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拜师
作者:穿膛风  |  字数:3020  |  更新时间:2020-09-28 08:01:55 全文阅读

郊区偏殿的屋顶,花晨正在举着酒壶喝酒。

一阵凉风拂过,隐隐有几丝银光浮现,像是有同道中人在施法。

花晨是一只飘荡在人世间的法师,几百年过去了,她从未见到同道中人,急忙施法去看个究竟。

郊外乱葬岗,几个蒙面的男子正在围攻一个白衣少年。

“师姐,有人闯进来。”一个黑衣男子朝着树上的红衣的女子道。

“杀。”红衣女子干脆利落。

花晨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两个黑衣人手持长剑朝她飞过来。

“你们怎么能打人呢。”花晨在人间游荡了几百年,自认为是一个正义的法师。

看到同道中人滥杀无辜,不由得费解道。

红衣女子闻言,直接朝花晨扔了一道符。

“你这妖物,休在这里胡搅蛮缠。”

花晨在人间飘了几百年,早已变得很佛系,本想转身而去,不料那红衣女子从树上一跃而下,手持利剑追了上去,黑衣人们见状,也都持剑追了上去。

绕城一圈,黑衣人们都气喘吁吁,花晨脸色不改。

花晨微微一笑,施法离去,这些低等的同道中人,怎么看可能是她的对手。

不过,身后怎么跟着一个白色的小尾巴?

花晨停到一处小河边,忍不住用余光瞟了眼身后,心道那个白色的小尾巴怎么还不跟来?难不成跟丢了?

花晨无聊地朝河里扔了会石子,才看见白衣少年男子气喘吁吁地跑来。

花晨心中一喜,竟是个翩翩美少年,在人间的这几百年,她通过帮人完成心愿来获取灵力,也见过不少俊男靓女,但如此秀气的,还是第一次见。

白景费了不少力气才追上花晨,看见她正坐在石头上玩耍,急忙抱拳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你在跟我说话?”花晨继续玩着石子。

白景看了看左右,没有旁人,“是,刚刚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如果不是姑娘吸引了那些人,白景恐怕早已被歹人所害。”

“原来你叫白景啊。”花晨从石头上站起来,飘到了白景身边,嘻嘻地看着这柔嫩白净的灵物。

白景的视线跟着花晨,不知这救命恩人为何会绕着他的身子转。

花晨伸手捏了捏白景的脸蛋,手感颇好。

白景呆愣地看着花晨,不晓得恩人为何要捏他的脸蛋。

花晨反而捏上了瘾,不停地揉捏着。

“你这人倒是很有趣。”花晨揉捏了一阵子总算是松开了白景,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双手背在她身后,她就这么看着白景。

白景伸手揉着他的脸蛋。“姑娘不像是一般的练武之人,难道姑娘是法师吗?”白景没见过灵物,虽然他祖上一直都是以抓灵物为生,可是到了他这一辈,只留下了一本书,白景从未见过灵物,只是能感觉到灵力反应。

“法师?可以这么说。”花晨第一次听到从别人嘴里说她是法师,心里莫名的得意,她觉得她就是一个法师。

一旁的白景惊讶地看着花晨,他从未见过法师,一直都听闻有这种人的存在,他生活的地方接触到的都是普通人,没想到刚出来闯荡,就遇到了这么厉害的法师。

他先是惊讶了一会儿,随后直接跪在了地上,“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完就磕了三个响头。

花晨被白景这愣头青的行为弄得手足无措,她想要扶起白景,但是随后又收回了手,这手纠结在半空中,完全不知是该扶起来还是如何。

在人世间存在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花晨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

跪在地上的白景发现站在他面前仙子一般的人物没有回应,就微微抬起了头,看到她正眼巴巴地看着他。

“师父。”白景对着花晨喊道。

花晨的眼睛瞪的更大了。

“你想要拜我为师?”花晨以前在别人的心愿世界里见过师父这个称呼,知道这是有人想要向她学习本事。

“是的,师父,请师父收下徒弟,徒弟以后一定好好孝敬师父。”

花晨的手又悬在了空中,她犹豫了好久,终于背过身去,“好吧,好吧,那就收一个徒弟玩玩。”花晨脸上有着笑意,没想到居然有人想要拜她为师,实在是有趣。

“师父,我想学降灵之术。”白景赶紧站起来,走到花晨身后说道。

白景祖上都是十分有名的降灵术,就算是他父母那一辈都十分厉害,只是到了他这里,就完全不懂,白景的心愿就是学会降灵之术,重振家族曾经的辉煌。

“降灵之术?”花晨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法术,但是人家刚刚拜师,就告诉人家她不会,那多不好啊,她想了想,随后点了点头,“好,只要你跟着为师历练,很快就能学降灵之术。”花晨夸下海口,她觉得这降灵之术大概是什么小法术吧,如果以后有机缘碰到了这种书,就转送给她这个徒儿。

“他们在这里。”

“快追上去。”

不远处一行人脚步飞快地朝着这边走来。

“真是一群跟屁虫。”花晨有些不喜,她还没有告诉他徒弟她的姓名,也没有告诉他徒弟她的买卖,就有人来打扰了。

那伙人来的飞快,转眼间就到了花晨和白景面前。

“我看你们还想往哪逃。”红衣女子手中拿着一张符,急冲冲地就杀了过来。

“极速符,怪不得追来的这么快。”

花晨不想与这些人打斗,直接就往别处飘,白景紧随其后,只是这白景的脚程实在是有些太慢,片刻就被那些人追上,那些人把白景团团围住,打斗在了一起。

“刚收的徒儿丢了。”花晨跑出了几里外,转身往后一瞧,徒儿不见了,她赶紧返回。

小溪旁白景吃力地对抗着那些人,眼看就要不敌,花晨赶紧从空中飞下,抓住了白景的胳膊。

“走。”花晨说了一个走字,瞬间周围的场景发生了变化。

刚刚是黄昏,小溪边,如今两人竟然在一个屋檐上,这屋檐之下是热闹的集市,而且这里还是青天白日。

“师父,这……这是何处?”白景活了这么久,还从未见过如此古怪之事。

不仅是白景,就连花晨都连连称奇,以往她只有在做买卖的时候才能随意穿梭别人的故事,而且只能她一个人进来。

可是如今竟然能带着白景进来,而且她不记得如今还与谁有交易买卖啊。

“我先去查看查看。”花晨心中好奇,就想要飞着飞去查看查看,这一跳,直接从屋檐上坠了下去。

“师父小心。”白景眼疾手快,直接飞身追了下去,他搂住花晨的腰身,直接跟着花晨一块落在了地面上。

落在地面上之后白景不舍地松开了花晨,他没想到花晨竟然这么轻,像是一阵风就能吹走,而且这腰身十分的好抱,抱着十分的舒服。

花晨惊讶地看白景,以往她来到这故事中都只能以虚体进来,就像是一抹游魂,可如今,竟然能真的站在地面上,而且她能感觉到她的法术被压制了许多,一些基本的法术竟然施展不出来。

“师父,这里到底是何处?”白景也发觉了奇怪的地方,之前他见到花晨的时候她都在飘着,可是如今竟然像是一般人一样,而且他能感觉到她与平常人无异,身上也没有什么武功。

虽然没了法术,花晨却有这超强的记忆力,她看了看周围的景物,终于想起这里是何处了。

“这是张楚风的过去。”

张楚风?白景倒是听过这么名字,这次出门他就是为了去张府,因为他感觉到那里有灵力波动。

“师父,过去是什么意思啊?”白景不懂了。

“总而言之,师父的本领高强,可以任意穿梭到别人的过去里,懂了吗?”花晨自卖自夸地说道。

穿梭别人的过去?白景以前想都不敢想,世间竟然有如此奇妙的事情。

看到白景一副震惊的模样,花晨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难得能用实体在这世界里溜达溜达,怎么能浪费这大好的时光呢。

不过这次倒是想错了,这并不是张楚风的过去,因为花晨正要和白景去张府的时候,花晨和白景就从这个世界抽离了出来,出现在了张府的别院。

耳边是敲木鱼的声音,花晨透过窗户,看到里面有一位穿着灰色衣衫的妇人,她正虔诚地敲着木鱼,嘴里念念有词。

这神佛之事本来是没有用,只是如果一个人的执念太深,就能发不可思议的波动。

花晨知道她是被这妇人的执念吸引到了此处,只是这妇人怎么满头白发,莫不是张楚风的母上大人?可是张楚风的母上应该已经不在人世间。

轻轻推开门,妇人并没有动,她依然敲着木鱼,并没有在意这房间是不是有人进入,或许她以为是一般的丫鬟小厮。

花晨走到妇人身旁,终于看到了妇人的面目,这人竟是沈飞雪。

沈飞雪看到花晨的时候吓了一跳,就算她刚刚如此淡定地敲着木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