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阴司
作者:矿泉可乐  |  字数:3195  |  更新时间:2020-11-25 15:25:24 全文阅读

深秋,微雨。

体育馆的天台上,两女子针锋相对。其中一位一身黑色的西式套装,精心打扮过的妆容看起来十分利落。她手中执着把跟衣服同色的雨伞,伞下半掩着的瞳孔泛着阴冷的幽光,不住的盯着对面的人。

对面的女孩要年轻一些,约摸着二十上下的年纪,蹦蹦跳跳个不停,正在那玩跳格子。她没有打伞——细密的雨线落在她头顶,竟诡异的划着弧线偏了出去,最后掉在地上,就像她周围有层看不到的薄膜,将一切风吹雨打都尽数隔绝在外。

黑衣女子对此似乎十分不悦,冷声道:“你这个样子,就不怕被人看到吗?”

年轻的女孩脚步一缓,那只踏出到半空的脚缓缓收回,她抬起头对上黑衣女子的目光,满不在乎道:“怕什么?谁会闲到这鬼天气出来。再者就算真被哪个不开眼的撞见了,就说是拍戏不就结了?”

女孩无所谓的耸耸肩,又略带嘲讽的加上一句:“别忘了这里是英衫大学,影视学校。你在说话前拜托动动脖子上那块榆木疙瘩好不好?”

“你...”

黑衣女子被女孩气的心中一阵憋闷。她早听说这女孩靠关系靠惯了,养出一副张扬跋扈的嘴脸,想不到一见面还犹有甚之。

“姜白夜,”黑衣女子直接呼出女孩大名,“你我皆是阴司之人,应该都懂阴司的规矩,我们向来都是受命办事,四处奔波的。从没有你这样画地而治,占着一块地盘不让人干预,自己又不管,你以为你做的是什么土匪山大王的工作吗?”

姜白夜闻言眉毛一挑,黑衣女子竟然知道她的名字,看来应当是有备而来。至于女子所说的什么规矩——她从小便是在阴司长大的,自然比什么人都清楚。

所谓阴司,阴者,顾名思义,当然跟活人扯不上关系。从古至今,凡人的数量不断增长,弄得阴曹地府那边压力暴增,转生都得排队叫号。那群逝者无处栖身,只能在人间瞎晃悠,顺便吓个人啥的,更有甚者放不下心中执念,竟然跑去复仇解恨,阴司便在这个背景下应运而生。它就是个灵魂在人间的暂居点,拘束鬼们不到处乱跑,等待轮回转世。更是招募了像黑衣女子这样有资质的凡人,从小就赋予了些能力培养,长大后就满世界把不听话的鬼魂抓回来。

这回黑衣女子受命前往英衫学院抓一个淹死鬼,却没料想碰上了在这里读大学的姜白夜。阴司中流传着一句话:抓鬼不靠谱,当属姜白夜。——这姜白夜似乎有些后台,于是便仗着它玩忽职守,乱捅娄子。就像她现在阻挡公事的理由就是此山是我开,此鬼是我管,要想从我手中把它抓走,不好意思,门都没有。

不过黑衣女子也是阴司中“新锐派”的年轻翘楚,论实力论背景都不怵这传说中的姜白夜,自然也不会把后者的威胁放在眼里。

黑衣女子接着道:“我给你个机会,你现在退去,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也给你个机会,”怎料女子话还未说完就被姜白夜打断了,女孩轻蔑的笑道:“你以‘三尸树’的名义发誓,不再踏足英衫大学,我就放你安然离去怎么样?”

以“三尸树”名义发誓,是阴司中人最毒最重的誓言,它不是那种嘴上说说的。三尸树是阴司中真正存在的一棵神树,每个加入阴司的人都会在树下膜拜,在由三尸树赐予力量,若是有人敢违背这种誓言,赐予的力量便会猛然反噬自身,落得个半死不活,痛不欲生的下场。

黑衣女子听到后脸色立马就阴沉了下来,这不光是一个誓言,一个任务不完成的问题,一贯优秀的她,骄傲的内心根本无法忍受来自“关系户”赤裸裸的羞辱,女子心头火起,这回是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了。

只见黑衣女子手中雨伞一收一甩,直接化作了一把燃着黑炎的长刀,她单手持刀立于身侧,傲然道:“那便手下见真章吧。”

说着,她也根本不打算给姜白夜反应的时间,黑衣女子目光一凝,另一只手往地面那么一撑,整个人便如离弦之箭般,刀锋前指,直奔姜白夜面门袭来。

“一念天堂,一念黄泉”。此刀名为“断罪”,刀如其名,专为审判罪过所用,若是人一生所犯罪孽深重,那刀刃上的黑炎便会透过伤口,如跗骨之蛆纠缠上灵魂反复灼烧,让人受尽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然而姜白夜见到这把凶器却依然镇定自若,眼看着那刀尖即将刺破额头,她轻轻一笑,终于有所动作。一个轻巧的旋身躲过了黑衣女子这蓄势一击,腾挪时还不忘出言相讥:“都说‘断罪’是阴司新锐派的看家本领,今日一见,果然是一如既往的大失所望啊。”

断罪熊熊燃烧,黑衣女子在它的刺激之下变得格外冷静,一切挑衅都充耳不闻。她虽然惊讶姜白夜能闪开头一刀,但表情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击不成,她马上跳开一步,跟姜白夜拉开距离,然后挥刀横扫,又直奔姜白夜双腿而去。

“又来?”

姜白夜冷哼一声,其实刚才那一合一分,高下已经立判,但凡明眼人在此处,见到姜白夜闪的如此轻松,便知道黑衣女子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只不顾女子被满满的自负蒙蔽,一时看不清楚罢了。

但姜白夜已经厌倦了这场无聊的闹剧,她本以为新锐派的翘楚,怎么也能跟她过上两招,却没想到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算了,不跟她玩了。

姜白夜念头一动,不退反进,在黑衣女子震惊的目光中,以一个十分诡异的角度避开刀刃,直接钻进了女子近前。还未等黑衣女子反应过来,姜白夜嘴角一勾,左膝拔地腾起,猛地顶在她的心口。

“砰”的一声巨响,黑衣女子直觉得胸前剧痛,差点背过气去。她手中剑也当啷一声掉落在地,整个人应声抛飞出去。

怎么会这样?这是她此时的唯一念想。

黑衣女子摔在污浊的积水里,原本精心打理过的面貌也变得污秽不堪,全身跟散了架子似的不住的抽搐。但身体的疼痛远远比不过心灵的创伤,她从未想过自己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关系户手里,竟然一回合都撑不下来,刚刚姜白夜那一顶,更是将女子的骄傲轰的连渣都不剩。

她挣扎着爬起来,结果姜白夜不紧不慢的晃到她身边,连眼皮都没抬,就一脚蛮横的下去跺在女子胸膛上,黑衣女子肺里的空气都被挤压出去,发出“嗬”的一声,身体又重新砸回水里,姜白夜一脸嚣张的俯视着她,女子气得刚要张口,又是一阵雨水灌进嗓子眼里,呛得她直咳嗽,心中屈辱极了,这根本就不是被打败,而是被征服,她脚大开仰面躺着,而姜白夜的姿势,俨然是一位胜利者。

“你...杀了我吧。”黑衣女子强提上一口气,对姜白夜忿忿道。

可姜白夜听了,就仿佛听到个天大的笑话似的,她摇头道:“为什么一定要我杀了你?你要真想死的话,满可以咬舌自尽的...连生死这种事都要让别人替你做主,你的懦弱,可见一斑。”

黑衣女子笑得有些凄凉,生死的事情自己做主?她不知道姜白夜是天真还是傻。做为阴司的人谁心里不清楚,你哪年生?哪年死?阴曹地府那不都给你写的明明白白,凡人从出生开始就是被神规划好的人生,可笑姜白夜还狂妄如此,当真是不知所谓。

可姜白夜不知女子此时所想,她现在满脑袋盘算着要怎么让女子服软认输,不再来碍她的事。她又总不能真把人杀了,要不见到死变态又没法交代,可也不能就这么把女子放了,要是女子不长记性再来她还要费事...

姜白夜沉思着,眼睛无意间扫到那把掉在地上的“断罪”。

有了。

她计上心来,旋即隔空一抓,“断罪”仿佛受到什么力量的牵引,嗖地飞入她手中。姜白夜手挽长刀,随手舞出一朵漂亮的刀花,她反手将刀横在身前道:“别怪我,这可是你自找的。”

“你要干什么?”女子看着断罪的黑炎还在燃烧,而姜白夜脸上充斥着莫名其妙的笑,心中突然一紧,下意识的生出些不妙,然后就惊恐的看见,姜白夜举起长刀,对着自己肩胛骨狠狠一插。

“啊!”

一声凄冽的惨叫划破长空,黑衣女子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子从姜白夜脚下挣脱出来,她咬牙从身体中拔出断罪,但已经为时已晚,那黑炎源源不断的顺着伤口涌入身体,女子能感到她的灵魂在高温的焚烤下扭曲,撕裂——她像发了疯似的抱着脑袋满地打滚,忽而又疯狂的撕扯自己的身体,直到皮肤被抓的鲜血淋漓也浑然不觉,场面惨不忍睹。

姜白夜也有点被吓愣了,她没想到作为手握“断罪”的审判之人,身上的罪孽竟然比谁都深重,以至于黑炎这般强的反噬。她本意是让女子沾染些黑炎,好回去治疗,短时间里不会再来打扰她,可眼下女子连保住性命都成问题,跟别提会阴司了。

姜白夜无语的叹了口气,翻手取出一张符贴在女子身上,嘴里念叨着:“死变态,你可收好喽,看看你招的都是些什么人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