被砸破,血流淌了处来。

啊一,呈哥哥,你怎么样了?"宁音璃惊呼一声,连忙扑上前查看沈允钦的伤势。

三人近在咫尺!

宁乐笙看着宁音璃焦急的样子,冷唳一笑。蓦地一下,拔下头上的玉簪,朝宁音璃心口扎去。

“贱人,该死的是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