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王妃她娇不可攀 > 正文
第一章 冬日大婚
作者:浅情不知  |  字数:2181  |  更新时间:2020-12-10 00:31:16 全文阅读

漫天的雪花,悄无声息,一片一片飘落,白色仿佛要覆盖眼前的一切,触目惊心,雪地中女子手中的剑,血一滴一滴无声在剑尖滴落于雪地上,晕染开一片似来自地狱的彼岸花....

远处一行几人匆匆赶来,在原本雪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个个脚印,一行人在刺目的血色同雪白交汇处停住脚步,满目惊悚看向红衣似血的女子...

一人轻道:“尾勺......”

女子在寒夜风中,没有转身,毫不掩饰眼眸之中狠戾的恨意,她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着,却拼了命压制着满腔的怒火与恨意,身后一行人警惕等待着女子下一步举措...

不知何时雪花不再飘落,时间也仿佛随着大雪静止,不知下了多久的雪却始终没能把这一片的血色掩盖...

终于,女子转身,寒风似要将其脸上的红色面纱揭开,但女子低头将眼眸之中的厉色散去,从袖口中取出一块月白丝绸锦帕,将剑上的血擦拭干净,抬眸,一对媚意天成的眼眸与一行人中一男子目光相接,计划开始...

......

一年后,篱越国国都满城风雨,只因事关篱越国战王风瑾夜,战王风瑾夜与国公府小姐大婚...

在篱越国只要是与战王风瑾夜牵扯上的,都绝非小事,说起战王的事迹,就连大街小巷三两岁牙牙学语的孩童都能略知一二...

最为人所道的,不是风瑾夜十三岁跟随先帝出征,为篱越国首次与西琰国对战立下汗马功劳,一战成名,而是两年前,篱越国与西琰国开战,战王一马平川,仅仅半年的时间拿下了西琰国七座城池,不到一年,西琰国灭,归入篱越...

冬月初九,是个寒冷的日子,又是一个红色与雪白交相辉映的日子...

而这一抹红色,是一列送亲的队伍,刺目的大红喜色在冬日腊梅的枝头下穿过,不经意间便盛开的花蕊片片飘落,尾勺浅语穿着大红喜袍坐在花轿中,隐隐一丝丝浅然梅香传来...

尾勺浅语,如今是陆浅语,国公府的嫡长女...

花轿中,尾勺浅语甚是紧张,自早晨喜娘为其打扮完毕后,她手中锦绣团扇,一次一次的被她抠得不成样子,最终喜娘无奈,在尾勺浅语上花轿前,又放了两把团扇在花轿中备用...

送亲的队伍已经走了有两个时辰,尾勺浅语意识到手中的团扇又被自己抠烂,尾勺浅语正想着换一把时,被喜娘打断:“准王妃娘娘,战王府到了!”

尾勺浅语立即换了团扇遮面,喜娘掀开喜色轿帘,尾勺浅语半却扇面,一对澄澈的眼眸与战王府前一身红衣,迎风而立的男子双眸相对...

战王爷风瑾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身躯凛凛,漠然站在战王府前,一双黑色的眼眸幽暗深邃,狂野不拘。

尾勺浅语还未走到风瑾夜眼前,恍惚之间,有物是人非之感...

婚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尾勺浅语木楞着,喜娘让做什么尾勺浅语便做什么,身边的侍女晴夏扶着尾勺浅语按大婚的流程走着,不久尾勺浅语便被送进了喜房...

时间静静游走,新房院子外,热闹欢庆的喜堂上的人们不知,尾勺浅语此刻心情有多复杂,喜床之上尾勺浅语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却茫然,接下来只等风瑾夜推开这扇门,却扇之后,她就要直面他...

喜房内,尾勺浅语一头青丝梳成凌云高髻,雍容华丽,却面带红纱,显得眉眼更加分明,一对凤眸媚意浑然天成。

尾勺浅语思索间低垂着眼眸,一双缠绕着红色暗纹的黑色长靴渐渐映入眼帘...

风瑾夜步履从容,缓慢走来,长靴在尾勺浅语面前站定,喜娘吉词还未唱出,风瑾夜抬手屏退所有下人...

尾勺浅语在风瑾夜目光注视下,鼓起勇气抬眸与之目光相对,只见风瑾夜一身大红喜服,用金色的丝线构成的云纹隐隐可见,冷俊非凡,相貌堂堂,堪称风华绝代。

尾勺浅语却未见到风瑾夜眉头微皱而逝...

“你不是陆嫣然。”风瑾夜浑身散发着冷漠气息,说得无波无澜...

眼前人已是他的妻子,风瑾夜却不在意,尾勺浅语能感觉到风瑾夜是毫不在乎的,果不其然风瑾夜接下来的话肯定了尾勺浅语的想法,淡淡两字:“也罢。”

尾勺浅语来气了,尽管知道他同从前不一样了,但尾勺浅语未见过如今这般的风瑾夜...

“陆...嫣...然...?”尾勺浅语怒火燃起,将她心里说过无数遍的“今日除了脸上的疤之外,要做个美美的新娘子”抛诸脑后:“是不是陆嫣然你也娶?你可知陆嫣然成过婚,生过子,儿子都会打酱油了?”

风瑾夜见眼前女子满是怒火,左边胸口处有些刺痛,尾勺浅语的话语也让风瑾夜眼神瞬间变得凛冽,冰冷得刺人骨髓:“这就是国公府的教养!”

风瑾夜语气平平,不怒自威,喜房外所有人跪了一地,瑟瑟发抖...

尾勺浅语回过神来,他不是从前的风瑾夜,现在该只当他是战王。

尾勺浅语怒火消散,自动忽略风瑾夜的那一句质问,自顾自接风瑾夜上一句:“我是陆浅语,是陆嫣然双胎的姐姐,国公府的嫡长女。”

尾勺浅语原以为风瑾夜会问她国公府怎会有两个女儿,但风瑾夜只淡淡的回了一字:“嗯。”

房间内一时静默...

尾勺浅语在想,风瑾夜竟记得陆嫣然...

想到风瑾夜就算是陆嫣然也照娶不误,尾勺浅语心塞不已,回过神来却发现风瑾夜已经走了,尾勺浅语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还好,风瑾夜并没有掀开她的面纱...

半年前,圣上赐婚,陆国公让尾勺浅语用陆家嫡女的身份,嫁入战王府,尾勺浅语为了防止越都有人,查到她是尾勺家的人,生出波折,毅然将脸毁了。

尾勺浅语本以为银簪划破的伤口,往后稍微用药,便能恢复容貌,却不曾想到,她从前中过毒,身体内的余毒都在脸上爆发出来,除非解毒,否则伤疤去不掉。

如今,大红喜色的面纱下,尾勺浅语左右脸都有两条伤疤,狰狞可怖,丑陋无比。

半年前的果断,如今在在意的人面前,尾勺浅语才知道,她在乎的始终不过风瑾夜!

浅情不知
作者的话

第一章-男女主大婚,故事说完,哈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