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总裁娇妻的误会 > 正文
第一章 苏以沫答应替婚
作者:春鸟清玲玲  |  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20-10-02 21:07:19 全文阅读

刚打开家门,苏以沫便感觉到一股令人压抑的氛围,将她紧紧包围住,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凭借在这个家多年培养出的直觉,她知道她此刻要赶紧逃离这里,不然,她一定会万劫不复。

但她却仅是淡淡地扫了一眼客厅里面色严肃的几人,然后与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换上鞋子,缓慢地走到桌子前,坐下。

面对几个虚伪的嘴脸,苏以沫依次叫了个遍,这是生活中再常见不过的场景,但在这个家里,面前的几位的反应却十分罕见了。

苏奶奶是苏家目前辈分最高的,她皮肤保养的很好,对自己的仪表也很严谨,看上去要比真实年龄小了很多。听见苏以沫叫自己,她不屑地看了一眼苏以沫,十分敷衍地“嗯”了一声。

爸爸,苏宁洲,是苏家当家主人。看到面前的女儿,他的眼神不禁有些躲闪,轻轻地转头朝妻子轻咳一声,巧妙地避开苏以沫投向他的目光。

这一声轻咳,苏以沫听的十分真切,夹杂着些许命令的味道。

妈妈,看上去很柔弱,虽已中年,却依然有种小女人的感觉。接到丈夫的那声暗示,李敏欣轻皱眉头,略显为难。

‘‘你们叫我来,到底是有什么事儿啊?”母亲面露为难之色,苏以沫自然是看到了,有什么事儿至于如此纠结?

“你刚回来,饿了吧,我叫兰姨给你做点吃的。”说着,李敏欣就要去喊兰姨。

很明显,苏奶奶瞬间变了脸,狠狠地瞥了李敏欣一眼。

苏宁洲也脸色一黑。

苏以沫见状,对母亲说道:“不用麻烦了,有什么事就别绕弯子了。”

无奈之下,李敏欣只好将事情说给了苏以沫。

这下,苏以沫总算是知道怎么一回事儿了,二姐是宫家大少的未婚妻,这场婚礼在下个季度就要举办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宫家大少出车祸,受了重伤。

原本傲慢且爱玩的二姐就不想嫁,这下更是说什么也不嫁了!可是论宫家的身份地位,岂是说退婚就退婚的?再说,商业联婚的牵扯面可不小,尤其是苏家的利益。

可是,又如何?跟苏以沫有什么关系?被退婚的是宫家大少,又不是她,损失利益的是苏家,也不是她。难不成还要她替嫁吗?

苏宁洲一直看着苏以沫,总于着急的说道:“以沫,你妈说的这事儿,你可明白?”

怎么?还真被苏以沫说中了?

她假装糊涂,对苏宁洲说:“明白,我帮忙找找二姐。”

“诶呀!”苏宁洲气的脸通红,这个女儿怎么就这么笨呢,这还听不明白!

苏奶奶没什么耐心了,脸色十分难看:“找人,我们苏家会找不到吗?还需要凭你这条腿去找?二丫头在这个时候突然逃跑,想必是不会嫁给宫家了,那么就由你来代替你二丫头!”

果然,意料之中,但苏以沫依旧心头一颤:“这……这时怎么回事儿,什么叫让我代替二姐?”

“这还能有什么意思?真是蠢!”苏奶奶更是火冒三丈了,看了一眼苏以沫的母亲,像是在责备她生了这么笨的一个女儿。

李敏欣的眼眸有些湿润,对上女儿清澈的眸子,多少有些不忍和惭愧,随即垂眸说道:“以沫,二丫头一直以来都不愿嫁人,这宫家大少又出了事儿,你二姐擅自逃跑,是肯定不会嫁给宫家大少了。若是现在悔婚,咱们苏家以后还有什么信誉可言?以沫,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如果在苏以沫的内心深处,还有对眼前这位母亲的期待,那这份期待就是这个时候被淹死在绝望里的。

她实在不敢相信,一个母亲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把自己当做工具,还有谁会在意她的感受。

其实她的母亲只是苏宁洲的小三,大姐和二姐是父亲的第一个妻子所生,而她曾经是一个小三的女儿,人见人打的过街老鼠。

巧的是苏宁洲的第一个妻子,在她五岁时生了一场大病,死了,与此同时,她母亲肚子里怀了一个男孩儿。这个男孩儿刚好可以传承苏家的香火,再加上苏奶奶喜欢男孩儿,不喜欢女孩儿,她的母亲也就母凭子贵,顺利转正了。

而她也就自然而然的有了一个苏家三小姐的头衔。

但在苏家看来,她毕竟是上不了台面的,所以苏家有意无意的淡化她,很少有人知道她这个苏家三小姐。

不过,这倒挺让苏以沫开心的,做公众人物不就没有任何自由了吗。这样,她自己一个人反倒是清静了很多。

苏家虽然算得上上流名门,但与宫家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表面上苏家和宫家联姻,是因为苏奶奶和宫奶奶的关系要好,希望儿孙联姻,但苏以沫知道,这里面一定有苏奶奶的小算盘。

苏家以前也是辉煌无比,但这几十年来日渐衰败,而宫家却蒸蒸日上。

与宫家联姻无疑是一个提携苏家的大好时机,苏奶奶就算是用上她这枚不光彩的棋子替嫁,也不舍得放弃这一大好的时机。

虽然苏以沫有自己的小心思,但表面上还是顺着他们:“妈妈说的有道理。”

苏奶奶看向她一惯不屑的眼神里,显然多了丝得意:“这事儿,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苏以沫看向苏宁洲,苏宁洲的眼里尽是期待,她攥紧拳头,语气却十分平静:“我答应。”

苏宁洲和苏奶奶都松了一口气,然后满意地离开了。

客厅里只留下苏以沫和她的母亲,李敏欣眼睛有些湿润,噙在眼眶里的泪水马上就要溢出来,她看着眼前的女儿:“以沫……”

“我还有事儿,先走了。”苏以沫打断李敏欣的话,冷漠的起身离开了。

李敏欣想拦住她,但伸到半空的手又缓缓放下了,她捂住嘴难过的哭泣。

苏以沫走到门前也没听到李敏欣再说什么,换鞋,开门,关门,动作一气呵成。

春鸟清玲玲
作者的话

大家对苏以沫有怎样的评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